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杜**非法行医案刑事附带民事二审判决书

2013.09.26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青刑一终字第110号

审理经过

山东**民法院审理山东省即墨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杜**非法行医罪,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xx、刘x、王xx、张xx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3年3月15日作出(2013)即刑初字第60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xx、刘x、王xx、张xx及原审被告人杜**不服,均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6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宁知立、代理检察员马**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刘x及诉讼代理人兰**,上诉人杜**及其辩护人范**、崔**到庭参加诉讼。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为补充证据,建议延期审理,本院依法予以准许。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杜**与被害人王xx均系即墨**办事处xxx村村民,杜**系村赤脚医生,但未取得乡村医生和执业医师资格。*xx于2009年前后被即**民医院诊断出肝硬化,后病情不断加重。2012年1月20日傍晚,王xx出现身体疼痛、头晕、呕吐等症状,其丈夫刘xx找到被告人杜**的父亲杜xx(79岁,村赤脚医生)给王xx看病,杜xx以年岁过大为由不愿意出诊,便让其子杜**去给病人看病。当晚18时许,被告人杜**到刘xx家中为王xx输液,共配制两个点滴瓶,小的是氧氟沙星,大的是生理盐水加介霉素、Vc和Vb6,打完小瓶后,在打大瓶过程中杜**返回家中,后王xx在输液过程中死亡。经即墨市公安局法医会同青岛市公安局法医对尸体解剖检验,并邀请青岛市检察院、青**立医院、青医附院法医及专家研究讨论,认为王xx系在常年患有结节性肝硬化、重度脂肪肝及本次在患有双肺间质性肺炎的基础上全身疼痛、头晕、呕吐等症状的出现,被告人杜**予以治疗,在没有对死者生前较严重的病情状态作出准确判断的情况下,仅仅给予静滴相关药物进行一般治疗,属医疗处理不当延误治疗,延误了抢救时机,造成王xx病情加重死亡。2012年4月18日8时许,即墨市公安局龙山派出所民警电话通知被告人杜**到所接受询问调查,当日8时30分许杜**自行来到派出所,供述了给王xx治疗的过程。

原审另查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因被害人死亡而遭受的物质损失有:丧葬费16381元、交通费500元、误工费2430元、尸解病理费3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书证

(1)山东省即墨市公安局出具的报案记录证实,刘x于2012年1月20日报案称,其母亲王xx在家头晕、呕吐,其找到本村医生杜**给王xx治疗,王xx打点滴过程中死亡。

(2)山东省即墨市公安局出具的抓获经过证实,被告人杜**接**出所民警电话通知后,于2012年4月18日8时30分许自行到龙**出所接受调查。

(3)即墨市卫生局出具的证明材料证实,杜世规未进行乡村医生注册和执业医师注册。

(4)物证照片证实,现场提取输液器包装袋一个、瓶盖两个、注射液玻璃瓶6个、玻璃瓶2个证实,杜**为王xx输液的用具和成分。

(5)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交的单据证实其花费情况。

(6)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及被害人的身份情况。

2、证人证言

(1)证人刘x证实,其母亲王xx2008年因患酒精肝在即墨市中医院住院治疗20多天,后回家休养。2009年回医院复查,又住了一周院。2010年其到青**医院给她开中药方,一直在家调理。她除了有肝病,没有其他病。其母亲平时打针吃药都是杜**处理,他平日就在家给人打针、拿药。2012年1月20日下午,其父亲说其母亲感觉不舒服,浑身疼、头晕,吃东西呕吐。到了傍晚6点,症状还没减轻,其就把杜**叫来,杜**量了血压,说有点低血压,就回去配药了。过了一会带两个点滴过来,一大一小,给其母亲打上针。半个小时之后,小瓶打完了,又换上大瓶,然后杜**就回家了。这个大瓶打了四分之一,其父亲就发现母亲不行了,等其父亲把杜**叫来,母亲已经停止了呼吸。其打120急救电话,他们来了之后说王xx已经死亡。

