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南昌和慈**限公司诉南昌**有限公司、江西谭**有限公司、胡**、万**、胡**、胡**、万**、黄**追偿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7.04南昌县人民法院(2014)南武民初字第58号

审理经过

原告南昌县和慈**限公司(以下简称和慈公司)与被告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田园公司)、江西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潭**司)、胡**、万**、胡**、胡**、万**、黄**追偿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4月1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和慈公司委托代理人潘**、被告田园公司及胡**共同委托代理人胡**、被告潭**司及万**、黄**共同委托代理人胡**、朱*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万**、胡**、胡**经传票传唤未到庭应诉。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和慈公司诉称:2012年9月18日,被**公司与债权人**有限公司南昌中山支行(以下简称招行中山支行)签订了《授信协议》一份,由招行中山支行为被**公司提供人民币肆佰万元的循环授信额度,期限为壹年,自2012年9月18日起至2013年9月17日止,授信额度的具体业务包括流动资金贷款和银行承兑汇票。原告和慈公司及被告潭**司、胡**、万**、胡**、胡**、万**、黄**作为该授信协议项下被**公司的连带责任保证人,并签订了《联保协议》和《最高额不可撤销担保书》。

2013年9月10日,被**公司与招行中山支行签订了《借款合同》一份,由招行中山支行向被**公司提供流动资金贷款肆佰万元,期限为半年,自2013年9月12日起至2014年3月10日止。借款合同签订后,招行中山支行于2013年9月12日向被**公司发放了贷款人民币肆佰万元。

2014年3月10日,被告田园公司向招**支行的肆佰万元贷款到期后,却拒绝偿还。为此,招**支行多次找到原告,要求原告代被告田园公司偿还该肆佰万元借款及利息。迫于压力,原告于2014年4月1日代被告田园公司偿还了贷款本息共计人民币3636890元。

被告田**司作为贷款的实际使用人,在使用了借款后却拒绝偿还,反而由原告代其偿还,与法不符,与理不容。而被告潭林公司、胡**、万**、胡**、胡**、万**、黄**作为被告田**司的连带保证人,也应当对被告田**司的贷款承担保证责任。为此,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的相关规定,提起诉讼,以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被告辩称

被告田**司辩称:借款属实,请法院依法判决。

被告潭**司辩称:担保属实,但我方只能在田园公司不能偿还的部分,承担该部分九分之一的责任,请法院依法判决。

被告胡**辩称:胡**是以被告田园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签字盖章的,是一种职务行为。

被告万**、胡**、胡**均未作答辩。

被告万*平辩称:与被**公司的答辩意见相同。

被告黄*香辩称:与被**公司的答辩意见相同。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2年9月18日,招行中山支行作为甲方与被**公司作为乙方签订了编号为2012年中字第0051120029号《授信协议》,约定由招行中山支行向被**公司提供人民币肆佰万元的循环授信额度,授信期限为壹拾贰个月,从2012年9月18日起到2013年9月17日止,并约定本协议项下乙方(被**公司)所欠甲方(招行中山支行)的一切债务由潭**司、和**司、万**、黄**、黄**、汪**、胡**、胡**、胡**、万**作为连带责任保证人,其必须向甲方出具最高额不可撤销担保书或联保协议。招行中山支行与被**公司均在《授信协议》上盖章。

同日,黄**、汪**、胡**、万**、万**、黄**、胡**、胡**作为保证人与招行中山支行签订了《最高额不可撤销担保书》,合同约定:鉴于招行中山支行和田*公司于2012年9月18日签订了编号为2012年中字第0051120029号《授信协议》,根据《授信协议》,在2012年9月18日至2013年9月17日的授信期间内,招行中山支行向授信申请人(被告田*公司)提供总额为人民币肆佰万元整的授信额度。经授信申请人(被告田*公司)要求,本保证人(黄**、汪**、胡**、万**、万**、黄**、胡**、胡**)同意出具本担保书,自愿为授信申请人在《授信协议》项下所欠招行中山支行的所有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保证担保的范围为招行中山支行根据《授信协议》在授信额度内向授信申请人提供的贷款及其他授信本金余额之和(最高限额为人民币肆佰万元),以及利息、罚息、复息、违约金、保理费用和实现债权的其他相关费用。保证责任期间为自本担保书生效之日起至《授信协议》项下每笔贷款或其他融资或招行中山支行受让的应收账款债权的到期日或每笔垫款的垫款日另加两年。黄**、汪**、胡**、万**、万**、黄**、胡**、胡**作为保证人均在《最高额不可撤销担保书》上签名捺印。但各连带保证责任人并未约定保证责任的比例分担。

