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欧*与陈某某变更抚养关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1.20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绵民终字第15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欧*因与被上诉人陈*甲变更抚养关系纠纷一案,不服绵阳市游仙区人民法院(2014)游民初字第593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欧*,被上诉人陈*甲及其委托代理人陈*乙,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陈*甲与欧*原系夫妻关系,1998年婚生一女,取名陈*丙。2004年10月21日,陈*甲与欧*登记离婚,约定陈*丙由陈*甲抚养。2013年7月,欧*向绵阳**民法院起诉,要求判令陈*丙由欧*抚养,陈*甲承担抚养费。绵阳**民法院于2013年9月2日作出(2013)涪民初字第501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陈*丙由欧*抚养,陈*甲每月支付该女生活费500元,并凭票承担陈*丙教育费、医疗费的一半至陈*丙独立生活时止。陈*丙随欧*生活至2014年3月,陈*甲陈述陈*丙系2014年3月16日开始随陈*甲及其家人共同生活,欧*陈述2014年3月陈*丙两边都在生活,从2014年4月开始在陈*甲处生活,且从4月开始欧*未向女儿支付生活费。陈*甲向法院提交了陈*丙2014年8月16日书写的申请说明,陈*丙明确表示愿意跟随其父亲陈*甲共同生活,欧*对此表示同意。陈*甲陈述其在做生意,月收入一万元左右;欧*陈述其系家庭主妇,没有工作。陈*甲主张其支付的2014年3月的女儿生活费500元,欧*并未用于女儿生活,要求欧*退还。对此欧*辩称2014年3月女儿在两边生活,该500元钱用于了女儿生活。

上述事实,有身份证、(2013)涪民初字第5010号民事判决书、申请说明、离婚登记审查处理表、费用清单、票据、QQ聊天记录、照片、离婚协议书、证明、欠条、陈**信件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

原判认为:陈*丙系陈*甲、欧*的婚生女,现陈*甲、欧*虽已离婚,但离婚后父母对子女仍有抚养和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因陈*丙已年满16周岁,具有一定的民事行为能力,现其出具书面意见,明确表示愿意跟随陈*甲共同生活,且陈*甲自行陈述其月收入为一万元左右,有抚养能力,依照《最**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十六条第三项“一方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支持……(3)十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愿随另一方生活,该方又有抚养能力的……”之规定,对于陈*甲要求变更抚养关系的请求,应予支持。关于陈*甲要求欧*退还2014年3月的生活费500元,陈*甲并未举出证据证实该500元未用于陈*丙的生活,且欧*对此不予认可,故对于该项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关于抚养费问题,欧*虽然主张离婚时双方约定由陈*甲支付陈*丙的抚养费用,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及生活水平的提高,养育小孩所需费用已非离婚当时能够预见,为保护未成年子女健康成长,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之规定,考虑物价上涨水平及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陈*丙的抚养费酌定由陈*甲、欧*共同承担。即自本判决生效之月起至该女独立生活时止,欧*每月支付陈*丙生活费500元,该女的医疗费、教育费凭票由陈*甲、欧*各自承担一半。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六条“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消除。离婚后,子女无论由父或母直接抚养,仍是父母双方的子女。离婚后,父母对于子女仍有抚养和教育的权利和义务”、第三十七条以及《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之规定,判决如下:变更婚生女陈*丙由陈*甲抚养,欧*每月支付陈*丙生活费500元,该女的医疗费、教育费凭票由陈*甲、欧*各自承担一半,上述费用从本判决生效之月起支付至陈*丙独立生活时止。本案减半征收案件受理费50元,由陈*甲承担。

上诉人诉称

一审宣判后,欧*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抚养费由陈*甲一人承担,或者发回重审,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陈*甲承担。其主要上诉理由为:原审法院未认定上诉人已经支付了女儿的抚养费的事实,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2004年离婚时,上诉人是净身出户,把属于自己的那份财产折抵为女儿的抚养费了,被上诉人在一审开庭时,予以承认。当时的夫妻共同财产有面积70平方米左右的房屋(1998年买成5万元左右),还有103市场价值30万元左右的生意(只是在离婚协议上没有注明财产的价值,但现在可以推算出来),上诉人放弃了所有的财产,当时口头约定了女儿由被上诉人抚养。上诉人离婚时留下的房产在不断增值,留下的生意10年时间给被上诉人带来了丰厚的收入,让被上诉人在离婚后新增加了两套住房、一个门面房、一个小车及还有价值100多万元的生意。而上诉人房产只有一套还是按揭的,经济困难。上诉人在离婚时放弃所有的财产,已经一次性支付了女儿的抚养费,原审判决上诉人承担一半的费用是不合理的。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陈**答辩称:上诉人所述不实,离婚时其并非是净身出户,有46000元存款上诉人拿走了,房子是买的被上诉人单位的福利房,当时价值五六万元,生意上也仅有几千至一万元的货。当时约定女儿由被上诉人抚养,上诉人有经济能力再给抚养费。上诉人并非经济困难,其另一女儿在贵族学校读书,上诉人开有旅游公司,2013年变更抚养关系时也说有能力抚养女儿。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上诉人欧*提供银行还款记录,证明其每月需偿还房屋按揭贷款,经济困难。

被上诉人陈*甲质证认为:欧*另一女儿在贵族学校读书,且上诉人开有旅游公司,并不存在经济困难。

被上诉人陈**提供其从网上打印的绵阳某公司信息,证明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胥某某系欧*丈夫,该公司实际是欧*在经营。

上诉人欧*质证认为:该公司是与他人合伙经营,且开公司并不代表有盈利,女儿读书的费用是公婆开支。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除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外,另查明:2004年10月20日,陈*甲与欧*签订《离婚协议书》,其中载明“……愿意协议离婚,房屋、家具、家电、生意归陈*甲,女儿也随父。”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诉辩双方的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焦点是婚生女陈**变更为陈*甲直接抚养后,欧*是否应当支付女儿抚养费。上诉人欧*称因其离婚时放弃了财产,约定了女儿随陈*甲抚养,把属于自己的那份财产折抵为女儿的抚养费。但从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书》内容来看,并未明确约定欧*将应分的财产折抵为女儿的抚养费并在今后均不承担女儿抚养费用。另外,2013年欧*主张变更抚养关系的案件中,涪城区人民法院判决陈**由欧*抚养,陈*甲每月支付生活费500元,并凭票承担陈**教育费、医疗费的一半至陈**独立生活时止,表明对于陈**的抚养费用,已经确定为陈*甲和欧*共同承担。现陈**再次变更为陈*甲抚养,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和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欧*应当承担女儿相应的抚养费用。

综上,上诉人欧*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欧*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