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崔某某非法行医一案判决书

2013.12.31罗山县人民法院(2013)罗刑初字第271号

审理经过

罗山县人民检察院以罗检刑诉(2013)22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崔某某犯非法行医罪,于2013年11月1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罗山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张**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崔某某及其辩护人胡**、被害人于某某、被害人闫某甲的近亲属闫甲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罗山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0年以后,被告人崔某某在明知自己不具有行医资格的情况下,自行配制中药给罗山县高店乡的亲戚罗*甲治疗股骨头坏死疾病。之后,应患者汪**、闫*甲、于某某要求,崔某某自行配制中药通过邮寄方式出售给上述人员,用于治疗股骨头坏死疾病,并介绍服用方法、禁忌事项等。2013年2月6日夜,于某某服用崔某某邮寄的药后身体不适,到罗**民医院进行诊治。同月18日夜,被害人闫*甲服用该药出现中毒症状,后经罗**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鉴定,闫*甲系服用含有乌头碱成份的中药中毒死亡。上述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应证据予以证实。据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崔某某的行为构成非法行医罪;其有自首情节,可以减轻处罚;其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取得了谅解,可酌予从轻处罚;建议在五至七年有期徒刑幅度内量刑。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崔某某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辩解对闫*甲的死亡,自己没有故意,而是过失,自己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其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崔某某犯非法行医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告人崔某某的行为是一种代理购买药物的行为,而不是非法行医;被告人崔某某没有尽到审查其所购草药是否具有毒性的义务,造成被害人伤亡的严重后果,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其有自首情节,赔偿了被害人经济损失,取得了谅解,被告人系初犯,建议对其减轻处罚,判处缓刑。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0年以后,被告人崔某某在明知自己不具有行医资格的情况下,自行配制中药给罗山县高店乡的亲戚罗*甲(崔某某妻舅)治疗股骨头坏死疾病。之后,应患者汪**、闫*甲、于某某要求,崔某某自行配制中药通过邮寄方式出售给上述人员,用于治疗股骨头坏死疾病,并介绍服用方法、禁忌事项等。2013年2月6日夜,于某某服用崔某某邮寄的药后身体不适,到罗**民医院进行诊治。同月18日夜,被害人闫*甲服用该药出现中毒症状,后经罗**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鉴定,闫*甲系服用含有乌头碱成份的中药中毒死亡。2013年2月19日闫*乙向罗山县公安局报案称,其哥闫*甲昨晚服用治疗股骨头坏死的中药后出现中毒症状,送往罗**民医院后不治身亡。