(2)证人刘xx证实,其妻王xx在2009年在即**民医院检查出肝硬化,王xx向其坦白她一直偷着喝白酒,已经有七八年了,每天都偷着喝四五两白酒,什么菜也不吃,才导致酒精肝和肝硬化。到医院治疗回家后她还偷着喝,加重了病情。她平时总说腹部疼,浑身疼,不怎么吃饭,只是喝酒,其也看不住她。2012年1月20日上午,王xx去赶集,不到半个小时就回来了,说是身体难受,然后躺在床上,说是头晕、浑身疼。中午没吃饭只喝了两包奶茶。到了晚上更难受,其就去找杜xx(杜**父亲,乡村医生)来看看,杜xx说他年龄大了不想动弹,让其找杜**。18时许,杜**拿着点滴来了,简单问了其老伴的情况,然后就给她输液。先打了一个小瓶的,四五十分钟后又打了个大瓶的,十几分钟后他就回家了。他走后十几分钟,其老伴翻了一下身,人就不动了,其感觉不对,忙去叫杜**来。杜**看了一下说人已经死了,然后就走了。

(3)证**xx证实,其与王xx系同村村民,王xx身体不好有肝病,在医院看过后在家经常吃药,有时她儿子刘*从医院拿回针,让杜**帮她打上。腊月二十七晚上七点左右,刘*x说王xx不好了,其去王xx家看到她已经死亡了。并证实杜**是村的医生,在自己家干,村里平时谁有个小病也找他看,拿点药打个针。

(4)证人刘xx证实,腊月二十七晚上,其在刘xx家喝酒,见到王xx躺在东间炕上打吊瓶,后听王xx说肚子难受,后王xx死亡。

3、被告人供述

被告人杜**供述,其从小就跟父亲给村里人看病,没有注册乡村医生和执业医师,平时只是给村里人看看小病、打个针,效益好的时候一年也就收入5000元左右。前几年,王xx到医院检查出肝硬化,是她自己喝酒所致,之后家人不让她喝她还喝,加重了病情。王xx经常找其去给她打针,有时候是她家自己配好的药,有时候是从其这里拿药。2012年1月20日下午6点左右,刘xx让其父亲去给王xx看病打针,其父亲让他去,其回家拿药去刘xx家。当时王xx躺在炕上,不停的扭动身体和胳膊说自己头晕、浑身疼痛、想呕吐,其见王xx脸部有些浮肿,腹部也肿得很,看着挺严重的,建议她家人去医院治疗,但是他家人说快过年了,在家治治就行了。其先给她打了一小瓶100毫升的氧氟沙星点滴用来消炎,然后又配了一瓶250毫升的盐水加VC、VB6和介霉素用来治呕吐和肝炎,并且补充体内缺乏的VC。10分钟左右,其回家了,走之前告诉刘xx,点滴打完自己拔下来就行了。其回到家十几分钟后,刘xx跑过来说王xx不行了,其赶到他家时,王xx已经没有了呼吸。其用的药都是从即**药公司购买的,不需做药理测试。

4、勘验、检查笔录

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照片证实,现场位于山东**山办事处东南贡村王xx家,从院子垃圾桶内提取一次性使用输液器塑料包装袋一个,从输液器包装袋提取蓝色塑料瓶盖两个,维生素B6注射液玻璃瓶两个,盐酸林可霉素注射液玻璃瓶两个,维生素C注射液玻璃瓶两个,从东间卧室被害人尸体上方提取氯化钠注射液、氧氟沙星氯化钠注射液玻璃瓶一个。

5、鉴定意见

即墨市公安局出具的(即)公(刑)鉴(尸)字(2012)第8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实,被害人王xx在常年患有结节性肝硬化、重度脂肪肝及本次在患有双肺间质性肺炎的基础上全身疼痛、头晕、呕吐等症状的出现,杜世规予以治疗,在没有对死者生前较严重的病情状态作出准确的判断情况下,仅仅给予静滴相关药物进行一般治疗,属医疗处理不当延误治疗,耽误了抢救时机,造成王xx病情加重死亡。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杜**在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情况下非法行医,且在治疗过程中没有对就诊人生前较严重的病情状态做出准确判断,延误治疗,耽误抢救时机,造成就诊人病情加重死亡,其行为构成非法行医罪。鉴于被告人杜**投案自首,予以减轻处罚。被告人杜**因其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物质损失,应予赔偿,对合理诉求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二款之规定,以非法行医罪,判处被告人杜**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判决被告人杜**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人民币22311元。

