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被告人唐**犯非法行医罪一案二审刑事裁定书

2014.01.14铜仁地区中级人民法院(2014)铜中刑终字第5号

审理经过

贵州**民法院审理贵州省石阡县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原审被告人唐**犯非法行医罪一案,于2013年11月11日作出(2013)石刑初字第22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月6日对唐**依法进行讯问后,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判认定:被告人唐**于1997年至2012年8月在石阡县大沙坝乡街上租用他人房屋开设诊所(取名唐*诊所)。因唐**无医生执业资格证,石**生局曾于2008年3月4日和2012年3月20日分别对被告人唐**处以行政罚款人民币2000元、6000元,并责令立即停止执业活动。后唐**仍继续从事诊疗活动。

2012年7月22日,石阡县大沙坝乡大沙坝村刘家坡组村民杨**因发烧而被送到被告人唐**所开设的唐师诊所治疗输液,由于病情加重,次日被送至石**民医院治疗数小时后又转至铜仁**民医院抢救治疗。同月26日,被害人杨**因患流行性乙型脑炎而中枢性呼吸衰竭死亡。经贵阳医**鉴定中心鉴定,鉴定意见为:1、唐**在对杨**诊疗过程中存在体格检查不完善,缺乏辅助检查导致未能及时明确诊断乙型脑炎,以至于导致缺乏可靠有效并具针对性的治疗方案等过错;2、唐**在对杨**诊疗过程中所存在的医疗过错与其死亡后果之间起次要因素作用,参与度约为30%-40%。

诉讼中,被害人杨**的父亲杨**、母亲邵**向石阡**院院提起附带民事赔偿诉讼,同时对贵阳医学院法医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意见不服申请重新鉴定。石阡县人民法院依法进行合并审理,并委托华东政**定中心进行鉴定,该鉴定中心于2013年10月17日作出华*(2013)法医医鉴字第6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其鉴定意见为:唐**对杨**诊疗过程存在过错,责任参与度酌情为50-70%;唐**诊疗过程是造成杨**死亡的主要因素;石**民医院、铜仁**民医院对杨**诊疗过程未发现存在明显过错。庭审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邵**申请撤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审法院于2013年11月8日作出(2013)石刑初字第22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准许撤回附带民事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原判认为唐**在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和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情况下长期非法行医,且被卫生行政部门处罚两次后,仍继续非法行医并造成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以被告人唐**犯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二审请求情况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唐**不服,以杨**先由袁**治疗过,自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患者死亡原因不明、原判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辩护人以公诉机关未提供死亡鉴定报告,原判认定上诉人非法行医致人死亡证据不足,原判量刑过重为由提出辩护意见。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上诉人唐**非法行医致人死亡的事实清楚,所依据的证据已查证属实,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未提供新的证据,本院对一审认定的事实及证据予以确认。

关于上诉人唐**提出被害人杨**先由同样无医师执业资格的袁**治疗过,自己不应承担主要责任的上诉理由。经查,被害人杨**虽经袁**进行过常规性的一次治疗,但被害人随后在唐**诊所进行的三次治疗中,唐**对患者多日反复高烧并伴随头痛的症状,未尽到高度注意义务而继续错误诊断为普通感冒,贻误患者的最佳治疗时机,故其过错责任明显。华东政**定中心的司法鉴定意见载明唐**在无明确诊断情况下,盲目使用药物,延误诊治杨**最佳时间存在明确过错,责任参与度酌情为50-70%的结果客观真实,应予采纳。故上诉人此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信。关于唐**提出原判死亡原因未查明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提出本案无死亡鉴定报告,认定上诉人非法行医致人死亡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经查,杨**所患疾病经铜仁**民医院通过对患者脑脊液、血液等项目进行检测,并结合患者的临床体症,明确诊断为流行性乙型脑炎。该病症虽属病死率、致残率高的急性疾病,但如诊断得当或处置及时并非不治之症。而杨**经唐**数次治疗后送至铜仁**医院时,已呈现四肢肌张力强直、口吐白沫、持续抽搐、呼之不应,处于极度危急状态。经铜仁**医院急救无效死亡,虽未进行尸检,但鉴定部门综合考虑该因素未认定唐**负全部责任,仅酌情认定其责任参与度为50%-70%,即对杨**的死亡负主要责任的鉴定意见客观合理,应予采纳。故上诉人此上诉理由和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上诉人唐**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非法行医,造成就诊人死亡,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已构成非法行医罪,依法应负刑事责任。我国刑法规定,非法行医造成就诊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原判依据唐**的行为、社会危害后果及其认罪态度,以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即上诉人及辩护人所提原判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项“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的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