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江**非法行医罪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2.10.30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2012)金婺刑初字第795号

审理经过

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检察院以金婺检刑诉(2012)65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江**犯非法行医罪,于2012年7月2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胡**、方*甲同时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合并审理了本案。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赵*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胡**、方*甲及其诉讼代理人钱*,被告人江**及其辩护人肖**出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2年2月4日上午10时许,金华市婺城区汤溪镇仓三村村民胡*戊到蒋堂镇立新村被告人江**处看病,被告人江**在明知自己无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乡村医生执业证书的情况下仍给胡*戊看病行医,并给胡*戊配制内服和外用的中草药(内服药成份:元胡、贵余、王**。外用药成份:生草乌、川**、冰片),胡*戊服用后于2012年2月12日死亡。2012年3月31日经过金华市医学会鉴定:被告人江**的行医行为与患者胡*戊的死亡后果存在因果关系,应承担次要责任。后胡*戊家属对金华市医学会的鉴定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2012年5月18日经过浙江省医学会鉴定:被告人江**的非法行医行为与患者胡*戊的死亡后果存在因果关系,被告人江**应对死者死亡承担主要责任。金华市公安局婺城分局于2012年2月12日对被告人江**依法口头传唤接受询问,后于2012年4月1日对被告人江**刑事拘留。

针对上述指控的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应证据予以支持。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江**的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提请法院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胡**、方*甲诉称,被告人江**的非法行医和错误配药行为导致其儿子胡**死亡,请求判令被告人江**承担非法行医致人死亡的刑事责任,并赔偿原告人死亡赔偿金261420元、丧葬费2333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80366.67元,共计人民币415716.67元。

被告人江**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均没有异议。并表示愿意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损失,但是现在没有能力,只能慢慢赔偿。

辩护人肖**的辩护意见为:一、被害人之死与被告人江**的非法行医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1、江**一共给胡**配置内服药15包、外用药1包,公安机关现场勘查时提取了内服药6包、外用药1包,说明外用药没有被误服,致死胡**的毒药并非出自江**。2、医学会的鉴定文书在相关日期、单位、药物包装的表述有误,误认为胡**误服含草乌的外用药粉,甚至直接认定误服有“外用”标记的药物。二、被告人江**的非法行医行为性质并不恶劣:未以行医为生,没有揽医欺骗行为;只是给熟人或熟人介绍的人看病,只看关节炎、腰椎间盘突出等病;药品使用得当的话还是对症的。三、证人胡*乙的证言可以证实被告人江**有自首行为。四、被告人江**已向胡**家属支付了50000元。综上,被告人江**虽然有非法行医的行为,但是没有严重损害就诊人的健康,也没有造成就诊人死亡,即使构成犯罪,也应在三年以下量刑,请求对其适用缓刑。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2年2月初,金华市婺城区汤溪镇仓三村村民胡*戊到蒋堂镇立新村被告人江**处看病,被告人江**在明知自己无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乡村医生执业证书的情况下仍给胡*戊看病行医,并给胡*戊配制内服药和外用药,被告人江**自称其给胡*戊所配置的内服药的成份为元胡、贵余、王**;外用药的成份为生草乌、川**、冰片。2012年2月12日,胡*戊服用被告人江**所配置的药粉后死亡。

2012年2月12日,公安机关口头传唤被告人江**于次日到公安机关接受询问,同年4月1日将其刑事拘留。2012年2月13日,执法人员将胡**尚未服用的内服、外用药粉分别封存并以大包、小包区分,连同胡**内脏送检。2012年3月15日,经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检验,胡**的肝脏、胃内容物、一小包中药中均检出乌头碱、新乌头碱和次乌头碱成份,一大包中药中未检出乌头碱、新乌头碱和次乌头碱成份。2012年3月22日,经金华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胡**系因服用草乌引起乌头碱中毒死亡。2012年3月31日,经金华市医学会鉴定,江**的行医行为与患者胡**的死亡后果存在因果关系,应承担次要责任。后胡**家属对金华市医学会的鉴定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2012年5月18日,经浙江省医学会鉴定,被告人江**的非法行医行为与患者胡**的死亡后果存在因果关系,江**应对患者死亡承担主要责任。