罗山县公安局2013年6月18日对该案立案侦查,崔某某于2013年6月27日到罗山县公安局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案发后,被告人崔某某亲属与被害人闫*甲亲属自愿达成民事赔偿协议,崔某某赔偿闫*甲亲属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23万元,闫*甲亲属对崔某某表示谅解,建议对崔某某减轻处罚,判处缓刑。被告人崔某某亲属与被害人于某某自愿达成民事赔偿协议,崔某某赔偿于某某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2.4万元,于某某对崔某某表示谅解,建议对崔某某判处缓刑。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崔某某2013年6月27日供述:我2001年至2005年在河**学院农林经济管理学习,毕业后直接去了沈阳做生意。我来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因为信阳罗山的一个叫闫**的人吃了我给他买的治疗肱(股)骨头坏死的药死了,我在知道公安机关找我以后,就到公安机关来说明情况。这件事说起来话长,我老婆李*是我大学同学,比我低一届,她是罗山人。2010年秋天李*的亲三舅罗*甲因为肱(股)骨头坏死的毛病到郑州去看病,同时李*的姥姥、姥爷也在郑州看病。小舅罗*乙在郑州做生意,在郑州给姥姥、姥爷租房子住。我岳父、岳母在郑州照顾我姥姥、姥爷,我和我老婆带着孩子就从沈阳市去郑州看望他们。知道三舅罗*甲的病情,而且他们也正在为做手术的钱发愁,因为手术做下来得十几万,还不知道效果咋样。而我平时爱看一些中医方面及养生的书籍,我记得有一本“仙授理伤续断秘方”,上面记载治疗骨伤的方子,而且三舅的症状也符合,我就把这件事说了。三舅说愿意试试,三舅以自己行动不便,而且不懂中草药为由,委托我去给他买药。我记得其中有当归、卉芍、牛膝、骨碎补,还有好几样,我记不清了。我在郑州的一家药房里买的,把药在药房碾碎,拿回去吃。因为太硬了,吃的嗓子难受,我就用黄酒把药调成糊状吃,后来又做成丸吃。三舅吃了以后,说疼痛有所缓解,我一家三口在郑州呆了一段时间就回沈阳了。后来三舅给我们打电话说可以,还叫我给他买药。后来他也回罗山了,我又给他买了几次药。2011年秋天,李*的表舅汪**打电话,说你三舅吃你买的药挺好的,我也有这个毛病,你也给我买点。我说:我可以把方子给你,我是在书上看的,你自己去买药就行了。他说:我去买也不方便,万一买错了也不好,你给我买算了,咱们都是亲戚。后来我先后给他寄了五六次药。去年十月份左右,一个叫闫**的给我打电话,说他是罗山的,看你表舅的腿治疗的还不错,问我能不能给他买点一样的药,他也是肱(股)骨头坏死。我说:你想要也行,方子我可以给你,药我没法买,要是出了啥事,不好说,因为我们毕竞不认识。他说:没事,你表舅吃得不是挺好的么,我和你表舅都是亲戚,离得都很近。还是坚持让我给他买。后来我考虑到都是亲戚关系,他又再三要求,我就答应给他买药。我记得给闫**寄了四次药,他给我寄钱都是给我打到卡上,我记不清他给我寄了多少钱。我记得好像是农历正月初九的夜晚,闫**给我打电话说:我是不是喝酒喝多了,又吃了药的缘故,我的手、舌头有点麻。我就问他:你喝了多少酒?他说:就喝了一大杯。我就说:我以前就给你说了,吃这药除了喝黄酒,其他的酒不要喝。我叫他去买点生脉饮喝点。过了一会儿,他又给我打电话说:附近买不到这个药。我说:要不你开车去买,或者叫你儿子去买。他说:行。又过了几十分钟,他儿子给我打电话,说在医院,把电话给医生了。医生问我:你给他吃的什么药?我说:我不知道,你给他吃生脉饮试试。说完后电话就挂了。第二天早上,我又打闫**的电话,电话是他弟弟接的,说人没抢救过来。后来闫**的亲属找我索赔,并且到公安机关报了案。后来这件事由我小舅全权处理,赔了二十多万,对方已经谅解了。我给我表舅汪**看病买药,他大概给了我一万多元,一共约有一年时间。我三舅也给了钱,至于是多少钱,我搞不清。闫**大概给了一万元左右,但最后一次的钱还没给。我没有行医资格证书,也没有开过专门治疗肱(股)骨头坏死的门诊。

