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赵*甲犯非法行医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4.12.08灵璧县人民法院(2014)灵刑初字第00392号

审理经过

灵璧县人民检察院以灵检刑诉(2014)28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赵*甲犯非法行医罪,于2014年9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四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2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灵璧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谢*及其诉讼代理人赵**,被告人赵*甲及其辩护人尹**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灵璧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6月20日8时许,赵**因患感冒到被告人赵**的诊所医治,赵**给赵**输液前,未按照青霉素使用规范皮试,而是将青霉素试剂直接接入输液管为赵**作皮试。约半个小时后,赵**感觉难受,赵**认为是青霉素过敏即对赵**实施抢救,十余分钟后,赵**死亡。经安**大学对赵**病理检验,结果为:1、全脑、心脏、肺脏、肾脏形态学上均未见可致死性原发性疾病;2、急性肺水肿。灵璧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分析认定,赵**的死亡原因符合青霉素过敏性休克,认定青霉素过敏性休克需进行药物检验。宿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检验,赵**胃内容物未检出常见有机磷农药。公诉机关为证明上述所指控的事实,在庭审中,宣读、出示了证人证言,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刑事照片以及相关书证等证据。认为被告人赵**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非法行医造成就诊人死亡,依法应当以非法行医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谢*等四人诉称,被告人明知青霉素会过敏致人死亡的情形下,仍将青霉素试剂接入输液管为赵**皮试,被告人主观上明知有致人死亡的危害后果,仍然放任结果的发生,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并从重处罚。请求法庭依法判令被告人赔偿四位附带民事原告人因赵某己死亡产生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赡养费等损失共计60万元。并提交原告人户籍证明等相关证据。

被告人赵**当庭对公诉机关指控其非法行医的事实与罪名无异议。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一、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赵**使用青霉素造成被害人死亡,事实不清,证据不足。1、赵**自认在对患者治疗过程中,使用了青霉素,但用量不大。不能据此认定被告人认可患者是因为使用青霉素出现过敏性休克而导致死亡,应当通过相关具有鉴定资质的医学机构作出医学鉴定。不能排除被害人因可能具有其他原因死亡。2、《死亡原因分析意见书》在没有认定为青霉素过敏性休克的前提下,就得出死亡原因符合青霉素过敏性休克的分析意见,违背了因果关系的客观属性。二、在相关人员报警后,赵**没有离开现场,而是在现场等候公安机关前来处理。赵**在没有被公安机关采取任何强制措施的情况下,如实供述其全部犯罪经过,依法应当认定其具有自首情节。三、赵**具有多年的乡村医生执业经历,被害人出于经济或便利的目的向其求医,本次诊疗赵**收费低廉,事后有积极救治行为,当庭认罪态度较好,表明赵**主观恶性较小。建议对被告人赵**按照非法行医罪的一般情节从轻判处。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赵**与被害人赵*己系同村村民。被告人赵**自1979年在灵璧县渔沟镇纸房村赵场庄开办私人诊所。其行医执业证书于2013年被县卫生局收回。2014年6月20日8时许,赵*己因患感冒到赵**的诊所就诊,赵**为赵*己滴注氯霉素。输液过程中,被告人赵**又从输液管加入数滴青霉素,赵*己感觉难受,被告人赵**使用肾上腺素对赵*己进行抢救,赵*己出现抽搐等症状。几分钟后,被害人赵*己经抢救无效死亡。当日下午,被害人亲属向灵璧县公安局渔沟派出所报警,即案发。经安徽医科**学研究所作出病理检验,结果:1、全脑、心脏、肺脏、肾脏形态学上均未见可致死性原发性疾病;2、急性肺水肿。经宿州**鉴定中心检验,检验意见:赵*己的胃壁及胃内容物中未检出常见有机磷农药。灵璧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对赵*己的尸体进行检验,结合宿州**鉴定中心的理化检验报告、安徽医科**学研究所的病理检验报告书,对赵*己的死亡原因分析如下:排除外伤性损伤死亡;排除疾病致死;排除常见毒物中毒死亡。结合案件主办人调查及赵**供述,鉴定意见:赵*己的死亡原因符合青霉素过敏性休克;认定为青霉素过敏性休克需进行药物检验。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法庭质证、认证的证据证明:

一、书证

(一)《户籍证明》、身份证、户口簿、灵璧县**民委员会《证明》证明,被告人赵**,被害人赵**,四位附带民事原告人的出生日期、住址等身份情况。

(二)《抓获经过》证明,被告人赵**被抓获的时间、地点。

(三)灵**生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经核准,渔沟**卫生室是由该局审批发证,也是纸房村唯一一所卫生室,至目前在该村尚未批设其他任何医疗机构。

(四)灵璧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经该办案单位联系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被告知因青霉素的相关检测设备正在检修,现暂停受理此类案件,目前无法进行关于青霉素的相关药物检验。

