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朱**非法行医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4.12.10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法院(2014)鄂咸安刑初字第322号

审理经过

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检察院以咸安检刑诉(2014)24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朱*甲犯非法行医罪,于2014年9月1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审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于2014年10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胡*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朱*甲及其辩护人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并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1999年5月起,被告人朱*甲在未取得医师资格的情况下,承包经营咸安区向阳湖宝塔卫生所凤凰山庄门诊,朱*甲本人坐诊为患者看病、开具处方,非法从事医疗活动。2013年11月26日,向阳湖镇铁铺八组村民卢*因喉咙痛到该门诊就诊,被告人朱*甲为其开具处方静脉注射。2013年11月28日11时许,卢*在输液过程中突发冠心病死亡。湖北同**鉴定中心鉴定认为:卢*符合在输液过程中因冠心病急性发作致心脏性猝死。咸宁市中心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认为:朱*甲无证非法执业;执业机构名称与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名称不一致;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处方开具违反了《处方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抗菌素应用不规范、不合理;抢救措施不当。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户籍证明、工作简历、《承包合同》、《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公安机关出具的证明等书证;2、证人证言;3、被告人朱**的供述与辩解;4、鉴定意见。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朱*甲未取得医师执业资格非法行医,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非法行医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朱*甲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没有异议;其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朱*甲的行为不构成非法行医罪。理由一是咸安**卫生院明知朱*甲未取得医师资格证,却让其承包经营凤凰山庄门诊,对朱*甲非法行医负有责任;二是《最**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非法行医被卫生行政部门行政处罚两次以后,再次非法行医的,应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而本案没有证据证明朱*甲非法行医被卫生行政部门行政处罚过两次,故朱*甲不属于非法行医情节严重的情形;三是经湖北同**鉴定中心鉴定,卢*的死亡原因是输液过程中因冠心病急性发作致心脏性猝死。故与朱*甲非法行医没有刑法上的直接因果关系。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1999年5月起,被告人朱*甲在未取得医师资格的情况下,承包经营咸安区宝塔镇卫生院(后更名为咸安区向阳湖镇卫生院宝塔卫生所)凤凰山庄门诊。朱*甲在该门诊外面悬挂“国道门诊”的牌子。其本人在该门诊坐诊,为患者看病、开具处方,并让其妻子邹**在该门诊内从事为患者注射等辅助工作。2013年11月26日,向阳湖镇铁铺八组村民卢*因喉咙痛到该门诊就诊,被告人朱*甲为其开具处方静脉注射。同年11月28日11时许,卢*在输液过程中突发冠心病死亡。

同年12月3日,咸宁市公安局咸安分局委托湖北同**鉴定中心对卢*的死亡原因进行了鉴定,鉴定意见为:卢*符合在输液过程中因冠心病急性发作致心脏性猝死。

2014年3月19日,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检察院委托咸宁市中心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对卢*的诊疗过程是否存在医疗过错进行了鉴定,鉴定意见认为,“国道门诊”在2013年11月28日对卢*的治疗经过中存在如下过错:无证非法执业;执业机构名称与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名称不一致;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处方开具违反了《处方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抗菌素应用不规范、不合理;抢救措施不当。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宣读,经被告人朱**及其辩护人质证,并经本院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书证

(1)咸安**卫生院出具的朱**工作简历,证实1999年至2013年12月份期间,朱**承包经营向阳湖镇卫生院宝塔卫生所凤凰山庄门诊的事实。

(2)户籍证明,证实朱*甲1957年9月28日出生。

(3)主管药师资格证,证实朱*甲于2003年5月获得中药剂主管药师资格证。

(4)咸宁市公安局咸安分局治安警察大队提供的查询单,证实通过全国医师联网注册系统网查,朱某甲未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

(5)《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证实咸安区向阳湖镇卫生院宝塔卫生所凤凰山庄门诊从2008年7月至2017年7月期间具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6)调解协议、收条、谅解书,证明2014年12月2日,朱**与卢*的亲属达成赔偿协议,约定朱**向卢*的亲属赔偿各项损失48万元。卢*的亲属出具谅解书对朱**表示了谅解,声明不再追究其刑事、民事责任。

(7)咸安区**宝塔卫生所与朱**签订的《承包合同》,证实多年来朱**一直承包经营向阳湖镇卫生院宝塔卫生所凤凰山庄门诊。

(8)处方,证实2013年11月28日,朱*甲为包括被害人卢*在内的到凤凰山庄门诊看病的多位患者开具了医疗处方。

(9)病情记录,证实咸宁**民医院2013年11月28日11时25分对患者卢*进行抢救时,卢*已经停止呼吸和心跳,经抢救未能恢复。

(10)凤凰山庄门诊室内外照片,证实朱**非法行医的凤凰山庄门诊门外悬挂有“国道门诊”的广告牌及该门诊概貌。

(11)咸宁市咸安区卫生局文件,证实2013年12月3**生局决定吊销向阳湖镇宝塔卫生所凤凰山庄门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12)罚没款票据,证实2011年11月11日,朱*甲被咸安**督局处罚3000元(收据上未注明罚款名目)。