其2013年7月2日供述:我给罗**、汪**、闫*甲的药,剂量和成份都完全一样,是按一本《仙授理伤续断秘方》(是从唐朝流传下来的)的配方、剂量配制的,具体各种药的名字我现在记不清楚了。在用药方面的要求都给他们交代了,在用药时,不能喝酒,特别是白酒。我给罗**、汪**、闫*甲三人配制药期间,我妻子李*没有参与。我第一次给三舅罗**配药,李*知道这件事,但没有参与。后来这两个人的配药、邮寄等,李*都不知道。配的药都是通过快递寄给患者的,有邮政快递、申通快递。我也从北京邮寄过药,因我出差到北京或其他外地,患者给我打电话要药,我就地配制寄出。对闫*甲的死我感到内疚,我不该自己接受他的委托,应该将方子给他自己配制。我喜欢看养生一类的书籍,出于好心,没想到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很后悔。

其2013年7月4日供述:我给闫*甲配制的黑色球状药丸,是我从药店购买中药,请药店打磨成中药粉拿回去,将黄酒煮开,加入小麦、面粉成糊状,再将面糊作粘合剂,兑入各味中药粉,搓成圆球状即可。每次都是这样制作的,包括邮寄给罗**和汪**的。还有一个女的,她好像是闫*甲的一个什么亲戚,我没有直接寄给她药,是连同闫*甲的药一块寄到闫*甲那儿的,都是一样的药。《仙授理伤续断秘方》书上有具体的配方,我记得有当归、桔梗、赤芍、骨碎补、百草霜,还有好几种,我记不得了。上述原药材,我都是从市场的药店购买的。我三舅罗**刚开始时,我给他配药他吃了,说试试看,不收钱,他硬塞我一百块钱,后来就没收他钱了。汪**给我汇过几次钱,闫*甲给我汇过不超过四次的钱,最后一次的钱还没给我。他们具体给我多少钱记不清了。我有三张银行卡,一张是沈阳的建行卡,2009年或2010年购房时的房贷卡,另一张是北京的建行卡,还有一张是沈阳的交通银行卡,卡号都记不清。我配药、寄药前,我只是听他们说患股骨头坏死病。我是出于对他们的信任,出于帮忙。再者我不是行医的,对此不懂,没有检查。我都是先寄药,他们后汇钱。

其2013年7月27日供述:那个女的名字我记不清了,名字有个珍字。她打电话给我的,说她有股骨头坏死的病,并说她与闫是亲戚,她说她是闫某甲介绍的。我给她寄过药,最多不超过三次,直接寄给她的是一次,她给我汇两次钱。好像第一次是粉剂,我在北京买的中药打磨成粉,寄给她的。后来是丸,我连同闫某甲的一块寄过去。后来赔偿了那个女的六七千元钱。当时那个女的给我打电话,只是说身体不太舒服,我不知道她不舒服与药有关。我打给四佬李*某卡上两万块钱,后来听李*某说赔了六七千块钱,具体数我记不住。这个事是这个女的找我四佬要求赔偿,李*某问我赔不赔,我说赔吧,李*某就赔给她了。我的印象中,这些药的成份中没有“碱”字,没有“头”字的药,但是有名称带“乌”字的药,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就我的知识面而言,我不知道乌头碱,我与他们没有矛盾,不会故意害他们。我不了解每一味药的性状,包括功能主治、加工方法、注意事项。我只是喜欢看养生的书,对中医和药都不了解。我在互联网上发布过求职信息,我在北京**学堂干过,大概是2011年的九、十月份到第二年的八、九月份。北京**学堂招收学员,教授学员太极拳、形意拳、食疗、养生等,没有教授中医关于治病的内容。我在北京**学堂干后勤。

2、被害人于某某2013年2月22日陈述:我认识闫*甲,他是高店乡三合村闫小湾的,我是三合村杨老湾的。我从信阳看病坐闫*甲开的班车回来。闫*甲问我干啥,我说我到信**4医院检查股骨头坏死。闫*甲说他给介绍一个医生,专治股骨头坏死,他本人也是股骨头坏死,喝那药有效果。之后我就从闫*甲那儿拿药,喝了两个月左右,闫*甲喝了三个月。我喝了这个药后,感觉还是有效果的。后来还是在闫*甲那儿拿的药,不过这次是新药,新配的。我是去年腊月二十五夜晚喝的,喝了之后,当天夜晚就感觉手脚发凉,心里难受,呕吐。我丈夫当时就把我送到罗**民医院抢救。当天夜晚,在医院也没有检查出啥问题。后来我女儿给北京的医生(我和闫*甲的药都是他寄过来的)打电话,说我的症状,那边的医生叫给我输“生脉通”和另外一种药,我记不到了。输了之后,第二天我就感觉没事了。这次是北京的医生把药快递寄过来,叫我和闫*甲分,钱是我给他打到建行的账户上。账号是中**行的,账号为6227000010080082540,户主就是北京的医生,名字叫崔某某。我们都不认识,听闫*甲说他跟三合村闫小湾的何*甲有亲戚。闫*甲是正月初八的夜晚吃的这种药,他可能当天夜晚吃了药之后,感觉不对劲,就给我打电话,询问我吃了这药后啥症状,用啥解的毒。他挂了电话之后,没多久他儿子又给我打电话,问我用啥药解的毒,输啥水。第二天,我就知道闫*甲不行了。我在他那儿连这次新配方的药是买了三副,都是中药。第一副2750元,第二副3000元,第三副也是3000元,钱都打到那个账号上。崔某某在北京什么地方,开有诊所没,我们都不知道,他寄来的包裹也没有地址,就是一个中医学堂。

