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宜昌市**营有限公司诉宜昌三**有限公司、梁**、三亚雨**有限公司、海南**限公司、澄迈同**任公司追偿权纠纷民事判决书

2014.11.03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鄂民二初字第00004号

审理经过

原告宜昌市**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夷**公司)诉被告宜昌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公司)、梁**、三亚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湾公司)、海南**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公司)、澄迈同**任公司(以下简称澄**公司)追偿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月2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代理审判员任*献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田**、孙*参加评议的合议庭,于2014年6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夷**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郝*、刘**,被告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澄**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朱**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三**公司和梁**经合法传唤未出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夷**公司于2013年12月3日向本院提出诉前保全申请,本院于2013年12月4日作出(2013)鄂立保字第00004号民事裁定,冻结三**公司、梁**、三**湾公司、海**公司、澄迈**银行存款人民币(以下均为人民币)523836200元或查封其等值财产,并依据上述裁定查封了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名下的相关土地使用权。

原告诉称

原告夷**公司诉称:2011年12月14日,三**公司与中信**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司)签订《人民币资金贷款合同》,约定:中**司向三**公司发放总额不超过13.4亿元的贷款。该合同经过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公证并赋予其强制执行效力。同日,夷**公司与中**司签订《抵押合同》,约定:为确保三**公司与中**司签订的上述《人民币资金贷款合同》的履行,保障中**司债权的实现,夷**公司自愿提供宜市国用(2011)第180301057号和宜市国用(2011)第180301058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项下的土地使用权为三**公司在《人民币资金贷款合同》项下的债务提供抵押担保。该抵押合同被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公证并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并在宜昌市国土资源管理局办理了抵押登记。

夷**公司为确保承担抵押担保责任后追偿权的实现,又分别与梁**、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签订了《反担保合同》。2011年12月15日,夷**公司与梁**签订《反担保合同》,主要内容包括:三**公司与中**司签订的《人民币资金贷款合同》约定,中**司向三**公司发放金额不超过13.4亿元的信托贷款,夷**公司依据主合同的约定为三**公司的该项贷款提供抵押担保,为降低夷**公司风险,梁**自愿以其自身财产和信用承担反担保责任;反担保的范围包括夷**公司按上述抵押合同约定承担担保及保证责任所支付的全部款项。2011年12月15日,夷**公司与三**湾公司签订《反担保合同》,约定:三**公司与中**司签订的《人民币资金贷款合同》中约定,中**司向三**公司发放金额不超过13.4亿元的信托贷款。夷**公司依照主合同的约定为三**公司的该项贷款提供抵押担保,为降低夷**公司风险,三**湾公司愿依据本合同的约定提供反担保;反担保财产为本合同“抵押财产清单”所列之财产;反担保的范围包括夷**公司按上述抵押合同约定承担担保及保证责任所支付的全部款项;双方应于本合同签订后10个工作日内到相应的登记机关办理抵押登记手续。合同还约定了其他事项,该合同抵押物清单载明抵押物为佛罗国用(2009)第01号《国有土地使用证》项下183342.5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2011年12月15日,夷**公司与海**公司签订《反担保合同》,除抵押物不同外,其内容与夷**公司和三**湾公司签订的《反担保合同》基本一致,该合同载明的抵押物为佛罗国用(2009)第015、016、017号《国有土地使用证》项下344956.59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2011年12月15日,夷**公司与澄**公司签订《反担保合同》,除抵押物不同外,其余内容与夷**公司和三**湾公司签订的《反担保合同》基本一致,该合同载明的抵押物为老城国用(2008)第1046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及老城国用(2008)第104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项下89992.04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反担保合同》签订后,夷**公司多次要求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配合办理土地使用权抵押登记,但其拒不配合。

上述合同签订后,中**司履行了合同义务,但三**公司未按合同约定清偿债务。2013年2月4日,北京**证处就前述《人民币资金贷款合同》、《抵押合同》等签发执行证书,中**司据此向北京**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3年4月27日,中**司与宜昌九**任公司(以下简称九**公司)签订《资产买卖协议》,约定:九**公司向中**司购买(2013)京方圆内经证字第01416号执行证项下的未收回的全部债权。2013年6月19日,北京**人民法院应九**公司的申请将申请执行人变更为九**公司。2013年7月24日,北京**人民法院将该执行案委托湖北省**民法院执行。2013年10月28日,湖北省**民法院作出(2013)鄂宜昌中执字第00072—1号执行裁定书,确认:法院委托宜昌市**估有限公司对夷**公司位于宜昌市龙盘湖的666670.37平方米土地使用权进行评估,评估价为52383.62万元,2013年10月22日,九**公司与三**公司、梁**和夷**公司达成执行协议,确认三**公司尚欠债务总额1288812395.43元,双方自愿以评估价52383.62万元抵偿申请执行人部分债权,追偿权另行主张。该院裁定:将夷**公司位于宜昌市龙盘湖的666670.37平方米土地使用权以评估价52383.62万元,交付给九**公司,抵偿52383.62万元债务。

