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徐某某非法行医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5.01.09长丰县人民法院(2014)长刑初字第00286号

审理经过

安徽省长丰县人民检察院以长检刑诉(2014)23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徐某某犯非法行医罪,于2014年10月2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安徽省长丰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郑**、代理检察员章*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徐某某及其辩护人黄*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安徽省长丰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徐某某于2014年6月9日,将自制的药酒以100元/瓶的价格销售给被害人王*乙,并称可以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王*乙按照被告人徐某某的嘱咐服用该药酒后出现中毒症状,后经医院抢救无效于2014年6月10日2时10分许死亡。为证实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向法庭宣读、出示的证据有,被害人王*乙所服剩余的药酒,现场图、现场照片,户籍信息,归案经过,长丰县卫生局证明,中华**公安部物证检验报告,安徽医科**学研究所病理检验报告书,长丰县公安局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辨认笔录、提取笔录,证人证言,被告人徐某某的供述和辩解等。长丰县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徐某某的行为构成非法行医罪,要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进行判处。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徐某某辩称: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定性无异议,自愿认罪。辩护人黄*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徐某某的行为不应定性为非法行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构成非法行医罪罪名错误。根据《最**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不构成非法行医罪;被告人徐某某持有河南省周口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核发的《职业资格证书》,其行为是向社会提供职业劳动不是医疗行为;被告人徐某某的涉案行为并不具备医疗行为所具有的先进行检查,再进行诊断,然后根据检查诊断结论,利用给药或医疗器械乃至手术的手段消除疾病的医疗行为要素,故不应认定为法律意义上的医疗行为。2、公诉机关当庭出示的**安部物证鉴定报告、安医大的病理报告、长丰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所作的《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等三份鉴定报告均存有违法违规情形,均不能作为本案的有效证据使用。3、受害人的死亡是多因一果共同导致,被告人家属与受害人方达成了和解协议,赔偿了受害人方相应经济损失,取得了受害人方谅解。4、被告人具有认罪态度较好,能如实供述自己全部违法行为事实,依法构成坦白;无违法犯罪前科;对被告人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定罪,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徐某某持按摩师职业资格证书,于2014年3月份在长丰县水湖镇钱岗租赁一间门面房开设“徐*推拿”店,旁边一经营石材的洪*甲经与被告人徐某某交谈,得知被告人徐某某可以治疗腰椎间盘突出。洪*甲于2014年6月9日将被告人徐某某带至其朋友王*乙处,让徐某某给王*乙治疗腰椎间盘突出,徐某某经询问病情后表示:王*乙的疾病是腰椎间盘突出引起的,其有一种自己调制的药酒,买回去口服一瓶之后就有效果,腿疼麻木的情况都能消除。王*乙听后当即付给徐某某200元现金,随后便驾驶摩托车到徐某某的店里取药酒,当时只取一瓶,被告人徐某某告诉王*乙:你一次喝一瓶盖子,一天喝三顿,一瓶药酒能喝四天多,喝完之后你再来拿第二瓶。被害人王*乙将药酒拿回家后,于当晚晚饭后按照徐某某嘱咐的服用剂量进行服用,王*乙服用后出现四肢麻木、心悸等不适症状。经电话与徐某某联系,徐某某让王*乙喝绿豆汤进行解毒。2014年6月10日零时40分许,因症状愈发严重,王*乙家人即拨打“120”电话将其送至长**民医院进行治疗,王*乙经长**民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2时10分许死亡。经中华**公安部物证检验,被害人王*乙的尿液、心血和某经长丰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法医学尸体检验,被害人王*乙系乌头碱中毒死亡。被告人徐某某于卖给被害人王*乙药酒的当晚离开“徐*按摩”店回其老家。案发后,长丰县公安局于2014年8月13日将被告人徐某某上网追逃,2014年9月2日被告人徐某某在江苏省徐州火车站被徐州铁**站派出所抓获。被告人徐某某归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另查,被害人王*乙死亡后,其妻杜某甲、子王*甲以长**民医院在抢救王*乙时存在过错向长丰县**解委员会申请调解,调委会认为,长**民医院存在不充分及认识不足,未能给予充分关注,应负次要责任。经调解双方达成协议并已实际履行。

被害人王**的近亲属杜**、王**、王**、王**、杜**与被告人徐某某妻子赵**于2014年11月17日就民事赔偿达成协议,并已实际履行。被害人王**近亲属出具谅解书,表示对徐某某予以谅解。

