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王**非法行医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4.08.15增城市人民法院(2014)穗增法刑初字第448号

审理经过

广东省增城市人民检察院以增检公刑诉(2014)38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犯非法行医罪,于2014年5月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广东省增城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及其辩护人龚*、杨**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办理延期审理手续,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广东省增城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1年4月份以来,被告人王**伙同其妻子张*(另案处理)在未取得医师资格和医师执业资格,且未经卫生主管部门审批许可的情况下,在增城市新塘镇沙埔站前路2号开设“官道村银沙某站”非法医疗机构非法行医。2013年12月24日被告人王**及张*非法为孕妇刘*乙洪做引产清宫手术,导致被害人刘*乙洪因大出血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病理鉴定,刘*乙洪因子宫破裂出血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庭审中,公诉机关向法庭出示了现场勘查材料、法医病理鉴定、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证据,据此指控被告人王**的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被告人王**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提请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处刑罚。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王**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承认控罪。其辩护人提出:沙**院未能及时抢救,应当对被害人的死亡负主要责任;被害人存在一定过错;被告人王**属从犯、有自首情节、悔罪态度好,已赔偿被害人家属损失并取得谅解。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1年4月以来,被告人王**伙同其妻子张*(另案处理)在未取得医师资格和医师执业资格,且未经卫生主管部门审批许可的情况下,在增城市新塘镇沙埔站前路2号开设“官道村银沙某站”非法医疗机构非法行医。2013年12月24日,被告人王**及张*非法为孕妇刘*乙做引产清宫手术,导致被害人刘*乙因大出血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病理鉴定,刘*乙因子宫破裂出血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另查明,2014年5月26日,被告人王**的家属与被害人家属签订协议书,赔偿了被害人家属人民币115000元,被害人家属对被告人表示谅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由公诉机关、辩护人当庭出示,经控、辩双方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证据证实:

1、受案登记表、抓获经过证实:2013年12月24日12时许,刘*乙新向公安机关报案,当天公安人员在沙**院将被告人王**拘传归案。

2、被告人王**的户籍材料证实:被告人王**已达完全刑事责任年龄。

3、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图及现场照片证实:现场位于增城市新塘镇沙埔站前路2号官道村银沙某站,以及现场概况。

4、增城市卫生局出具的证明证实:(1)经查询医师执业注册联网管理系统,没有被告人王**和张*的医师资格和医师执业注册信息。被告人王**、张*均不具备执业(助理)医师资格,其进行任何医疗诊疗活动均属于非法行医。(2)增城市新塘镇沙埔站前路2号旁的“官道村银沙某站”未经该局审批设置,属非法医疗机构,在该场所从事任何有偿医疗服务活动的行为涉嫌非法行医。

5、死亡医学证明书证实:被害人刘*乙于2013年12月24日因极重度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6、南方医**定中心出具的法医病理鉴定意见书证实:经过对死者刘**的尸体进行系统剖验及法医病理学检查,未发现其重要器官大体有的改变,故认为自身原发性疾病导致死亡的依据不足;刘**系因子宫破裂出血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7、增**生局出具的《关于非法行医行为与刘*死亡关系有关医学专业技术鉴定意见的复函》证实:被告人王**、张*非法行医行为与刘*乙的死亡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8、被告人王**缴纳房屋租金的收据、其诊所购进药品的单据。

9、协议书、收谅、谅解书证实:2014年5月26日,被告人王**的家属与被害人刘**家属签订协议书,被告人家属赔偿了被害人家属人民币115000元,被害人家属对被告人表示谅解。

