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被告人朱*非法行医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5.01.28汕头市澄海区人民法院(2014)汕澄法刑二初字第174号

审理经过

汕头市澄海区人民检察院以汕澄检公刑诉(2014)37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朱*犯非法行医罪,于2014年5月3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9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汕头市澄海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郑**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朱*及其辩护人蔡**、蔡*,被害人陈**的近亲属陈**及陈**等人的委托代理人陈**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朱*在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情况下,私自从事医疗活动。2013年2月份,朱*到澄海区莲下镇陈**(另案处理)经营的电器配件店里坐诊。在陈**、陈**等人(另案处理)鼓吹及介绍下,被害人陈**、陈**、黄某某、陈**、陈**、陈**、陈**、陈**、李*、蔡某某等人先后到该处找朱*看病。被告人朱*帮人看病后返回广州,后通过邮寄方式将病人的药物寄到陈**处,由陈**代为发药、收费,朱*收取高额医药费。

被告人朱*自2013年5月初开始为被害人陈*平诊病,并先后开了共数十帖中药给陈*平。在2013年7月中旬,被告人朱*为陈*平诊病后开了7贴中药及6个月量的自制中药丸给陈*平服用。2013年8月中旬,陈*平开始出现身体淤青、头晕、呕吐等症状,陈*平的丈夫陈*涛告知陈**,后陈**将情况反映给朱*,朱*听后邮寄了10帖中药给陈*平服用。后陈*平病情加重,陈*涛要求朱*来诊治。朱*于2013年8月31日在陈**等人陪同下到陈*平家中为陈*平看病,朱*看病后仍认为陈*平身体无大碍,治愈陈*平是其能力范围内,不需要送医院治疗,并开了2贴中药给陈*平服用。2013年9月2日,陈*平出现昏迷、大小便失禁的严重病症。9月3日陈*平被送医院治疗,当天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2013年9月15日,陈*平在医院经救治无效死亡。

法医病理学鉴定意见书:陈**符合AML-M5a型急性单核细胞白血病及其多器官浸润,肺、脑曲菌病,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针对指控的上述事实,公诉人除当庭讯问被告人外,还向法庭出示了被告人朱*的供述;被害人陈**、陈**、陈**、陈**、陈**、陈**、黄某某、李*、陈**、林**、陈**、陈**等人的陈述;同案人陈**的供述;证人林**、金某某等的证言;汕头**定中心法医病理学鉴定意见书;澄海区**管理局出具的关于被告人朱*制配的药丸是否按假药论处的复函;其他材料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朱*无视国家法律,非法行医,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非法行医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朱*在犯罪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朱*没有提出辩护意见。其辩护人辩称,一、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朱*非法行医,情节严重证据不足、事实不清。本案被告人朱*虽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擅自从事医疗活动,但其行为不符合“情节严重”的客观构成要件。二、即使认定被告人构成非法行医罪,被告人也存在自首、当庭认罪、主观恶性较轻、属于初犯的量刑情节。建议处以较轻刑罚并适用缓刑。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朱*在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情况下,私自从事医疗活动。2013年2月份开始,被告人朱*从广州市到汕头市澄海区莲下镇陈**(在逃)经营的电器配件店里坐诊。在陈**、陈**等人(在逃)的吹嘘及介绍下,被害人陈**、陈**、黄某某、陈**、陈**、陈**、陈**、李*、蔡某某、陈**、陈**等人先后到该处找朱*看病。被告人朱*帮人看病后返回广州市,后通过邮寄方式将病人的药物寄到陈**处,由陈**代为发药、收费,朱*从中收取高额医药费。被害人陈**、陈**、陈**、李*、蔡某某、陈**、陈**等人服用被告人朱*所开的中药后均出现腹泻等症状。

