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原告官某某诉被告王*甲变更抚养关系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8.04威远县人民法院(2014)威民初字第1516号

审理经过

原告官某某诉被告王*甲变更抚养关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7月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张*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官某某,被告王*甲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原、被告于1997年在威远县严陵镇人民政府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女王*某乙。后因感情不和,于2004年4月12日协议离婚,离婚协议约定,全部财产归男方王*甲所有,女儿王*某乙由王*甲抚养,一切抚养费均由王*甲承担至女儿独立生活为止。离婚后,原、被告各自重组了家庭,女儿也一直由男方抚养,现女儿已十六岁,在威远自强学校。自今年3月开始,也不知何故,被告不再和女儿共同生活,让女儿一个人独自居住和生活,一天只给女儿几元钱的生活费,不管女儿的生活起居和学习,使女儿无处吃饭,基本上是对女儿不闻不问,已严重影响女儿的生活和学习。经原告多次劝解,被告仍不悔改,不管女儿。经征求女儿意见,女儿愿随原告生活,但原、被告对抚养费问题协商达不成一致意见,现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原、被告的婚生女王*某乙变更由原告抚养;被告每月支付王*某乙抚养费1000元至独立生活时止,王*某乙读高中和大学的学杂费、医疗费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在庭审中出示以下证据:

1、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原告的身份;

2、离婚证复印件,证明原、被告离婚时,婚生女王某某乙由被告抚养,一切抚育费由被告承担;

3、子女抚养的补充协议,证明该协议是被告起草的;

4、子女抚养补充协议,证明原告在该协议中作的补充意见。

被告辩称

被告辩称:离婚时,女儿由我抚养,我抚养了十年,原告没有管过。说我不管女儿,不是事实,原因是,原告来找我要求给付女儿的补课费,我没有给,过后原告带人来生事并出手打伤我,为了女儿的事情,我与原告协商过,但未达成一至意见,况且女儿在自强中学校读书,连今年下期的学费我都交了。现在女儿愿意随原告生活,我同意,但我不同意原告要求我每月支付子女抚养费1000元,学杂费及医药费由我承担的意见,因为我重组家庭又生育一子女,下有小上有年迈的祖母和母亲需要我照顾,靠我一人的工资生活,我愿意每月承担抚养费200元,学费和医药费凭发票,与原告各一半。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在庭审中出示以下证据:

1、个体工商注册,证明原告属个体工商户,有经济收入;

2、2014年六月员工收入签字表,证明被告的收入情况;

3、门诊病情证明,证明被告属“先天性骶椎隐裂”,需治疗;

4、CT报告单,证明被告母亲年老多病;

5、身份证复印件,证明祖母由被告照顾。

以上证据已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所举证据1、2、组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无异议;对原告所举的第3组证据的证明内容有异议,只能证明协议是被告起草过,但双方未签字,没有生效。原告对被告所举证据2、3、4组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无异议;但对第1、5组的真实性和证明内容有异议,第1组证据是我老公开的店子,也不能证明我的收入,第5组不能证明被告不能劳动,照顾祖母与本案无关联性。

根据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特征要求,本院认为原被告所举证据能互相印证,均具有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特征,应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婚生女王某某乙于1998年2月28日出生,现在威远县严陵镇自强中学校读书。2004年4月12日,原、被告因感情破裂,在威远县民政局协议离婚,协议约定婚生女儿王某某乙(6岁)归男方(被告)抚养,一切抚养费均由男方(被告)承担,至女儿独立生活为止;婚后共同财产,彩电、冰箱、洗衣机、家俱一套、沙发、vcd,全归男方(被告)所有;婚后债务肆万元由男方(被告)偿还。离婚后,原、被告均另组家庭,原告再婚后未生育子女,被告在婚后生育一子女,被告在供电所工作。庭审中被告提举工资收入证明。原告对被告提举的每月工资收入应发3510元,实发2578.44元(不含公积金)无异议。婚生女王某某乙愿随原告官生活。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离婚协议,庭审笔录等证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之规定,抚养子女是父母应尽的义务。原告现要求变更抚养关系,被告及婚生女王欣雨均无异议,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七条“离婚后,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或全部,负担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之规定,原告主张被告承担婚生女抚养费,于法有据,应予以支持。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一条“《婚姻法》第二十一条所称“抚养费”,包括子女生活费、教育费、医疗费等费用。”之规定,原告提出的“被告每月支付王某某乙抚养费1000元至独立生活时止,王某某乙读高中和大学的学杂费、医疗费由被告承担”存在重复主张的情形,根据本案情况及本地实际生活水平,本案宜依法确定抚养费金额。对于子女抚养费的具体数额,应依照《》第7条“子女抚育费的数额,可依照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有固定收入的,抚育费一般可按其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比例给付。负担两个以上子女抚育费的,比例可适当提高,但一般不得超过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五十”的规定,根据被告的工资收入状况及被告现在的实际负担能力等情况予以综合考虑,酌定每月650元。

依照《》第、第,《》第7条,最*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一条,《》第、第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自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原、被告婚生女王某某乙由被告

王*甲抚养变更为由原告官某某抚养;

二、被告王*甲从2014年8月1日起每月25日前给付*某乙的抚育费650元,至*某乙独立生活时止。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第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00元,减半收取50元,由被告王*甲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八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