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正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余*将犯非法行医罪一案

2013.03.19正阳县人民法院(2012)正刑初字第199号

审理经过

正阳县人民检察院以正检刑诉(2012)第30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余*将犯非法行医罪,于2012年10月2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在审理过程中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戚**、闫XX、刘*?础⒘跚?龙向法庭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本院决定延期审理2个月。开庭审理之前,原告方自愿撤回对附带民事部分的起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正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余*将及其辩护人饶**、被害人家属闫XX及委托代理人方*到庭参加了诉讼。在审理过程中,正阳县人民检察院申请了延期审理。被告人家属向本院申请对被告人进行精神病医学鉴定,本院受理申请后委托信阳**医院对被告人余*将有无精神疾病及是否具有受审能力进行了精神医学鉴定,信阳**医院作出余*将目前无精神病,具有受审能力的鉴定意见。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正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2年2月24日上午,被告人余*将在未取得医生职业资格的情况下,在其所开的“中化气血益康*”诊所(无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无营业执照)给新蔡县陈店镇闫楼村民刘XX看病,并给刘XX开了自制的含有马钱子的中药制剂(无药品经营许可证、无医疗机构制剂许可证),安排刘XX服用,如服用后无效果,逐步加大服用药量。3月13日,刘XX因服用被告人余*将自制的含有马钱子的中药制剂中毒死亡。

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有被告人余新将的供述、证人闫XX、牛XX、余XX的证言、鉴定结论、物证、书证等。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余新将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行医罪,请求依法判处。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余*将辩称,他和被害人签有协议,对方没有按时按量吃药,被害人的死亡与他无关,他没有责任。

辩护人辩称,被告人余*将具有相应的医学知识和经验,与江湖游医是有区别的;余*将表现良好,属于初犯、偶犯,且在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后,主动诚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行为;被害人自身也有一定的过失,应对自己的行为造成的后果承担一定的责任。综上,请求对被告人从轻处罚。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2年2月24日上午,被告人余*将在未取得医生职业资格的情况下,在其所开的“中化气血益康*”诊所(无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无营业执照)给新蔡县陈店镇闫楼村民刘XX看病,并给刘XX开了其自制的含有马钱子的中药制剂(无药品经营许可证、无医疗机构制剂许可证),并安排刘XX服用时,如服用后无效果,逐步加大服用药量。3月13日,刘XX因服用被告人余*将自制的含有马钱子的中药制剂中毒死亡。后经湖北同**鉴定中心对刘XX主要器官组织的法医病理学检查结果,结合毒化检验结果、原尸检情况,案情资料及死亡经过等综合分析,作出刘XX符合马钱子中毒而死亡的鉴定意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可证实:

1、被告人余新将的供述,供述他是民间传统医生,在正阳县汝南埠镇街上开一间诊所名字叫“中化气血益康*”,他是1986年开始干的,他知道到公安机关的原因是他给陈*的一个病人看病,这个人吃坏了,他让他儿子去看看,具体啥样他现在还不知道,他是二十天左右前给陈*这个人看的病。2012年2月24日上午来了一个女的拉一个男的来看病,他问问知道是陈*的刘XX,他看刘XX浑身软弱无力,走路不方便,他诊断是类风湿,就给刘XX开了一剂药,三包都有马钱子治类风湿,一包不含马钱子是治胃的,共计四包药是600元钱,他安排让开始先吃30粒含马钱子治类风湿,不含马钱子治胃的吃50粒,然后有反应不加量,没有反应再加量5粒,吃几天没反应再加五粒,以此类推。吃了十来天刘XX的老婆给他打电话说吃了没有反应,他就让加5粒,又过了几天刘XX的老婆又打电话说吃到80粒,还没有反应,他就说这是个慢病停两天慢慢加。昨天上午12点多,刘XX的老婆打电话说病人吃了110粒后牙咬的紧,看着很严重,他说让喝凉水调剂调剂,又到下午五六点时刘XX的老婆又打电话说人很严重,让他赶快过去看看,他说去不了,就让他儿子余XX带着绿豆面去给调剂下,余XX就过去了,后面的事他就不知道了。他开诊所啥证件都没有,他知道要有职业资格才能行医,但是他没有办下来,平时有人到诊所看病,他就问病人哪里不舒服,然后观察病人的气色再确定啥病,就给病人抓药,他的药就两种,都是调气血的,他的药都是中药配置的,都是他研制的,一种是走经脉活血脉的用元胡、半下、马钱子、苏叶、年年地丰、全虫山甲、地龙等中药配制。另外一种还是这些中药配置,就是不加马钱子,他将这些中药打碎按照比例配好后然后加水用盆穴成小黄豆大小的药丸。他是四年前开始自己研制配制这种中药制剂销售,名字是其自己起的,他根据病人讲述的病情,感觉这药能治好,就卖给病人他自己配制的中药制剂。他按一剂(3袋)400元销售,安排病人按2个月的服法,在其配制的每袋中药制剂的外包装袋子上有服用说明、计量和服法,他的药没有办理药品生产许可证,没有经过药品监督部门的质量检验,也没有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这四年他没有公开销售,平时每个月卖2-3剂。他边给人看病边用药,现在还有三化肥袋子装的150斤左右药丸,还有已经打碎的药面有两三千斤。他的药一剂是一斤左右,卖400元,还有1000元一剂的不等,给患者的每剂药都附说明书。他配置的药没有国家批号,开诊所十来年来卫生局也没有去查过,他配制的药都是自己研创的,他曾于1960年在新蔡上过半年卫校,他看病没有处方,每天到其诊所看病的患者不确定。他给刘XX开的药是黄色的纸袋包装,治类风湿的药包装上面印的是红字,有他儿子余XX的名字,治胃的药包装上面是其用笔写的字,包装袋上印其儿子的名字是因为以前印的没有用完,当时印错了,他儿子余XX不给别人看病。

