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颜**与武汉微**限公司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3.12.26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鄂武汉中民商终字第01071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陕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武汉微**限公司(以下简称武**公司)、被上诉人颜**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2)鄂武东开民二初第0052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0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陕**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及其委托代理人王*、陈*,被上诉人武**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胡**,被上诉人颜**到庭参加诉讼。在二审审理中,陕**公司、武**公司、颜**均向本院提交了请求本院进行调解的书面申请,但因各方最终未达成一致意见,故调解不成。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审理查明:2012年11月29日,武**公司与陕**公司签订一份对账情况说明,载明:一、双方就以下事实达成一致意见:从2009年至2011年双方共同签订了77份合同,合同总金额为1555800元,销售额为1475600元,武**公司开票金额为1471600元。双方对下表一:武**公司与陕**公司历年合同签订、开票情况及发货情况确认一致。二、双方未达成共识的意见:1、就已付货款:武**公司认定为1304460元;陕**公司认定为1829388.9元,其中包括下表二:陕**公司历年付款情况中已付款1304460元部分。2、就未付货款:根据双方确认的77份合同,武**公司认为陕**公司未付货款为171140元。陕**公司认为多支付武**公司货款830368.9元,其中包含表三所列颜**在陕**公司领取的款项,而武**公司不认为该部分款项是上述77份合同项下货款,根据表四、表五所列合同,在确认陕**公司如实收到货的情况下,武**公司认为陕**公司应结清货款为171140元。而陕**公司认为在有证据表明已收到武**公司发的表四、表五所列合同规定的货物时,应在所支付武**公司的货款中减去相应的金额。3、就已收货情况:陕**公司认为表四、表五所列合同项下货物未收到,武**公司认为上述货物陕**公司已收到。表一记载了武**公司与陕**公司历年共计77份合同的签订、开票情况及发货情况,其中合同总金额为1555800.00元,销售总金额为1475600.00元,开票总金额为1471600.00元。表二记载了陕**公司历年付款情况,从2009年5月26日至2010年12月31日,陕**公司付款总金额为1304460.00元。表三记载了颜**在陕**公司领取货款情况,从2009年5月26日至2011年2月28日,颜**总共领取524928.9元。其中2009年6月11日这一笔是陕**公司汇给湖北恒**有限公司,然后再由湖北恒**有限公司付给颜**;2010年11月23日这一笔是陕**公司汇给陕西电子大楼迈视电子商行,然后再由迈视商行付给颜**。表四记载了陕**公司认为未收到货,武**公司认为陕**公司已收货的合同,总金额为246730元。表五记载了陕**公司有异议的合同,需武**公司提供收货方确认收到陕**公司供给的货物,总金额为247130元。在上述的情况说明中的表四记载的16份合同中,有2份合同约定收货人分别是代**、马经理,实际收货人是颜**,有4份合同约定收货人是李**、陈**、张*、马*,实际收货人是秦吉昌、赵*、侯**、刘**。其余的合同约定收货人与实际收货人均为颜**。表五上的合同约定收货人与实际收货人的姓名均一致。

原审另查明,武**公司与陕**公司每次签订的合同均采用武**公司起草的格式合同,在合同约定的交付时间、地点、方式的条款中,均注明交货地点、联系人、电话,其中有颜**作为陕**公司收货联系人的情形,交货方式通常约定为中铁快运;结算方式由陕**公司汇款至武**公司指定的账户。在武**公司与陕**公司签订的合同中,颜**均作为武**公司的代表签字并加盖武**公司的公章。陕**公司与武**公司签订合同后,又委托颜**与其他用户签订合同,当陕**公司将从武**公司购买的货物加价出售给其他用户后,陕**公司扣除销售成本,按其与颜**约定的比例提取管理费,陕**公司将剩余款项支付给颜**,通常付款方式为陕**公司直接转账至颜**或其指定的银行账户,共计为524928.9元。