2012年9月19日,原告和慈公司及被告田**司、潭**司向招**支行签订了《联保协议》,合同约定:鉴于招**支行与和慈公司、田**司、潭**司分别签订了《授信协议》,授信期间为2012年9月18日起至2013年9月17日,授信总金额为人民币壹仟贰佰万元,联保人自愿在《授信协议》项下所欠招**支行的所有债务实行联保,相互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授信协议》明细为和慈公司、田**司、潭**司授信金额均为肆佰万元整。保证方式为联保人相互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联保范围为《授信协议》项下本金余额之和(最高额为人民币壹仟贰佰万元),以及利息、罚息、复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因授信申请人违约致使招**支行采取诉讼方式所支付的律师费、差旅费以及实现债权的其他一切费用,保证责任期间为自本协议书生效之日起至《授信协议》项下每笔贷款或其他融资的到期日另加两年。原告和慈公司及被告田**司、潭**司均在《联保协议》上盖章,其法定代表人也均在《联保协议》上签名。

2013年9月10日,被**公司与招行中山支行签订了编号为2013年中字第0151130068号《借款合同》,合同约定:本合同为编号为2012年中字第0051120029号的《授信协议》项下具体合同。贷款金额为人民币肆佰万元整,贷款期限为半年,自2013年9月12日起至2014年3月10日止。贷款利率为以定价日适用的中**银行公布的陆个月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准利率,上浮35%。乙方(被**公司)未按期偿还贷款的,对其未偿还部分从逾期之日起改按在原利率基础上加收50%计息。招行中山支行与被**公司均在借款合同上盖章。同日,招行中山支行向被**公司发放了4000000元的贷款。

被告田园公司贷款到期后未能按合同约定偿还贷款,招行中山支行多次找到原告和慈公司,要求原告和慈公司代被告田园公司偿还该肆佰万元借款及利息。原告于2014年4月1日代被告田园公司偿还了贷款本息共计人民币3636890元。

另外,2013年4月12日,原告和慈公司对本院立案受理的(2014)南**初字第57号案件及本案向本院申请诉讼财产保全,请求查封、冻结被告田园公司、潭**司、胡**、万**、胡**、胡**、万**、黄**价值7500000元的财产。因上述两案诉讼当事人完全一致,本院决定合并采取保全措施,并于2014年4月22日作出(2014)南**初字第57、58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冻结被告田园公司、潭**司、胡**、万**、胡**、胡**、万**、黄**银行存款7500000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同年4月24日,本院依法在进贤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冻结了被告胡**在江西亚**有限公司的股份。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授信协议》、《借款合同》、《联保协议》、《最高额不可撤销担保书》、借款借据、招行中山支行出具的进账单、交易明细表和代偿证明以及原告和慈公司、被告田园公司、潭**司、胡**、万**、黄**等的委托代理人在庭审中的陈述等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公司与招**支行签订的《授信协议》及《借款合同》,原告和慈公司及被**公司、潭**司与招**支行签订的《联保协议》,被告胡**、万**、万**、黄**、胡**、胡**及黄**、汪**作为保证人与招**支行签订的《最高额不可撤销担保书》是各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同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合法有效,合同当事人均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合同义务。被**公司因购粮向招**支行借款4000000元,其应当按合同约定的期限足额偿还借款,但被**公司未能如期偿还,2014年4月1日,原告和慈公司代被**公司向债权人招**支行偿还了贷款本金及利息共计人民币3636890元,根据法律规定,保证人在承担保证责任后,可以向债务人追偿,故原告和慈公司要求被**公司立即归还代其偿还的借款本息共计人民币3636890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因原告和慈公司与被告潭**司、胡**、万**、万**、黄**、胡**、胡**及黄**、汪**共同为被**公司向招**支行的借款提供连带保证担保,故原告和慈公司在向债权人招**支行履行保证责任后,要求被告潭**司、胡**、万**、胡**、胡**、万**、黄**向原告和慈公司清偿其应当承担的保证份额,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但各连带保证责任人内部之间并未约定保证的份额,故各连带保证责任人内部之间保证份额应当均等。因连带保证责任人共有十人,故各连带保证责任人的保证份额均为十分之一,原告和慈公司向被**公司不能追偿的部分,由各连带保证责任人各自承担十分之一的保证责任。各连带保证责任人在承担保证责任后,亦有权向被**公司追偿。原告和慈公司并未起诉连带保证责任人黄**、汪**,应视为原告和慈公司放弃对连带保证责任人黄**、汪**的追偿权。庭审中,被告胡**辩称其是以被**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签字盖章的,是一种职务行为,不应承担担保责任,但在被**公司与招**支行签订的《授信协议》中明确约定了胡**为连带责任保证人,且在《最高额不可撤销担保书》中,被告胡**在保证人为自然人时签署栏中签字捺印,故对于被告胡**的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二条、第二十一条、第三十一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限被告南昌**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一次性向原告南昌县和慈**限公司支付代偿款3636890元;

二、被告江西潭**有限公司、胡**、万**、胡**、胡**、万**、黄**应就原告南昌县和慈**限公司无法向被告南昌**有限公司追偿的部分各自承担十分之一的保证责任;

三、被告江西潭**有限公司、胡**、万**、胡**、胡**、万**、黄**在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南**有限公司追偿。

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5895元,减半收取17948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22948元,由被告南**有限公司负担20448元,由被告江西**有限公司负担25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江西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七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