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王**与朱**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04.15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饶中民二终字第106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朱**因追偿权纠纷一案,不服江西省余干县人民法院(2013)干民二初字第17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审理查明,被告朱**因做生意需要,分别于2000年7月向余**银行贷款6万元,2003年向余*建行贷款13万元,二笔贷款都使用了原告王**的房产作抵押担保。后余*农行多次打电话催收时,2002年9月30日、2002年12月15日王**分别代朱**向余*农行还了利息1,166.60元,2003年12月31日,原告王**主动帮被告朱**偿还此笔贷款的本金6万元,共计人民币62,332.20元。2006年,余*建行曾因此笔贷款同时以朱**和王**为共同被告向法院提起过诉讼,后经过余*建行工作人员和本案的原告王**协商,原告王**主动偿还了此笔贷款的本金和利息,其中2006年9月12日偿还了本金77,804.81元,利息2,195.19元;2006年9月13日偿还了本金52,195.19元和利息9.33元,共计人民币132,204.52元,之后,余*县建设银行撤回了诉讼。之后,原告也曾向被告提起过此款,彼此之间经济往来依然频繁。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认为,本案有三个争议焦点,一是举证责任分配的问题,原、被告均对原告王**还了此二笔银行贷款这一事实不持异议,但对被告朱**是否给付了40万偿还这二笔贷款的事实有争议,证明这事实该由谁承担举证责任的问题;二是原告的主张是否过了诉讼时效;三是如果原告的请求没过诉讼时效,是否支持利息的计算,而利息的计算从什么时候算起。

关于第一个问题,原告认为,被告应当提供证据证明给予了40万元偿还此二笔贷款,而不是由原告出示借条,举证责任应由被告负担。而被告认为,原告帮被告还了款,应当有欠条证实这点,而不是由被告举证。本院认为,作为民法的基本原则,谁主张谁举证,原告主张他帮被告偿还了这二笔贷款,向本庭提供的第二、三、四份证据可以充分证实这一事实,且被告也已承认。被告主张给予了原告40万元用于偿还此二笔贷款,被告应当提供证据证实这点,但被告没有向法庭提供证据,依法就要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关于第二个问题,原告认为,由于他和被告经济往来比较频繁,也一直没和被告就此二笔款项进行过结算,所以不存在过了诉讼时效的问题。同时,在之前,被告朱**提起的诉讼中,原告也主张过抵消借款,而余干县人民法院以不同的法律关系,告之另行起诉。在法院以往的判决书中没有认定以朱**为原告的诉讼过了诉讼时效,为什么要认定他的诉讼过了诉讼时效。被告认为,一直以来原告都没有向他主张过权利,早过了诉讼时效,原告没有了胜诉权。该院认为,原、被告之间存在长期的经济往来,相互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特别复杂,他们经常在主张债权,也经常在主张抵消债务,所以本案被告的诉讼时效抗辩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同时2011年11月8日,原被告签订的《往来帐相互结算意见》,这可认为既是对所有往来帐利息的约定,也是对以前相互往来债权债务的承认,且对该笔债权债务双方一直存在争议并未约定具体的归还日期。从2011年11月8日到本案原告起诉之日,原告的起诉并未超过二年的诉讼时效。关于第三个问题,根据意见的约定,原被告之间的这笔债务应当认定利息的计算,双方之间的一切往来帐均按以前约定的月利率1.5%计算。在(2011年)干民二初字第91号民事判决书,也已经支持了双方之间利息的计算,计算利息从借款之日起算。因此,此二笔贷款产生的债务也应从偿还贷款时计算利息。《担保法》第五十七条也明确规定,为债务人抵押担保的第三人,在抵押权人实现抵押权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所以原告王**有权对被告朱**实现追偿权,所以对于原告请求被告给付代还银行贷款的本金以及按月息1.5%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五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被告朱**给付原告王**代还银行款194,536.72元及其利息(月利率为1.5%,计息时间分别从原告在银行代被告还清贷款之日起计算)。