10、证人刘*乙新的证言:2013年12月22日10时许我怀孕五个多月的妻子刘*乙说肚子痛,我带她去到沙埔银沙某站就医,接待我们的是一名女医生,她为我妻子做了B超后说小孩保不住了,建议我们做引产手术。我与妻子回去商量后,于下午15时又去到卫生站说决定要做手术。那女医生开了两包药给我妻子,说一包是饭前两个小时吃,另一包是凌晨0时吃,并叫我们第二天8、9点去找她。我们按她要求做了,并在23日9时许又来到官道村卫生站找到她,她当时放了两颗药到我妻子子宫内,之后我们就在那里等。15时许我妻子阴道流血,17时许医生为我妻子做手术,17时30分医生在手术室说“掉了”,并叫她丈夫拿药水进手术室。我拿水进去给我妻子喝,医生说我妻子的胎盘出来了,我见我妻子躺的床上有很多血,医生继续帮她做手术,17时40分许*停止手术,但我妻子肚子里的小孩一直没有拿出来。18时许医生打电话叫人送了工具来,20分钟后一名妇女拿了工具过来后就留在手术室帮忙打热水、帮我妻子盖被子。24日8时30分许,医生又放两颗药到我妻子的子宫内,9时许我妻子说肚子痛,9时30分医生又开始帮她做手术。到了9时50分医生说我妻子肚子里的小孩已经拿出来了,但我妻子流了很多血晕了,并叫她丈夫拿药水进去,她丈夫拿药进去后,医生继续做手术。10时许医生说我妻子有危险,叫她丈夫叫了一辆面包车过来将我妻子送沙**院抢救,2小时后我妻子经抢救无效死亡。官道卫生站医生的丈夫在我妻子做手术期间,他负责拿药水和帮我妻子打吊针。

经辨认,指认出被告人王**是有份参与其妻子引产手术的人;张*是帮其妻子做引产手术的女医生;并指认出作案现场。

11、证人刘*乙权的证言:2013年12月23日9时许,我儿子刘*乙新打电话说他妻子肚子痛,身体不适要引产。12月24日21时许,刘*乙新打电话说他妻子下阴部出血不止已送医院抢救。到12时许,我大儿子的妻子已经死亡。

12、证人丁*乙的证言:2013年12月23日16时30分许,我丈夫苗某科叫我送一个不锈钢镊子给沙埔官道银沙某站的张钢琴医生,我去到将镊子交给她,我看见一个女病人躺在床上,还有半瓶没有输完。张医生的丈夫王医生叫我帮他照看小孩,王医生就在大厅分别帮四个病人看病和配药,然后又做饭,张钢琴医生则在配药给那女孕妇打吊针并一直观察她,期间张钢琴叫我拿热水给她暖那女子的手。至19时许我和张、王医生吃饭,饭后一会我就走了。24日凌晨1时许,王医生打电话问我丈夫有没有760代血浆,我丈夫说有,之后他就驾驶摩托车过来,我拿了两瓶500毫升的给他就走了。24日14时30分许,我丈夫说出事了,叫我去银沙某站看一下,我去到看见大门紧闭,拍门没人应。途中我丈夫打电话给我,说那女病人阴道出血被送去沙**院抢救了。我去到沙**院,那女病人的丈夫拉着我问张钢琴医生去哪了,并拉我出医院门口将我交给警察。

经辨认,指认出被告人王**就是银沙某站的王医生,是张钢琴的丈夫;指认出张*就是银沙某站的张钢琴医生。

13、证人姚某乙的证言:我是沙**院的急诊医生,2013年12月24日12时许,有名女子被送到沙**院抢救,当时她已昏迷,面部和手脚肤色苍白,经检查已经无心跳、无脉搏,有很微弱的呼吸。我与医院的护士马上将她推进抢救室,抢救了两个小时后死亡了。该女子是被两名男子送来医院的,一名是她丈夫,另一名我听说是某个诊所的医生。从她丈夫口中我得知她是因怀孕被送到其它诊所堕胎,因失血过多而再送我院的。

14、证人刘*乙颜的证言:2013年12月24日,我正在沙**院上班,一名女子被送到我院抢救,当时姚*乙医生与我一起到抢救室对她进行抢救,经过约2个小时的抢救后,该女子因失血过多而死亡。该女子被送到我院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经医生检查说她已经无脉搏、呼吸很弱,我帮她量血压时已经量不出血压了。当时是两名男子送她过来,一名是她丈夫,一名不知道是什么人。

15、证人吴某祥的证言:我于2011年11月起将位于新塘镇沙埔官道村站前路2号面积80多平方米的房屋出租给王**,每月租金3500元。我出租房屋给王**后,开始只是卖药,到2012年3月,我见他在屋内有卫生站的设备,好像是给人看病,他在门口还做了一个招牌,写着“官道村银沙某站”,我见他是与妻子一起经营的。