本院认为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根据被告人徐某某的辩护人黄*的申请并得到被告人徐某某的同意,本院委托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对被告人徐某某卖给被害人王**的药酒内乌头碱含量进行鉴定,检验结果为:所送药酒中检出乌头碱,质量浓度为84μg/mL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被告人徐某某卖给被害人王**的药酒,证实了被害人王**饮用被告人徐某某出售的药酒后中毒死亡的事实。

2、现场图、现场照片,证实了被告人徐某某非法行医的现场情况。

3、户籍信息,证实了被告人徐某某的年龄已达完全刑事责任年龄以及住址等自然情况。

4、长丰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对被害人王**的尸体进行解剖、提取检材的录像及照片,证实了侦查机关对被害人王**尸体进行解剖和提取检*

5、长丰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法医学尸体解剖生物检材登记簿,证实了本案侦查人员石*于2014年7月7日从检材提取人尹**、何**法医处领取被害人王*乙心血、尿液,侦查人员孙**于2014年7月11日从检材提取人尹某某、何某某法医处领取被害人王*乙心、脑、肺、肝等送检的事实。

6、中华**公安部物证检验报告,证实了安徽省合肥市长丰县公安局送检人石*、孙某某提交的检材尿液、心血、药酒中均检出乌头碱,其中心血中乌头碱的含量为62.0ng/mL。

7、安徽医科**学研究所病理检验报告书,证实了该所于2014年7月11日受长丰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委托,对王*乙(男,48岁)之全脑、心脏、肺脏、肝脏、肾脏、胰腺及脾脏进行病理检验,病理检验结果为:1、慢性肝病(G2S2);2、急性肺水肿。

8、长丰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长)公(法)鉴(尸)字(2014)049号,证实了被害人王*乙系乌头碱中毒死亡。

9、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检验报告书,证实了所送药酒中检出乌头碱成分,质量浓度为84μg/mL。

10、长**生局于2014年6月10日出具的证明,证实了被告人徐某某截止2014年6月10日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事实。

11、长**生局于2014年9月26日出具的证明,证实了杨**中医执业医师,执业地点为长丰县中医院。

12、长丰县公安局制作的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实了对被告人徐某某非法行医点的勘查经过及相关情况。

13、长丰县公安局制作的辨认笔录,证实了被告人徐某某经公安机关组织其对多组照片进行辨认,确认了照片中的被害人王**、王**妻子杜**和石材店老板洪*乙证人洪*甲辨认出卖给王**药酒的人即被告人徐某某。房东钱某辨认出租其房子的人员即被告人徐某某。

14、长丰县公安局提取笔录及提取物证登记表,证实了侦查人员于2014年6月10日从被害人王*乙家提取了王*乙饮用剩余的药酒及瓶盖的某

15、长丰县公安局从电信公司调取的通话记录一份,证实了被害人王*乙于2014年6月9日19时6分即与徐某某通过电话联系,徐某某直到当晚23时45分才通过电话与王*乙联系,后在约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徐某某呼叫王*乙电话七次,2014年6月10日5时11分徐某某又呼叫王*乙的电话,且通话时间为111秒。

16、周口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1年8月31日发给被告人徐某某的《职业资格证书》,证实了被告人徐某某具有按摩师职业技能的事实。

17、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协议书,证实了被害人王**家人与长**民医院就医疗纠纷经长丰县**委员会调解并达成协议的事实。

18、和解协议、谅解书、收条,证实了被告人徐某某妻子赵某某与被害人王*乙近亲属就民事赔偿达成协议,并已实际履行。被害人近亲属表示对被告人徐某某予以谅解的事实。

19、证人洪某甲的证言,证实了其在被告人徐某某的徐*按摩店旁经营石材,经交谈得知姓徐的能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病。其曾到被害人王*乙处加工油菜籽,得知王*乙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病,当时就告诉王*乙有一个徐*按摩店的徐老板能治,等哪天其带姓徐的给王*乙看看,王*乙当即表示同意。2014年6月9日下午六点多钟,其陪同并乘坐徐某某驾驶的面包车从徐*按摩店赶到王*乙家,徐某某告诉王*乙他能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病,但按摩效果慢,喝他自制的药酒效果快,药酒100元一瓶。王*乙当即决定购买两瓶试试,付了200元钱,徐某某表示未带药酒,可以到他按摩店去拿,于是徐某某就开车带其先回钱岗徐*按摩店了,到了按摩店徐某某就到楼上去了,其在楼下等着,没一会徐某某从楼上下来,手里拿一个塑料的饮料瓶里面装的药酒,是褐色的。王*乙随后骑摩托车也赶到了,徐某某向王*乙交待了用法和用量后,王*乙将药酒放在摩托车前蓝里就回家了。第二天早晨五点钟的时候其接杜某甲的电话,得知王*乙因喝药酒死掉了的事实。

