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周*甲开设赌场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4.03.10阜南县人民法院(2014)南刑初字第00045号

审理经过

阜南县人民检察院以南检刑诉(2014)第1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周*甲犯开设赌场罪,于2014年1月2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2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阜南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周*甲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阜南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2年10月中旬,被告人周*甲伙同杨*租赁刘*采沙船,在阜南县曹集镇牛台村渡口附近的淮河上开设赌场,使用牌九赌博,按庄家赢钱的10%抽头赢利。吴**、张**负责驾车接送赌徒到渡口,刘*用小船接送赌徒到采沙船内赌博,曹*负责看管抽头钱箱子,吴**负责联系赌徒及维持赌场秩序。该赌场开设20余天,每天吸引参赌人员三四十人。2012年11月6日20时许,该赌场被阜南县公安局查禁时抓获参赌人员20余人。

公诉机关为支持其指控的犯罪事实,提供了被告人及同案犯的供述和辩解、证人证言、辨认笔录等证据。据此认为,被告人周*甲为获取非法利益,伙同他人开设赌场,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开设赌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周*甲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不持异议,并当庭表示自愿认罪。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2年10月中旬,被告人周*甲伙同杨*(已判刑)租赁刘*(已判刑)的采沙船,在阜南县曹集镇牛台村渡口附近的淮河上开设赌场,组织他人使用牌九进行赌博,按庄家赢钱的10%抽头赢利。赌场开设后,吴**、张**(均已判刑)负责驾驶汽车接送参赌人员到牛台村渡口,刘*用小船接送参赌人员到采沙船内进行赌博,曹*(已判刑)负责看管抽头用的钱箱子,吴**(已判刑)负责联系参赌人员及维持赌场秩序。该赌场开设20余天,每天吸引参赌人员二十至四十人不等,抽头赢利10万余元,扣除相关开支后,被告人周*甲与杨*各分得违法所得二万余元。2012年11月6日20时许,该赌场被阜南县公安局查禁,当场抓获参赌人员20余人。

上述事实,有经法庭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物证、书证

(1)辨认笔录证实:经被告人周*甲辨认,确认该组照片中的8号杨*就是在阜南县曹集镇牛台村渡口附近船上开设赌场的“亚军”;确认该组照片中的8号刘*就是开设牌九赌场所租赁的沙船船主“二刚子”。

(2)阜南县公安局出具的前科网络查询情况证实:被告人周*甲无前科记录。

(3)阜南县人民法院(2013)南刑初字00107号、南刑初字第00397号刑事判决书证实:同案犯刘*、曹*、吴**、吴**、杨*被判处刑罚情况。

(4)杭州市公安局萧山分局新塘派出所出具的抓获经过、杭州**看守所出具的羁押证明证实:2013年12月23日,该所民警在和泰宾馆将被告人周*甲抓获,并临时羁押于萧山区看守所,同年12月27日由阜南县公安局民警带离看守所。

(5)户籍证明、常住人口信息证实:被告人周**出生于1968年9月12日,犯罪时已达到完全负刑事责任年龄。

2、证人证言

证人程*、乔*、崔*、许*、王**、冷*、周**、郭**、李*甲、岳*、代*、李*乙、王**、徐**、徐**、黄*、张**、金*、李*丙、郭*丙证言证实:2012年11月6日20时许,他们因涉嫌参与赌博分别被阜南县公安局传唤。赌场在阜南县曹集镇牛台村渡口的河里的一条船上,是周**和杨*开设的,用牌九赌博,开设有一二十天左右,每天约有二三十人参与,按赢钱的10%抽头,抽头钱放进一个红色的铁皮箱子里,一般由周**看管钱箱子,周**不在的时候杨*负责看管,每天抽头约四五千元。

