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何*甲一案二审刑事裁定书

2014.09.02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永中法刑一终字第110号

审理经过

湖南**民法院审理湖南省蓝山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何*甲犯非法行医罪一案,于二○一四年四月二十日作出(2013)蓝刑初字第117号刑事判决。何*甲不服上诉,2014年6月23日蓝山县人民法院将案卷移送本院,本院于次日立案。等永州市人民检察院于同年6月30日借阅案卷,7月30日归还卷宗后,本院依法由审判员唐**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杨**、徐**组成合议庭,代理书记员郑*担任庭审记录,于2014年9月1日在蓝山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永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艾**履行职务,上诉人何*甲及辩护人蹇文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查明,2005年11月至2013年3月,被告人何*甲在未取得医师执业资格和《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情况下,在蓝山县塔峰镇新建路开办诊所,从事医疗活动。期间,蓝**生局在执法过程中,分别于2006年9月8日、2011年6月10日对被告人何*甲非法行医的行为进行了两次行政处罚,并责令其立即停止医疗活动,但被告人何*甲并未按卫生行政处罚决定停止医疗活动。2013年3月19日,胡*甲在被告人何*甲开设的诊所就医时,因过敏导致休克。案发后,被告人何*甲于2013年3月27日被蓝山县公安民警抓获归案。

另查明,被告人何*甲已支付受害人胡*甲医药费人民币20400元。

原判据以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何**的供述和辩解,证明2013年3月19日下午3点左右,一名50岁左右的男子到他诊所做了个骨质增生手术,手术后,他给那男子打点滴时出现了药物过敏,后来他们就把那男子送到中医院去了。晚上,那男子又转到永州市中心医院去了。他现在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以前有许可证,2006年以后,县卫生局就没有给他办许可证了。他办诊所分别于2006年9月8日和2011年6月10日被县卫生局行政处罚过两次。

2、被害人胡**的陈述,证明2013年3月19日,他在何*甲办的诊所做骨质增生割疗手术后,在打点滴过程中出现了药物过敏导致休克等症状,在蓝**心医院和永州市中心医院分别住了院,共花了10多万医药费。

3、证人李**、李*乙的证言,证明的事实与胡**的陈述基本一致。

4、证人李**的证言,证明该门诊开设有十年左右了,卫生部门的去检查过,近期还因医疗出了事。

5、证人邓某甲的证言,证明无执业医生资格行医是不合法的。

6、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和照片,证明案发的地点在蓝山县塔峰镇新建路及方位。

7、诊病诊断证明、入院记录、病程记录、病危通知,证明胡**在被告人何*甲开设的诊所就诊后因药物过敏住院的事实。

8、县卫生局的证明、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无《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医师执业证》行医属非法行医,被告人何*甲因非法行医分别于2006年9月8日、2011年6月10日被行政处罚的事实。

9、被害人胡**提供的住院发票、诊断证明、病程记录、收条,证明胡**在何某甲开设的诊所诊治后由于药物过敏在蓝山县中医院、永州市中心住院治疗137天,共花医药费人民币109613.4元以及被告人已支付胡**20400元的事实。

10、户籍证明、抓获经过,证明被告人何**的基本情况及到案的过程。

一审法院认为

原判认为,被告人何*甲在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情况下非法行医,被卫生行政部门行政处罚两次以后再次非法行医,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应依法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何*甲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何*甲及其辩护人提出何*甲具备执业医师资格,执业医师在诊疗过程中不可预见的意外事故,不应承担刑事责任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虽提供了2013年3月补发的执业医师资格证,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十四条规定“未经医师注册取得执业证书,不得从事医师执业活动”,其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情况下非法行医,被卫生行政部门行政处罚两次以后再次非法行医,情节严重,行为构成非法行医罪,因此,被告人何*甲及辩护人认为何*甲不应承担刑事责任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但被告人何*甲已支付部分医药费用,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据此,根据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何*甲犯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限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清)。

宣判后,何*甲不服,以“原判认定事实不清,我一直以来就是有医师资格的人,只是有关部门不实事求是,事实上有2013年3月补发的医师资格证书予以证实我自1999年以来就有医师资格,因此,卫生部门两次处罚我都不正确,我不是非法行医且胡**的药物过敏只是意外”为由,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改判;出庭检察员则认为原判正确,应予维持。

本院经二审审理查明,原判认定的事实、证据均属实,本院予以确认。二审期间,上诉人何*甲及辩护人提供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厅2013年3月补发的何*甲自一九九九年五月一日起具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书和湖**生厅的一纸证明,证明何*甲自一九九九年以来就具有医师资格了。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上诉人何*甲在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情况下非法行医,被卫生行政部门处罚两次以后再次非法行医,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上诉人何*甲及辩护人提出,何*甲具备执业医师资格,并提供了何*甲被中华**卫生部颁发的执业医师资格证书,上载发证时期为1999年5月1日,2013年3月补发,和何*甲自九九年一月即有医师资格的卫生厅的证明,欲证明何*甲不是非法行医。经查,这是在何*甲非法行医出事后补发的证件,该证书仅能作为注册依据。不能等同于医师执业资格,因为根据《执业医师法》及相关法律规定,只有通过了医师资格考试,取得医师资格,并经注册取得医师执业证书后,才能从事医师执业活动,医师执业资格并不等同于医师资格或执业医师资格,而是“医师资格”与“执业资格”的统一,即只有同时具备医师资格和取得执业证书,才属取得了“医生执业资格”。从实质上看,非法行医首先侵犯的是公共卫生,其次是医疗管理秩序,取得医师资格但没有取得执业证书的人行医,侵犯了上述两种法益,因此,即使曾经同时具有上述两种资格的人,由于某种原因被有关部门取消其中一种或两种资格后,仍可构成非法行医的主体。又根据最**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之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即认定为“未取得医师执业资格的人非法行医”:(一)未取得或者以非法手段取得医师资格从事医疗活动的;(二)个人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开办医疗机构的;(三)被依法吊销医师执业证书期间从事医疗活动的。本案中,何*甲原本有证行医,但自从2007年至胡**出事前,何*甲虽一直经营诊所,却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实际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也没取得医师执业证书,还没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特别是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十九条之规定,个人行医的须经注册后执业满五年并经审批才能申请个体行医,何*甲的行为明显不符上述规定,故何*甲被卫生行政部门两次处罚后仍非法行医,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原判定罪准确,量刑适当,何*甲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九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