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王*开设赌场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4.11.04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2014)埇刑初字第00612号

审理经过

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以宿埇检刑诉(2014)46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开设赌场罪,于2014年8月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胡**及助理检察院梁*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及其辩护人祁家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1年11月份,被告人王**同杜*(另案处理)在宿州市**建公司宿舍西单元地下室、道东办事处沈庄六巷周某家中多次组织李**、李*乙、小*、华子、小*、七千、杨普及、胡**等二十余人以推牌九的方式聚众赌博。在赌博过程中被告人王*、杜*采取抽水、放爪子提成5%的方式进行渔利。其中被告人王*、杜*以放爪子的方式向李**放贷十三余万元,向李**放贷三、四万余元,并向其他参赌人员放贷,在赌博中抽水渔利二万至四万余元。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交了书证、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证人证言等证据予以证实,认为被告人王*的行为已经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三条的规定,应当以开设赌场罪追究被告人王*刑事责任,建议依法量刑。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王*对公诉机关的指控当庭辩解称他仅在中煤三建地下室参与赌博,没有去过道东周*家,赌博过程中也没有抽头渔利放爪子,没有开设赌场,系聚众赌博。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王*的行为不具有开设赌场行为所要求的固定性、持续性、严格性特征,不构成开设赌场罪。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1年11月份,被告人王**同他人在宿州市**建公司宿舍西单元地下室、道东办事处沈庄六巷周某家中多次组织李**、李*乙等二十余人以推牌九的方式聚众赌博。抽头渔利30000余元。

上述事实,有控辩双方当庭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一、辨认笔录

(一)证人孙*在北**出所对10张不同男性免冠照片进行辨认,辨认出2号为开设赌场的被告人王*。(二)证人李*甲在北**出所对10张不同男性免冠照片进行辨认,辨认出9号为开设赌场的被告人王*。

二、证人证言

(一)证人李**的证言,证明2011年11月上旬的一天下午4、5点,被告人王*电话联系后宿州市北关“藏心亭”茶楼找他,说和杜*成个赌博场,让他去。他电话约了李*乙同去。晚上9时许,他开车带着李*乙,由王*带路到中**公司宿舍西**的地下室,当时已经有五、六个男的,王*开始用手机打电话联系其他人来赌博。二十分钟左右,来了二十四、五个人了。王*说人到齐了,有人把一付硬方子牌九拿到木头桌子上开始赌博。桌子上放抽水钱的箱子,有个男的专门负责看着抽水。一会,他和李*乙的钱输完了,就陆续向王*借钱,李*乙借了多少他不知道,他分两次向王*借钱,一次借了10000元,除掉付给王*的爪子钱1000元钱,我拿到9000元;另一次借了15000元钱,除掉付给王*的爪子钱1500元钱,他拿到13500元钱。他和李*乙把借王*的爪子钱输完又向王*借钱,王*介绍他向杜*借钱,他向杜*借了15000元,王*口头担保,杜*让普子给了他13500元钱,去掉了1500元钱的爪子钱。次日凌晨1点多散场,他共输了37000元钱。李*乙说输了40000多元。在赌博过程中,王*和杜*开场子、放爪子、抽水,普子和杜*一起放爪子,不参与打牌。抽水箱里最多的时候有20000元钱左右。杜*和王*两个开场子的拿走了抽水钱。隔了一天下午5时许,王*又找他去打牌,说给李*乙打过电话了。晚上6时许,王*带他和李*乙到东**出所东边路南的快餐店吃饭,杜*、普子及另外两个陌生男在,10点饭后,两个陌生男走了一人,王*和杜*说去赌场,他开车带着王*和李*乙,杜*、普子及另一个陌生男坐另一辆车,王*带路,他开车到宿州市道东沈庄六巷一三层住户人家,一行六人到楼上一间屋,杜*接了几个电话。二十分钟左右,陆续来了五、六个男的,王*说人齐了,有人就把一副新的硬方子牌九牌拿到了一张木头桌子上开始推牌九赌博。王*、杜*、普子没有参与赌博,王*和杜*放爪子、抽水、普子帮助杜*放爪子。王*、杜*、普子场子上放了至少有二、三万元钱,借爪子的还是按照百分之十的比例付爪子钱。这一场的抽水箱里有7000至8000元。抽水钱被杜*和王*拿走了。两、三天后的下午5点多,王*带两个陌生男找到他晚上继续到场子里去打牌。晚上8时许,王*带他开车又来到了道东沈庄六巷的那户三层楼居民家,住家户里一个男的给开门,他们四人到楼上一间屋,屋里已经有20多个男的,杜*和普子也在,王*就说人到齐了。有人把一副新的硬方子牌九牌拿到了一张木头桌子上开始推牌九。十几分钟,他身上带的钱输完了,就找王*借爪子钱,王*让他找杜*借,他分七次向杜*借90000元,付给杜*百分之十爪子钱9000元。20多个人到次日凌晨2点多散场了,他身上的钱和借杜*的爪子钱全部输完。王*、杜*、普子没有参与赌博,王*、杜*开场子、看场子、抽水,普子帮助杜*放爪子。这一场放爪子十几万元。抽水箱最多时不低于50000元现金,杜*和王*两人拿走了抽水钱。

