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张某某与刘*甲变更抚养关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05.08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渝一中法民终字第00852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张某某因与被上诉人刘*甲变更抚养关系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2013)沙法少民初字第001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认定,原告张某某与被告刘*甲于1999年4月8日登记结婚,于2001年3月9日生育一女刘*乙,于2010年11月26日生育一子刘*丙,于2013年5月28日通过行政程序协议离婚并约定其女刘*乙、其子刘*丙由被告抚养。被告刘*甲与她人于2012年6月30日生育另一子,并与该子在外共同生活,刘*乙、刘*丙由被告父母协助照顾,并与被告父母共同生活。

上述事实,有原告张某某提交的离婚证、离婚协议书、孩子的户口页等书证以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在案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

原判认为,原、被告双方离婚时有关子女抚养关系的协议内容合法有效,对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未经法定程序或者取得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未直接抚养子女一方如认为存在应予变更抚养关系的法定情形,应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抚养权的确定应主要从有利于子女的健康成长,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来考虑。本案中,刘**年纪尚幼且一直由被告照顾、抚养,有较深的感情和较稳定的生活环境。原、被告离婚时对子女抚养的约定去今不久,无证据证明现在的客观情况相较离婚时发生了重大变化。原告提出被告妨碍其探望刘**,但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对原告提出的此项理由不予采信。原告若认为被告确有不利于刘**健康成长之情形,或者存在应予变更抚养关系的法定情形,就应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但原告未提供充分证据,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六条、最**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三条、第十六条、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一、驳回原告张某某的诉讼请求。二、案件受理费80元,减半交纳40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张某某负担。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张某某提出:刘**已于2013年底至今随上诉人生活;上诉人有稳定的工作,并有时间照顾刘**;被上诉人与他人又生育一子并共同生活,无暇照顾刘**的生活和学习;上诉人没有其他子女,应予优先考虑;离婚协议约定刘**由被上诉人抚养是基于离婚后上诉人仍能与子女共同生活。请求二审法院改判。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刘**答辩称:上诉人未提出符合法定变更抚养关系的证据;上诉人不能给刘**提供优于原有生活环境的抚养条件;上诉人现与刘**共同生活没有得到被上诉人同意,且上诉人以各种理由拒绝被上诉人接回刘**;上诉人在离婚时明确表示不愿抚养刘**。请求二审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及认定的证据与一审相同,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对未成年子女抚养问题,应从有利于子女的身心健康,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出发,结合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等具体情况妥善解决。上诉人张某某与被上诉人刘*甲离婚时约定婚生子刘*丙由刘*甲抚养,该协议内容合法有效,对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未经法定程序或取得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上诉人提出该协议系基于被上诉人承诺其与刘*丙可共同生活作出的,但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且未得到被上诉人认可。按照法律规定,无其他子女抚养的一方在离婚案件中初始确定抚养关系时可予优先考虑,但离婚后一方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须有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因患严重疾病或因伤残无力继续抚养子女,不尽抚养义务或有虐待子女行为,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等情形。本案中,上诉人在离婚时已与被上诉人就子女的抚养关系达成协议,现上诉人单方改变刘*丙原有生活环境不是法定变更抚养关系的理由,且无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存在法定变更抚养关系的情形,故对上诉人提出二审予以改判的诉求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受理费80元,由上诉人张某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五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