裁判文书详情

吴**与许某某变更抚养关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07.17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渝一中法民终字第03009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吴某甲与上诉人许某某变更抚养关系纠纷一案,原审原被告双方均不服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2013)渝北法少民初字第001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依法询问双方当事人及其委托代理人,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认定,原告与被告原系夫妻关系,育有一子吴*乙,现年3岁。原告与被告于2012年8月2日在渝北区民政局协议离婚,协议约定:“儿子吴*乙的抚养权归女方,抚养费(含托养费、教育费、医疗费等全部用于儿子的费用)由男方全部负责据实支付。鉴于男方请求由其父母照看吴*乙,女方同意将儿子吴*乙交与男方共同生活。在此期间,女方可随时探望儿子吴*乙,探望前可提前通知男方,男方负责安排。同时保留每年最多不高于120天的与儿子在女方家共同居住的权利,共同居住的时间段由女方确定,可提前通知男方。男方及其家长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和妨碍女方行使探望、陪伴孩子的权利。若男方或其家人拒绝女方探望、陪伴儿子,经女方合理提出要求三次以上未能行使探望、陪伴权利的,女方有权解除男方与儿子共同生活的权利,由女方自行照看,抚养费(含托养费、教育费、医疗费等全部用于儿子的费用)由男方全部负责据实支付。”原告与被告离婚后,婚生子吴*乙一直随原告吴*甲生活,由原告父母即吴*丙、黎*甲负责照顾,居住在吴*丙所有的位于重庆市渝北区某某街道某某小区9幢。2013年2月26日至今,吴*乙就读于重庆市渝北区某某幼儿园,上学、放学均由原告父母接送。被告许某某多次到幼儿园看望吴*乙。5月28日,原告父亲吴*丙带吴*乙前往被告许某某工作地点,吴*丙情绪激动。

另查明,原告工作于中国某**限公司重庆分公司,任副总经理。被告工作于中国某**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任培训总监。被告拥有重庆市渝北区房产一套,月工资收入在5000元以上。

庭审中,被告要求了重庆市12355青少年服务台心理辅导师郑某某出庭作证,郑某某称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是家庭中最重要的关系,对子女的心理健康成长很重要。如果3岁幼童参与和目睹了另一直系血亲与其亲生母亲的激烈冲突,将会影响到幼童的成长。

以上事实,有经庭审查明并采信的以下证据在案佐证:离婚证及离婚协议书,吴**、许某某、吴**、吴**、黎*甲常住人口登记卡,房屋所有权证,重庆市渝北区某某街道办事处某某社区居民委员会证明,重庆市渝北区某某幼儿园证明,吴**、黎*甲愿意照顾吴**的说明,收款凭据,房屋产权证书,许某某工资明细单,重庆市渝北区某某街道某社区居民委员会与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政府某某街道办事处证明,张某某的证言,许某某的当庭陈述,专家郑某某的证言,渝北区人民法院向*某某、杨某某、黎*乙所作的询问笔录。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认为,哺乳期内的子女,以随哺乳的母亲抚养为原则,哺乳期后的子女,如双方因抚养问题发生争执不能达成协议时,由人民法院根据子女的权益和双方的具体情况判决。对两周岁以上未成年的子女,父方和母方均要求随其生活,一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予优先考虑:(1)已做绝育手术或因其他原因丧失生育能力的;(2)子女随其生活时间较长,改变生活环境对子女健康成长明显不利的;(3)无其他子女,而另一方有其他子女的;(4)子女随其生活,对子女成长有利,而另一方患有久治不愈的传染性疾病或其他严重疾病,或者有其他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情形,不宜与子女共同生活的。父方与母方抚养子女的条件基本相同,双方均要求子女与其共同生活,但子女单独随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共同生活多年,且祖父母或外祖父母要求并且有能力帮助子女照顾孙子女或外孙子女的,可作为子女随父或母生活的优先条件予以考虑。本案原告吴**与被告许某某在离婚时协议约定,婚生子吴**的抚养权归被告,鉴于男方请求由其父母照看吴**,女方同意将吴**交由男方共同生活。该协议关于吴**抚养的约定,虽提到抚养权归被告,但又约定了吴**随原告共同生活。抚养权是指父母(包括继父母、养父母)对其子女的一项人身权利,拥有该权利的一方或双方,在子女成年之前,有权决定是否与子女共同生活,该权利在子女成年时即消灭。夫妻离婚,一般也会导致夫妻其中一方失去抚养权。失去抚养权的一方将失去与子女共同生活的权利。该协议将抚养权与共同生活的权利分别约定给原夫妻二人即本案原告与被告,实际为原告吴**在履行抚养吴**的义务。原告与被告离婚后,婚生子吴**一直由原告父母即吴**、黎*甲负责照顾。基于原告与被告抚养条件基本相同,而吴**与原告及其祖父母(即原告父母)共同生活多年,且其祖父母要求并且有能力照顾吴**,原告吴**要求将婚生子吴**变更由其抚养,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以生活中的事例说明吴**祖父吴**性格暴躁,但举示的证据并不能充分证明原告吴**不适宜抚养吴**。