(二)证人李*乙的证言,证明2011年11月份一天晚上10点多,李*甲说带他去赌博,他知道李*甲身上没钱,先让李*甲开车带他到南关大花园农业银行取了6000元现金。李*甲开车带他来到中**公司院内地下室,见到至少30个男的正在一张长桌子上用硬方子牌九赌博,桌子拐放着一个抽水箱,有一个男的专门看抽水箱。王*看到他和李*甲来就过来打招呼,就开始下注跟着那30多个男的一起推牌九。十几分钟他带的6000元输完了,李*甲又向王*借了10000块钱爪子钱和他平分,付给了王*百分之五的爪子费。十来分钟,他和李*甲借王*的10000元爪子钱输完了,李*甲又继续向王*借爪子钱。次日凌晨12点多赌场散了,他看到王*把抽水箱收起来了,另外给他200元参与赌博的出场费,他取了5000元现金交给了王*的爪子钱。他共输了11000元钱。李*甲说总共输了四、五万元借王*的爪子钱。王*是专门开赌场的,他在场子里放爪子,抽水,不参与来牌。这一场的抽水钱至少有6000块钱,抽水钱被王*拿走了。几天后一天晚上9时许,李*甲打电话喊他再去王*在地下室的场子来牌,到时只有五、六个男的,王*打电话联系人来赌博,半小时后陆续来了五、六个男的,包括杜*。王*说人到齐了,就把牌九牌拿到一张桌子上,一个陌生男的把抽水箱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李*甲和那十来个男的开始推牌九,把把抽水,专人负责看着抽水。他不输不赢回家了。李*甲后来告诉他说输了4、5万元借王*的爪子钱。这次赌场是王*和杜*成的场子,王*和杜*负责放爪子、抽水。隔了一、两天的一天下午6时许,李*甲打电话喊他晚上来到了道东伤骨科医院南边一个庄子里的一个三层楼住户,到了三楼一间屋,王*把牌九牌放在屋里麻将桌上,然后杜*说开始推。王*把抽水箱放在桌上,十来个男的就开始推牌九赌博了,还是最小每把100元,最大每把4400元,王*负责看抽水箱,规矩不变。在赌博过程中,王*和杜*一直不停打电话喊人来赌博,陆续来了20个人左右,当时屋里有30多个人,有男有女。他和李*甲配100000元坐庄,两个小时左右,100000元输完了,李*甲又向王*和杜*借了爪子钱,王*借给他10000元爪子钱,他就跟着赌博了。半小时输完了,他又向王*、杜*借了10000元爪子钱,拿到9500元钱,付给百分之五爪子费,把9500块钱赔了之后,还欠2000多元。凌晨2点多散场,他一共输了26000元现金。李*甲输了110000多元借王*和杜*的爪子钱。王*和杜*两人没有参与赌博,他俩开赌场成的场子,放爪子、抽水,王*一直看着抽水箱。这场王*、杜*至少放有200000元左右的爪子,按照百分之五付爪子钱。这一场抽水箱里至少有30000元钱,被杜*和王*两人拿走了。半个月左右,他把21000块钱还给王*的。

