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高*、王*非法行医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5.07.24天长市人民法院(2015)天刑初字第00181号

审理经过

天长市人民检察院以天检刑诉(2015)13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高*、王*犯非法行医罪,于2015年5月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6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天长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高*、王*、辩护人陈*、刘华东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天长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2年至2014年期间,被告人高*、王*在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等相关医疗资质的情况下,在天长市铜城镇车站南路和大桥北路处私自设立医疗诊所,擅自从事治疗活动,分别于2012年5月2日、2014年6月5日,先后两次被天长市卫生局行政处罚。

2014年7月29日上午,被告人高*、王*在铜城镇大桥北路自家非法设立的诊所内,为杨**等人治病。杨**在输液过程中出现休克,经送天长市中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杨**系病毒性心肌炎致心源性猝死。

指控的证据有:一、书证;二、证人证言;三、被告人高*、王*的供述与辩解;四、鉴定意见;五、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方位示意图等。

指控认为:被告人高*、王*在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情况下,非法设立医疗诊所,从事治疗活动,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非法行医罪追究两被告人刑事责任。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高*、王*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

辩护人陈*提出的辩护意见是:对被告人高*的行为构成非法行医罪不持异议。杨**系死于病毒性心肌炎,而非高*与王*的治疗行为导致的不良反应,故高*的行为与杨**的死亡后果之间没有因果关系。案发后,被告人高*自首,并与王*积极赔偿死者亲属损失,取得谅解。请求法庭对被告人高*从轻或减轻处罚。

辩护人刘华东提出的辩护意见是:本案中的杨**死亡原因系病毒性心肌炎致心源性猝死,与王*的诊疗行为之间不具有直接性、唯一性、确定性的关系。案发后,王*自首,赔偿死者亲属损失,取得谅解。请求法庭对王*从轻处罚。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高*、王**夫妻关系。2012年至2014年期间,被告人高*在未取得医师资格的情况下,与被告人王*在天长市铜城镇大桥北路的住处非法开设家庭诊所,该诊所也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期间,两被告人因在诊所内擅自从事诊疗活动,分别于2012年5月2日、2014年6月5日,先后两次被天长市卫生局行政处罚。

2014年7月29日上午,由被告人王*开具药方,被告人高*负责输液,为至诊所就诊的杨**等人进行输液治疗。后杨**在输液过程中出现休克,经送天长市中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杨**系病毒性心肌炎致心源性猝死。

案发后,被告人王*电话报警。被告人高*明知王*电话报警后,仍在现场等候处理。

2014年7月29日,被告人高*、王*与死者杨**亲属达成补偿协议,自愿补偿死者亲属各项损失72万元。杨**亲属对两被告人的行为表示谅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一、证人张**的证言,证实杨**系其丈夫。2014年7月28日,杨**感觉肚子不适,在铜城镇大桥北路的小*诊所开了药吃。次日早晨,杨**仍感无力,其建议他去小*诊所吊水。10时许,其得知杨**在诊所吊水出事后赶到诊所时,杨**已经在120急救车上,嘴唇青紫。后经中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事后,其家人与小*诊所达成协议,不要求追究诊所医生的法律责任。

二、证人黄*的证言,证实2014年7月29日上午,其因患了肠胃炎到王*家诊所输液治疗。王*妻子为其输液时,有位患者已经躺在她家躺椅上输液。9时许,王*妻子说:u0026ldquo;这人怎么回事啊?u0026rdquo;随即对躺椅上输液的男子进行抢救,接着又打王*电话,王*回来后也对那人进行胸口按压、人工呼吸,后来120救护车将那男子接走。事后得知那男子死亡。王*是医生,自己在家开了个诊所,其习惯去他家看病。这次,其找王*看病时,王*说其患了肠胃炎,然后将要输液的药名写在一张纸上,交给他妻子。王*不在诊所时,由他妻子为病人输液。

三、证人齐*的证言,证实2014年7月28日晚,其因腹泻伴发烧,曾在铜城镇大桥北路王医生家诊所输液治疗。其输液时王医生妻子在旁边帮忙,诊所里就他们夫妻二人。

四、证人张**的证言,证实其系天长**药公司业务员。王*与妻子高*在家里开了个诊所,因没有经营许可证,在其单位购买不了药品,其便假借其他有许可证的单位名义购药,然后卖给王*家诊所。其卖给王*夫妻的药品,除了手续不规范外,都是合格产品,有生产厂家、批准文号、生产日期、药品批号及有效期等。2014年7月,王*夫妻从其公司购买了三次药品,均有出库单。

五、证人贾*的证言,证实其系天长市中医院急诊科护士。2014年7月29日,其曾随救护车到铜城镇一家私人诊所抢救患者杨**。救护车到诊所时,杨**躺在地上,脸色青紫。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六、证人宋*的证言,证实其系天长市中医院急诊科医生。2014年7月29日上午,其随救护车到铜城镇一家小诊所抢救一名男患者。患者后被带回医院抢救,经抢救无效死亡。当日随救护车回医院的,除了患者,还有患者妻子和王*。

七、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证实天长市铜城镇大桥北路31号,即案发现场情况。现场有输液用躺椅、药品摆放柜台、已用完的空药盒及杨**处方单一份。

八、天长市卫生局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2012年5月2日、2014年6月5日,高*因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在天长市铜城镇车站南路、大桥北路(同一地点)开展治疗活动,被天长市卫生局分别处以:1、行政罚款600元、没收违法所得54元、没收药品。2、没收药品、没收违法所得51元、罚款5000元。

九、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执业证,证实2006年12月8日,被告人王*取得执业助理医师资格。2007年12月27日,取得执业助理医师执业证。

