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杨**非法行医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5.03.26诸暨市人民法院(2014)绍诸刑初字第1069号

审理经过

诸暨市人民检察院以诸检刑诉(2014)178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杨**非法行医罪,于2014年9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月28日立案。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水*甲、蒙*、水*乙以要求被告人杨**赔偿经济损失为由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审理中本院依法追加原告陈*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2月3日、2015年3月25日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合并审理。诸暨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边津槿、何*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水*甲及其委托代理人韩**、张*、被告人杨**及其辩护人蒋*均到庭参加诉讼。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本案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诸暨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杨**在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情况下长期从事行医活动。2013年5月5日7时许,被告人杨**应邵*之邀至诸暨市大唐八七房村的家庭作坊内给被害人水*丙就诊。在对被害人水*丙未经基本检查,未询问病史的情况下,即将被害人水*丙胸闷、呕吐的病因诊断为食物中毒,并开具输液注射2瓶250ml的氯化钠注射液、2支2ml的维生素b6注射液、2支1ml的盐酸消旋山莨菪碱注射液以及2瓶1ml的盐酸甲氧氯普胺注射液。期间,因被害人水*丙呕吐症状未减,被告人杨**遂让被害人水*丙先后口服了2瓶1ml的阿托品注射液,而未及时建议转让院救治,且在输液过程中,未在一旁看护,未能及时发现被害人水*丙的不良反应,致被害人水*丙在输液过程中当场死亡。

经鉴定,本案非法行医造成水某丙对应医疗事故为一级甲等,非法行医者杨**承担次要责任。

为证明上述指控的事实,公诉机关向本院提供了相应证据,认为被告人杨**在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情况下非法行医,造成就诊人死亡,应当以非法行医罪追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处罚。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水某甲、蒙*、水某乙及其委托代理人要求以非法行医罪追究被告人杨**刑事责任,并从重处罚的同时,判令其赔偿丧葬费22257元、亲属处理丧事误工费1830元、死亡赔偿金75702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322120元、精神抚慰金100000元、交通费4054元、住宿费688元等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207969元。并向本院提供了身份证、户口本复印件,交通费、住宿费票据,证明等赔偿证据。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未到庭应诉也未提供答辩。

被告人杨**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未提出异议,但对指控的事实提出异议,辩解被害人在输液过程中并无不良反应,输液完毕后才死亡的。

一审答辩情况

辩护人蒋*提出的辩护意见是,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但对非法行医致人死亡的事实存在异议。理由是:1、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人杨**的非法行医行为与被害人的死亡两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根据医学鉴定意见书,只说明一个事实,存在输液过量的可能性,并不排除其他原因造成的死亡;根据被告人杨**对被害人所使用的药物所产生的副作用,不可能产生死亡的结果;根据刚才公诉人提供的证人证言,不存在大量输液和快速输液的情况;辩护人在询问被告人时,被告人已经向人**院询问了被害人死亡的原因,因此在诸暨市人**院被害人死亡的病历资料需提供,病历资料应该很清楚记载被害人死亡的原因。综上,被告人杨**不应承担死亡结果的刑事责任,请法庭在量刑时充分考虑上述辩护意见。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杨**在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情况下长期从事行医活动。2013年5月5日7时许,被告人杨**应邵*之邀至诸暨市大唐八七房村的家庭作坊内给被害人水*丙就诊。在对被害人水*丙未经基本检查,未询问病史的情况下,即将被害人水*丙胸闷、呕吐的病因诊断为食物中毒,并开具输液注射2瓶250ml的氯化钠注射液、2支2ml的维生素b6注射液、2支1ml的盐酸消旋山莨菪碱注射液以及2瓶1ml的盐酸甲氧氯普胺注射液。期间,因被害人水*丙呕吐症状未减,被告人杨**遂让被害人水*丙先后口服了2瓶1ml的阿托品注射液,而未及时建议转让院救治,且在输液过程中,未在一旁看护,未能及时发现被害人水*丙的不良反应,致被害人水*丙在输液过程中当场死亡。

经绍兴市医学会鉴定,本案非法行医造成水某丙对应医疗事故为一级甲等,非法行医者杨**承担次要责任。

上述事实,有侦查机关依法收集,经当庭宣读、出示并经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证人证言:

(1)、证人陈*证言,证明:2013年5日早上,其丈夫水*丙身体不舒服,胸闷、想吐,经老板娘邵*介绍请了医生即被告人杨**到家里来为水*丙看病,医生经简单询问后给水*丙挂瓶并给其喝了两小瓶药水,就自己走了。后在挂第二瓶盐水时水*丙又呕吐,并脸色发黑、没有知觉,老板娘帮忙拨打120,水*丙被送上120救护车时已没有知觉,经医院抢救半小时左右无效死亡的事实。

(2)、证人邵*证言,证明:2013年5月5日早上7点多,水*丙因身体不舒服,经其介绍请来了赤脚医生杨**到水*丙的住处看病。当时水*丙胸闷、想吐、没有力气,经简单询问后,杨**诊断为食物中毒,并给水*丙配挂两瓶盐水。挂上第一瓶后,杨**离开了,中途回来换挂了第二瓶,挂上后又离开了。第二瓶盐水还没挂完时,水*丙的老婆来叫其称水*丙全身发紫,快不行了。周围的人帮忙按压胸口、掐人中均无效果,其拨打120救护车。后听说水*丙已死亡;其对于杨**是否有行医资格等不知道,遗留的药剂公安机关已提取;另证实,水*丙的盐水都是医生杨**挂上去的,期间其他人没有调解过输液的快慢,也没有去换瓶等事实。

(3)、证人李*证言,证明:其是浙江**限公司仓库代发处职工,主要负责凭票发放药品。期间,结识杨**,杨**是个人当赤脚医生的,常常以“东阳六石”医院的名义购药、取药,中西药都有,处方和非处方的药都有。杨**购买的药都是正规的,没有假冒或伪劣的。

2、书证

(1)证明,证明:经诸暨市**卫生局窗口向国家医师联网注册及考核管理系统和诸暨市乡村医生管理客户端查询,杨**(男,48岁,身份证号:)未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及医师执业证书,也未取得乡村医师执业证书。经医疗机构注册互联网管理系统管理版查询,杨**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2)诸**民医院门诊病历及死亡医学证明书,证明:被害人水*丙心跳呼吸骤停,经医院抢救无效于2013年5月5日死亡。

(3)绍兴**鉴定中心物证检验报告,证明:2013年5月24日,经绍兴**鉴定中心检验,死者水*丙肝组织中未检出常见的农药、安眠镇静药及毒鼠强成分;死者胃内容物中未检出常见的农药、安眠镇静药及毒鼠强成分;死者心血中未检出常见的农药、安眠镇静药及毒鼠强成分。

(4)浙江省病理、尸体解剖中心尸体检验报告,证明:2013年6月14日,经浙江省病理、尸体解剖中心检验,死者水*丙原患有心肌肥大和左、右冠状动脉硬化。如果在挂液量较大和输液速度较快情况下,可能促进心力衰竭,导致肺淤血、水肿和出血而死亡。

(5)诸暨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意见书,证明:2014年1月20日,经诸暨市公安法医鉴定,被害人水*丙系“输液量较大和(或)输液速度较快情况下促进心力衰竭,肺淤血、水肿、出血”致死亡可能较大。

(6)绍兴市医学会医学鉴定书,证实:2014年8月27日,经绍兴市医学会鉴定,本案非法行医造成水某丙死亡对应医疗事故为一级甲等,非法行医者杨**承担次要责任。

3.现场检查笔录及提取物品照片,证明:2013年6月6日,由卫生执法人员吴**、孟*在大**出所民警周**陪同下进行检查。案发现场位于诸暨市大唐镇八七房村由邵*经营的定型厂水某丙的住宿地方。现场未提取到被害人水某丙用过的药品与药袋。经询问,相关物品已有大**出所民警于5月5日下午提取,后在大**出所办公楼三楼周**的办公室内提取涉案药品:2瓶250ml的氯化钠注射液、2瓶1ml的阿托品注射液、2支2ml的维生素b6注射液、2支1ml的盐酸消旋山莨菪碱注射液以及2瓶1ml的盐酸甲氧氯普胺注射液。经被害人妻子陈*确认,上述物品就是医生给水某丙用药过的空瓶。