其2013年7月5日陈述,内容与上述基本一致,并陈述崔某某当时在电话里对其讲,第一副药是调气活血的,以后的药是治疗腿痛的。第三次的药钱因为其喝了出了危险,闫*甲又死了,其没有给钱。闫*甲死的当天早晨,其给崔某某打电话,问药咋搞的。*某某说第三次的药因为供应原料的人没有用醋泡,应当用醋泡再晒一个星期,晒干,但是少了一道工序,把你们害了。*某某说第一副是调气的,第二副是治腿痛的,第三副的药劲大些。

3、证人罗某甲2013年2月20日证言:汪某甲是我亲姑表,他得了股骨头坏死病,我介绍我外甥女婿崔某某给他治疗。崔某某是郑州巩义人,他现在沈阳买的房子住,在北京开个诊所,治疗股骨头坏死病。我外甥女李*住在沈阳。崔某某具体干啥的我也不清楚,反正在北京开诊所专门治疗股骨头坏死病、腰椎间盘突出症、骨质增生三种病。他具体住哪儿,诊所具体在哪儿,我都不知道,他也没告诉我。崔某某应该有行医资格,我知道他是学医毕业的。他要是没资格的话,也不敢替人看病。他给我配的药都是草药,草药打成粉,然后用黄酒作药引子掺在一起,搓成药丸子吃。全部是中药,没有西药。他寄的药没有产地、商标及生产厂家和生产日期。他寄药都是通过快递,我通过建行往崔某某的建行卡上打钱,卡号现在我忘记了。一个疗程一个月至四十天左右,一个疗程的药费是2300余元。我的药是每天服三次,每次喝六粒药丸子,每个药丸子有小手头大小。吃药时忌烟、酒、鱼、羊肉、牛肉、辣凉东西。我吃了九个月的药,症状基本好了,腿不疼了,路可以走了,但不能干重活。崔某某没有安排我给他介绍病号,我也没主动替崔某某介绍病号。我老表汪某甲听说我股骨头坏死治好了,来问我在哪儿治的。我才告诉他的,帮他联系的。我患有股骨头坏死病,三、四年前我在郑**医院准备作手术,我外甥女李*去看我。她叫我别慌作,说我外甥女婿崔某某专门治股骨头坏死病,叫他给我看看再定。崔某某就到郑州,在郑州租的房子,扎了一个多月的银针及吃草药,症状缓解了,我就从郑州回家了。回家后崔某某每次都是从北京给我寄药,吃有九个月病就好了。

其2013年10月30日证言:崔某某看我家庭条件一般,没向我要钱,我不好意思,就硬向他要了银行账号,给他汇了一千块钱,说这是给他买配药原料的钱,钱的准确数我记不清了。他对我的治疗有效,我对他只有感谢,我不会要求赔偿。

