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关于被告人陈**非法行医一案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1.08.05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2011)宛龙刑初字第286号

审理经过

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检察院以宛龙检刑诉(2011)11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非法行医罪,于2011年4月1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审理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王**、朱**、张**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卫*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朱**及其共同代理人张**,被告人陈**及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的诉讼代理人华*先到庭参加诉讼。期间经合议庭评议建议公诉机关补充证据一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0年6月15日,被告人陈**在未取得医师证及医师从业资格证的情况下,给被害人张**看病,并以180元的价格卖给张**两瓶自己配制的药酒。张**服药5天后死亡。2010年9月3日,南阳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报告认定:张**应系乌头碱中毒死亡。被告人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非法行医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诉称:2010年6月,被害人张**被在南阳市卧龙区永济堂诊所行医的被告人陈**非法行医致死。被告人陈**非法行医,行为性质恶劣,后果严重,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家庭带来了极大痛苦,且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请求法庭对被告人从重处罚,并判令其赔偿医疗费1200元、交通费3000元、丧葬费13678元、死亡赔偿金31860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736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火化费2360元等各项经济损失446202元。同时陈**给被害人诊疗时已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的南阳市卧龙区永济堂诊所(以下简称永济堂)坐诊一年多,属于永济堂雇佣人员,陈**应是从事雇佣活动,所以永济堂应对受害人张**死亡的结果承担连带民事赔偿责任。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陈**辩称:我有助理医师证,不是非法行医,张**的死因还没有确定,喝我的药酒不会致人死亡,我不承担民事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辩称:陈**私卖药酒行为非职务行为,其所售药酒非永济堂研制,也非永济堂出售,陈**所收钱款并未告知诊所,更未上交诊所,事发后也未向诊所告知。同时受害人张**是通过朋友介绍去找的陈**,受害人自始至终不知道陈**系永济堂医师,故陈**的行为完全系个人行为,永济堂诊所与受害人张**不存在医疗合同关系,永济堂无需对张**的死亡承担任何责任。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09年4月份起至案发,被告人陈**在未取得医师证及医师从业资格证的情况下,就受雇到了位于南阳市文化宫西街的永济堂诊所坐诊行医(该诊所业主为张**)。2010年6月15日,被害人张**因患头痛找到被告人陈**求医,被告人陈**将自己在家配制的药酒以180元两瓶的价格出售给被害人张**服用。被害人张**回家后服用5天,出现腹泻、口吐白沫症状,其家属拨打120电话求救,经新野县歪子镇卫生院抢救无效死亡。2010年9月3日,南阳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报告认定:张**应系乌头碱中毒死亡,而被告人陈**配制的药酒中被公安机关鉴定含有乌头碱成份。

另查明,被害人张**就诊至死亡期间,共花费医疗费1180元,火化费236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陈**的供述,2001年到卧**医学校学习,2003年中专毕业,2009年4月份到永济堂诊所坐诊至今,我只有助理医师证,别的没有了。

2010年6月15日快中午时,张**给我打电话说他叔伯哥(张明政)身体不舒服,让我到他家中给看看病,我就

来到张**家里,当时张**和他爱人、张**夫妻都在张**家里。我给张**诊脉,结论是湿热大,张**让张**住我那里治病,我说没地方住,可以给他治成成药,拿回家自己调理。张**说他有头疼头晕的毛病,我说家中有现成的药酒,治头疼头晕很有效,后张**按照我的要求给我1200元,其中200元是买两瓶药酒的,1000元是押金,也就是给他配成药的钱。约定是一个星期后把药配好再给他,后于当天下午3点钟,我和张**、张**夫妻二人到我在永安村的住处拿药酒,我的药酒是在家中一个50斤的白塑料壶中装着,我临时找了两个矿泉水瓶子给张**倒了两瓶药酒,并告诉他每次喝一矿泉水瓶盖那么多就行了,一天3-5次,两瓶药酒至少20天喝完。后我找给他20元,两瓶180元。

药酒配方如下:桑枝桂枝羌活白芷防风木瓜秦*黄穿山甲天麻青风藤海风藤白芍葛**七甘草当归制川乌制草乌鸡血藤

我的药酒在我永安村住处放着,也就是我刚才带你们去提取的,大约有10多斤。酒是我在仲景路一个卖散酒的地方买的,是45度玉米酒。药材是从东关药材市场买的。

这两瓶是我装药酒的瓶子,矿泉水瓶是我对这样的瓶子的统称,我卖出的药酒不用真正的矿泉水瓶装,一般都用绿茶瓶装,因为绿茶瓶最多可以装一斤一两,有人情了我装满,没人情了我装一斤。