自2013年5月初开始,被告人朱*为被害人陈*平诊病,并先后开了共数十帖中药给陈*平服用。2013年7月中旬,被告人朱*为陈*平诊病后开了7贴中药及6个月量的自制中药丸给陈*平服用。2013年8月中旬,陈*平开始出现身体淤青、头晕、呕吐等症状,陈*平的丈夫陈*涛将陈*平的症状告知陈**,陈**将情况转告给朱*。被告人朱*听后认为陈*平的症状是其能力范围能够治疗和处理的,不需要送医院治疗,叫陈**转告陈*平的家属,要陈*平继续服用他开的中药,同时邮寄了10帖中药给陈*平服用。陈*平服药后病情继续加重,被告人朱*应要求于2013年8月31日由陈**等人陪同到陈*平家中为陈*平看病,朱*看后认为陈*平新染风寒,他能够按自己的思路治愈陈*平,没有建议送陈*平到医院救治,并开了2贴中药给陈*平服用。2013年9月2日,陈*平出现昏迷、大小便失禁病症。9月3日早上,陈*平被送汕头大**附属医院治疗,当天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2013年9月15日,陈*平经救治无效死亡。

汕头**定中心根据侦查机关的委托,对陈*平死因进行鉴定,于2014年1月10日作出《汕头**定中心法医病理学鉴定意见书》,认为本例死者符合AML-M5a型急性单核细胞白血病及其多器官浸润,肺、脑曲菌病,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应属于根本死因、中介原因和直接死因。中医存在的漏诊、延误及时确诊和治疗等医疗过失,一定程度地促进和加重病情发展,应属于辅助死因。鉴定意见为,本例死者符合AML-M5a型急性单核细胞白血病及其多器官浸润,肺、脑曲菌病,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并经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害人陈**的陈述,证实2013年三、四月份,他经陈**介绍,认识了一名广西的医生(朱*),他和妻子及三个子女均找朱看病吃药。2013年5月份前后,他就带他妻子到陈**的店里找朱*看病。朱*看后说他妻子体内风寒太多,需要吃其开的药物进行调理,不然有很多老年病。他妻子总共吃了广西医生开的一百多贴中药,后来又吃了那医生寄过来的药丸。2013年8月中旬,他妻子手部、膝盖出现淤青,手上有一个突出来的好像淋巴的东西。他就问陈**怎么回事,后来陈**就说那名广西医生跟其说是他妻子服药后药物的气运到身体毛细血管中,毛细血管营养不够,才出现淤青,说要继续服药就会好转。他妻子继续服药后出现头痛、牙痛、呕吐、吃不下饭、手脚无力、无法行走症状,他就叫陈**叫那名医生来给他妻子看看。8月31日,广西医生跟陈**、还有陈**的两个儿子来他家,广西医生给他妻子把脉后说没有大碍,说他妻子体内垃圾太多,只要继续服用其开的药就会好,接着广西医生就走了。之后他问陈**能不能先不让他妻子服用广西医生的药物,陈**说现在把药停了就前功尽弃了。9月2日上午,他妻子大小便失禁,下午他妻子开始处于昏迷状态,他就打电话给陈**的妹妹陈**,陈**叫他强喂药给他妻子喝。当晚,他跟陈**说要带他妻子到医院看看,但陈**说不用。接着,陈**到他家,看了他妻子后说没事。陈**还对他们说那名广西医生的父亲是世代名医,如果他妻子不按广西医生的方法治疗,以后就会得胃癌、糖尿病。9月3日5点多,他看他妻子还是昏迷,就打电话给陈**,陈**说没事,那名医生下午就到。9月3日早上6点多,他将妻子送到汕大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后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当天在医院血液科,陈**和医生(朱*)都有去,医生(朱*)帮他妻子把脉后说没事,后来他弟载陈**和医生(朱*)到莲**派出所报案。9月15日,他妻子去世。

2、被害人陈**的陈述及辨认笔录,其证实其与父母找广西医生朱*看病的事实,与被害人陈*涛证实的基本一致,还证实她服完药后出现腹泻、头晕、脸上长一些红色斑点等症状。

被害人陈*望对12张不同男子头像照片进行辨认,指认其中第2号(朱*)就是为他诊断治病的人。

3、被害人陈**的陈述,证实约在2013年7月,他们一家在村里的一家电子器材店看病,听说能治百病。她第一次去看病时,那个医生、陈**、陈**的儿子陈**都有帮她把脉。她一共看了三次,花了8650元。她服完药后出现肚子疼、腹泻、腰疼也比以前严重。她父亲陈**和母亲陈**从2013年3月开始去那里看医生,喝了大量的中药药水。到去年8月份,那个医生说要服用一种药丸,到9月3日她母亲昏迷不醒,送汕大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医院的医生说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经过抢救,她母亲在9月15日去世。