十、天长市**责任公司出库单,证实由证人张**提供的药品车库单三份,证明事实与其证言一致。

十一、天长市中医院120急救记录,证实2014年7月29日10时许,天长市中医院120救护车至案发现场,将患者杨**接至天长市中医院抢救,后杨**经抢救无效死亡。

十二、扣押清单,证实2014年7月29日,天长市公安局民警从王*家诊所扣押了尚未使用的部分药品。所扣押药品均有生产厂家及药品批号。

十三、处方单,证实案发当日从案发现场扣押了王*手写的杨**处方单一份。

十四、安徽皖医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皖南**山医药化验申请单、检验报告单、天长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实根据对杨**的尸体检验,并结合毒物学检验、免疫球蛋白检验及法医组织病理学检验后果,确定杨**死亡原因为病毒性心肌炎致心源性猝死。

十五、尸体解剖照片。

十六、天长**中心卫生院证明,证实王*于2004年4月30日至2009年12月30日在铜城镇卫生院工作,任门诊医生。2010年合并到铜城镇中心卫生院工作至案发,从事门诊医生工作。

十七、天长市公安局铜**出所关于被告人高*、王*到案情况说明、110接处警综合单、天长**中心卫生院情况说明、通讯录,证实2014年7月29日上午,铜**出所民警接报警后,至铜城镇大桥北路诊所内,将高*传唤至派出所接受询问。2014年7月29日10时许,王*持135u0026times;u0026times;u0026times;u0026times;0671拨打110报警,称有人吊水死亡。当日中午,民警在天长市中医院停车场将王*抓获。

十八、天长市**解委员会调解协议书、收条、谅解书,证实2014年7月29日,高*与杨**亲属达成协议,由高*补偿杨**亲属各项损失72万元(此款已给付)。杨**亲属对高*、王*的行为表示谅解。

十九、被告人高*的供述,证实其与王*系夫妻。其曾在天长卫校学习西医专业。婚后因无工作,便在天长市铜城镇大桥北路31号(住处)开了间诊所。诊所由其夫妻经营,平时王*为病人看病,其帮病人吊水、换药等。期间其因无证行医,曾于2012年5月、2014年6月两次被天长市卫生局行政处罚,但为了补贴家用,处罚后诊所还一直经营。

2014年7月28日晚,杨**到诊所看病,自述上吐下泻,王*便为他开了点药。次日7时许,杨**又到诊所来就诊,王*便为他开了两瓶水让他输液。第一瓶药水是王*配好后为杨**输液的,王*去上班时,嘱咐其为杨**换第二瓶药水。在第二瓶快吊完时,其发现杨**脸色不正常,嘴唇青紫,便立即打电话给王*,并对杨**进行心肺复苏、按压胸口等抢救措施。王*回家后继续对杨**进行急救,一直到120救护车到来。

其家庭诊所因没有资质,所用药品是王*找熟人关系从千秋医药公司购进,都是合格药品。

事发当日,其先打了120急救电话,王*到家后,打了110报警,随后王*与救护车一起送杨**去中医院抢救,其后随民警去派出所。

二十、被告人王*的供述,证实其系铜城镇中心卫生院医生。上班之余其与妻子高*在家里开了间小诊所,因为妻子没有工作,开个诊所想多赚点钱。

其持有《职业助理医师资格证》、《职业助理医师执业证》,但因家庭诊所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2012年、2014年曾两次被天长市卫生局行政处罚。

诊所主要由其负责,其负责帮病人看病,其上班后,诊所由高*负责,她学过医,可以帮病人吊水、拿药。因诊所没有执照,其便找人帮忙从医药公司购药,药品都是正规药品。

2014年7月18日21时许,杨**到诊所就诊,自述腹泻,当晚其开了氟哌酸、多酶片、胃复安三种药品,让他回去先吃。次日7时许,杨**又去诊所就诊,自述腹泻、无力,其为他量体温后发现没有发烧,便认为他患了胃肠炎,决定为他输液,其开了两瓶水,都是治疗胃肠炎的药品。第一瓶水是其为杨**吊好的。其上班时嘱咐高*及时换药水。9时许,其接到高*电话回家后,发现杨**已经休克,脉搏微弱,其立即对他实施抢救,把他放在地上进行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随后注射了肾上腺素和地塞米松,杨**仍没有反应。后其与120救护车一起送杨**至中医院抢救。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高*、王*在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从事诊疗活动,被卫生行政部门两次处罚后,再次非法行医,情节严重,两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行医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案发后,被告人王*电话报警,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被告人高*明知王*电话报警,仍等候民警处理,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对两被告人均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高*、王*积极补偿死者亲属的损失,并取得谅解,对两被告人均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对于辩护人陈*、刘华东提出的被告人高*、王*的行为与死者杨**的死亡之间无直接因果关系,不应承担结果加重的刑事责任的辩护意见,经查,非法行医造成就诊人死亡的,成立结果加重犯。构成结果加重犯,需行为人的基本犯罪行为与患者死亡的后果应当具有直接因果关系。被告人王*对腹泻的就诊人杨**进行初步诊治后,予以输液治疗,后杨**在输液过程中出现不适,抢救无效死亡,但鉴定结论揭示杨**的死因系病毒性心肌炎致心源性猝死。死亡原因系其本身疾病所致,被告人的行为没有直接引起就诊人的死亡,也没有加速原有疾病的恶化,不具有引起死亡结果的现实性,因此不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故无需承担结果加重的刑事责任,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信。

鉴于被告人高*、王*确有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没有再犯罪的危险,且对所居住的社区无重大不良影响,对两被告人均可以适用缓刑。据此,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以及《最**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最**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高*犯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二、被告人王*犯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宣告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