其2013年10月30日另一次证言:崔某某没在北京开过诊所,他没学过医,只是爱看个医书。我没说过他在北京开过诊所。

4、证人汪某甲2013年2月19日证言:三合村闫小湾的闫*甲我认识,他是我姐夫哥何*甲的邻居。他现在开高店至信阳的班车,他得了股骨头坏死病,跟我一个病。去年六、七月间左右,我上我姐去,他问我在哪治的。我说我在北京找崔某某治的,治的效果不太好,但症状缓解了。他找我要的崔某某的电话号码,他自己联系的。后来我碰见他,他说他找崔某某也搞有药,症状也缓解了。崔某某是哪儿的人我不清楚,我是前年8月份通过我老表罗**介绍认识的。崔某某是罗**的外甥女婿,罗**也患有股骨头坏死病,是崔某某给他治好的。我是前年九月份去崔某某家那,我去时住崔某某家,当时在北京市朝阳区租的房子。我也没到医院去,吃住都在他家,由崔某某每天负责拿药回来给我吃。在那儿住有十多天,症状缓解了。我回家,他寄药给我吃。从那以后一直吃他的药。他寄的药没有药名,也没生产厂家,也没有商标。是黑色的跟泥巴样的药丸子,比麻雀蛋小些。他没给我说这药有啥成份。有时通过快递,有时通过邮局寄。他交代我,他的药一天三次,每次喝五粒药丸子,饭前吃,忌酒、羊肉、狗肉等发物的东西。一个疗程四十天,一个疗程药费三千元左右。我都是通过邮局给他汇款,直接打到崔某某的建行卡上,他的卡号是6227000731970089689。崔某某有没有行医资格我不知道,他妻子叫云*,大名我不知道。我总共邮购了一万多元的药,我去时腿一点不管走,吃了他的药后,症状缓解了,可以干些轻活,可以走路了。我住在崔某某在北京租的房子里,他是不是在医院上班,还是开诊所,我都不知道。崔某某没有叫我给他介绍病号,也不是我主动介绍的。是闫*甲主动向我要的,我给的号码,闫*甲自己与崔某某联系的。今天上午我姐夫哥何*甲打我电话,说闫*甲昨晚喝崔某某的药死了,叫我别再吃了。我当时有点吃惊,说我吃了一年多咋没事。中午崔某某用李*的电话给我打,问我是真的不?我说闫*甲确实死了,人家报案了,崔某某也没说啥。

5、证人何某甲2013年2月19日证言:我的邻居闫*甲死了。闫*甲是在去年热天时腿痛,他不知道从哪儿晓得我小孩舅*某甲也腿疼过,问我他是从哪儿搞的药。汪*甲就找他老表,他老表的外甥女婿是个行医的,闫*甲的药就是从那买的,他咋买的药我就不清楚了。昨天听说闫*甲死了。

6、证人席某某2013年2月19日证言:我来报案,我丈夫闫*甲昨天夜晚八点多喝了北京寄过来的治疗股骨头坏死的药,吃了后手脚嘴发麻,后送人民医院没抢救过来,人死亡了。具体吃啥样的药我也不清楚,是北京姓崔的一个人寄过来的黑色的药丸子,一次喝五个,具体每天喝几次我也不清楚。北京姓崔的那人我也不知道叫啥,我丈夫的手机上有他的名字和手机号,是通过我湾的何**的小孩舅介绍的,姓崔的是何**小孩舅的亲戚的亲戚。我不知道姓崔的有行医资格没,从来没见过面,都是电话联系。我们是2012年9月份通过何**小孩舅介绍电话联系上的,何**小孩舅也是得的股骨头坏死病,说是姓崔的给他治的。我丈夫已经买了姓崔的一万多元的药,吃了药,我丈夫的疼痛缓解了,但效果不太好。年前腊月十九的通过邮局寄来新配的药方,寄回来后我丈夫没吃。昨天晚上开始第一次吃新配的药,我丈夫昨晚在家吃的饭。因按姓崔的说喝药要禁酒,忌羊肉、牛肉、狗肉、鸡子、鱼,我丈夫平时很注意这事。这药是饭前服,我丈夫昨晚七点左右服的药,吃了五个药丸子,服后十多分钟吃的饭。吃罢饭后,我丈夫就说他嘴发麻,手脚也发麻。他就赶紧打电话问姓崔的,姓崔的叫赶紧去买药喝,当时叫买啥药我也不知道。到高店买也没买着,药店门都锁了。我小叔闫*乙赶紧找车把他往罗**医院送,没抢救过来。我丈夫介绍的一个姓于的女的,从我家拿的药丸子,她说她去年喝这药时也差点毒死了。我怀疑我丈夫喝的药有毒,但不是故意投毒。你们给我讲的程序,象日前寒冷天气在人死后48小时内,天热24小时之内,由亲属向县卫生局提出医疗事故鉴定及药的鉴定,我明白。但具体你们跟我小叔闫*乙讲,他全权处理这事。