二审请求情况

上诉人刘xx、刘x、王xx、张xx的主要上诉理由是原审法院对附带民事赔偿的数额认定有误,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应当予以支持。

上诉人杜**的主要上诉理由是,其帮助其父做医疗辅助工作,应王xx亲属的一再请求,出于帮忙的心态对王xx施疗,其行为不构成非法行医罪。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本案尸体检验鉴定书结论错误,原审法院未经重新鉴定便开庭审理并判决,属程序错误,该鉴定意见不应作为定罪量刑的证据,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杜**非法行医致人死亡没有依据;本案没有对被害人的死亡后果进行医疗行为参与度鉴定,上诉人是按照其父指导给被告人义务出诊,在非法行医行为中仅起次要作用,上诉人的行为属于民间医疗救助,不应承担刑事及民事责任。

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的出庭意见是,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相同。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杜**犯非法行医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但根据公安机关出具的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意见,被害人系因病情加重死亡,上诉人杜**的医疗行为并非导致被害人死亡的直接原因,其行为不符合非法行医致人死亡的情形,原审法院以非法行医致人死亡的情节对杜**处罚属适用法律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被告人杜**非法行医延误被害人治疗,致被害人病情加重死亡,其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依法应当承担主要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判决由被告人承担完全赔偿责任不当,本院对此亦予以纠正。关于辩护人所提原审认定上诉人杜**非法行医致人死亡没有依据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对故该辩护意见予以采纳。关于上诉人杜**及其辩护人所提上诉人是帮助其父做医疗辅助工作,给被害人王xx治疗属民间医疗救助,且没有对被害人的死亡后果进行医疗行为参与度鉴定,其不构成非法行医罪的上诉理由,经查,在案证据证实,上诉人杜**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却长期在乡村从事赢利性医疗行为,本次应被害人亲属的请求单独出诊,在没有对就诊人较严重的的病情状态作出准确判断的情况下,仅仅给予静滴相关药物进行一般治疗,存在医疗处置不当,延误治疗和抢救时机,造成被害人病情加重死亡,属非法行医情节严重,原审判决认定其构成非法行医罪并无不当。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纳。关于辩护人所提一审审理期间,上诉人及辩护人申请重新鉴定,原审法院未经重新鉴定便开庭审理并判决,属程序错误的辩护意见,经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二条规定,对当事人申请重新鉴定,是否同意由人民法院决定。原审法院根据案情决定不予重新鉴定不违法法律规定。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刘xx、刘x、王xx、张xx所提原审法院对附带民事赔偿的数额认定有误,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均属于物质损失,应当予以支持的上诉理由,经查,该上诉理由于法无据,不予采纳。上诉人刘xx、刘x、王xx、张xx在明知被害人病重情形下,没有尽到家庭成员相互扶助义务,未及时将被害人送至医疗机构予以治疗,对被害人发生死亡后果负有一定责任。上诉人杜**延误被害人治疗,对造成危害的后果应承担主要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三十六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法》第二十六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维持山东省即墨市人民法院(2012)即刑初字第60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的第一项中定罪部分,即被告人杜**非法行医罪;

二、撤销山东省即墨市人民法院(2012)即刑初字第60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的第一项中量刑部分及第二项,即“判处被告人杜**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即被告人杜**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16381元、交通费500元、误工费2430元、尸解病理费3000元,以上共计人民币22311元”。

三、上诉人杜世规犯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4月18日起至2014年4月17日止。罚金自本判决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四、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杜**赔偿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xx、刘x、王xx、张xx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5617.7元(22311元70%)。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