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罗**与葛**变更抚养关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3.11.26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内民终字第617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罗*因变更抚养关系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隆昌县人民法院(2013)隆昌民初字第214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0月2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3年11月1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罗*的委托代理人韩*、被上诉人葛*的委托代理人蒋*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罗*与葛*于1993年8月27日登记结婚,婚后于1994年3月18日生育长子葛*,现已成年,2011年7月9日生育次女葛*,现已2周岁。2013年3月19日,罗*、葛*签订《自愿离婚协议书》1份,约定:婚生女葛*由葛*抚养,罗*代为葛*抚养,葛*每月承担抚养费2500元,罗*不承担任何费用等。2013年3月27日,罗*、葛*在隆昌县婚姻登记机关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并签订了离婚协议,该协议第二条约定:“子女抚养及抚养费的承担:…长子葛*,现年19岁,次女葛*,现年2周岁,离婚后次女归父亲抚养监护,两个子女一切费用全由葛*承担,罗*有探视子女的权利。”离婚后,婚生女葛*由罗*代为抚养至今,葛*按月支付罗*代抚养婚生女的费用2500元至2013年5月27日,此后葛*未再向罗*支付代养费用。

上诉人诉称

罗*向原审法院诉称:根据相关司法解释,两周岁以下的子女原则上应由女方抚养,实际婚生女葛*源自出生后就由罗*在抚养,葛*因经常外出做生意无抚养子女的时间,不利于子女的健康成长,罗*无职业,有抚养婚生女葛*源的时间和条件,将婚生女变更为罗*抚养,更有利于子女的成长。故请求判令婚生女葛*源变更为罗*抚养,由葛*按双方的约定按月支付生活费2500元,并按约定承担教育和医疗费,并支付尚欠三个月的代抚养费7500元。

被上诉人辩称

葛*向原审法院辩称,葛*不同意变更婚生女葛*的抚养关系,双方于2013年3月27日在隆昌县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时明确约定婚生女葛*由葛*抚养,并承担抚养费用。如果罗凯容不愿代为抚养婚生女葛*,葛*可以将葛*接回自己抚养,故请求判令驳回罗凯容的诉求。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罗*的主要诉求是变更婚生女葛*的抚养关系。根据当事人双方于2013年3月27日在隆昌县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时的协议,约定离婚后葛*归葛*抚养监护,两个子女的一切费用全由葛*承担,罗*有探视子女的权利。该内容与罗*、葛*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于2013年3月19日达成的协议内容相一致,即葛*的抚养监护权归葛*所有,该协议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协议有效,并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自罗*、葛*达成离婚协议时起至罗*向本院提起诉讼的时间尚短,且罗*在庭审中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葛*抚养婚生女葛*可能对其健康成长不利,因此,罗*主张变更婚生女抚养关系的证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庭审中查明,罗*、葛*离婚后,双方对婚生女葛*的抚养系按其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达成的协议履行的,即罗*为葛*代养婚生女葛*,葛*按月向罗*支付代养费2500元至2013年5月27日,之后,葛*未按时足额向罗*支付代养费,双方由此产生纷争,对此,罗*可另行向葛*提起支付之诉。据此,原审法院依照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罗*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元,由罗*负担。

罗*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婚生女葛*由罗*抚养,葛*每月支付抚养费2500元,并补足从2013年5月27日至今尚欠的代养费。其事实和理由为:第一、原审法院确认了当事人双方离婚后婚生女一直由罗*代抚养的事实,也就是确认了双方当事人实际履行的是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签订的离婚协议,在本案两份协议存在内容不一致的情形下,原审法院同时采信两份离婚协议是错误的。第二、本案查明的事实证实婚生女葛*一直由罗*在抚养,离婚后也约定由罗*代养,且葛*存在拖欠代养费的情形,这就证实葛*不具备实际抚养子女的条件,葛*由其抚养明显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第三、葛*在本案一审时尚不足2岁,根据法律规定,2岁以下子女原则上由女方抚养,本案双方约定葛*由葛*抚养应属违法,该约定为无效。第四、罗*在本案中同时请求葛*支付尚欠的代养费,原审法院理应依法作出裁决,其驳回该诉讼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

本院查明

葛*在二审中辨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罗凯容的上诉请求。

本院认为

葛*在二审中提交了其向罗*支付款项的凭证,罗*对支付凭证无异议,只认为未按约每月付清2500元。罗*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消除。离婚后,子女无论由父或母直接抚养,仍是父母双方的子女。本案中,罗*、葛*在离婚前自行达成了离婚协议,在办理离婚登记时又重新达成了离婚协议,虽两份协议在内容上有不同之处,但两份协议对婚生女葛*的抚养是明确的,即由葛*抚养。罗*认为双方实际履行的是离婚前达成的协议,即罗*一直代葛*抚养葛*,且葛*已拖欠几个月的抚养费,葛*已不具备抚养能力。就本案查明的事实,罗*抚养葛*系双方当事人的约定,葛*亦明确表示罗*如不愿抚养,葛*愿自己抚养。葛*在2013年5月27日开始未支付抚养费,罗*即在同年7月11日就向原审法院提起了诉讼,且在本案诉讼期间,葛*又向罗*支付了2000元费用。罗*提出的上述事实尚不足以证实葛*已不具备相应的抚养能力,罗*亦未举证证实葛*存在对小孩身心健康不利影响的其他情形。故原审法院在罗*没有正当理由需要变更抚养关系的情况下,判决驳回罗*要求变更葛*抚养关系的请求并无不当。罗*在原审时请求葛*支付抚养费及尚欠的抚养费,系在请求变更抚养关系的情形下,原审法院在认定抚养关系不予变更后,罗*的给付主张可另行诉讼,原审法院对此并无不当,应予维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罗凯容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受理费100元,由罗*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