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张*非法行医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2015.09.15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芜中刑终字第00268号

审理经过

安徽**民法院审理无为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张*犯非法行医罪一案,于2015年7月8日作出(2015)无刑初字第00221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张*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9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芜湖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殷**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判认定:被告人张*在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及不具备接种疫苗资质的情况下,自2014年7月31日起,分别在自己家中和赫店镇苏塘行政村卫生室私自为花*秀、胡*、张**等六人接种狂犬疫苗。该狂犬疫苗是被告人张*私自从无为县开城镇大众药房徐**(因销售假药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处购买。2014年9月10日,花*秀经芜湖**医院临床珍断为狂犬病,次日在家中死亡。

2014年9月18日,无为县公安局民警在被告人张*家中将其抓获归案。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户籍信息,证实被告人张*的身份等基本情况的事实。

2.归案经过,证实2014年9月18日下午,被告人张*因涉嫌犯非法行医罪被无为县公安局民警在其家中抓获归案的事实。

3.无为县人民医院住院病历及出入院记录,证实被告人张*身患心脏病、腔隙性脑梗死、动脉粥样硬化、消化性溃疡等多种疾病的事实。

4.无为县卫生局证明,证实被告人张*2014年9月1日从无为县赫店镇苏塘行政村卫生室退出并办理了到龄退出手续,且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及预防接种资质的事实。

5.销售清单,证实2014年7月26日,被告人张*在开城大众药房徐**处购买了“人用狂犬病疫苗”的事实。

6.证人朱某甲的证言,证实其为花良秀儿子,其母亲2014年7月曾被狗咬了,还听说那只狗同时咬了五、六个人,2014年9月9日其母亲发病住进芜**山医院,其从上海赶过去,医生确诊为狂犬病,并称无法医治,其将母亲办了出院手续带回家,2014年9月11日零时30分左右其母亲去世了的事实。

7.证人朱*乙的证言,证实其是花良秀丈夫的堂兄,花良秀曾被狗咬,同时被狗咬的还有几个人,去年9月花良秀发病住进了芜**山医院,医生诊断为狂犬病,称无法医治,其家人为花良秀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家后二、三天就去世了的事实。

8.证人李*的的证言,证实其与花良秀是一个村子的,去年七月份的一天上午,花良秀曾被张**家的疯狗咬了,同时被咬的还有几个人,后花良秀去了村医张*家打了狂犬病疫苗,大约一个多月后花良秀犯病,家人带她出去就医,二、三天就回来了,其症状非常可怕,乱咬人、抓人,其家人把她绑在床上,过了一天左右就去世的事实。

9.证人霍*的证言,证实其是芜**山医院医生,2014年9月9日花良秀来医院就诊时,是其接诊并担任主治医师的,花良秀入院后,通过相关检查及其症状、病史,诊断为狂犬病且病情危急,没有治愈的可能,其家属2014年9月10日为其办理了手续出院回家的事实。

10.证人胡*的证言,证实其在2014年7月31日被张**家狗咬到了手和腿,同时被咬的还有花良秀、张**、陆**、朱*、张**等人,随后其就去了村医张*家清洗消毒伤口并打了狂犬病疫苗的事实。

11.被告人张*的供述,证实2014年9月1日从苏塘村卫生室退出后,其乡村医生证书被县卫生局收回,2014年7月其曾从开**众药房徐**处购进了12支人用狂犬病疫苗,并先后为花良秀、胡**、张**、朱*、陆**、张**等六名患者注射了该疫苗,后听说患者花良秀死于狂犬病的事实。

一审法院认为

原判认为:被告人张*未取得乡村医生执业证,从事乡村医疗活动,私自进药为他人接种狂犬病疫苗,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张*当庭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及《最**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第一条第(四)项、第二条第(二)、(五)项之规定,判决:被告人张*犯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二审请求情况

上诉人张*不服一审判决,认为原判适用法律不当,请求二审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上诉理由如下:1、上诉人虽有非法行医行为,但并非情节严重,不构成非法行医罪;2、上诉人年逾七十,具有如实供述、积极认罪、悔罪等法定及酌定从轻处罚情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的上诉人张*犯非法行医罪的犯罪事实,有原判所列举的并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的各项证据证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上诉人张*在不具有接种疫苗资质的情况下,非法购进狂犬病疫苗并为他人接种,致一人患狂犬病死亡,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非法行医罪。原判定罪正确,予以支持。上诉人张*上诉称非法行医情节不属于严重的上诉理由,与法有悖,不予采纳。上诉人张*二审期间虽否认其行为系犯罪,但其所供述事实属实,依法可从轻处罚。原判根据其犯罪事实、情节对其所处量刑适当,上诉人请求对其宣告缓刑,于法无据,不予支持。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