另查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胡**、方*甲系被害人胡**的父母,夫妻二人生育有三子。被害人胡**为其第三子,且未婚无子。被害人胡**死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胡**、方*甲的经济损失为死亡赔偿金261420元、丧葬费2333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80366.67元。案发后,被告人江**已赔偿给被害人胡**家属共计人民币50000元。

上述事实,被告人江*贵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卫生行政执法文书,扣押物品清单,情况说明,江*贵非法行医证明,关于“前期查处、取缔江*贵非法行医的行政法律文书材料证据”的说明,案件移送书及相关调查材料,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物证检验报告,金华市医学会医学鉴定书,浙江省医学会医学鉴定书,现场勘查笔录,归案经过,证人方*甲、胡**、陶*的证言,被告人江*贵的供述与辩解,户籍信息,陶*行医执照,涉案中药材说明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针对辩护人肖**的辩护意见,经查,证人方素某陈述被害人胡**因腰椎间盘突出从江**处配置了药粉服用,服药后胡**曾称肚子不舒服,案发当日胡**服药后“看起来不对劲”,并对方*甲称“之前吃了这个药头不会晕,脚也不会站不稳的,今天是怎么回事。”后被害人胡**不治身亡。被告人江**曾供述胡**到其处看病,其给胡**配置了含有草乌等药材的药粉。结合证人方**某证言,证人胡*丙、陶*、胡*丁的证言,被告人江**的其他供述及相关的鉴定意见,可以认定被害人胡**系因服用被告人江**所配置的药物而引起中毒死亡的事实。因被告人江**、证人方*甲、胡**某陈述不一,且被告人江**本人对此的供述也不一致,又无相关病例记载予以证实;被害人胡**从被告人江**处拿药之后是否确实每天连续服用也不确定,故被害人胡**看病的具体日期、服用了几天药物等事实无法查清,对此本院不予认定。综上,对辩护人肖**提出的被告人江**的非法行医行为不恶劣、与被害人胡**之死不存在因果关系的辩护意见不予采信。经审查,浙江省医学会医学鉴定结论书中的文字错误不影响该鉴定结论的得出,该鉴定结论合法有效,本院依法予以确认,江**在对胡**的处理过程中存在的过错为:非法给胡**配用含有毒性的药物;使用毒性药物未按《医疗用毒性药品管理办法》的规定管理、包装、使用,且无病例记录,应对患者死亡承担主要责任;被害人胡**系成年人,误服药物本身具有一定过错,也应承担一定责任。

本院认为

金华市公安局婺城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及“归案经过”载明,案发当日公安民警到现场处警时已通知被告人江**于次日到公安机关接受处理,证人胡**的证言与上述事项并不矛盾。公安机关在对被告人江**进行讯问时明确告知被告人江**对其口头传唤系因其涉嫌非法行医,结合被告人江**的供述,可以证实公安机关在传唤被告人江**时已经掌握了其涉嫌犯罪的一定线索或证据。故本院认为,被告人江**系经口头传唤归案而非自动投案,对辩护人肖**提出的被告人江**系自首的辩护意见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被告人江*贵在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情况下非法行医,造成就诊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江*贵自愿认罪,已赔偿被害人家属部分经济损失,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江*贵应对被害人胡**的死亡承担主要民事赔偿责任,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胡**、方*甲合理、合法的经济损失。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胡**、方*甲提出的诉讼请求中,精神损害赔偿金不是已经实际造成的物质损失,根据最**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条的规定,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江樟贵犯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罚金限于判决生效之后十日内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4月1日起至2022年3月31日止。)

二、被告人江**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胡**、方*甲各项经济损失计人民币328605元,除去已支付的人民币50000元,还应支付人民币278605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

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胡**、方**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二年十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