4、被害人陈**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3年三、四月,他和妻子、弟弟陈**及弟媳陈*平等人经陈**介绍,到莲下镇陈**的电子配件店找一名广西医生看病,因为陈**经常在他们面前夸该广西医生医术很高明。他吃了广西医生开的药后身体上出现一些红色斑点,他弟弟吃药后身体一些皮肤脱皮,他弟媳吃药后相继出现浑身酸痛、腿脚无力、无法行走、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昏迷,至2013年9月3日被确诊为白血病。

被害人陈**对12张不同男子头像照片进行辨认,指认其中第4号(朱*)就是为他诊断治病的人。

5、被害人陈**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实她大概在2013年3月底到陈**店里找广西医生看病。她每次服药后都会拉肚子,一天拉五、六次,她联系陈**,陈**说是正常情况,说她的身体在排毒。2013年9月3日,医院已经给陈**的家属下了病危通知书,陈**看后还说没事。当天下午两点多,之前给陈**看病的医生去医院帮陈**把脉以后也是说没事。

被害人陈*红对12张不同男子头像照片进行辨认,指认其中第4号(朱*)就是帮她看病并给她把脉开药的医生。

6、被害人李*的陈述,其在2013年9月24日接受公安机关询问时证实,约在3月前,她跟陈**他们一起去莲下一电器店看一个外地医生。她吃了医生开的中药后出现肚子疼、胃疼、便秘等症状,头晕也比之前严重。

7、被害人蔡某某的陈述,证实她经陈**的儿子陈**介绍,于2013年7月开始到莲下立德村陈**电器店看医生。她一共花费9800元,服药后出现胃痛、头疼症状。她知道陈*望服药后出现头痛、腹泻、呕吐症状,陈*望的母亲身体也出现不适。

8、被害人林**的陈述,证实2013年5月份,他经过陈**介绍去陈**的店里给一个医生看病。医生是广西人。他服中药汤后出现腹泻情况,服用药丸就没有什么症状,他没有感觉服药后有什么效果。

9、被害人陈**的陈述,证实2013年1月份,她经她的学生陈**介绍,到陈**的店里找一个广西医生医治她的鼻炎。她服药过程中出现腹泻,流鼻涕越来越严重,她花了很多钱,不但病没治好,反而更加严重。

10、被害人陈**的陈述,证实2012年年底,她妈妈的学生陈**说其认识一个广西的医生很厉害,什么病都能治好。2013年1月中旬,她就跟她妈妈去陈**的店里找那个医生看病。她服完那个医生开的中药后出现腹泻,身体老是感到不适,特别是心脏感到不舒服、无力、四肢无力、酸痛、月经不调等。

11、证人陈**的证言,证实2012年年底,他妹妹陈**说陈*欢店里一个医生帮助人调养身体很在行。2013年3月份,他到村里陈*欢的电器店找那个外地医生看病,他吃了那个医生开的十副中药后没什么效果,就再也没去问那个医生了。

12、证人金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13年9月2日晚上10时许,陈*伟来他药店借血压器,并叫他跟其一起去陈*涛家里。他看到陈*涛的老婆躺在卧室,半昏迷状态,陈*伟就把带来的血压器交给一名男子(A)去帮陈*涛的老婆量血压,另一名男子(B)就帮陈*涛的老婆把脉。陈*伟就拿了一包之前陈*涛老婆服用的中药给他看,他看到里面有一味附子,就说这味中药有小的毒性,会产生副作用。B男子听后就很肯定跟他说这些中药人服用后没事,还说中药里面有四味中药可以用来保命。他听到陈*伟跟B男子说要送陈*涛的老婆到医院救治,那名男子就跟陈*伟说她现在昏迷是正常的,不用去医院。

证人金某某对12张不同男子头像照片进行辨认,指认其中第3号(陈**)与B男子相似。

13、证人林某斌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他是汕头大**附属医院的医生,2013年9月初的一天晚上8时多,他去看陈**弟弟的老婆。他看到陈**弟弟的老婆当时神志不清,呼之不应,他就叫其家里人去找血压计和听诊器,他就帮病人量血压,发现病人血压低,脉搏较快,瞳孔较小,就说病人病情重,具体什么病也不清楚,需要去医院检查。当时有一个男子(A)就说没必要去医院检查,等明天病人就会清醒,A男子还说明天就有一个医生来给病人诊治。

