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姜**、杨**与台前县宏**限责任公司追偿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2.26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濮中法民二终字第00636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姜**、杨**与被上诉人台**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宏**司)追偿权纠纷一案,宏**司于2014年6月6日向河南**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姜**、杨**返还其垫付的款项32万元。原审法院于2014年10月28日作出(2014)台民初字第680号民事判决。姜**、杨**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12月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姜**、杨**及其委托代理人马*、被上诉人宏**司的委托代理人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5月3日,宏**司的代表人孟**与姜**、杨**签订工程承包合同,约定由宏**司将台前县蓝钻经典小区建筑清包工程转包给姜**、杨**。姜**、杨**均无相关建筑资质。2012年8月份,姜**、杨**的雇员田**在施工过程中发生事故而死亡。2012年8月16日,宏**司与田**家属达成赔偿协议,由宏**司一次性赔偿32万元,该协议已经履行。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姜**、杨**的雇员田**在从事雇佣活动的过程中死亡,姜**、杨**作为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宏**司在发包工程时,将工程发包给没有相关建筑资质的姜**、杨**,亦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承担50%为宜。现宏**司已偿付给死者田**家属32万元,姜**、杨**应返还给宏**司16万元。姜**、杨**辩称支付赔偿款系宏**司履行法定义务,自由处分其个人权利,其二人没有参与协商赔偿事宜,该赔偿应由宏**司自己承担;证人田**、赵某某证言证实姜**、杨**参与了协商田**死亡事故的处理,并同意处理结果;姜**、杨**的辩称与证言不符,其他意见也无法律依据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姜**、杨**返还宏**司16万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履行完毕。二、驳回宏**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100元,由姜**、杨**承担3050元,宏**司承担3050元。

上诉人诉称

姜**、杨**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一、原审认定事实错误。在田*甲死亡事故的处理中,所有协议及赔偿事宜均是宏**司单方与其家属签订并达成的协议,姜**、杨**事前未要求,事后未认可。宏**司称替姜**、杨**支付的赔偿款没有任何证据,姜**、杨**也并不认可。原审判决认为姜**、杨**参与了田*甲死亡事故的处理,并认可处理结果的原因是证人田*乙、赵某某的证言。但宏**司仅仅提交了证人证言的复印件,并无身份证明可以印证,证人也未出庭作证,因此证人田*乙、赵某某的证人证言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原审判决却予以采纳并作为认定基本事实的依据是错误的。二、原审判决未考虑宏**司未购买保险的实际过错,判决姜**、杨**承担50%的责任显失公平。姜**、杨**仅仅是承包包清工工程,需要自己购买大量材料,雇佣人工,对于人身伤亡事故根本无法负担其损失。因此其与宏**司签订的《工程承包合同》第五条才明确约定了“安全保险费由甲方缴纳”的条款。该条款明确了宏**司购买安全保险的义务,也就是说双方早已对工程事故的赔偿风险作出了约定,即由宏**司购买保险的方式转嫁给保险公司。但是鉴于宏**司未尽到合同约定的义务,导致由其自己承担了赔偿责任。现在宏**司为了自己为减少开支,违反合同约定,不购买工程保险所造成的损失,却企图转嫁给姜**、杨**,其诉求不应当得到支持。若宏**司作为违约方造成的损失反而由姜**、杨**承担,则违反了民法最基本的公平原则。综上所述,原审判决结果显失公平。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宏**司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宏**司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正确。一、本案涉及到的田*甲为姜**、杨**的雇员,在田*甲死亡后,田*甲方委托的调解人是直接与姜**、杨**进行调解的,调解结果也是由田*甲方和姜**、杨**双方认可。该公司没有上诉并不代表认可原审判决百分之五十的方式。基于死者田*甲是姜**、杨**雇员的事实,根据我国现行法律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所受到的人身损害依法应当由雇主承担,所以除去原审当中所提到的百分之五十的承担比例外,判决由姜**、杨**承担赔偿责任既有事实根据又有法律依据。二、根据姜**、杨**和宏**司承包合同当中约定与本项目工程有关的所有安全问题由乙方负责,即由姜**、杨**负责,由此可以判断因田*甲死亡造成的损失完全应该由姜**、杨**承担。宏**司之所以在处理此事时代替姜**、杨**预先支付款项,也是考虑到事件的实际情况,但该赔偿责任的实际承担人应为姜**、杨**。原审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四条判决不适当,该公司不是侵权人。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除对原审判决认定的“宏**司的代表人孟**”外,对原审判决查明的其他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在二审审理期间,证人田**、赵某某到庭作证,田**证明:其是田*甲村的村干部,在处理田*甲死亡赔偿中,其和村支书赵某某是代表田*甲一方与姜**、杨**进行调解的,除姜**、杨**外还有一个人参与调解,这个人不认识;对于死亡赔偿的数额调解双方都认可了。赵某某证明:在处理田*甲死亡赔偿中,其和村会计田**是代表田*甲一方参与调解的,另一方当时不认识,后来知道是姜**,是死者家属让我们和姜**、杨**调解的,调解的数额双方都认可了;死者家属没有参与调解的原因是田*甲是姜**的亲姐夫。原审卷宗中田**的证明属实,写证明时其在场,签字是其本人签的。另二审时姜**、杨**均认可其在调解现场。

再查明:在蓝钻经典工地负责人孟**与姜**、杨**签订的工程承包合同第五条约定:安全保险费由甲方(即宏**司)缴纳。与本项目工程有关的所有安全问题由乙方(即姜**、杨**)负责。在二审审理中,双方当事人均认可宏**司已缴纳了保险费,宏**司称因田*甲死亡时已经超过工程工期,已过了保险有效期,不能使用。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证人田**、赵某某的证人证言以及姜**、杨**的陈述,可以认定在处理田*甲死亡赔偿中姜**、杨**参与了调解过程并认可了对田*甲的赔偿数额,因此,姜**、杨**诉称其事前没有要求事后没有认可宏**司替其垫付死亡赔偿金、是宏**司单方行为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认可。死者田*甲是姜**、杨**的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的过程中死亡,姜**、杨**作为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另根据蓝钻经典工地负责人孟**与姜**、杨**签订的工程承包合同第五条约定,与该项目工程有关的所有安全问题由姜**、杨**负责,而田*甲从施工的楼上掉下来,应属于安全事故,应由姜**、杨**负责承担赔偿。姜**、杨**主张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500元,由姜**、杨**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二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