2、证人闫XX的证言,证实她到公安机关报案,她丈夫吃了正阳县汝南埠一家诊所的药后死了。七八个月前,她丈夫得病,胳膊动不了,她就带着丈夫去了驻马店和郑州的大医院做检查,但是没有查出来是什么病,后来听说汝南埠一家诊所看这种病看的不错,2012年2月初2她带着丈夫到汝南埠的“中化气血益康*”的门诊看病,当时一个60来岁的老头给她丈夫看病,说是得了类风湿,然后开了四包药,有三包治风湿的,一包治胃的,药开好后老头给她说回家后让她丈夫一次吃30粒,如果没有效果再慢慢往上加,交待完后他们就走了。回家后她按照老头说的那样给她丈夫服药,一开始每次是30粒,后来见没有效果,就慢慢加药量,这几天她丈夫每次口服的药量达到110粒,但是也没有效果。昨天上午她丈夫吃完药说头晕、牙紧,中午12点多她给诊所打电话问怎么回事,诊所里的人就在电话问一次吃了多少药,她说每次吃110粒,诊所的人说要是不舒服就减点药量,之后就把电话挂了。过一会她丈夫还不舒服,就把丈夫扶到床上,又给诊所的人打电话,诊所的人说让她往她丈夫嘴里灌点凉水就好了,她就往她丈夫嘴里灌了一碗凉水,灌完后看她丈夫还不好,而且喊不醒了,她就又给诊所打电话说她丈夫的情况,让对方过来看看,当时诊所的人说:“才多大会啊,等几个小时就好了。”后来下午她又打几个电话催诊所的人过来看看,可是诊所的人不过来,到了晚上九点多诊所里来了一个男的,那男的看见她丈夫在床上怎么喊也喊不醒,就上去把脉说还有脉搏,说着那个男子从兜里拿了一把绿豆面让她用水冲开给其丈夫灌下,但是冲开后怎么也撬不开她丈夫的牙,后来她哥也来家里了,一看她丈夫不行了就让打110和120,后来120的医生过来看后说她丈夫已经不行了。她丈夫刘XX和她去汝南埠诊所看病时是一个60多岁的老头看病的,当时诊所就两个人,一个是那老头,另一个就是后来去她家的男子,好像是老头的儿子,当时老头说她丈夫得了类风湿,给她丈夫开了四包药,其中三包是治风湿的,一包是治胃的。当时诊所的人说一开始让她丈夫每天吃两次、每次口服30粒,然后慢慢往上加药量,药量加到头有点晕晕的感觉就不要加量了。她后来给她丈夫每次吃110粒药这件事诊所知道,中间她给诊所打电话说过,对方让其减点药量,可是后来他们减了药量,减到每次100粒,过了几天她丈夫感觉效果不明显,就打电话问诊所,诊所的人就让他们在每次100粒的基础上再加5粒,后来没过几天她丈夫就出现这情况了。他们是看完病后她就让她丈夫开始吃这家门诊的药,吃了大概一二十天了,前天的时候丈夫吃完药说有点头晕,但是没多大会就过来劲了,昨天上午吃完药又开始不舒服,可是这次没有过来劲。昨天早上她丈夫吃了点鸡蛋糕,还吃了点蒜。