(三)证人周*的证言,证明2011年春节前后的一天晚上10点多,杜*打他手机说组织赌博没有场地,要到他家来,结束后给场子费,他同意了。杜*后来带来了十几个人,有男有女,他就对杜*说到三楼客厅去来牌,杜*他们带着一副硬方子牌九牌,杜*牌九牌放在客厅里的一张长方形的木桌子上,安排小*把抽水箱也放在木桌上,然后就让那十几个人开始推。杜*安排小*和其他看场子的手下负责看抽水箱和放爪子,放爪子扣除百分之五的爪子费。

(四)证人孙*的证言,证明2011年11月份或者12月份的一天晚上7、8点,同事王**他手机说聂*带人他单位中煤大厦的地下配电室里打牌,让他去地下室多找点板凳留打牌的人坐,他同意了。他从楼上的几间办公室里找来了几个板凳拿到了地下室,等王*他们来。过了一、二十分钟,王*、聂*、王*以及两、三个男的来到了,聂*和王*见到他后说是来成场子的,他俩召集人来推牌九赌博,聂*和王*说来赌博的人多,怕被公安局的逮着,就让他和王*负责放哨,并给来地下室赌博的人开门,等散场以后给他和王*场子费。半小时左右,陆续来了一、二十个男的,都是聂*和王*安排他和王*给开门,然后聂*和王*就说人来齐了,他看到聂*拿来牌九放在方木桌上,把一个盒子放在了方木桌上放抽水钱,其他20多个男的就开始推牌九了。他看见几乎每一把下注几百块钱,聂*和王*二人不参与打牌,就看着抽水箱抽水,他看到王*负责放爪子,至少一次性借出1000块钱,还有一次性借出10000元钱。他和王*是交替着放哨的,每次都是聂*或者王*打手机先通知他和王*,再给来的人开门。直到凌晨2点多散场,王*给了他100元钱聂*和王*给的场子费。隔了一天的晚上8点多,聂*、王*以及二十多个男的陆续来到地下室,聂*和王*安排他和王*继续负责开门和放哨。王*拿出牌九和抽水箱,20多个男的就开始推牌九赌博,他和王*交替放哨。每次都是聂*或者王*打电话先通知他和王*,再给来的人开门。在他回地下室过程中,看到聂*和王*二人看着抽水箱,王*负责放爪子给参赌的人。到凌晨2点左右结束,王*给了200元场子费。又隔了两、三天的一天晚上8点多,聂*打电话给他说要继续成场子打牌,让他放哨。一个多小时后,聂*、王*以及20多个男的陆续到了地下室,聂*和王*安排他负责开门和放哨。王*拿出牌九和抽水箱,20多个男的开始赌博。次日凌晨2点多散场,王*给他400块钱场子费。聂*和王*从来不参与赌博,他俩就是成场的,只放爪子,抽水,组织人和搞好服务。