(13)现场检查笔录、卫生鉴定意见书,证实2013年10月28日,咸安**督局检查“国道门诊”时,对朱**提出了卫生监督意见,要求其取得执业资格后方可上岗执业。

2、证人证言

(1)证人孙**的证言:我2008年3月调到向阳湖卫生院任院长,2013年6月调到贺胜卫生院任院长。

2008年3月份,向**生院下设机构只有宝塔卫生所,向**生院刘**副院长(原宝塔卫生院院长)兼任该卫生所所长。**卫生所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下设四个门诊,具体是凤凰山庄门诊(也叫国道门诊)、咸宝路门诊、向阳湖镇水泥厂门诊、机校门诊。四个门诊都具有医疗机构职业许可证,都是个人承包,其中三个承包者具有医生资质,只有凤凰山庄门诊承包者朱**没有医生资质,该门诊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上主要负责人挂的是刘**的名字。2010年刘**没有担任宝塔卫生所所长后,该门诊2012年换《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时主要负责人挂的就是向**生院副院长唐*的名字。因为经营医务门诊必须要办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并且经营者也就是主要负责人必须具有医师资质,而唐*和刘**两人都具有医师资质。凤凰山庄门诊成立的具体时间我不清楚,我调到向**生院任院长前,该门诊就已经由朱**在经营了,签有承包合同,其每年上缴几千元的管理费给向阳湖镇卫生院。2010年以前承包合同是宝塔卫生所刘**负责与朱**签的,2010年至2012年4月是我代表向**生院与朱**签的。承包经营医疗机构的基本条件是必须办理《医疗机构业许可证》,并且经营者要具有医师资质。《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每年都要通过咸安**政股年检。凤凰山庄门诊平常也就是对普通的感冒、发烧等简单的病人治疗,由朱**本人对这类病人开具处方、进行简单的配药和注射。我多次听医政科人员说过朱**没有医师资质。按规定,朱**没有资格为病人开出处方并进行治疗,只能作为医生副手从事简单的处置病人工作。按规定,朱**也不能够承包经营凤凰山庄门诊。因朱**没有医师资质,咸安区卫生监督部门多次对凤凰山庄门诊进行了检查和处罚。朱**本人不愿意回卫生院上班,即便是回了卫生院,我也无法给他安排合适的岗位,承担不了他的工资费用。

(2)证人唐*的证言:我1995年10月份分配到原咸安区宝塔卫生院工作,2003年6月份乡镇合并后到咸安区向阳湖镇卫生院任副院长。**卫生所凤凰山庄门诊是向阳湖镇卫生院下设的医疗机构点,是宝塔卫生所职工朱*甲个人承包经营的,他经营很多年了。我任职至今朱*甲一直未到卫生院来上过班。我听说他有药剂师资质,进修过痔瘘专业。他是否有医师从业资质我不知道,后来凤凰山庄门诊出现医疗事故,有关单位来医院了解情况,我才知道他没有医师从业资质。凤凰山庄门诊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上主要负责人写我的名字,是院长孙**安排的,当时既没有开会研究也没有征求我本人的意见,我毫不知情。只是凤凰山庄门诊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办出来以后,孙**院长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说安排我为凤凰山庄门诊的主要负责人,要我多对朱*甲的医疗点进行业务指导。之后我到该医疗点去过几次,强调了卫生环境、医疗程序等内容,但对朱*甲的医师资质没有在意。按惯例,区卫生监督局市场科的人每年至少要到各个医疗单位包括凤凰山庄门诊检查监督一次,但我没有参与过,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我至今没有看到区卫生监督局对凤凰山庄门诊下发的卫生监督意见书。

