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张**与彭**追偿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3.12.24吉安县人民法院(2013)吉民初字第835号

审理经过

本诉原告张**(反诉被告)与本诉被告(反诉原告)彭**追偿权纠纷一案,本院2013年9月9日受理。依法由审判员阮**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反诉被告)的委托代理人侯**和段星、被告(反诉原告)彭**及其委托代理人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本诉原告张富强诉称,2012年6月25日吉**民法院作出的(2011)吉刑初字第81号判决书判决原告和被告向蔡**等赔偿410694.655元,原、被告对此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现该判决已生效,原告已向蔡**等支付了305000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四条之规定,连带责任人根据各自责任大小确定相应的赔偿数额;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支付超出自己赔偿数额的连带责任人,有权向其他连带责任人追偿。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义务帮工法律关系,原告在帮工活动中致人损害,应由被告承担主要赔偿责任,故原告为维护其合法权益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原告213500元。

被告辩称

本诉被告彭*青辩称,1、原告与被告不存在义务帮工法律关系,先前判决显失公平、定性错误。被告没有过错,原告作为驾驶人及车辆的支配者,对此应负有法定的安全保障义务。双方为免费搭乘,被告不承担赔偿责任。2、原告与被告即使是义务帮工,被告只是身份的替代给予赔偿,被告赔偿后也有权向原告追偿,但原告无权向被告追偿。3、本案事故的发生是由于原告的重大过错造成,被告不担责。4、本案事故发生引发的受害人的后续治疗费的审理尚未终结,费用尚未确定,原告支付的费用尚未达到应赔偿费用的二分之一,且被告为此也支付了医疗费40000元,其中20000元为受害者出具了收据,10000余元未出具收据,向原告支付了10000元请求其转交给受害者。因相关赔偿项目未确定,不能此时进行诉讼,应驳回原告的诉请。另原告自身为公司股东,其有权支配车辆,并非被告向其借车事实;车辆行驶时被告多次提醒原告因道路为弯路注意减速慢行,但原告告知其车辆无里码表,无法显示车速,随后导致了交通事故的发生。

反诉原告彭*青诉称,2013年1月8日,反诉被告搭乘反诉原告及亲属从安福回家途中,因行驶路段常发生交通事故,反诉原告及车内乘坐人员多次提醒张富强减速慢行,但因其车辆无里码表,张富强自信盲目驾驶,从而导致车辆翻入河中致二死一重伤、多人轻伤的重大交通事故。该起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张富强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反诉原告为本次交通事故共支付了40000元。现张富强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反诉原告承担其已赔偿予受害人的损失,因反诉原告无过错,即使与张富强形成义务帮工关系,也应根据过错原则承担责任。张富强有多年驾驶经验,反诉原告并无选任过失,系张富强完全过错导致事故发生。反诉原告与张富强间应按过错比例承担责任。交警部门认定张富强负事故全责,故反诉原告请求法院判令:反诉被告张富强支付反诉原告彭*青30000元

反诉被告张**辩称,反诉原告没有追偿权。帮工人张**并未从被帮工人即反诉原告中得到利益,应谁受益谁赔偿。刑事判决书没有确定最终的赔偿主体。反诉原告应在之前的案件审理中提出其已支付的20000元。请求驳回反诉原告的诉请。

归纳本案争议的焦点:原、被告在本案中责任划分情况及被告提出反诉是否应获得支持。

本诉原告为支持其诉请提供如下证据:1、身份证复印件1份,证明原告主体资格。2、判决书1份,证明原、被告间为义务帮工关系;原告已向受害者支付155000元。3、收条1份,原告已受害者支付150000元。

本诉被告对本诉原告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本案应为免费搭乘,张富强存在重大过失。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

本诉被告为其辩称提供如下证据:1、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1份,证明本诉原告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及认定责任原因。2、询问笔录1份,证明张**对事故负全部责任。3、结算清单1份,证明车辆的仪表事故发生时已损坏。4、判决书1份,证明本诉被告不认可其效力且其内容也已认定张**存在重大过错。5、收条1,证明本诉被告已支付受害人医疗费20000元。