2、朱*的证言,2010年6月15日凌晨,我和丈夫张**、儿子张**一起下火车到南阳(从新疆),后到张**家中,拍会话,张**说自己有酒瘾,问张**怎么治,张**称有办法,一会儿,带来一个老中医,自称叫陈**,说了如何吃中药戒酒瘾,吃过饭,我们一起到中医的家中买药,我没有去,买了两瓶剂状药,共200元,另外押了1000元,用于随后再来拿药。后就回到了新野老家。回家后,张**就开始服用那些剂状药,前几天没啥反映,第五天早上,张**肩膀以上发青,浑身抽,上吐下泻,打120,医生来后确认人已经死亡。这期间张**一共喝一瓶矿泉水的一半,我给你们提供半瓶陈**开出的药酒,我们自己还保留半瓶多这样的酒。张**平时身体健康,平常爱喝酒。6月20日上午早饭前在我家西屋内我看见张**打开药酒喝了一瓶盖,之后,张**吃了半碗炒茄子、一个馍,饭后他去找张**商量盖房子的事,我吃过饭到家发现张**在我家西屋床上,地上吐的粘白沫,拉的有黄色水样的液体,之后,我儿子就打了120电话。120快到时,把他从屋内往外拉时他曾经说过是喝药酒喝的。他喝药酒的第二天或第三天,出现过解大便急,腿站不稳,下床就解大便。

张**买完药酒回来时,药酒是用绿茶瓶和果汁瓶装的。我在2010年6月23日在原车站分局治安大队的陈述中说是矿泉水瓶装的,是因为我们农村人没有把这类瓶子分的很细,像绿茶瓶、果汁瓶等都和矿泉水瓶差不多,我们统称为矿泉水瓶。

3、张*的证言,张**的妻子电话上给我讲张**有酒瘾,想戒了,让我给找个地方看病,我就打听到陈**,给陈联系,陈*中午有空,我便把张**夫妻接到我住的光彩大世界旁华盛小区,中午陈**过去,一起在我那里吃饭,陈**给张**把脉看病说他可以自己配制成丸药,调理张**的肾、脾,让张**先交1000元押金,然后陈**讲张**有头疼头晕的毛病,张**说是,陈**讲家中有治头痛、头晕的药酒,我、陈**、张**三人一起到陈**家中,陈**用一斤装的矿泉水瓶装了两瓶给张**,说10天喝完,两瓶喝20天,药丸配置好了再来拿,两瓶酒共收了180元。后来张**同他妻子一起回家了。2010年6月20日早上我听说张**死了。

4、朱**的证言,2010年6月20日上午11点许,我大姐朱**给我打电话说我二姐夫张**喝一个医生配的药酒喝死了。2010年6月22日上午,我们几个亲戚把张**喝的药酒拿给陈**,陈**承认是他配的药酒。

我来给你们送张**服用过的由陈**开出的药酒,以前我给你们送来一瓶,是用“美汁源果粒橙”装的,一瓶为450毫升,张**服用下去这一瓶的三分之一,约150毫升,现在给你们送来另外的一矿泉水瓶药酒,这一瓶容量为500毫升,张**服下去这一瓶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样子,大约有160毫升左右,这两瓶药酒张**都服用过,我向你们保证,我给你们提供的药酒是真实的。

张**死后,朱**拿着药酒瓶去找陈**,陈**承认我们拿的药酒就是他卖给张**的药酒,他当时一看瓶子就说是他卖给张**的那两瓶。药酒是用“美汁源果粒橙”瓶和“绿茶”瓶装的。我以前说是矿泉水瓶是因为矿泉水瓶和绿茶瓶、果汁瓶都差不多,我们农村人不注意区分这个细节,一般都说是矿泉水瓶。

5、张**的证言,我父亲决定戒酒,我叔(张**)就打电话叫来一个医生,这个医生说戒酒的药一个星期左右能做好,后我父亲说头有点疼,那个医生说到他家弄点药酒喝喝就好了,那个医生给我父亲两矿泉水瓶药酒,说10天喝完,两瓶喝20天,一天2次,早晚各一次,每次一瓶盖,2010年6月20日早上,吃过饭,我父亲喝了药酒,喝过药酒约5分钟后,我父亲说头晕,躺在床上又吐又泄,大小便失禁,我问父亲是不是喝白酒了,我父亲说没有,刚才喝了一点药酒,我赶快打电话联系医院,医生来后说人已经不行了。

我父亲买回来的药酒是用绿茶瓶和果汁瓶装的,我在以前的询问中已经说的很明白。至于我的家人在以前的调查中有人说药酒是用矿泉水瓶装的,是因为农村人没文化,都不太注重细节,经常把绿茶瓶、果汁瓶等统称为矿泉水瓶。

6、史*的证言,2010年6月20日上午,我有事到张**,看到张**在家门口架子车上躺着,由于我知道他爱喝酒,就问他:老表,早上都喝晕了…张**的爱人说是喝治头痛的药酒喝多了,过了2、3分钟,歪子医院的120过来,医生开始急救,没有抢救过来。张**当时躺在架子车上,脸发白,吐气不匀,医生去后,他的脸开始从额头往下发紫,..医生说是中毒太深。

7、张**的证言,2010年6月20日上午,张**和他儿子一起到我家中说他家盖房子的事,张**刚坐下3分钟左右,就说他不得劲得很,头晕的很,就回家了,张**走后,他儿子又和我说一会话就出去了,8点多的时候,听说张**死了。