证人林某斌对12张不同男子头像照片进行辨认,指认其中第10号(陈**)就是A男子。

14、证人陈**的证言,证实2013年9月3日,他和他二*等人载广西医生和陈**到莲**派出所报案等事实。

15、同案人陈**的供述及辨认笔录,其在2013年9月3日接受侦查机关询问时供称,他儿子陈*颖身体不是很好,后来了解到在广州一个叫朱*的医生治病效果不错。2012年5月份就带他儿子去广州找朱*看病,看病后他儿子之前肚子痛、腰酸的症状没有了,就觉得朱*医生还是可以的。去年年底,陈*涛了解到他儿子的病治好的情况,就问他是不是找到好医生,他就跟陈*涛说了朱*的情况,陈*涛听后也想找这医生给她妻子调养一下。今年2月份的时候,陈*涛就带妻子陈*平到他家里找朱*医生看病,当时朱*医生给陈*平把脉后说她身体气血有点虚,需要调理一下,就开了一些中药给她。朱*大概给陈*平看病6、7次。8月中旬,陈*涛带着陈*平到他家里,跟他说陈*平手脚出现一些淤青,而且身体没有什么力气还有酸痛。他听后就打电话给朱*医生说了这个情况,朱*医生当时就说继续吃其开的中药就行。他就把朱*医生的话转告给陈*涛。最近几天,陈*涛打电话跟他说陈*平起不了床,身体越来越差,他就打电话给朱*叫其来汕头看看陈*平。大概3天前,朱*就从广州过来给陈*平看病,当时朱*医生看了陈*平的身体情况后就说再吃几贴中药看看。今天早上陈*涛就跟他说陈*平身体很差,已经送到汕头**一医院接受治疗,医生说陈*平病情很重,还下了病危通知书。陈*涛哥哥就带着他和朱*到派出所报警。他没有了解过朱*医生给人看病是否取得医生执业资格证。

同案人陈**对12张不同男子头像照片进行辨认,指认其中第5号(朱*)就是为陈**诊断的人。

16、汕头市公安局澄海分局莲下边防派出所出具的到案经过,证实2013年9月3日16时15分,朱*和陈**等人主动到派出所协助调查等事实。

17、汕头市澄海区卫生局2013年9月23日出具的《证明》、藤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2013年9月30日出具的《证明》、容县卫生局2013年10月11日出具的《证明》,均证实其未对朱*的非法行医行为进行过行政处罚。

18、汕头大**附属医院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证实陈**因患急性白血病于2013年9月15日死亡。

19、现场照片及查扣药物的照片,反映被告人朱*非法行医的地点,以及朱*开给陈**服用的中药、药丸的情况。

20澄海区**督管理局出具的《关于犯罪嫌疑人朱*制配的药丸是否按假药论处的复函》,证实朱*未经许可自制药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应按假药论处。

21、广东省**鉴定中心出具的《理化检验报告》,证实该鉴定中心根据汕头市公安局莲下边防派出所送检的中药药材、自制药丸进行检验,未检出常见安眠镇静药物、常见农药及毒鼠强成分。

22、《汕头**定中心法医病理学鉴定意见书》,证实汕头**定中心根据汕头市公安局莲下边防派出所的委托,对陈*平死因进行鉴定,认为本例死者符合AML-M5a型急性单核细胞白血病及其多器官浸润,肺、脑曲菌病,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应属于根本死因、中介原因和直接死因。中医存在的漏诊、延误及时确诊和治疗等医疗过失,一定程度地促进和加重病情发展,应属于辅助死因。鉴定意见为,本例死者符合AML-M5a型急性单核细胞白血病及其多器官浸润,肺、脑曲菌病,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23、其他证明材料。

24、被告人朱*的供述和辩解,与以上证据相印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朱*无视国家法律,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而从事医疗活动,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依法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鉴其在犯罪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从轻判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所犯罪名成立。被告人朱*的辩护人提出的第一点辩护意见,经查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提出的第二点辩护意见,经查基本属实,建议处以较轻刑罚,均可采纳,但建议适用缓刑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和《最**法院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朱*犯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9月3日起至2015年12月2日止。罚金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