(3)证人朱*乙的证言:我1995年分配到咸安区向阳湖镇卫生院工作,2011年任卫生院工会主席。**卫生所凤凰山庄门诊是我卫生院下属单位,每次由我收集相关资料报咸安区卫生局医政科年检和换发新证。每次年检和换证都需要法定代表人的代表证和身份证、主要负责人资质证明、医疗机构校验登记表等资料。2008年3月份至2013年6月份,向阳湖镇卫生院的法定代表人和主要负责人是孙**,2013年7月份至今卫生院的法定代表人和主要负责人变更为现任院长石**。将凤凰山庄门诊原主要负责人刘**更换为唐*是由孙**院长安排我去办理的变更手续。凤凰山庄门诊实际上一直是朱*甲在承包经营。朱*甲不具有医师资格证。没有医师资质的人是不能经营医疗机构门诊的。刘**和唐*都具有医生资质,只能以他们的名义申报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从2010年开始,凤凰山庄门诊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年检都是我将资料上缴到区卫生局医政股施**股长手上,由他负责审核。朱*甲没有医师资格证这个情况我没有向医政股施**反映。向阳湖镇卫生院与凤凰山庄门诊过去的承包合同是怎么签订的我不清楚,只是在2010年5月份,孙**院长与凤凰山庄门诊朱*甲签订合同时我在场,是我经手盖的卫生院公章,合同期限是两年,时间截至到2012年4月30日,每年管理费是5000元。向阳湖镇卫生院一次性收取了朱*甲10000元的管理费。2013年的合同没有与朱*甲签订,应该是延续过去的做法,管理费收取了5000元,有财务帐可以证明。

(4)证人陈*的证言:我认识朱*甲,他在107国道宝塔段开了一家诊所,叫国道门诊,有十多年时间了。该门诊只有两个人,朱*甲负责看病开处方,其妻子负责打针。我平时有小病都到朱*甲的国道门诊就诊。2013年11月28日上午9点钟,我和同村八组的村民卢*及另外一个妇女共三人在朱*甲的门诊打针,到了11点钟左右,卢*说想吐,针打不得了。朱*甲见状就把卢*的药水停了,接着换一种药水给他打,并问他怎么样,卢*说肚子疼。过了一会,朱*甲见他不对头,就把针停了,并要求那个妇女打120急救电话。没几分钟120急救车来了,医生说卢*没有心跳和血压了。

(5)证人马*的证言证实的内容与证人陈*的证言证实的内容相印证。

3、被告人的供述

被告人朱**供述:向阳湖镇铁铺村村民卢*2013年11月26日来我诊所治疗,自述咽喉痛,无其它症状。通过检查,我发现他扁桃体肿大,咽部充血,初步诊断为扁桃体炎。我开的诊疗处方是:左氧氟沙星0.32瓶,10%葡萄糖250毫升1瓶,头孢呱酮钠5克静滴。先做头孢酮钠皮试,观察阴性后用药。26日、27日用药正常,28日上午十时,卢*又来打针,本人配处方药,用药后头两瓶左氧氟沙星正常,第三瓶头孢呱酮钠用上后,点滴五六分钟左右,患者自感不适,出现肚痛、呕吐、眼部充血、面部潮红,本人迅速关掉针头,又换成克林霉素,6克点滴,同时请人拨打120。由于当时在门诊外打针,我就要求他上床休息,他说不要紧。之后我倒杯开水他喝了两口,随即病情急剧,我迅速掐他人中。大约五六分钟后,患者失去知觉。大约二十分钟后120赶到,通过急救后,病人无脉搏,无血压,医生确定患者死亡。然后患者家属要求送人民医院,最后在区人民医院抢救,结果还是死亡。对卢*的死亡,我在治疗上、抢救措施过程中有没有过错要通过法医做司法鉴定,我说了不算,但我肯定是存在过错的,第一,我没有医师资格证,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的规定是不能开办门诊的,也没有处方权;第二,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上主要负责人不是我的名字,实际开办门诊的人和主要负责人不一致;第三,是我妻子邹**给卢*打的针,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护士执业注册管理办法》的规定,她没有取得护士执业证书,不能从事护士职业;第四,当时卢*病情来得太快,我分析他不是过敏,就没有用付肾素。

我1980年咸宁地区卫校药剂班毕业,分配在张公乡卫生院工作。1984年调到浮山**生院药房发药。1993年在咸宁地区人民医院进修一年,专业是痔瘘科。1999年调到宝塔卫生院,就承包经营宝塔卫生院凤凰山庄门诊。当时只有我一个人经营。为了招牌醒目,我挂了一块“国道门诊”的招牌。我经营该门诊从1999年一直到2013年11月,每年跟宝塔卫生院签订承包合同,每年向宝塔卫生院交1000至2000元的承包费。2008年合镇以后,我跟向阳湖镇宝塔卫生所签订承包合同,每年向卫生所交6000元的承包费。2010年5月1日,向**生院院长孙**与我续签了两年承包合同,每年承包方是5000元。合同加盖了向**生院的公章。凤凰山庄门诊2000年以宝塔卫生院的名义办理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上面写的主要负责人是我的名字。2008年7月15日,凤凰山庄门诊医疗执业许可证上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孙**,主要负责人变更为刘**;2012年7月15日,法定代表人是孙**,主要负责人变更为唐*。2008年刘**跟我说,卫生局说我没有医师资格证,所以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上的主要负责人不能写我的名字,如果写我的名字就不能办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2012年4月30日承包合同到期后,孙**院长到我门诊来叫我继续经营,还是跟往年一样交管理费。当时没有签文字合同。凤凰山庄门诊的从业人员主要是我,我妻子邹**有时帮我配一下药、打打针。