夷**公司已按合同约定承担了抵押担保责任,有权向三**公司行使追偿权,反担保人梁**、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也负有按合同和法律规定承担履行合同和反担保责任的义务。请求判决:1、三**公司立即向夷**公司支付52383.62万元,并从2013年10月28日起至法院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赔偿利息损失。2、梁**对上述第1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三**湾公司立即将其所有的坐落于海南省三亚市乐东县佛罗镇丹村港,土地证号“佛罗国用(2009)第01号”,面积为183342.5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办理抵押登记手续。4、海**公司立即将其所有的:(1)坐落于海南省三亚市乐东县佛罗镇丹村港,土地证号“佛罗国用(2011)第015号”,面积86166.72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2)坐落于海南省三亚市乐东县佛罗镇丹村港,土地证号“佛罗国用(2011)第016号”,面积为103120.56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3)坐落于海南省三亚市乐东县佛罗镇丹村港,土地证号“佛罗国用(2011)第017号”,面积为155669.31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办理抵押登记手续。5、澄**公司立即将其所有的:(1)坐落于海南省澄迈县老城开发区迎滨半岛西侧,土地证号“老**用(2008)第1045号”,面积为54853.85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2)坐落于海南省澄迈县老城开发区迎滨半岛西侧,土地证号“老**用(2008)第1046号”,面积为35138.19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办理抵押登记手续。6、拍卖或变卖上述老**用(2008)第1045号、老**用(2008)第1046号、佛罗国用(2009)第01号、佛罗国用(2011)第015号、佛罗国用(2011)第16号、佛罗国用(2011)第017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项下的土地使用权以清偿上述第1项诉讼请求所涉及的债务,不足部分由海**公司、三**湾公司和澄**公司承担赔偿责任。7、三**公司、梁**、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共同承担本案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案件受理费、保全费、鉴定评估费、执行费等。

本案开庭审理前,夷**公司向**递交《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称:根据天津**民法院(2012)津高民二初字第0014号民事判决及该院(2013)津高执字第0006号执行裁定书及相关协助执行通知书,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国土环境资源局已经办理了下列土地使用权的抵押登记手续:1、海**公司名下的:(1)坐落于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佛罗镇丹村港,土地证号“佛罗国用(2011)第015号”面积86166.72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2)坐落于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佛罗镇丹村港,土地证号“佛罗国用(2011)第016号”面积为103120.56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3)坐落于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佛罗镇丹村港,土地证号“佛罗国用(2011)第017号”面积为155669.31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抵押权人为民生金融**限公司;2、三**湾公司名下的坐落于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佛罗镇丹村港,土地证号“佛罗国用(2009)第01号”,面积为183342.5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抵押权人为民生金融**限公司(以下简称民生租赁公司)。基于上述事实,夷**公司将本案诉讼请求第6项变更为:拍卖或变卖上述老**用(2008)第1045号、老**用(2008)第1046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项下的土地使用权以优先清偿上述第1项诉讼请求所涉及的债务,不足部分由澄迈同**司承担赔偿责任。以拍卖或变卖上述佛罗国用(2009)第01号、佛罗国用(2011)第015号、佛罗国用(2011)第016号、佛罗国用(2011)第017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项下土地使用权所得价款清偿天津**民法院(2012)津高民二初字第0014号民事判决书项下抵押担保债务后的余额优先清偿上述第1项诉讼请求所涉及的债务,不足部分由海**公司、三**湾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辩称

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在法定期限内均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状,庭审时口头答辩称:三份《反担保合同》是张**与夷**公司签订的。当时确有意向为三**公司担保,但签订的只是意向合同,合同生效还需完善相关法律手续。夷**公司应对三个公司的资产状况、经营状况、风险承受能力进行调查,核定资产额度,办理合同公证及他项权登记等程序,合同方能生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三份《反担保合同》尚未生效。即便《反担保合同》有效,澄**公司也只应该在抵押物价值的范围内承担担保责任,对夷**公司超出抵押物价值范围的诉讼请求不应支持。夷**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已经代替三**公司清偿52383.62万元债务,应提交履行债务的直接凭证,如变更后的土地使用权证等。请求驳回夷**公司的诉讼请求。