20、证人杜某甲的证言,证实了2014年6月9日下午六点钟左右,其丈夫王*乙的好朋友“洪老五”(洪**)和一中年男子开着银白色面包车到其家,“洪老五”介绍说:“这个人姓徐,是我家邻居,他能用推拿方式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然后姓徐的就介绍自己如何能治腰椎间盘突出,当时姓徐的对王*乙说:“你的腰椎间盘突出我能治,我自己配制的药酒三瓶就能治好,每瓶一百元钱,一瓶喝四天,每天喝三顿,每顿喝一瓶盖。”当时在其家,王*乙就给姓徐的200元买药酒钱,姓徐的男子接过钱后就开面包车和“洪老五”走了。紧接着其丈夫就骑摩托车到姓徐的家中拿药酒,其丈夫回来时摩托车篮子里放了一个矿泉水瓶子。晚上八点钟左右其与丈夫、儿子一起吃的饭,吃饭时王*乙喝了一瓶盖药酒,饭后就睡觉了。其在熟睡中迷迷糊糊听到丈夫打电话,后就醒了,其便问丈夫怎么回事,其丈夫说:“喝过药酒后,我脸上胀,胳膊麻,腿没有知觉,心里难受。”其丈夫又说:“姓徐的人讲熬点绿豆汤喝就行了。”其见丈夫很难受,便喊其儿子王*甲抓紧时间打120,大概在12点40分(凌晨40分)左右打通长**民医院120电话,后120车来了将其丈夫王*乙拉到医院进行抢救。其丈夫生前使用的电话号码为1536010。

21、证人王**的证言,证实了其于2014年6月9日18时左右在其家隔壁做生意,看见洪**和一个人开着银白色五菱之光面包车到其家,当时其母亲杜**和父亲王*乙在。当晚其与父母亲一起吃过饭是20时左右,之后都睡觉了。夜里12点多的时候,其母亲杜**将其喊起来,并告诉其父亲喝药酒了,现在心里很难受,后来其打电话联系120,大概是1点10分其父亲被送往医院进行抢救的,大概两点钟左右的时候,医生出来告诉说:“人走了”。

22、证人杜**的证言,证实了2014年6月10日凌晨一点钟的时候,其接到姐姐杜某甲电话讲其姐夫王*乙喝了在社会上购买的药酒中毒了,送到长**民医院抢救,并让其抓紧时间过去。其到县医院急诊室的时候看到其姐姐杜某甲、外甥王*甲都在,王*乙蜷缩在病床上,手腕上打的吊针,嘴里在哼:“我心里好难受。”随即被转到住院部二楼ICU急救室抢救,家人在急救室外面等着,医生在ICU里面抢救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出来通知家属王*乙已经死亡了。

23、证人杨*的证言,证实了制草乌的主要成分是多种生物碱,但是起药理作用的是乌头碱,乌头碱是一种剧毒生物碱,根据《中药大辞典》(江苏新药学院编)中叙述,其功效为治疗风湿,散寒止痛,开痰、清肿。副作用是服用超过一定量会致人中毒甚至死亡。其状态主要表现为全身发麻、恶心、呕吐、心悸等。根据相关解释,服用2-4mg可致死,但根据个人体征不同,有的人喝的剂量小也可致死,并且如果泡制药酒服用毒性发作更快。

24、证人钱*的证言,证实了其位于钱岗的房子于2013年11月底出租给一姓徐的至12月底,当时姓徐的告诉其说:“租房是给人看病的”,后来在房子门楼上面挂一个红色横幅,横幅上面写着“徐*推拿按摩”。2014年3月份原来那个姓徐的继续租其房子给人推拿按摩的事实。

