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李某某自诉非法行医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2015.08.05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广法刑终字第86号

审理经过

自诉人李*某诉被告人蒲某某、李*甲犯非法行医罪一案,四川**民法院于2015年6月10日作出(2015)岳池刑初字第136号刑事裁定,对自诉人李*某的起诉,不予受理。原审自诉人李*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答辩情况

自诉人李*某诉称,其父李*乙,男,88岁,于2014年1月25日上午10时入住岳池**卫生院住院部治疗。其多次提出对父亲进行全身检查,住院部医生蒲某某不采纳。27日又提出胸透、心电图、B超,检查血常规和检查大、小便,蒲某某只同意检查血常规和大、小便,处方缴费后,医院化验人员私自离岗回家过年。28日,秦护士将几瓶药水输到垫睡的棉被上,失去治疗效力,29日,杨护士将几瓶药水输在我父亲大腿上,肿起象个“胖脚褪”,加重了我父亲的痛苦。蒲某某不听我反对,强行加重使用“清开灵”混合输液处方后,于27日上午私自离岗回家过年,交给实习生李*甲。李*甲非法行医带班5天,造成我父亲于2014年2月1日3时53分痛苦的死亡。我父亲死亡20多分钟,才叫醒李*甲和秦护士来观察。2014年2月3日下午,我等蒲某某回了医院给我父亲出具了死亡证明,认定是“肺部感染,败血症,全身多器官功能衰竭”(未盖医院公章)。2月8日,我向杨某某院长口头提出上报处理请求,没有回音。

2月13日我向各级卫生部门和司法机关提出了“医疗事故和非法行医罪”的刑事控诉,均遭到岳池县各职能部门的包庇。

一审法院认为

原判认为,非法行医罪不属于自诉案件。自诉人起诉是基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三项“被害人有证据证明对被告人侵犯自己人身、财产权利的行为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不予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案件。”而自诉人李某某没有提供证明被告人侵犯自己人身、财产权利的行为且应当承担刑事责任的证据。故对于自诉人的起诉,本院不予受理。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三项、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裁定,对自诉人李某某的起诉,本院不予受理。

二审请求情况

判后,原审自诉人李某某不服,上诉称,1、我向岳**民法院提交的岳池县卫生局处理回复就有充分的犯罪证据。2、我从2014年2月8日到11日均要求公安局进行尸检,公安局不作为。3、岳池县卫生局的处理决定,称48小时内或延长至7日上报尸检,是对医疗事故民事纠纷主体的规定,对非法行医罪没有约束力。请求撤销原裁定,指令异地县法院受理。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李*某向岳**民法院提出自诉除提交自诉书及相关身份证复印件外,还提交证据如下:1、岳池县公安局的不予立案通知书、岳池县人民检察院的答复函,均认为没有犯罪事实而不予立案。2、岳池县卫生局关于李*某信访有关情况的回复,查明李*某之父李*乙在苟角中心卫生院治疗期间,李*甲在没有执业医师的指导下独自对李*乙进行诊疗活动,李*甲独自诊疗期间,李*乙病历上的医嘱和处方上蒲某某签署的名字均是2月1日后补签上去的。责令苟角中心卫生院立即停止李*甲单独执业的行为,给予苟角中心卫生院罚款3000元;给予李*甲罚款5000元;给予蒲某某警告。3、岳池县卫生局关于李*乙医疗纠纷处理告知书,载明医患双方当事人不能确定死因有异议的,应当在患者死亡后48小时内提出申请,进行尸检;具备尸体冻存条件的,可以延长7日。尸检应当经死者近亲属同意签字。拒绝或者拖延尸检,超过规定尸检,影响死因判定的,由拒绝或者拖延的一方承担责任。尸检后尸体应移送殡仪馆进行处理。4、2014年4月3日,李*某等与苟角中心卫生院达成赔偿协议,由苟角卫生院一次性赔偿李*乙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交通费、死者家属处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差旅费等法律规定的各项费用共计15万元,李*某等自愿放弃尸检、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司法鉴定和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达成赔偿协议后,李*某自己及家庭成员和其他权利人不得再就此事向苟角卫生院、苟角镇人民政府及其他任何国家机关、单位和个人再行主张权利,不再上访、信访。否则,双倍返还收到的赔偿金,并赔偿由此给苟角卫生院及有关单位、个人造成的一切损失。5、出院证明书,四川省**心卫生院诊断李*乙是“肺部感染,败血症,全身多器官功能衰竭”,于2014年2月1日死亡出院(未盖医院公章)。6、清开灵注射液说明书及相关的控告材料。7、回避申请书,李*某申请岳**民法院回避。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自诉人)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三)项“被害人有证据证明对被告人侵犯自己人身、财产权利的行为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不予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案件”提起自诉。其虽然提交了公安机关和人民检察院不予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证据,但没有提交其父亲李*乙死亡与二被告人行医行为具有刑法上的因果联系,并且依法应当追究二被告人刑事责任的证据。即李**之父死亡原因不明,其提起自诉属于缺乏罪证的情形。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五十九条第(四)项“人民法院受理自诉案件必须符合下列条件,即(四)有明确的被告人、具体的诉讼请求和证明被告人犯罪事实的证据”;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款第(二)项“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说服自诉人撤回起诉;自诉人不撤回起诉的,裁定不予受理,即(二)缺乏罪证的”之规定。上诉人李**提出的自诉依法应当不予受理,且经说服,表示不愿意撤回起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百三十三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八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