本诉被告申请了证人彭**、彭**出庭作证,证明被告在乘坐车辆时曾提醒原告减速慢行及车辆无里码表。

本诉原告对本诉被告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中的告知义务有异议,其他无异议。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不能证明组合仪表在事发时已损坏。对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对其证明目的及关联性有异议,该份证据与本诉原告无关。对证据5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应由收款人出庭作证。

反诉原告为其诉称提供如下证据:1、收条1份,证明反诉原告已垫付20000元事实。2、庭审笔录1份,证明反诉原告曾询问反诉被告其已支付10000元,反诉被告至今未答复。

反诉被告对反诉原告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真实性有异议,该证据无法确认。证据2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查对各当事人的证据认证如下:对本诉原告提供的证据1、2、3本诉被告对其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采信。证据2因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该证据中已认定原、被告为义务帮工关系,本院对该证据的关联性亦予以采信。

对本诉被告提供的证据1、2、3、4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该四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证据3无其他证据佐证其证明目的,故对其证明目的不予认定。证据4的判决结果已生效,且该案与本案有关联,对该证据予以采信。对证据5无具体受领人也无相关委托人出庭作证也无其他佐证,且本诉被告与受害人为亲戚,具有利害关系,本院对该证据不予认可。对其申请出庭作证的证人证言,因证人与本诉被告具有利害关系,又无其他证据相印证,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

对反诉原告提供的证据1同本诉被告的证据5认证理由一致,不予认可。证据2无法确认其证明目的。

综上所述及结合庭审笔录,本院确认如下法律事实;本诉原告张**与本诉被告彭*青系星**司员工。2011年1月28日,张**驾驶应彭*青之请向星**司借来的赣D33337车搭乘彭*青等人前往安福县走亲戚,在路经吉安县万福镇时发生造成多人伤亡的重大交通事故。该起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张**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张**已支付各受害人155000元。2012年6月25日,吉安县人民法院作出(2011)吉刑初字第8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张**、彭*青赔偿受害人410694.655元,品除155000元还应支付255694.655元;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后张**又支付了150000元予受害人。现张**以与彭*青系义务帮工关系为由,向彭*青追偿其已支付款项的305000元的70%即213500元。

彭**在张富强起诉后向本院提起对张富强的反诉,称其自身并无过错,交通事故的发生系张富强的重大过失造成;张富强无追偿权,反而彭**有追偿权。彭**请求法院判令张富强支付其30000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诉原告张**驾驶车辆搭乘本诉被告彭**等人走亲戚,二人之间形成的义务帮工法律关系在(2011)吉刑初字第8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认定,且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本院对二人间的义务帮工关系予以认定。交警部门已认定张**对涉案交通事故的发生负全部责任,故可认定张**存在重大过失。依据法律规定,无偿帮工人张**在帮工活动中致第三人损害,应由被帮工人彭**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无偿帮工人张**已支付305000元赔偿款,被帮工人彭**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已支付40000元予交通事故的受害人;故可认定彭**作为被帮工人至今未承担赔偿责任;故帮工人张**有权请求彭**支付其超出的赔偿数额,因张**自身存在重大过失,其较彭**应承担较重的赔偿责任,本院酌定张**与彭**的赔偿比例以6:4为宜,即张**应承担246000元(410000元60%);故彭**应支付张**59000元(305000元-246000元)。关于彭**反诉张**追偿权,因其支付的款项本院无法认定,且即使已支付亦未超出其应承担责任范围,故对其反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四条、《最**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本诉被告彭**支付本诉原告张富强59000元,此款限于本判决生效后一月内付清。

二、驳回本诉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驳回反诉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4503元减半收取2251.5元,由张**负担1043元,彭**负担1208.5元;反诉受理费550元减半收取275元,由彭**负担。

当事人一方未在规定期限内履行义务,另一方要求履行的,应当在规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二年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由此发生的费用,由不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