25、被告人徐某某的供述和辩解,交代了其联系电话号码为1829192,其祖父曾是中医,其跟在后面学了一点,最近两年在长丰县等地开设过按摩店,做一些按摩、推拿,给一些患有风湿、腰椎间盘突出的病的开其自制的药酒服用,其药酒主要成分包括杜仲、当归、川续断、制草乌、蝎子、蜈蚣、白酒。其知道制草乌里面有一定有毒成分,但是正常情况下不会致人死亡,个例除外。其分别于2013年12月份至2014年1月份、2014年3月份至2014年6月份在长丰县水湖镇钱岗村村口的地方,从钱岗村一个姓钱的男子手里租下一间门面,开设一家按摩店,按摩店的名称为“徐*推拿”,主要销售膏药和中药药酒,给人看看中医,实际上就是一家中医小诊所。2014年6月初具体几号其记不清了,其按摩店西边的一个石材门市部姓洪的老板找到其,说他有个朋友患有腰椎间盘突出要其去给看看可能治疗,其就驾驶牌号为皖L的五菱之光面包车带着洪老板去该男子(王*乙)家中,到该男子家中已经是傍晚时候了。经过询问病情,其告诉他是因为腰椎间盘突出引起的,其有一种自己调制的药酒,买回去口服一瓶酒之后就有效果,腿疼麻木的情况都能消除。该男子听后给其二百元钱并自己驾驶摩托车到其店里拿了一瓶药酒,其告诉他:“你一次喝一瓶盖子,一天喝三顿,一瓶药酒能喝四天多,喝完之后你再来拿第二瓶”。结果该男子拿到药酒回去之后大概晚上十一点左右的时候电话给其说:“我喝了从你那买的药酒很难受,四肢发麻心里不舒服。”其当时告诉他:“你找点绿豆熬点绿豆汤喝,绿豆汤是解读的。”五分钟之后其回了电话告知赶紧上医院去。第二天早晨七点左右的时候其又打电话给该男子,结果是个女的接电话,那个女的告诉其该男子现在在医院让其过去看看,其感到好像没有好大事情,于是其就没有过去,一直到被公安机关抓获后才知道该男子已经死亡。

以上证据,已经当庭举证、质证,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徐某某违反**务院颁布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及其实施细则,在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情况下,在长丰县水湖镇钱岗租赁门面房开设“徐*按摩”店,且在按摩之外又从事其他诊疗活动,并销售自行配制的药酒,被害人王*乙服用被告人徐某某配制的药酒后出现中毒症状,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中华****安部物证检验从被害人王*乙心血中检出乌头碱,含量为62.0ng/mL,经长丰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对被害人王*乙尸体检验鉴定,鉴定意见为王*乙系乌头碱中毒死亡。被告人徐某某的行为显已触犯刑律,构成非法行医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徐某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并当庭表示认罪,属坦白,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徐某某通过其家人与被害人近亲属就民事赔偿达成协议并已实际履行,且得到被害人近亲属的谅解,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徐某某于2014年6月9日下午经洪某甲介绍到被害人王*乙家为王*乙治疗腰椎间盘突出,应属出诊行为。在王*乙家经过询问病情,其告诉王*乙的病是因为腰椎间盘突出引起的,称其有一种自己调制的药酒,买回去口服一瓶酒之后就有效果,腿疼麻木的情况都能消除。被告人徐某某的上述行为符合检查、诊断、给药的医疗行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徐某某构成非法行医罪并无不当。故,辩护人关于被告人徐某某的行为不应定性为非法行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构成非法行医罪罪名错误。根据《最**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不构成非法行医罪;被告人徐某某持有河南省周口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核发的《职业资格证书》,其行为是向社会提供职业劳动不是医疗行为;被告人徐某某的涉案行为并不具备医疗行为所具有的先进行检查,再进行诊断,然后根据检查诊断结论,利用给药或医疗器械乃至手术的手段消除疾病的医疗行为要素,故不应认定为法律意义上的医疗行为的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中华****安部物证检验报告、安徽医科**学研究所病理检验报告、长丰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等三份鉴定报告,虽存有检材提取、交接手续不严谨,但均系侦查机关办案人员亲自所为,且经再次开庭将对被害人王*乙尸体解剖和提取检材的录像、照片进行当庭举证、质证,同时与其他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可以作为证据使用。故,对辩护人关于公诉机关出示的**安部物证检验报告、安医大的病理报告、长丰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所作的《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等三份鉴定报告均存有违法违规情形,均不能作为本案的有效证据使用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侦查机关依法提取的被告人徐某某卖给被害人王*乙的药酒,经中华****安部物证检验含有乌头碱成分,经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检验其质量浓度为84μg/mL。经长丰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法医学尸体检验,被害人王*乙系乌头碱中毒死亡。故,被告人徐某某的非法行医行为与被害人王*乙的死亡存在刑法意义的因果关系。因此,辩护人关于受害人的死亡是多因一果共同导致的辩护观点,本院不予认同。辩护人关于被告人家属与受害人方达成了和解协议,赔偿了受害人方相应经济损失,取得了受害人方谅解;被告人具有认罪态度较好,能如实供述自己全部违法行为事实,依法构成坦白;被告人无违法犯罪前科等辩护意见,与本院查证的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为打击刑事犯罪,维护国家对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的管理秩序和公民的身体健康权,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四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徐某某犯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二个月,并处罚金1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9月2日起至2024年11月1日止。罚金自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一月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