3、被告人及同案犯的供述和辩解

(1)同案犯曹*供述证实:2012年11月4日,其邻居周*甲在牛台村渡口的船上面开赌场,让其帮着看一下抽头用的钱箱子和在场里面卖的烟,散场时给其点钱。赌场是在一个沙船上面,沙船是一个叫“小刚子”的,“小刚子”负责在赌场与渡口之间用小船接送参赌的人上大船。吴**在牌九场帮着联系赌博的人到牌九场赌博。其在赌场的两天里杨*都在牌九场里面,杨*也参与斗牌九。每天参与赌博的人有二十多个人,最小下注一百元钱,多的也有下五百元、一千元的,基本上都是推二千元钱一锅的,一把牌桌面上大概都是一二千元钱。赌场按照庄家赢钱的10%抽头,抽头的钱放在一个红色的铁皮箱子里面,其看了两天的钱箱子,每天估计可有抽头好几千,每天发给参赌人员的出场费也要二三千元钱,发的出场费都是从抽头的箱子里面拿出来的,出场费也是由周*甲发放。其听周*甲说牌九场开的有十多天时间,吴**的儿子吴某甲和张**开车接送赌博的人,赌场中有放高利贷的,一般就是每天5%的利息。其在牌九场里面有时候也下个一百元、二百元的。

(2)同案犯吴某乙供述证实:这个赌场开的有半个多月时间,是“老连”和“亚军”开的。10月底的时候,“老连”让其到牌九场里面帮忙,打扫卫生、联系赌博的人、招呼前来赌博的人,其也斗牌,周*甲说一天给其二百元钱。牌九场设在牛台村渡口附近淮河上的一条采沙船的船舱里面,前去赌博的人到了渡口以后,由“二刚子”用小船把赌博的人送到大船上面。其儿子吴某甲和张*甲在牌九场是“老连”安排开车专门接送前来赌博的人员,一天也是给二百元钱。每天这个赌场是从下午二三点钟到晚上十一点左右,参赌的每天有二十多人,大部分是曹集街上和阜南来的人。基本上都是二千元钱一锅的,每把牌吃赔也就一二千元钱。按照每把牌庄家赢钱的10%抽头,抽头的钱是放在一个红色的铁皮箱子里面。估计每天可以抽头四五千元钱,光从钱箱子里面拿出来发出场费就要二三千元钱。“老连”叫周*甲,“亚军”是中岗人姓杨,也是天天在赌场看着,偶尔看看钱箱子,也参与赌博。

(3)同案犯刘*(乳名“二刚子”、“小刚子”)供述证实:这个赌场是周某甲和中岗的“亚军”两人开的,开了半个月的时间。“高朝”是负责在赌场内看护抽头钱箱子的;吴**负责在赌场内打扫卫生,联系赌博的人。这个赌场是牌九场,赌场在其停在曹集镇牛台村渡口附近淮河上的水泥船上,其负责用小船把前来赌博的人从牛台村渡口送到水泥船上赌博,吴**的儿子吴某甲和张*甲两个人开工作车接送赌博的人,他们把来参赌的人送到渡口,其用小船把赌博的人送到大船上斗牌,参赌的人如果想走他就用小船把人在送到渡口,然后由开工作车的人把赌博的人再送走。

(4)同案犯吴某甲供述证实:这个赌场在阜南县曹集镇牛台村附近淮河上的一个水泥船上,是周**和“亚军”开的,赌博用的工具也是两人提供的,赌场开的二十多天,赌博是牌九,有时候推一二千一锅的,有时候随便下,赌场内有抽头的,每把老推家某杀后按10%抽头,每次赌博结束后,周**和“亚军”把抽头钱箱打开,除了给赌博的人发出场费之外,剩下的钱他们两个平分,赌场每天抽头最少二千元钱,赌场的抽头钱箱有时候是周**看,有时候是一个叫“高朝”的人看。其主要是驾驶自己的皖K黑色轿车送人到赌场里面赌博,结束后其再开车把赌博的人送回家,都是去赌博的人给其打电话,其父亲吴某乙有时候也爱去斗牌,有时其也送父亲到赌场里面。

(5)同案犯张*甲供述证实:2012年11月6日20时许,其当时正接几个赌博的人回去,是邻居“大夫子”安排接的,下午其到李**、金*、代*家里把这些人送到牛台村渡口。20时左右,“大夫子”又打电话让其到牛台村渡口接几个赌博的人,其就跑这一天,没有给说给多少钱。