经辨认,指认出被告人王**就是租其房屋经营官道村银沙某站的人。

15、证人吴某江的证言:2011年11月左右开始,我开始帮吴某祥到官道村银沙某站收租金,每个月3500元。官道村银沙卫生站是一名姓王的男子租房屋与他妻子一起经营的,门口做了一个官道村银沙某站的招牌。

经辨认,指认出被告人王**就是经营官道村银沙某站的男子;张*就是经营官道村银沙某站的男子的妻子。

16、证人罗某机的证言:我之前帮一个老板看管沙埔**站前路1号的出租屋,出租屋一楼有部分出租给一个河南人开诊所。诊所叫银沙某站,我从2013年3月管理该出租屋时诊所已经开了,银沙某站除了王**以外,还有他妻子一起经营,平时就是他们夫妇在那里给别人看病。

经辨认,指认出被告人王**就是银沙某站的老板;张*就是王**的妻子。

17、证人吴某均的证言:沙埔官道村委只有一间卫间站,法人代表是我本人,医生叫莫*,“官道村银沙卫生站”与我村委没有关联,我村委没有出具过任何证明给该卫生站,该卫生站的医生我也没有见过。

18、被告人王**的供述:我与妻子均是卫校毕业,毕业后也在医院实习过,但考不到从医执业资格,自己有点医学知识,2011年4月起在官道村开设卫生站,刚开始时我们只卖点药,一年后渐渐帮客人看病、开药或打吊针。我是诊所的医生,负责看内科病、小儿科等病,张*是诊所护士,负责协助我为病人看病,另外还负责诊所的妇科。张*也没有医师资格证,没有在增城注册执业医师资格。我的诊所有为他人做人流等节育手术,一般都是药流。

2013年12月22日13时许,一对夫妇来到我经营的卫生站看病,事后听妻子说那妇女怀孕5个月,曾经跌倒过下体有点血想不要胎儿。当时我妻子开了点流产药给对方,那夫妇就离开了。23日9时许,那夫妇又来到,由我妻子接待他们,我妻子又开了一些流产药给她,他们又离开了。下午16时许,那妇女与丈夫又来到,说下体有点出血,我妻子观察后就开了些营养的、止血的针,并帮妇女打吊针,我就带女儿离开卫生站。17时许我回去,那妇女没打完吊针,我妻子说她体质不好,在药水里又加了一点药量,加点营养、止血的药。由于没能使妇人流产胎儿出来,我们就叫妇人在卫生站观察一晚,由我妻子陪着她,我就回家了。24日9时许,那妇女的丈夫又来到卫生站,我听妻子说胎儿可能出来了,10时许我听妻子说那妇女要做清宫手术,并叫我将她配好的药水拿给她。我拿了针水从妇科门口递进去,当时我看到妇人躺在床上。约11时许,妻子说胎儿流出来了,下体出血量很大,又叫我将她事前配好的药水拿给她。妻子说那妇女的状况不是很好,我觉得可能出现问题,就进入妇科室看,那妇女躺在床上,我妻子用被子盖住她,床边有一个桶,桶内装有很多带血的棉花。那妇女脸色苍白,我判断她已昏迷,就叫车把她送到沙**院抢救,抢救时医生说病人出血太多了,我还出了2100元买血。中午12时许,民警在沙**院将我带回调查。这件事过程中,均由我妻子配药水和打吊针,她配的是一些止血药,如止血方酸、止血敏针、代血浆等。

经辨认,指认出被害人刘*乙以及其妻子张*;并指认出作案现场。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无视国家法律,明知自己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伙同他人非法行医,并造成就诊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犯非法行医罪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王**与其妻子共同开设非法诊所对外非法行医,属共同犯罪,应当对共同犯罪造成的危害后果承担共同责任,但在本案中,为被害人刘*乙治疗、施行节育手术的主要是被告人王**的妻子张*,被告人王**在本案中起次要作用,属从犯,依法应当减轻处罚。事发后,被告人王**积极将被害人送医院救治,在明知他人报案情况下在现场等候,后被民警传唤归案,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可认定为自首,依法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王**家属已赔偿被害人家属损失并取得谅解,对被告人王**可酌情从轻处罚。辩护人提出与上述一致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其余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和《最**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二)项、《最**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条、《最**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王**犯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2月24日起至2018年12月23日止),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罚金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次日起三个月内向本院一次缴纳,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州**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裁判日期

二0一四年八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