我国相关法律规定,男女双方离婚后,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或全部,负担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法院判决。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本案中,原告与被告离婚时,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明确约定,吴**的抚养费(含托养费、教育费、医疗费等全部用于儿子的费用)由男方(原告吴**)负责据实支付。该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现原告吴**要求被告许某某每月支付吴**生活费1200元,教育、医疗费据实支付50%,该诉讼请求超出原、被告离婚协议的内容,应由吴**向被告主张,因此,原告吴**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一条,《最**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3条、第4条、第16条之规定,判决:一、原告吴**与被告许某某的婚生子吴某乙变更由原告吴**抚养;二、驳回原告吴**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0元,由被告许某某负担。

上诉人诉称

原审原告吴**上诉称:一审法院对抚养费部分事实认定不清,要求依法改判被上诉人许某某每月支付上诉人吴**抚养费1200元,教育、医疗等费用由许某某据实承担50%。其代理人提出与其相同的代理意见。

原审被告许某某上诉称: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要求撤销原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全部诉讼请求。其代理人提出与其相同的代理意见。

本院查明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及认定的证据与一审相同,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离婚后,子女抚养问题可由当事人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一方要求变更经协议或判决确定的子女抚养关系需得到对方同意,或满足与子女共同生活一方因患严重疾病或因伤残无力继续抚养子女、不尽抚养义务或有虐待子女行为、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等法定情形,才应予准许。本案中,上诉人吴*甲与许某某离婚时约定婚生子吴*乙由女方抚养,鉴于男方请求由其父母照看吴*乙,女方同意将吴*乙交与男方共同生活。该协议由双方在民政部门主持下达成,无证据证明存在胁迫、欺诈等情形,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有效,对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未经法定程序或取得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上诉人吴*甲提出儿子吴*乙一直由其父母照顾,上诉人许某某未尽抚养义务,但在离婚时,吴*乙跟随男方父母生活系双方约定,许某某也多次到幼儿园看望吴*乙,并不能以此认为许某某未尽到抚养义务。上诉人吴*甲称许某某身体欠佳不适宜抚养吴*乙,但并未提供充分证据加以证明。综上,证明上诉人许某某不尽抚养义务和患有严重疾病无力继续抚养子女的证据不足,依法不得变更离婚协议中关于抚养关系的约定。

关于上诉人吴某甲提出原审判决对抚养费部分事实认定不清,请依法改判许某某支付抚养费的上诉意见,经查,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离婚后双方抚养子女所负担的费用可由双方协议,但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原协议的合理要求。本案中双方当事人签订离婚协议时,明确约定吴**的抚养费由男方负责支付,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有效。现没有证据证明男方抚养能力明显不能保障子女所需费用,影响子女健康成长,也并非由吴**在必要时向许某某提出超出协议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故对该上诉意见不予支持。

上诉人许某某提出的上诉意见成立,予以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审判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最**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十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撤销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2013)渝北法少民初字第00108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原告吴**与被告许某某的婚生子吴某乙变更由原告吴**抚养。

二、变更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2013)渝北法少民初字第00108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驳回上诉人吴某甲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8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共计160元,由上诉人吴某甲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七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