于*判决生效之日的10日内付清。本案案件受理费4620元,由被告朱**负担。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朱**不服江西省余干县人民法院的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事实不清,认定的事实缺乏证据支持。首先,被上诉人王**提供的证据不足于认定被上诉人帮上诉人偿还了银行贷款,不能证明是被上诉人王**用自己的钱帮上诉人偿还银行贷款。其次,原审认定事实明显违背常理,对涉案的两笔贷款上诉人接到银行催收通知后,便筹款交被上诉人帮忙去办理还贷手续。由于相信被上诉人,事后没有向被上诉人索取还款凭证。事过这么多年被上诉人竟持这些凭证谎称其用自己的钱帮上诉人偿还了贷款,要求上诉人偿付其所谓的代付款。而原审对事实的认定明显违反日常生活常理。按常理被上诉人当时也应要求上诉人出具欠条或借条,可被上诉人却没有要求上诉人出具欠条或借条,这也不符合常理。二、原审驳回上诉人的时效抗辩于法相悖。上诉人在一审是提出时效抗辩,按被上诉人诉称,其于2003年代上诉人偿还了农行贷款本息9万余元,2006年代上诉人偿还了建行贷款13万余元,上诉人均未偿付,也未出具借条或欠条给被上诉人,上诉人的行为明显侵犯了被上诉人的权益,被上诉人也应当知道自己的权益被侵犯。按照法律规定,应在二年内向上诉人主张权利,被上诉人在2013年提起诉讼,已远远超过诉讼时效期间。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王**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王**答辩称,一、上诉人朱**一方面说被上诉人帮他还银行贷款的事实没有证据支持,一方面又自认是他筹款交给被上诉人帮他还银行贷款,自相矛盾。被上诉人在一审时提供的证据非常充足,在提供的录音中,上诉人承认了被上诉人还款的事实,并没有说上诉人已拿钱给被上诉人的事,被上诉人提供的余干县人民法院(2011)干民二初字的91号判决书和被上诉人出具给上诉人的32万借条,足以证明上诉人说他拿了40万元给上诉人去银行还款是谎话。再说上诉人主张他拿过钱给被上诉人去还银行贷款没有任何证据,总之,银行贷款是被上诉人还的,而上诉人并没有拿钱给被上诉人或者冲抵其他债务。二、被上诉人的诉请没过诉讼时效。双方当事人经济往来频繁,总的来讲被上诉人确实还欠上诉人的钱,但上诉人近来多次把老账搬出来起诉被上诉人,因而被上诉人不得不把老账搬出来起诉上诉人。上诉人的诉请没过讼时效,被上诉人的诉请怎么就过了诉讼时效。如果上诉人不起诉被上诉人,那么被上诉人的权利就还没被侵害,而时效应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另外,在上诉人起诉被上诉人的几个案件中被上诉人曾多次提出债务冲抵的事,但法院几次以另案处理为由不予理睬,据此被上诉人的诉请没过诉讼时效。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二审争议的焦点为,一、被上诉人王**是否代上诉人朱**偿还了银行贷款本金及利息194,536.72元。二、本案是否已过诉讼时效期间。上诉人朱**2000年7月向余**业银行贷款6万元(该笔贷款用王**的房产作为抵押),2003年向余**设银行贷款13万元,到期后未归还贷款。被上诉人王**于2002年、2003年分别代朱**向余**业银行偿还本金及利息共计62,332.20元。2006年分别代朱**向余**设银行偿还本金及利息共计132,204.52元。对此朱**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朱**上诉称,还贷款的钱是朱**拿给王**,由王**去银行办理的,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对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关于诉讼时效问题,王**与朱**之间长期有经济往来,相互之间的债权债务较多,经常主张债权和主张抵消债务。2011年11元8日双方签订的《往来账相互结算意见》应认定为是对以前相互往来债权债务的重新确认,其诉讼时效多次中断,原审认定本案未过诉讼时效期间并无不当。

综上,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处理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处理,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800元,由上诉人朱**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四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