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上**龙公司与被上诉人叶**、胡**追偿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6.08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鄂咸宁中民终字第350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华**司因与被上诉人叶**、胡**追偿权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法院(2014)鄂咸安民初字第116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认定,2011年9月4日,被告胡**驾驶鄂AZ8779号厢式货车由武汉往咸宁温泉方向行驶,车行驶至咸宁市**安大道与锦龙路的十字路口时,与从其右侧路口驶出自行的刘*酒后驾驶的鄂L02352号轻便摩托车相撞,造成刘*经抢救无效死亡,两车受损的重大交通事故。该事故经咸宁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一大队划分责任,认定:被告胡**负主要责任,刘*负次要责任。事后,刘*之妻黄**等诉至本院,要求原告的分支机构江*分公司以及二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失费、交通费454061元。2012年1月11日,原审法院作出(2011)鄂咸安民初字第1959号民事判决书,认定被告胡**是叶**雇请的驾驶员,叶**是肇事车辆的实际车主,叶**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胡**作为肇事司机因重大过错致人死亡,被告江*分公司作为肇事车辆的挂靠单位(登记车主)因未尽到管理职责及安全监管义务,由被告胡**、江*分公司共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并判决:事故损失505520元,由被告叶**、胡**以及江*分公司连带赔偿356564元,刘*家属自行承担148956元。被告叶**不服,提起上诉。同年5月29日,湖北省**民法院作出(2012)鄂咸**终字第0016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事后,刘*家属向原审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原审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因江*分公司是原告华**司的分支机构,且原告华**司的股东在开办华**司过程中投入注册资金不实,裁定追加原告华**司以及该公司股东曾**、陈**、黄**、杨*、刘*、曹**、丁**为被执行人。同年8月29日,原审法院依法扣划了原告华**司股东黄**在银行的存款200000元后支付刘*家属。故原告诉至原审法院,请求依法处理。

原审同时查明,原审法院在(2011)鄂咸安民初字第1959号案执行过程中,执行标的为356564元,其中刘*家属放弃40564元,余下316000元除强制执行原告华**司200000元外,被告叶**支付100000元,事故处理部门以救助方式向刘*家属支付16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认为,江*分公司虽然是生效民事判决确定的赔偿义务人,但其无能力按照生效的民事判决书向受害人家属支付赔偿款,故原审在执行程序中,先后依法追加原告华**司以及该公司股东黄**等为被执行人。原审依法扣划黄**个人账户200000元存款支付给受害人家属,是因为黄**等作为原告华**司的股东在华**司时投入的注册资金不实,致使该公司无资金可供执行,故原审依法在黄**个人账户扣划了200000元支付给受害人家属,该款属于原告华**司的资金,因此,原告华**司就已支付的赔偿款以及江*分公司在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中的责任,有权向其他赔偿义务人追偿。原告华**司下属的江*分公司作为名义车主,是肇事车辆的挂靠单位。一般情况下,江*分公司无权支配挂靠的车辆,但挂靠车辆毕竟是以江*分公司的名义进行营运,在管理职责和安全监管的角度上,江*分公司对挂靠车辆存在有限的营运管理支配权,由于江*分公司疏于行使监督、管理的职责,致使交通事故发生,故江*分公司应承担一定的责任。被告叶*喜作为实际车主雇请胡**驾驶车辆并将车辆挂靠在原告下属的江*分公司名下进行营运,对车辆享有占有、使用、处分、收益的权利,且被告胡**是受叶*喜雇请并在履行劳务活动中因为过失致使他人死亡,故被告叶*喜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被告胡**作为肇事司机,其驾车虽然是履行劳务,但其驾车存在重大过失并致人死亡的严重后果,故被告胡**亦负有主要过错。综上,被告叶*喜、胡**及原告下属的江*分公司,对于交通事故的发生均存在相应的过错,其责任大小在原审在(2011)鄂咸安民初字第1959号民事判决书中未予划分,故三方当事人应按其责任大小承担赔偿义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原告武汉华**限公司与被告叶*喜、胡**因共同连带赔偿责任向交通事故受害人家属支付的300000元赔偿,由原告武汉华**限公司自行承担60000元;二、被告胡**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武汉华**限公司支付垫付的120000元赔偿款。三、被告叶*喜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武汉华**限公司支付垫付的20000元赔偿款。案件受理费4300元,本案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2150元;财产保全申请费1520元,共计3670元。由原告华**司承担670元(含财产保全费1520元),被告胡**、叶*喜各承担1500元。

判决书送达后,华**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上诉人的分公司武汉华龙**江夏分公司在此次事故中作为挂靠公司,是登记车主,既无侵权行为,也无过错。被上诉人叶**是实际车主,其雇请的驾驶员胡**造成他人损害,胡**系侵权行为主要原因。上诉人承担连带责任的目的是为了有利于受害人及时获得赔偿。二、应由叶**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叶**与胡**系雇佣关系,应适用《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综上,上诉人认为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请求二审撤销原判决,依法公正裁判。

被上诉人叶**答辩称,上诉人华**司存在明显过错,华**司的江夏分公司作为管理者,未尽到管理义务,未及时购买交强险和商业险,系导致损失扩大的主要原因,应承担连带责任。原审判决事实清楚,判决正确,请求二审维持原判决。

被上诉人胡**答辩称,一、原审认定法律关系和适用法律错误。华**司根据挂靠合同关系主张权利,因此追偿对象应是叶**,应由叶**承担赔偿责任。二、叶**与胡**系劳务关系,胡**不是本案适格被告。三、原审判决胡**承担12万元赔偿款错误。因实际车主叶**未投保交强险,因此连带责任赔偿款30万元中应先扣除交强险赔偿额12万元,该12万元应由叶**承担,其余的18万元再由三方均摊,胡**应承担6万元赔偿款。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继续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关于本案交通事故赔偿款如何承担问题,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法院(2011)鄂咸安民初字第1959号民事判决及湖北省**民法院(2012)鄂咸**终字第00162号民事判决,已明确判决由华龙**分公司、叶**、胡**对交通事故赔偿款共同承担连带责任。原审判决对华**司与华龙**分公司的关系及华**司作为追偿主体的问题已阐述清晰,本院不再赘述。华龙**分公司作为登记车主及管理者,对挂靠车辆应尽到充分的管理义务。《机动车交通责任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道路上行驶的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者,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实行交强险制度是通过国家法律强制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者购买责任保险,从而在最大程度上为交通事故受害人提供基本保障。本案肇事车辆未投保交强险,导致受害人不能得到及时赔偿并加重了各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华龙**分公司作为车辆的登记车主及管理者,督促并强制其名下车辆及时投保交强险是其应尽的管理责任,否则应承担相应责任。若肇事车辆投保了交强险,则最大可得到12.2万元的赔偿限额,在一定程度上可减轻各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华龙**分公司与实际车主叶**在未投保交强险的问题上均有责任,因此原审判决根据连带责任人各自责任大小确定华**司承担6万元赔偿责任并无不当,本院继续予以确认。上诉人华**司上诉提出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按原审判决确认的标准承担,二审案件受理费4300元,由上**龙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六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