武汉微**限公司主张截止目前陕**公司仍欠货款251340元,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陕**公司:1、支付武**公司拖欠货款171140元;2、赔偿武**公司93271.3元违约金;3、承担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焦点是:一、武**公司向陕**公司交付的货物的价款数额是多少;二、颜昌梅收取款项行为后果是否应当归于武**公司。

一、依据武**公司与陕**公司共同对账的结果所确认的表四与表五的内容,可确认武**公司所交付货物除6份合同外,均是合同约定的收货人收货。武**公司交付货物的方式是通过中铁快运邮递至具体地址,由中铁快运的邮递人员按地址交付陕**公司或其指定的人员,如果接受货物的人员属于代收货物或冒收货物,在双方对账确认实际收货人的情况下,陕**公司有查明货物去向的义务,陕**公司在没有收到武**公司邮寄的货物时,不是与武**公司交涉合同未履行的事项,而是继续进行下一个交易有悖常理。再者,陕**公司买受武**公司货物的目的是为赚取再次出售货物给他人的差价中的利益,因此,陕**公司与颜**存在事实上的委托合同关系,即陕**公司委托颜**处理与他人进行交易的事务,在表四中就有陕**公司直接委托颜**收货的情形,颜**收货的行为以及颜**确认的他人的收货行为与陕**公司为履行与他人的买卖合同有密切联系,颜**收货的行为以及其确认的他人的收货行为的后果应由陕**公司承担。而武**公司向陕**公司开具的金额为1471600元的增值税发票后,陕**公司予以抵扣税款,证明至少陕**公司是认可收到了1471600元价款的货物。

二、根据武**公司与陕**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约定,陕**公司履行付款义务的方式应当是将货款汇至武**公司指定的账户,从双方实际履行合同的交易习惯看,陕**公司已付1304460元的货款均是直接汇至武**公司在银行开立的账户,陕**公司知道其履行付款义务的方式。陕**公司则主张因颜**是武**公司的西**事处主任,其根据颜**的要求向颜**汇款524928.9元即属于支付货款给武**公司的理由不能成立。因为武**公司主张陕**公司欠货款的金额为171140元,而陕**公司支付给颜**的款项为524928.9元,远超出欠款金额,这不符合生活经验法则,只能证明陕**公司与颜**间有另一个交易行为,陕**公司有向颜**支付款项的义务。在陕**公司同时有向武**公司和颜**支付款项义务时,陕**公司对颜**代理武**公司与其进行民事行为时的代理权限有更严格的审查和注意义务,否则,无法产生陕**公司主张的法律效果。本案中,颜**要求陕**公司向其付款并未出示武**公司授权颜**变更陕**公司付款方式和付款对象的证明,也未形成武**公司与陕**公司变更合同付款方式的协议,陕**公司仅凭颜**是武**公司与陕**公司签订买卖合同的代理人的身份就认定付款给颜**就是付款给武**公司,不能构成善意。尤其是在颜**主张其收款行为是代表个人收取劳务费时,证明陕**公司支付颜**款项的行为与履行对武**公司付款义务的行为无关联性。陕**公司应承担继续履行付款义务的民事责任。综上,武**公司向陕**公司交付货物的价款数额应当为1471600元,陕**公司支付武**公司的货款为1304460元,尚有167140元货款未付,陕**公司应当向武**公司承担继续履行付款义务的民事责任,还应承担赔偿武**公司以167140元为本金、以中**银行一年期贷款利率为标准,从2012年11月29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五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原审判决:一、陕**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武**公司货款167140元;二、陕**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武**公司以167140元为本金、以中**银行一年期贷款利率为标准,从2012年11月29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损失;三、驳回武**公司其他诉讼请求。如果义务人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266元,由陕**公司负担(此款武**公司已垫付,陕**公司应于支付上述款项时一并给付)。