8、张**的证言,2010年6月20日上午,我和刘**一起到史营村沙窝张**的家,当时张**被家人安置在一辆架子车上,放在家门口,我们到时,张**已经瞳孔散大,从脸到脖子红紫,人已经不行了,听家人说是喝了药酒,大概有半个小时左右,人已经死亡。

9、刘*的证言,2010年6月20日上午,我在卫生院值班,大约8点120急救站张**喊我出诊,我和张**一起到史营村沙窝,到后见一家一个男的躺在人力车上面,面部紫色,无呼吸、无心率,瞳孔散大,基本没有生命体征。我给他打了强心针、呼吸兴奋剂,胸外按摩,最后生命体征也没有了。我只发现他的脸部是紫色,其他地方没有发现有啥情况,死者的家属讲死者爱喝酒,大便失禁,嘴中出沫,但我没有看到。

10、李*的证言,陈**是2009年到诊所坐诊的,当时诊所缺医生,就在报纸上登的招聘广告,陈**就按广告来到我们诊所,陈说他啥证都有,我也没有看他的证就让他到诊所坐诊。工资是按他开药的抽成,由我给他发工资。

11、杨*的证言,张**是我爱人的姑父,张**死后,我和张**的其他亲戚曾拿着陈**卖给张**的药酒去陈**处找陈**,药酒是用绿茶瓶和美汁源果粒橙瓶装的。当时陈**一看我们拿去的药酒,就承认那是他卖给张**的药酒,我们给他说张**因喝这药酒喝死了,陈**当时比较吃惊。

12、裴*的证言,陈医生给我药材让我回家自己弄酒泡,是治腰椎间盘突出的,我的病看了好多医生都看不好,就是喝他给我的药配的药酒喝好的。这是十来年前的事了。我们村的马**经我介绍也去陈医生那儿买过药酒,那是五年前的事了,马**也是治椎间盘突出,在外面看了好长时间看不好,我就介绍他去陈医生那儿,买的药酒,也喝好了。马**现在一直在广州。

13、新野县卫生院出具的张**死亡证明,证明张**于2010年6月20日经歪子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14、陈登玉,助理医师证复印件

15、情况说明,该情况说明证明药酒由朱**提供,共两瓶,其中提取100亳升送公安局做检验,剩下的由朱**家保存。

16、情况说明,证明张**服用的药酒中乌头碱含量与陈**家中药酒的乌头碱含量不一致,可能是酒精挥发所致。退补材料。

17、鉴定结论,证明张**应系乌头碱中毒死亡。

上述证据,经法庭出示质证,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陈**在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情况下而非法行医,造成就诊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因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差,且民事部分未予赔偿,故应从重处罚,并应赔偿由于其犯罪行为给被害人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其关于自己有行医资格不是非法行医,喝自己的药酒不会致人死亡,自己不承担民事责任的辩解理由,与国家法律关于医师执业资格的规定相悖,同时与证人朱**等人的证言、公安机关的鉴定结论等证据相矛盾,本院不予采信。被告人陈**系永济堂的坐诊医生,受永济堂雇佣从事诊疗行为,至案发已坐诊一年零二个多月,陈**与永济堂已形成雇佣关系。依照中华**卫生部《医师执业注册暂行办法》第二条规定,医师经注册取得《医师执业证书》后,方可按照注册的执业地点、执业类别、执业范围从事相应的医疗、预防、保健活动。未经注册取得《医师执业证书》者,不得从事医疗、预防、保健活动。虽然陈**没有行医资格,但是永济堂业主在雇佣陈**时并未认真查验陈**的医师及执业资格证书,致使陈**对外以医师的资格行使职责,并使未有处方权的被告人陈**在永济堂坐堂问诊且凭处方用药提成来用以兑付工资,使被害人等就诊人员误以为其有行医资格。张**辩称陈**给被害人配售药酒收取药费,永济堂并不知情且药费并未上交诊所,双方并未形成医疗合同关系,不承担任何民事责任的辩解理由,与被告人陈**的供述、证人李*的证言、书证被告人陈**永济堂医师的名片等证据相矛盾,本院不予支持。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所提出的火化费2360元;医疗费1180元是其已经支付的费用,本院予以支持;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河南省2010年全省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27357元/年,故被害人张**的丧葬费应为27357元/年2u003d13678元;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被害人张**系农民,河南省2010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5523.73元,按二十年计算,其死亡赔偿金为5523.73元/年20元u003d110474.6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根据抚养丧失劳动能力的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抚养人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被害人张**之父张**,生于1933年9月24日,其母王**生于1936年12月2日;张**、王**夫妻年龄均在七十五周岁以上,共生育五个子女。河南省2010年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3682.21元,所以被抚养人生活费为3682.21元/年5年2人5人u003d7364.42元,共计135057.02元与法有据,应予以支持;所请求精神损害赔偿金10万元,本院不予支持;所请求的交通费3000元,因无相关票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之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故被告人陈**和永济堂业主张**应连带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135057.02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最**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经本院审判员会决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陈**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陈**的刑期自2010年9月6日起至2022年9月5日止)。

二、被告人陈**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王**、朱**、张**经济损失135057.02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南阳**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裁判日期

二0一一年八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