7、证人闫*乙2013年2月19日证言,与上述内容基本一致。

其2013年6月4日证言:我哥死亡的第二天早晨,我用我哥的手机给崔某某打电话,说我哥死了。*某某在电话里说:我好难受。他要求与我这一方坐下来协商赔偿事宜,我说可以。当天中午县公安局的民警到高店来调查此事,我们打崔某某的电话,就关机了,可能何*甲或汪**给崔说公安局介入了。大约今年正月十八上午12点,崔某某妻子的五舅罗*打何*甲的电话,何*甲把手机拿到我家让我接。罗*说他明天从郑州赶到**阳豫花园酒店见面,我说可以。第二天上午,我和小佬闫某丙、闫某丁,还有何*甲,我们四人去的。我提出赔偿二十五万,罗*说十八万。我又提出二十三万,罗*又还口二十二万,我表示同意。罗*又要求我们撤案,崔某某先打了八万元通过何*甲给我。昨天罗*又打电话,还是要求撤案,我说我办不了。罗*说不中,必须将撤案手续办全才能付钱,所以我今天来公安局向你们反映。

8、证人闫*2013年2月19日证言,证明其在罗山县新财政局对面申通快递替其父亲闫*甲拿药的情况。

9、证人李*某2013年10月21日证言:崔某某是我侄女婿,他家属李*是我亲侄女。崔某某共赔偿死者亲属二十二万元,分两次赔的。第一次赔偿八万五千元,是我接受了崔某某的委托在宝城律师事务所签的协议,是李*筹的钱,交款方式是李*的舅*某乙的一个亲属通过银行转账,将钱汇到死者亲属指定账号。第二次付款是在你们公安局办公室,直接付给死者亲属十三万五千元现金,这次也是李*筹的钱。我还代表崔某某赔给于某某八千九百元。

10、罗山县公安局从互联网上下载的《仙授理伤续断秘方》、生脉饮及崔某某在厚朴中医学堂的信息在卷。

11、崔某某的银行卡交易明细查询单在卷。

12、于某某2013年2月6日至2月7日在罗**民医院的住院病案、入院记录、出院记录在卷。

13、罗**民医院急诊科2013年10月26日关于2013年2月18日对高店中草药中毒一患者就诊、抢救过程说明在卷。

14、罗山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郑某某、胡某某2013年7月8日从罗山**递公司营业室提取圆通速递详情单、条型单(运单号码)为2762637719,寄件单位:厚朴中医学堂,收件人:于某某。寄件人联系手机13810397454,收件人联系手机13124038376的提取证据笔录及圆通速递详情单在卷。

15、罗山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郑某某、朱某某2013年7月5日从于某某三星牌、宏伟牌手机(均用同一电话号码13124038376)储存的信息查阅,调取其中发信人为13810397454或崔医生发来的手机信息共计13条并拍照固定的提取证据笔录及信息照片13张在卷。

16、罗山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胡某某、黎某某2013年2月19日清点闫*甲之女闫*带来的物品(1、黄色纸箱一个,闫*陈述该箱内装崔某某为其父闫*甲邮寄的药品,该箱系闫*2013年元月19日从罗山县城关新区财政局对面的申**公司所取,其父就是吃了该箱内药物致死。经清点,该批黑色圆球颗粒药物共重约0.8千克左右。2、黑色塑料邮寄包一个,闫*陈述该包同样为崔某某为其父所寄药品。经清点,该批黑色圆球颗粒药物共重约0.5千克。)清点笔录及照片在卷。

17、罗山县公安局民警刘某某、黎某某2013年2月22日从闫*乙带来的闫*甲生前所吃的黑色圆球颗粒药丸提取四十粒(从黄色纸箱提取)、提取二十粒(从黑色塑料邮寄包提取)的提取笔录在卷。

18、罗山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刘某某、胡某某2013年10月28日关于闫*甲服用药物送检情况的说明在卷,证明2013年2月25日对闫*甲生前所服药丸检材送检,黄色纸箱中药丸编为1号检材,黑色塑料邮寄包中药丸编为2号检材。