(五)证人聂*的证言,证明2011年11月份的一天傍晚6、7点,王**他手机说和杜*准备合伙开赌场没有场地,想在他以前干的中煤大厦地下配电室里开赌场。他给看配电室的王*打电话说王*准备在配电室开赌场,王*同意了,说要和孙*商量一下。当天晚上8点多,王**手机让他在中煤大厦西门门口等他,半小时左右,王*和四、五个男的一起开车过来了,他看到他们其中有人拎着牌九,矿泉水,香烟等,王*就说让大家带到地下配电室,他给王*打手机说人到了,让王*开门。到配电室后他发现孙*在,他和王*就让王*和孙*放哨,并给来地下室赌博的人开门,散场后给场子费。之后王*就开始打电话喊人,过了一、二十分钟,杜*和五、六个男的来到地下配电室,王*和杜*就招呼先来的人开始赌博,王*把牌九和抽水箱放在桌上,先来到的十几个男的就开始推牌九赌博。王*和杜*没有参与,杜*坐在抽水箱旁边看着抽水,王*负责招呼人,后来有陆续来了几个人,参与赌博的有20来个人。在赌博过程中,如果有人钱输完了,就会向杜*和王*借爪子钱,杜*和王*借出的爪子钱至少一次性借出3000块钱,最多一次性借出60000块钱。到第二天凌晨3时许散场了,杜*和王*二人把抽水箱里的钱拿出来数了一下,王*给王*500元场地费。那20多个参与赌博的男的有李*甲等人,都是杜*和王*二人召集的,这一场至少放了八、九万块钱的爪子钱。中间隔了一、二天的一天晚上6点多,王**他手机说他和杜*晚上准备在地下配电室合伙成场子,让他和王*、孙*联系一下场地的事,然后他给王*还或孙*联系的,让提供场给场子费。晚上八、九点,王*电话联系后让他在中煤大厦西门门口等,王*开车带着四、五个男的来了,拿着牌九、矿泉水、香烟到配电室。孙*在配电室,他和王*就对王*和孙*说让他俩继续放哨和给人开门,王*接着又打电话喊人。过了一、二十分钟,杜*带着五、六个男的来到地下配电室,然后王*和杜*就招呼来的人开始推牌九赌博,王*把带来的牌九放在桌子上,杜*把抽水箱放在桌子上,然后十几个男的就开始推牌九赌博,王*和杜*没参与赌博,杜*看着抽水,王*负责招呼人。后来陆续又来了十几个人,在赌博过程中,如果有人钱输完了,就向杜*和王*借爪子钱。到第二天凌晨2点多散场,杜*和王*二人把抽水箱里的钱拿出来数了一下,王*给了他500元钱的提供场地的好处费,也给了王*500元。这一场参与赌博的有20多个男的,他认识李*甲等人,是杜*和王*召集的。隔了有两、三天的一个傍晚5点多,王**他手机在电话里说和杜*晚上继续在地下配电室合伙成场子,让他和王*、孙*联系,他对王*说有事,让王*自己和王*、孙*联系,并把王*的手机号码给了王*。到晚上11点多,王**电话让他带几个来牌的人道配电室去给他捧场,他自己到了配电室,看到20来个男的正在推牌九赌博,杜*看着抽水,王*负责招呼人,如果有人钱输完了,就向杜*借。这一场参与赌博的有20多个男的,他认识李*甲等,是杜*和王*召集的。

(六)证人龙*的证言,证明2011年11月份的一天晚上8点多,她丈夫李*甲的妹妹李**给她打电话说喊她去饭店商量李*甲欠别人十几万元赌帐的事。李*甲称杜*和王*组织参加推牌九赌博,放爪子,李*甲欠杜*和王*爪子钱十三、四万元。她很生气不让李*甲还钱并打王*的手机表示不会还钱。之后王*几乎每天都打李*甲电话逼李*甲还钱,杜*也给李*甲打过两、三次电话逼李*甲还钱。王*还经常带人家找李*甲,杜*和王*一起到家来过一、两次。