(6)同案犯杨*(乳名“亚军”)供述证实:2012年10月底,其和周*甲合伙租“二刚子”的沙船在阜南县曹集镇牛台村渡口附近的淮河上开了一个牌九场。吴**在牌九场里面联系好赌博的人到船上赌博,在牌九场招呼赌博的人,也打扫卫生;“高朝”在牌九场看守抽头的钱箱子;“二刚子”负责由渡口到沙船接送赌博的人;吴某乙的儿子吴**和张*甲开工作车,就是从渡口接送赌博的人。2012年11月6日20时许,赌场散场的时候,参赌的人在牛台村渡口附近被公安局抓了。赌场是用骨牌推牌九,基本上是二千元钱一锅,吃赔一二千元钱。吴**、张*甲开车在渡口接送赌博的人。“二刚子”在渡口和大沙船之间用小船接送前来赌博的人。牌九场开了十天左右,从每天下午的三四时许到晚上的八九时许结束。每天到船上参赌的人数有二十人左右,大多数是曹集镇街上的人。抽头是按照庄家赢钱的10%,抽头钱放在一个红色的铁皮箱子里面,箱子、牌九和桌子是其和周*甲准备的,每天抽头在四千元钱左右,总共那些天抽头在四万元左右。每天除掉发的出场费以外,其和周*甲也剩不了什么钱。因为前来参赌的人每人发一百元的出场费,还有开车来赌博的每个车辆发一百块钱,租“二刚子”的船每天给他三百到五百元不等,每天给“高朝”和吴**二百到三百元不等,还有给开工作车的吴**和张*甲每人每天二百元,这些钱都是每天散场以后打开抽头箱子,从抽头箱子里面出的,剩下的钱才是其和周*甲平分,其和周*甲每天最后也只能分得几百元钱。

(7)被告人周*甲供述证实:2012年10月下旬,其在阜南县曹集镇牛台村渡口附近租一条采砂船,船是“小刚子”的,其买的牌九和桌子在船舱里面开赌场,来赌博的人到牛台村渡口,然后由“小刚子”划小船把赌博的人送到采砂船上面参加赌博,“高朝”在赌场里主要负责看着抽头的钱箱子,是一个红色的铁皮箱子,吴**在牌九场里给其联系来赌博的人,同时也在赌场里面帮着招呼来赌博的人,还帮着打扫卫生,其每天给吴**和“高朝”二三百元不等。2012年11月6日20时许,牌九场散场的时候被公安局抓获了。这个牌九赌场是他和“亚军”二人合伙开的,其在牌九场里面就是招呼参赌人员,“亚军”在牌九赌场里经常参加赌博,吴**的儿子吴*甲和张**是在牌九场给其专门开车接送赌博的人,其每天散场的时候给两人一百元到二百元不等。其开赌场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每天是从下午的三时左右到晚上十时左右散场。赌场按照庄家赢钱的10%抽头,抽头的钱放在一个红色的铁皮箱子里面,箱子是他准备的,每天散场的时候,其和“亚军”将抽头的箱子打开,给前来参加赌博的人发出场费,每人一百元或二百元,剩余的钱其和亚军平分。每天有二十人左右参加赌博,另外还有一部分人是去看牌和混出场费的。每天抽头最少是二三千元,最多的时候有五六千元。因为每天要发出去的出场费就二三千元,他们开的这十多天的时间里总共抽头有四万多元他从中间分的两万元左右,“亚军”和其一样。租“二刚子”的大沙船没有说多少钱,就是赚得多给的多,赚的少就少给些,“二刚子”还帮其用小船从渡口接送前来参赌的人,基本上每天给“二刚子”都是三百元、五百元,还给过两次一千的,总共在船上开设牌九场十多天的时间,给“二刚子”的有五千元左右。吴**是其让来赌场帮忙的,“高朝”是自己到其赌场的,吴**和“高朝”得到的钱差不多,都是二千多元钱。

以上各证据,经查证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周*甲为获取非法利益,伙同他人开设赌场,聚众赌博,抽头渔利,已构成开设赌场罪,应受刑事处罚。阜南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周*甲犯开设赌场罪,定性准确,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均成立,应予支持。被告人周*甲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鉴于被告人周*甲能够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有一定的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为惩罚犯罪,维护正常的社会管理秩序和社会风尚,根据被告人周*甲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和《最**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周*甲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11月27日起至2014年12月21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缴纳)。

二、对被告人周*甲违法所得二万元依法予以追缴。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