3、证人余XX的证言,证实他父亲余*将是开诊所的,2012年3月13日一个在诊所里看过病的病人家属给诊所打电话说病人吃药后有不良反应,让诊所看看怎么回事,他到地方后看人已经死了。病人家住陈店镇闫楼,他父亲在正阳汝南埠开了一个“中化气血益康*”诊所,他在诊所给他父亲帮忙给病人送药。2012年2月的一天,他和父亲在诊所里,一个病人和家属去看病,他父亲诊断是类风湿,然后他父亲给病人包了四包药,包完药后病人和家属就一起走了。前几天的时候病人家属给诊所打电话说病人吃了药牙口紧是怎么回事,他问吃多大药量,对方说一次口服110粒,他说别一次吃那么大的药量,先按照说明用药,如果没有效果再慢慢的加量。后来他又接过一次这个女人的电话,说的还是病人吃完药后不舒服的情况,他还是像以前那样说,2012年3月13日中午12点多,这个女人又打电话到诊所,电话是他父亲接的,当时他听父亲接电话说:“你给他嘴里灌点凉水,过一会就没事了。”说完就挂了电话,一会这个女人又打电话过来,是他接的,对方说已经往病人嘴里灌凉水了但是还没有好转,他说得等三四个小时才能过来劲。后来这个女人又打几个电话都是他父亲接的,晚上9点多时这个女人又给诊所打电话,说了一会,他父亲让他过去看看怎么回事,他就骑摩托到了病人家里,是晚上10点左右到的,病人已经没有意识了,去摸脉搏已经比较弱,他从兜里掏出一小袋绿豆面给病人家属说:“你去把这带绿豆面冲点水给病人灌到嘴里,这样过来的快”,病人的老婆就用水将绿豆面冲开,准备往病人嘴里灌,可是怎么喊都喊不醒,撬嘴也撬不开,后来病人的家属就打了110和120,派出所和120的人先后赶到,医生到场看病人已经不行了,后来他被带至派出所。这个死亡的人就是去其家看病的病人,当时他见病人就没有精神,坐到哪都耷拉着头,当时是他父亲给看的病,诊断是类风湿,他父亲给抓了四包药,让病人回家吃,药是他父亲自己配的,成分有马钱子、泽*,还有其他成分他不清楚,其中三包药是治风湿,一包治胃。马钱子和泽*都是地上长的草药。当时他父亲开药时附的有说明书,并说吃药时每次服用三十粒,如果不见效再慢慢往上加量,如果有事再给他们打电话。他父亲没有医师资格证,开门诊也没有营业执照,门诊开的有几十年了,他们家有点地,其他也没有生活来源了,以前也没有发生过医疗事故。他听父亲说以前曾在新**卫校学习过,诊所专门接诊风湿病人,他在诊所只负责送药。

4、证人牛XX的证言,证实他是汝南埠村委支书,认识余*将。余*将在家开门诊给人看病,大概有一二十年了,门口立个大牌子,白底红字,名字叫中化气血益康*,平时去看病的也不是太多,门诊里就是余*将和其儿子在诊所里。

5、余*将病症记历本,证实余*将非法行医自行记录的情况。

6、中化气血疾病减安康**服用说明、外包装袋照片(摄于死者家中),证实余新将自制中药的说明书和药品外包装袋的情况。

7、正阳县**管理局执法文书复印件,证实正阳县**管理局对余新将无证违法配制使用中药制剂“中化气血益康*”等假药的查处、扣押情况。

8、正**生局出具的证明,证实经在全国医师执业注册联网管理系统中查询,余*将未取得医师资格证书。(二P33)

9、同济司法鉴定中心【2012】法医病理F-11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同济司法鉴定中心【2012】法医毒化045号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证实根据湖北同**鉴定中心对送检死者刘XX主要器官组织的法医病理学检查结果,结合毒化检验结果、原尸检情况,案情资料及死亡经过等综合分析,认为刘XX符合马钱子中毒而死亡。刘XX肝脏、胃内容物和中药丸剂中均检出马钱子碱成分。

10、户籍证明,余新将,男,1947年10月5日出生,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11、前科证明,证实余新将无刑事犯罪前科。

12、到案证明,证实2012年5月17日新蔡公安局民警在正阳县汝南埠镇将余*将抓获。

上述证据经当庭举证、质证,合议庭评议后,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辩护人当庭提交的被告人参与“治未病”活动的照片五张、余*将《全国“治未病”健康干预指导手册》副主编聘书,上述证据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被告人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非法行医,造成被害人死亡的事实客观存在,本院对上述证据,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余*将在未取得医生职业资格的情况下,在其擅自所开的“中化气血益康*”诊所给人看病,并安排就诊人员服用其自制的含有马钱子的中药制剂,且造成一名就诊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正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罪名成立,予以支持。关于被告人余*将辩称他和被害人签有协议,对方没有按时按量吃药,被害人的死亡与他无关,他没有责任的意见。经查,被告人余*将未取得医生职业资格进行非法行医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虽然被害人与余*将签有“治病协议”,但并不能因此排除被告人非法行医的行为,被害人在被告人安排下服用被告人自制的假药,造成被害人死亡,被告人非法行医致人死亡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故对被告人的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到案后,虽然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行为,但并无认罪、悔罪表现,本院不予对其从轻处罚。对辩护人请求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意见,不予采纳。本院为保障公民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依法惩处非法行医犯罪,依照《中化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余*将犯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5月17日起至2023年5月16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裁判日期

二○一三年三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