(七)证人杜*的证言,称2011年11月份的一天晚上7点多,王*喊他去中煤大厦西**的地下室推牌九,他到时,李*甲以及另外四、五个男的正在推牌九,这一场是王*组织的。隔了一天晚上8、9点,王*让他到地下室推牌九,到后看到王*和李*甲以及另外6、7个不认识的男的正在推牌九。次日晚上8点多,王*打他电话问是否推牌九,他就让王*带着推牌九的人来周*家找他,王*和李*甲以及另外五、六个不认识的男的到了周*家三楼客厅,打电话时他让王*带牌九来,王*他们把牌九拿出来,就开始推牌九了,次日凌晨1点多散场。他给周*200元的场子费。隔了一天晚上11点,王*打电话问他是否推牌九,他让王*到周*家,王*带着另外四、五个不认识的男的到周*家三楼客厅,打电话时他让王*带牌九来,王*将牌九拿出来就开始推牌九赌博。除了王*和李*甲外,其他人不认识,都是王*组织的。2011年11月份的一天,王*给他打电话让他到中煤大厦地下室推牌九,王*对他说场上朋友李*甲输完了,想让他借给李*甲20000元钱,王*担保。他当时借给李*甲20000元,李*甲拿了钱不久散场了。在2011年11月份的一天晚上10点多,他接李*甲和王*共8、9个人一起去周*家,李*甲钱输完了,又让王*担保借了他30000元,几个小时输完了。还有一次也是在周*家,王*打电话说李*甲想翻本,晚上11点左右他到周*家,还是头天的那几个人,李*甲说没带钱就通过王*向他借了20000元,到凌晨2点左右散的。他共分三次借给李*甲70000元,没有利息,只是说赢了给点喜面。

四、被告人王*的供述与辩解,称2011年11月上旬的一天晚上7时许,李*甲电话联系他去赌博并开车带着他、李*乙和另外两个男的到了东**公司宿舍西**的地下室里。在赌博过程中,李*甲身上带的钱输完了,就向杜*借了30000元钱现金,他担保的。中间隔了一天晚上9点多,李*甲打他手机联系来牌,他同意后让他李*甲着李*乙和那两个男的,之后他给杜*打电话。当晚10点多,李*甲带他们到了东**公司宿舍西**地下室,他和李*甲、杜*、李*乙以及那两个他不认识的男的开始推牌九,赌具是李*甲提供的,李*甲身上带的钱输完了,他继续让杜*借钱给李*甲,他担保,杜*同意了,李*甲又向杜*借了30000元钱。第二天凌晨1点钟散的场。隔了有两、三天的一天下午5点多,李*甲用手机联系他来牌,他让李*甲喊着李*乙和那两个男的,当晚7点多,他和李*甲、杜*、李*乙和那两个不认识的男子一起吃晚饭。饭后李*甲开车带他们几人到道东沈庄巷一户三楼居民家,到楼上一间屋里,他和李*甲、杜*、李*乙以及那两个不认识的男的就开始推牌九赌博,赌具是李*甲提供的,第二天凌晨1点左右散场。

本案其它相关证据

一、案发及抓获经过,本案系李*2012年3月1日18时许通过口头报案而案发。2012年4月24日,蚌埠铁路**安派出所民警在宿州市火车站广场巡查时将被告人王*抓获。同年4月27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刑事拘留,5月25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取保候审。2013年12月30日6时许,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民警将取保候审期间传唤不到位的被告人王*抓获。

二、户籍证明,证明被告人王*出生日期等基本信息。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以营利为目的,伙同他人多次聚众赌博,妨碍社会管理秩序并有悖社会风尚,其行为已构成赌博罪,依法应予以刑罚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的犯罪事实成立,本院予以确认,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本院不予确认。经查,被告人王*借用他人场地和居所,临时召集人员赌博,地点隐蔽、规模较小,不具有开设赌场行为时间上的持续性和稳定性以及地点相对公开性的特征,对被告人王*提出其系赌博行为的辩解意见及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王*不构成开设赌场罪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对被告人王*提出没有去过道东周*家及其没有抽头渔利的辩解意见,经查,被告人王*供述及证人李**、李*乙证言在卷相互印证,足以证明被告人王*在道东周*家聚众赌博的事实,证人李**、李*乙也证明了被告人王*在赌博过程抽头渔利的事实,对被告人王*的此项辩解意见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人王*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刑罚之罪的,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处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王**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2月30日起至2016年5月30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二、追缴被告人王*非法所得人民币三万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