4、被告人杨**供述,证明:其无行医资格仍行医多年。2013年5月5日上午,其应老板娘要求前往大唐镇八七房弹簧厂附近一工人宿舍里,为被害人水某丙诊治。病者告知恶心想吐,其询问了早餐吃的食物情况,搭了脉,未询问病史即诊断为食物中毒,并给病者开了药挂瓶。开了2瓶250ml的氯化钠注射液,其中一瓶加了2支2ml的维生素b6以及2瓶2ml的盐酸消旋山莨菪碱注射液,另一瓶加了2瓶1ml的盐酸甲氧氯普胺注射液。挂盐水的同时,其又给病人口服了1瓶1ml的阿托品注射液,半小时后其离开回家,未在一旁看护。中途老板娘打电话给其称盐水逃出了,其遂又赶至病人家里,重新扎针并挂上了第二瓶盐水,当时因病人反映还是想吐,其又给病人口服了1瓶阿托品注射液,用于解毒。之后其又离开回家,半个小时左右,老板娘打电话称病人不行了。其遂立即赶至工人厂里,得知病人已被送至人民医院抢救,后死亡。同时证实,其所用的药都是从浙江**限公司购入,给病人诊断、输液都是其自己弄的,厂老板娘都没有动手。另供述当时给病人开药时没有仔细去询问病史情况,也没想那么多,对于患有心肌肥大和左右冠状动脉硬化的病人,输液滴速和用量都不能太快、太大,因为速度过快的话会增加心肌负担。但其辩解在询问被害人症状时,主要症状是呕吐,所以考虑为食物中毒。

另有抓获经过,录像资料,本院刑事判决书及被告人杨武光户户籍资料等证据在案予以佐证。

上述证据证明的内容客观真实、相互关联、印证,具有证明效力,本院予以确认。辩护人提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人杨**的非法行医行为与被害人的死亡结果两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被告人不应承担死亡结果的刑事责任之辩护意见。经查,根据绍兴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毒物检测报告,死者水某丙常规毒物检测未检出常见的农药、安眠药及毒鼠强成分;结合浙江省病理、尸体解剖中心尸体检验报告病理诊断,“本例原患有心肌肥大和左、右冠状动脉硬化。如果在挂液量较大和输液速度较快情况下,可能促进心力衰竭,导致肺淤血、水肿和出血而死亡”,分析认为“输液量较大和(或)输液情况较快情况下促进心力衰竭,肺淤血、水肿、出血”致其死亡可能较大;经绍**学会鉴定,认为本案非法行医者对水某丙未行基本检查,盲目输液,使患者失去了进一步明确诊断的机会;在输液过程中患者出现明显不适,杨**未及时建议转上级医院进行救治,延误病情,与患者死亡有一定因果关系。根据现有资料分析,患者输液中使用654-2、阿托品等药物,加重心脏负担,可能导致病情恶化,与患者死亡也有一定关系。故认定非法行医造成水某丙死亡对应医疗事故为一级甲等,非法行医者杨**承担次要责任。据此,被告人杨**的非法行医行为与被害人水某丙死亡具有因果关系,被告人杨**应承担非法行医致人死亡的刑事责任,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杨**提出被害人是在输液完毕后死亡的辩解已被上述认定的证据予以否定,本院亦不予采纳。

另查明,被害人水某丙出生于1984年3月1日,系农业家庭户口,其死亡赔偿金为人民币392680元(含被扶养人生活费70560元),丧葬费22257元,误工费原告人诉请为1830元予以支持,交通费、亲属办理丧事期间的住宿费支持4742元;被害人父母双亲健在,与妻子陈*于2006年10月12日生育一女水某乙。

上述事实,有原告方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身份证、户口薄复印件,住宿费票据,证明等证据予以证明。到庭当事人对上述证据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未到庭质证视为放弃质证权利。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杨**在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情况下非法行医,造成就诊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鉴于被告人在庭审中尚能认罪,依法酌情予以从轻处罚。因被告人杨**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应依法按责赔偿,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其委托代理人要求赔偿经济损失之诉讼请求,其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其请求赔偿精神抚慰金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因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经本院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鉴于本案事实已查清,依法作出缺席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及最**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和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七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杨**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二0一四年四月十六日起至二0二四年四月十五日止。剥夺政治权利的刑期从徒刑执行完毕或者假释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水某甲、蒙*、水某乙、陈*因被害人水文发死亡所造成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误工费、住宿费、交通费等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421509元,由被告人杨**负责赔偿全额的30%即126452.70元(款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付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