向阳湖卫生院职工和院长都知道我没有医师资格证。向阳湖卫生院和宝塔卫生院合并后,职工比较多,不好安排,所以安排我到凤凰山庄门诊。

除了重大疫情(非典、发热、手足口病等),卫生院会通知我开会,平常院长和执业许可证上的主要负责人很少到我门诊来,一年来得两三次,从来没有搞过什么检查。近几年咸安区卫**督局每年到我门诊搞一次检查。2013年10月份,卫**督局副局长胡*带着方*、闵*到我诊所进行检查,给我做了笔录,下了卫生监督意见书。卫生监督意见书提出的意见一是必须取得医疗执业许可证方可开办门诊,二是执业人员应取得相应的执业资格后方可执业。他们下达卫生监督意见书后就没有来了。当时方*跟我说我这门诊不能开了,我没有医师执业证,要我通知卫生院安排我回去上班,我说可以。过后我跟卫生院院长石**打了电话,把情况跟他说了,他说好。大概过了一个星期,石**院长和管公共卫生的姚*到我诊所来,石院长问我怎么办,我说听你安排,他说他到卫生局去问下情况。后来就没有下文了。

凤凰山庄门诊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每年都是由向阳湖卫生院安排人来门诊拿去统一年审的,年审完后就还给我,具体年审情况我不清楚。

咸安**督局每年派人来我诊所一两次。从2000年到2011年,每年都对我诊所处罚过一次。其中2011年是因非法手术(超范围经营)被处罚了3000元,其他年份主要是以我无医师执业证经营诊所作出处罚,还有其他的一些理由,每次罚款都是1000元至2000元。每次来检查都是副局长带队,有方*、闵*、贺**等人,还有一些人也来过,但近几年是方*来检查得比较多一点。他们罚款大部分开的都是定额票,就是2011年开了一张罚没收据。这以后就没有罚过我款了。每次给我开具的卫生监督意见书和处罚票据我都没有保存。每次罚款我都是交的现金,我没有做账。

卫生监督局的执法人员从来没有向我提出立即停业的要求,他们每次来处理就是罚款,再口头上跟我说,要么赶快去办医师资格证继续行医,要么回卫生院上班,门诊不能再搞了。然后他们就没有人再来过问了。如果他们坚决要取缔诊所的话,我早就不会开这个诊所了。

4、鉴定意见

(1)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同济司法鉴定(2013)法医病理F-436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根据对死者卢*的尸检及器官组织的法医病理学检查结果,结合实验室检查及死亡经过综合分析,认为死者卢*符合在输液过程中因冠心病急性发作致心脏性猝死。

(2)咸**心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咸中心司法鉴定所(2014)临鉴字第258号法医学意见书,鉴定意见为2013年11月28日“国道门诊”对卢*的治疗经过中存在如下过错:无证非法执业;执业机构名称与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名称不一致;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处方开具违反了《处方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抗菌素应用不规范、不合理;抢救措施不当。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朱*甲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非法行医,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朱*甲的行为不构成非法行医罪。对此,本院认为,咸安区向阳湖镇卫生院明知朱*甲未取得医师资格证,而让其承包经营凤凰山庄门诊,对朱*甲非法行医确实负有一定责任,但不能以此为由免除朱*甲非法行医的刑事责任;尽管没有证据证明朱*甲非法行医被卫生行政部门行政处罚过两次,但不能就此认为朱*甲非法行医不属于情节严重的情形。因为,虽然卢*的死亡原因是输液过程中因冠心病急性发作致心脏性猝死,与朱*甲非法行医没有刑法上的直接因果关系,但朱*甲长期承包凤凰山庄门诊非法行医,使得周围群众误以为其是医师,本案中,被害人卢*也是基于对其的信任而到其门诊看病,在输液过程中突发冠心病,由于朱*甲没有医师资格,也不具备医师的职业水准,导致抢救措施不当等原因,使得卢*最终死亡。该事实应认定朱*甲的行为属于《最**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的非法行医“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因此,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朱*甲的行为不构成非法行医罪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鉴于被告人朱*甲非法行医犯罪的情节轻微,且案发后其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损失,获得谅解,可对其免予刑事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七条和《最**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五)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朱*甲犯非法行医罪,免予刑事处罚。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咸宁**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