陕**公司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陕**公司有证据证实颜**将总货款为165860元的3份合同货物直接出售给第三方并收取货款,且未将货款支付给陕**公司的情况下,原审法院仍判令陕**公司支付货款属事实不清,显失公平,应当在应付货款中扣减165860元,或直接判令颜**承担付款责任。陕**公司与颜**间不存在交易行为,与颜**没有劳务关系。陕**公司直接加盖公章与用户签订合同,没有委托颜**与其他用户签订合同,合同中颜**签字前面是“代表”而非“代理”。陕**公司没有与颜**约定提取管理费的事实。一审未将颜**注明是货款的总计2139381元收条认定为货款,事实错误。原审将合同中约定的联系人错误的认定为收货人,并以联系人收到货物为由认定完成交货义务有误,陕**公司提出没有收到的货物,武**公司应承担证明交付的举证责任,否则应当扣减相应货款金额。武**公司明确承认没有发货的7500元未减掉是错误的,武**公司证据9证明陕WT10-11-01G合同约定的价值7500元的货物是武**公司的宋**自提,该款应予扣减。本案武**公司所诉是货物买卖合同纠纷,一审判决应当围绕买卖合同进行审理,陕**公司与颜**的关系属于另案处理的问题,但一审判决超出武**公司诉讼请求范围,越权且错误的对陕**公司与颜**间的关系进行认定,违反不诉不理原则。一审判决采信颜**的陈述未经当庭质证,属于程序违法。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或将本案发回重审,依法驳回武**公司的诉讼请求,或改判由颜**承担支付责任。一、二审诉讼费由武**公司承担。

武**公司则答辩认为,陕**公司所称总货款为165860元的3份合同是2009年、2010年签订,如果陕**公司没收到货,为何在合同约定的收货期后未主张权利,而是继续与武**公司进行下一个合同交易,而后也未提出未收到货。现有证据证实颜**与陕**公司存在某种交易行为,其支付给颜**的费用系劳务费。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颜**则答辩认可武**公司的答辩意见。在二审庭审中,颜**承认武**公司与陕**公司对账中表四所载16份合同由其收货销售后自行收取货款。

二审审理中,陕**公司又以颜**涉嫌犯罪应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为由,请求中止本案审理。其他经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相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并结合诉辩双方的理由以及我国有关的法律规定,本案争议焦点为,颜**的收货行为及颜**确认的他人收货行为的法律后果。

陕**公司上诉认为,陕**公司与颜**没有交易行为,也不构成劳务关系,武**公司应承担已依合同约定履行了交付货物义务的举证责任,否则应当扣减相应货款金额。根据本案事实,在武**公司与陕**公司签订的合同中,颜**作为武**公司的代表签字并加盖武**公司的公章;在陕**公司与其他用户签订的合同中,颜**又作为陕**公司的代表并加盖陕**公司的公章。陕**公司委托颜**从武**公司收取货物后,由颜**以陕**公司的名义加价销售给第三方,第三方向陕**公司支付货款,陕**公司向武**公司支付货款。基于武**公司与陕**公司签订的合同,颜**取得的货物或依颜**指定的收货人收到的货物,均由武**公司向陕**公司开具了增值税发票后,陕**公司予以抵扣税款。基于上述事实,本院认为,陕**公司已确认颜**及其指定收货人的收货行为系履行陕**公司与武**公司合同的行为。故颜**受陕**公司委托收取货物的事实成立,颜**基于武**公司与陕**公司签订的合同所收货物及颜**确认的他人的收货行为在本案中的法律后果均应由陕**公司承担。事实上,对于颜**的收货行为,陕**公司大部分均予以认可并向武**公司支付了货款,部分不认可的收货行为系颜**收货后自行出售并收取了货款,如前所述,颜**的收货或指定收货的行为后果应由陕**公司承担,陕**公司上诉提出应从武**公司与陕**公司的货款中扣除颜**收货后自行出售的部分货款的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陕**公司请求中止审理本案的事由,本院认为,依据《最**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同一公民、法人或其他经济组织因不同的法律事实,分别涉及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嫌疑的,经济纠纷案件和经济犯罪嫌疑案件应当分开审理”的规定,本案系买卖合同纠纷,诉争的双方为武**公司与陕**公司,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案件的范围,故陕**公司认为颜**的行为涉嫌犯罪要求中止审理本案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处理恰当。上诉**丽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266元,由上诉人陕西**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