三**公司、梁**既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原告夷**公司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支持其诉讼主张:

1、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2、组织机构代码证。

上列证据拟证明夷**公司具有本案的原告主体资格。

3、公证书(人民币资金贷款合同),拟证明三**公司与中**司之间的借款合同法律关系。

4、抵押合同,拟证明夷**公司为三**公司借款向中**司设置抵押担保。

5、反担保合同,拟证明澄迈同**司为三**公司的借款向夷**公司提供反担保。

6、反担保合同,拟证明三**湾公司为三**公司的借款向夷**公司提供反担保。

7、反担保合同,拟证明海**公司为三**公司的借款向夷**公司提供反担保。

8、资产买卖协议,拟证明中**司将上述《人民币资金贷款合同》项下的债权转让给九鑫投资公司。

9、执行裁定书,拟证明债权数额;确认中**司向北京**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事实;确认债权转让合法并裁定变更申请执行人为九**司。

10、执行通知书,拟证明北京**人民法院将执行案委托湖北**人民法院执行。

11、执行裁定书,拟证明夷**公司已按抵押合同的约定履行了担保责任。

12、反担保合同,拟证明梁**向夷**公司提供反担保。

13、天津**民法院(2012)津高民二初字第0014号民事判决书、(2013)津高执字第0006号执行裁定书、(2013)津高执字第0006号协助执行通知书,拟证明本案所涉及的部分土地即佛罗国用(2011)第015号、佛罗国用(2011)第016号、佛罗国用(2011)第017号、佛罗国用(2009)第01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项下的土地使用权抵押人向民生租赁公司和夷**公司两个抵押权人设置抵押,天**院已经判决为民生租赁公司办理抵押登记,故夷陵国资依法请求设置的抵押是第二顺位的抵押登记,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司法解释第78条的规定享有权利。

14、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使用权证,拟进一步证明反担保抵押系当事人之间的真实意思表示。

15、湖北**民法院(2013)鄂民立保字第00004号民事裁定书、协助执行通知书,拟证明湖北**民法院已将本案所涉土地查封。

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质证认为,对夷**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只有海**公司在《反担保合同》上盖章,并且三份合同只是意向性合同,并未生效。庭审后,夷**公司向本院提交了加盖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印章的《反担保合同》原件,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法定代表人张**质证后对三份合同上签名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合同上加盖的印章未发表明确质证意见。

三**公司、梁**、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均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鉴于各被告对夷**公司提交的证据真实性均无异议,上列证据应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根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12月14日,三**公司与中**司签订《人民币资金贷款合同》,约定:中**司向三**公司发放总额不超过13.4亿元的贷款。该合同经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公证并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同日,夷**公司与中**司签订《抵押合同》,约定:为确保三**公司与中**司签订的上述《人民币资金贷款合同》的履行,保障中**司债权的实现,夷**公司自愿提供宜市国用(2011)第180301057号和宜市国用(2011)第180301058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项下的土地使用权为三**公司在《人民币资金贷款合同》项下的债务提供抵押担保。该抵押合同被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公证并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并在宜昌市国土资源管理局办理了抵押登记。

2011年12月15日,夷**公司与梁**签订《反担保合同》,约定:三**公司与中**司签订的《人民币资金贷款合同》约定中**司向三**公司发放金额不超过13.4亿元的信托贷款,夷**公司依据主合同的约定为三**公司的该项贷款提供抵押担保,为降低夷**公司风险,梁**自愿以其自身财产和信用承担反担保责任;反担保的范围包括夷**公司按上述抵押合同约定承担担保及保证责任所支付的全部款项。