19、闫*甲尸检照片在卷。

20、罗山县公安局鉴定聘请书在卷。

21、湖北同**鉴定中心2013年3月11日法医毒物分析报告书在卷,检验结果:1、1号和2号中药丸中均检出乌头碱药物成份,1号中药丸中乌头碱的药物含量高于2号中药丸中乌头碱药物含量;2、血液中检出乌头碱药物成份,含量为0.61ng/ml;3、1号和2号中药丸中均未检出砷、汞金属毒物成份。

22、湖北同**鉴定中心2013年4月11日法医学鉴定意见书在卷,认为闫*甲因服含乌头碱的中药丸致急性乌头碱中毒而死亡。

23、罗山县公安局民警2013年7月5日收到于某某提交的谅解协议、中**行业务收费凭证两张及中**银行存款凭条两张的收到条在卷。

24、中**行业务收费凭证两张及中**银行存款凭条两张在卷,证明2012年12月17日于某某向崔某某汇款2750元,2013年1月10日于某某向崔某某汇款3000元。

25、于某某与李*某2013年6月20日签订的谅解协议在卷,证明崔某某一次赔付于某某住院医疗费、退还原医药款等各项经济损失8900元,于某某对崔某某表示谅解,自愿放弃追究刑事与民事责任,双方一次了断,永不纠缠。

26、于某某收到崔某某9000元现金的收条在卷。

27、于某某2013年11月26日收到崔某某妻子李*赔偿治疗股骨头坏死其药产生副作用的住院护理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交通费等相关一切损失15000元的收条及于某某2013年11月26日出具的谅解书在卷,证明于某某对崔某某表示谅解,建议法院对崔某某判处缓刑。

27、崔某某委托李某某就闫*甲死亡进行赔偿的委托书、席**、闫东、闫*、闫*与李某某2013年6月13日签订的赔偿协议、计款22万元的两张收条、谅解书、申请在卷,证明崔某某赔偿闫*甲亲属22万元,闫*甲亲属自愿放弃追究崔某某民事与刑事责任。

28、闫*甲亲属2013年11月20日收到崔某某另加赔偿款1万元的收条及谅解书在卷,证明闫*甲亲属要求对崔某某减轻处罚,判处缓刑,并表示不再参加庭审活动。

29、汪某甲2013年10月28日表示不愿追究崔某某刑事、民事责任的申*在卷。

30、被告人崔某某的户籍证明及无犯罪前科证明在卷。

31、罗山县公安局治安大队2013年11月21日关于崔某某到案情况说明在卷,证明崔某某2013年6月27日到该队投案。

32、罗山县公安局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在卷。

被告人崔某某的辩护人当庭提供了如下证据:

崔某某暂住证复印件及沈阳市于洪区城东湖街道阳光100社区2013年11月29日证明,证明崔某某现居住在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阳光路16-1号2-10-2。

本院委托沈阳市于**导小组办公室对崔某某判前“非监禁刑审前调查表”在卷,该办公室同意对崔某某纳入社区矫正。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崔某某明知自己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而私自从事给股骨头坏死症的患者配制中药服用的医疗活动,致被害人于某某服药后身体不适到医院就诊,被害人闫*甲服药后致急性乌头碱中毒而死亡;崔某某具有大学文化知识,对其私自配药可能给患者造成的身体伤害持放任态度;其行为符合非法行医罪的构成要件,其行为构成非法行医罪,罗山县人民检察院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崔某某及其辩护人关于崔某某的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的辩解、辩护意见,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崔某某非法行医,致一人死亡,应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被告人崔某某案发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崔某某亲属与被害人或被害人亲属自愿达成赔偿协议,赔偿了被害人经济损失,取得了谅解,被害人或被害人亲属建议对崔某某减轻处罚,适用缓刑。综合全案案情,鉴于崔某某治疗对象系亲属及其介绍人员,主观恶性较小,与针对社会不特定人员的非法行医有所区别,决定对崔某某减轻处罚,适用缓刑。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最**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崔某某犯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