(五)《乡村医生从业管理条例》规定,未经注册取得乡村医生执业证书的,不得执业。

(六)《提取笔录》证明,案发当日17时许,办案人员在证人赵**(报案人)和村书记张**见证下,从赵*甲诊所提取两个吊水的药瓶(其中一瓶有没吊完的药水)。

二、鉴定意见

(一)安徽医科**学研究所作出的检验号2014-FL087《病理检验报告书》证明,经该所病理检验,结果:1、全脑、心脏、肺脏、肾脏形态学上均未见可致死性原发性疾病;2、急性肺水肿。

(二)宿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宿)公(司)鉴(理化)字(2014)275号《物证检验报告》证明,经该中心检验,检验意见:赵某己的胃壁及胃内容物中未检出常见有机磷农药。

(三)灵璧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灵)公(司)鉴(法)字(2014)501号《赵**死亡原因分析意见书》证明,经法医对赵**的尸体进行检验,结合宿州**鉴定中心的理化检验报告、安徽医科**学研究所的病理检验报告书,对赵**的死亡原因分析如下:排除外伤性损伤死亡;排除疾病致死;排除常见毒物中毒死亡。结合案件主办人调查及赵**供述,鉴定意见:赵**的死亡原因符合青霉素过敏性休克;认定为青霉素过敏性休克需进行药物检验。

三、现场勘验、检查笔录

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载明,案发现场的具体方位。

案发现场刑事照片,经被告人赵**当庭辨认无异议。

四、证人证言

(一)赵*戊证言证明,当天上午9时许,有个人到他家对他说,他哥赵**在赵*甲诊所吊水出问题了,正在抢救。他跑到诊所,看到赵**躺在诊所的长椅子上,本庄的张**正在按赵**的胸部进行抢救。赵*甲坐在长椅子旁边的地上说:不该在赵**身上做试验,他问赵*甲是怎么做的试验,赵*甲说,把青霉素注射在血管里做皮试。他去按赵**的胸部,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他就招呼本家近房的过来看,在近房的调解下,赵*甲愿意赔偿死亡金10万元,他们没有同意,赵*甲也没有表态再加多少钱,僵持到下午,他就报警了。

(二)谢*证言证明,她丈夫赵**平时身体很好。她是当天上午9时许知道赵**死亡的。

(三)晏*证言证明,当天8时许,他到赵**的诊所量血压,赵**正准备给他量血压时,赵**说难受,赵**就忙着去抢救赵**。先拿抢救针,顺着吊水管推进去,又推了葡萄糖,又捶打赵**的胸部,做人工呼吸。赵**累了,他去给赵**做人工呼吸,没有抢救过来。

(四)岳**证言证明,她在渔沟龙山街北头经营药房。赵*甲缺点药就到她的药店拿。她给赵*甲带过抢救用的肾上腺素药。

五、被告人供述

被告人赵**在侦查阶段供述其无证行医,造成就诊人死亡的犯罪事实。其当庭对公诉机关指控其非法行医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关于被告人赵**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赵**具有自首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赵**在被告人赵**诊所治疗过程中死亡后,灵璧县公安局渔沟派出所接到被害人亲属报警,将被告人赵**抓获归案,被告人赵**不是主动投案,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告人赵**明知他人报警,而在现场等待抓捕。因此,被告人赵**的行为不符合自首的法定要件。辩护人另提出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赵**使用青霉素造成被害人死亡,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排除被害人因可能具有其他原因死亡。经查:被告人赵**在侦查阶段供述及证人晏*、赵*戊的证言证明被害人赵**系由赵**接诊,赵**给赵**滴注的氯霉素中加入青霉素后,赵**出现药物反应,被告人赵**又对赵**进行抢救,赵**经抢救无效当场死亡。经鉴定,理化检验报告、病理检验报告书排除了赵**因外伤性损伤死亡、疾病致死、常见毒物中毒死亡的死亡原因。被害人赵**的死亡结果与被告人赵**的非法行医行为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故辩护人的此节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被告人赵**赔偿因被害人赵**死亡而造成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赡养费等损失共计60万元的诉讼请求。根据现行刑事诉讼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的近亲属要求被告人赔偿因被害人死亡而造成的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赡养费,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本院不予支持。要求被告人赔偿被害人的丧葬费,可按照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即被告人应当赔偿的丧葬费的金额为23903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赵**在明知自已没有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书不得从事医师执业活动的情况下非法行医,造成就诊人死亡,行为与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被告人赵**行为构成非法行医罪,应依法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赵**犯非法行医罪事实存在,罪名成立。被告人赵**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可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赵**的辩护人提出的合理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由于被告人赵**的犯罪行为造成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直接经济损失,依法应予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被告人赵**赔偿因赵*己死亡的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赡养费的诉讼请求,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范围,本院不予支持。根据本案事实、情节、社会的危害程度,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及《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最**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赵*甲犯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20日起至2024年6月1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后立即缴纳)。

二、被告人赵**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赔偿谢*等四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二万三千九百〇三元。

三、驳回谢*等四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