同日,夷**公司与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分别签订《反担保合同》。夷**公司与三**湾公司签订的《反担保合同》主要内容为:三**公司与中**司签订的《人民币资金贷款合同》中约定,中**司向三**公司发放金额不超过13.4亿元的信托贷款。夷**公司依照主合同的约定为三**公司的该项贷款提供抵押担保,为降低夷**公司风险,三**湾公司愿依据本合同的约定提供反担保;反担保财产为本合同“抵押财产清单”所列之财产;反担保的范围包括夷**公司按上述抵押合同约定承担担保及保证责任所支付的全部款项;双方应于本合同签订后10个工作日内到相应的登记机关办理抵押登记手续;夷**公司承担担保及保证责任后有权处分抵押财产,三**湾公司同意夷**公司有权选择折价、变卖、拍卖等方式处分抵押财产。合同还就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该合同抵押物清单载明抵押物为佛罗国用(2009)第01号《国有土地使用证》项下183342.5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夷**公司与海**公司签订的《反担保合同》载明的抵押物为佛罗国用(2009)第015、016、017号《国有土地使用证》项下344956.59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除抵押物不同外,其他内容与夷**公司和三**湾公司签订的《反担保合同》相同。夷**公司与澄**公司签订的《反担保合同》载明的抵押物为老城国用(2008)第1046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及老城国用(2008)第104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项下89992.04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除抵押物不同外,其他内容与夷**公司和三**湾公司签订的《反担保合同》相同。签约时,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法定代表人张**将与抵押担保的土地相关的部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使用权证等交给夷**公司保管,但未在登记机关办理土地使用权抵押登记。

上述合同签订后,因三**公司未按合同约定清偿债务,2013年2月4日,北京**证处就前述《人民币资金贷款合同》、《抵押合同》等签发执行证书,中**司据此向北京**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3年4月27日,中**司与九**公司签订《资产买卖协议》,九**公司向中**司购买(2013)京方圆内经证字第01416号执行证项下的未收回的全部债权。2013年6月19日,北京**人民法院将申请执行人变更为九**公司,后又将该案委托湖北省**民法院执行。湖北省**民法院委托宜昌市**估有限公司对位于宜昌市龙盘湖的666670.37平方米土地使用权(土地使用权证号为宜市国用(2011)第180301058号)进行评估,评估价为52383.62万元。2013年10月22日,九**公司与三**公司、梁**、夷**公司达成执行协议,确认三**公司尚欠债务总额128881.239543万元,双方自愿以评估价52383.62万元抵偿九**公司部分债权。2013年10月28日,湖北省**民法院作出(2013)鄂宜昌中执字第00072—1号执行裁定书,确认执行协议并裁定将夷**公司位于宜昌市龙盘湖的666670.37平方米土地使用权交付给九**公司抵偿52383.62万元债务。

另据天津**民法院(2012)津高民二初字第0014号民事判决书查明,2012年9月19日,民生租赁公司分别与海**公司、三**湾公司签订《保证合同》,约定海**公司以佛罗国用(2009)第015、016、017号《国有土地使用证》项下344956.59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为民生租赁公司的债权提供抵押担保;三**湾公司以佛罗国用(2009)第01号《国有土地使用证》项下183342.5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为民生租赁公司的债权提供抵押担保。上述合同签订后未办理抵押登记手续。天津**民法院判令海**公司和三**湾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办理抵押登记手续,判决生效后该院又作出(2013)津高执字第0006号执行裁定书,在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国土环境资源局办理上述土地使用权的抵押登记手续。

本院认为:本案系因抵押担保人向债权人承担抵押担保责任后向债务人和反担保人行使追偿权引发的纠纷。夷陵国**司依《抵押合同》向债**信公司承担了抵押担保责任,代债务**通公司清偿了部分债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五十七条“为债务人抵押担保的第三人,在抵押权人实现抵押权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的规定,夷陵国**司在其已经代为清偿债务52383.62万元及相应利息和费用的范围内对债务**通公司享有追偿权。夷陵国**司分别与梁**、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签订的《反担保合同》均是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同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合法有效。梁**应当依照《反担保合同》的约定对夷陵国**司向三**公司追偿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在签约后未按照约定履行办理抵押登记手续的义务,夷陵国**司诉请办理土地使用权的抵押登记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在办理抵押登记手续后,夷陵国**司对相应的土地使用权即应享有优先受偿权。因本案《反担保合同》约定的部分土地使用权已被天津**民法院判令办理抵押登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九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同一财产向两个以上债权人抵押的,抵押权已登记的,拍卖、变卖抵押财产所得的价款按照登记的先后顺序清偿。故澄**公司、海**公司、三**湾公司向夷陵国**司承担担保责任应以《反担保合同》约定抵押的土地使用权的价值为限,并应先予清偿在先登记的抵押权人的债务。夷陵国**司请求拍卖或变卖约定抵押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后不足部分由澄**公司、海**公司、三**湾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予以驳回。

本案诉讼中,各方当事人对以下两个问题存在争议:1、夷**公司是否为三**公司的债务承担了担保责任?2、夷**公司与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签订的三份《反担保合同》是否生效?本院分别评判如下:

关于夷**公司是否为三**公司的债务承担了担保责任的问题,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抗辩称:湖北省**民法院裁定抵偿债务的土地使用权尚未办理过户手续,并不等于夷**公司已经为三**公司的债务承担了抵押担保责任,其行使追偿权的条件尚未成就。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2013年10月28日,湖北省**民法院裁定将夷**公司位于宜昌市龙盘湖的666670.37平方米土地使用权以评估价52383.62万元,交付给九鑫投资公司,抵偿52383.62万元债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八条“因人民法院、仲裁委员会的法律文书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决定等,导致物权设立、变更、转让或者消灭的,自法律文书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决定等生效时发生效力”的规定,自上述执行裁定生效时,夷**公司的土地使用权已经发生物权变更的效力,夷**公司已经为三**公司的债务承担了担保责任,代为清偿了52383.62万元债务。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关于夷**公司尚未承担抵押担保责任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夷**公司与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签订的三份《反担保合同》是否生效的问题,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对三份《反担保合同》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抗辩称三份合同是“意向合同”,未办理抵押登记手续,尚未生效。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五条规定:“当事人之间订立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合同另有约定外,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虽然三份《反担保合同》签订后未办理抵押登记手续,但三份《反担保合同》均约定合同自双方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代理人签字后生效。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已在三份《反担保合同》上签字,并将与抵押担保的土地相关的部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使用权证等交给夷**公司保管,三公司以土地使用权为全通公司提供反担保的意思表示真实、明确,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亦在合同上签字。因此,三份《反担保合同》已生效。至于澄**公司主张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认定抵押合同自登记之日起生效的抗辩理由,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八条“担保法与本法的规定不一致的,适用本法”的规定,本案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五条,认定三份《反担保合同》自2011年12月15日双方法定代表人或授权的代理人签字时生效,未办理抵押登记手续不影响《反担保合同》的效力。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关于三份《反担保合同》尚未生效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夷**公司对三**公司的债务承担了抵押担保责任,在其代为清偿的债务52383.62万元及相应利息和费用范围内对三**公司享有追偿权。梁**应当依照《反担保合同》的约定对夷**公司向三**公司追偿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三**湾公司、海**公司、澄**公司应当依照《反担保合同》的约定办理抵押登记,办理抵押登记后夷**公司就其向三**公司追偿的债权对相应的土地使用权享有优先受偿权。经合议庭评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四条、第五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五条、第一百九十九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宜昌三**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向原告宜昌市**营有限公司支付52383.62万元,并向宜昌市**营有限公司赔偿前述款项的利息损失,从2013年10月28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按中**银行规定的金融机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二、被告梁**对被告宜昌三**有限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三、被告三亚雨**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将其名下坐落于海南省三亚市乐东县佛罗镇丹村港,土地证号“佛罗国用(2009)第01号”,面积为183342.5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办理抵押登记。办理抵押登记后,原告宜昌市**营有限公司就本判决第一项确定的债权对该土地使用权享有优先受偿权。

四、被告海南**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将其名下的:(1)坐落于海南省三亚市乐东县佛罗镇丹村港,土地证号“佛罗国用(2011)第015号”,面积86166.72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2)坐落于海南省三亚市乐东县佛罗镇丹村港,土地证号“佛罗国用(2011)第016号”,面积为103120.56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3)坐落于海南省三亚市乐东县佛罗镇丹村港,土地证号“佛罗国用(2011)第017号”,面积为155669.31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办理抵押登记。办理抵押登记后,原告宜昌市**营有限公司就本判决第一项确定的债权对该土地使用权享有优先受偿权。

五、被告澄迈同鑫**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将其名下的:(1)坐落于海南省澄迈县老城开发区迎滨半岛西侧,土地证号“老城国用(2008)第1045号”,面积为54853.85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2)坐落于海南省澄迈县老城开发区迎滨半岛西侧,土地证号“老城国用(2008)第1046号”,面积为35138.19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办理抵押登记。办理抵押登记后,原告宜昌市**营有限公司就本判决第一项确定的债权对该土地使用权享有优先受偿权。

六、驳回原告宜昌市**营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若宜昌三**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上述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660981元,保全费5000元,共计2665981元,由宜昌三**有限公司、梁**、三亚雨**有限公司、海南**限公司、澄迈同**任公司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中华人**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13条第(一)款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中华人**人民法院诉讼费专户名称:最**法院(中央财政汇缴专户);开户行:农行**门分理处;账号:11-200301040005407。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诉讼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