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北京诺**限公司与中华人民共和**标评审委员会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20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5)高行(知)终字第4095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北京诺**限公司(简称诺**公司)因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识产权法院(简称北京**法院)(2015)京知行初字第154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11月5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2015年11月18日,上诉人诺**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马*,原审第三人蒙**股份公司(简称蒙**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朱*、李**到本院接受了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北京**法院审理查明:

被异议商标系第9708813号图形商标(见判决书附图),由诺**公司于2011年7月12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商品为第25类的服装、帽、手套(服装)、围巾、游泳衣、鞋、袜、腰带、婴儿全套衣、防水服。

引证商标包括第177079号“MONCLER及图”商标、第4486670号“MONCLER及图”商标、第G991914号“MONCLER及图”商标(见判决书附图),注册人均为蒙**公司,其中第177079商标、第4486670号商标的申请注册日分别为1982年10月9日、2005年1月28日,核准注册日分别为1983年5月15日、2008年12月14日;第G991914号商标为国际注册商标,其领土保护通知日为2009年3月12日,商标专用权始自2008年10月13日。上述商标均指定使用在第25类的服装等商品上,现均为有效注册商标。

在被异议商标初审公告后的法定异议期内,蒙**公司针对被异议商标向商标局提出异议申请。商标局于2013年7月23日作出(2013)商标异字第23405号《“图形”商标异议裁定书》(简称第23405号裁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蒙**公司不服第23405号裁定,于2013年8月20日向中华人民共和**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异议复审申请,其主要理由为:一、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二、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损害了蒙**公司的在先著作权。三、诺**公司注册被异议商标具有恶意,易产生不良影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2001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一条、第四十一条等的相关规定,蒙**公司请求不予核准被异议商标的注册。蒙**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引证商标具有知名度的相应证据。

诺**公司答辩称:一、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未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二、被异议商标经过长期的宣传使用,已与诺**公司建立起了唯一对应关系,不会产生不良影响。综上,诺**公司请求核准被异议商标注册。其并提交了营业执照复印件作为证据。

商标评审委员会经审查于2014年11月20日作出商评字(2014)第0000080688号《关于第9708813号图形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简称第80688号裁定)。该裁定认定: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的图形部分相比较,在构图要素、视觉效果等方面相近,构成近似标识。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服装等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服装等商品属于相同或类似商品。两商标在上述商品上共存于市场,易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或误认,构成2013年8月30日第三次修正并于2014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所规定的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被异议商标不属于2014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三十二条以及第四十四条规定的情形,蒙**公司的相关主张,不予支持。综上,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及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诺**公司不服第80688号裁定,依法向北京**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诺**公司对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不持异议;同时,诺**公司明确表示本案中未提交其使用被异议商标及第5661913号商标的证据。

以上事实,有被异议商标和引证商标档案、第80688号裁定、第23405号裁定、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北京**法院认为:本案诉权和主体资格问题的审查应适用2001年《商标法》,其他问题的审查应适用2014年《商标法》。鉴于诺**公司对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诸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同一种或类似商品的认定不持异议,经审查予以确认。本案的焦点主要在于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是否构成近似商标。被异议商标为图形商标;引证商标为相应的图形与文字组成的商标,图形部分可认读为引证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的图形部分均有对称的三角图形组成,在设计风格、构图要素、整体视觉等方面相近,同时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引证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故在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同一种或类似商品的基础上,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并无不当。

关于诺**公司主张被异议商标为第5661913号商标的延续注册的问题,商标注册人的基础注册商标经过使用获得一定知名度,从而导致相关公众将其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上在后申请注册的相同或者近似商标与其基础注册商标联系在一起,并认为使用两商标的商品均来自该商标注册人或与其存在特定联系的,基础注册商标的商业信誉可以在在后申请注册的商标上延续。但是在基础商标未使用或者虽然使用但未产生知名度、相关公众容易将在后申请的商标与他人之前申请注册的商标相混淆的情况下,在后商标申请人主张其系基础商标的延续的,法院不应予以支持。诺**公司明确表示其并未提交其对被异议商标及第5661913号商标的使用证据,故诺**公司的该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被异议商标的注册属于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的情形并无不当。诺**公司的相关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北京**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诺**公司的诉讼请求。

诺**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和第80688号裁定,由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其主要上诉理由是:一、第80688号裁定关于商标异议主体的认定是错误的,应当予以撤销。2014年3月20日,蒙克**公司将第177079号商标和第4486670号商标转让给蒙**股份公司(即本案第三人蒙**公司),第80688号裁定于2014年11月20日作出时,蒙克**公司已经不是上述两枚引证商标的所有权人,其无效针对被异议商标提出异议,被诉决定仍将该公司列为该案商标异议主体,不符合法律规定,故应当予以撤销。二、一审法院无权将蒙**公司列为本案诉讼主体,违反了民法中意思自治的原则,严重违反法律程序,应当予以纠正。三、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与本案无关的事实和理由作为本案裁定的依据,明显违反了法律的规定,也违反了商标审查个案认定的原则,应当予以撤销。四、蒙**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引证商标在中国大陆的使用情况,不能证明其商标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五、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在整体外观、含义、显著识别部分等方面均有显著的差异,不应当认定为近似商标,第80688号裁定的相关事实认定错误,应当予以撤销。六、诺**公司拥有在先的第5661913号图形商标,本案被异议商标是对该在先商标的延续性注册,应当予以准许。

商标评审委员会、蒙**公司服从原审判决。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蒙**公司在商标评审阶段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本案第三人蒙**公司系蒙**有限公司变更公司名称后的公司,二者系前后承继关系。本案提出商标异议申请的主体系第三人蒙**公司的前身即蒙**有限公司,故商标评审委员会将蒙**有限公司列为被诉裁定的商标异议主体,并无不当。同理,一审法院将蒙**公司列为一审原告主体身份,亦无不当。诺**公司的第一、二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从第80688号裁定的表述看,该裁定认定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近似商标时并未考虑其他与本案无关的商标情况,诺**公司的第三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第80688号裁定和一审判决认定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近似商标时并未考虑引证商标的知名度因素,诺**公司的第四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鉴于诺**公司对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诸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同一种或类似商品的认定不持异议,本院经审查予以确认。根据《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法*(2000)8号)第九十七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除依照行政诉讼法和本解释外,可以参照民事诉讼的有关规定”。参照最**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2002)32号)第九条规定,商标近似是指两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本案中,被异议商标为图形商标;引证商标为相应的图形与文字组成的商标,图形部分可认读为引证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的图形部分均有对称的三角图形组成,在设计风格、构图要素、整体视觉等方面相近,同时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引证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故在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同一种或类似商品的基础上,商标评审委员会和一审法院认定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并无不当。诺**公司的第五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诺**公司认为被异议商标为第5661913号商标的延续注册的上诉理由,商标注册人的基础注册商标经过使用获得一定知名度,从而导致相关公众将其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上在后申请注册的相同或者近似商标与其基础注册商标联系在一起,并认为使用两商标的商品均来自该商标注册人或与其存在特定联系的,基础注册商标的商业信誉可以在在后申请注册的商标上延续。但是在基础商标未使用或者虽然使用但未产生知名度、相关公众容易将在后申请的商标与他人之前申请注册的商标相混淆的情况下,在后商标申请人主张其系基础商标的延续的,法院不应予以支持。本案中,诺**公司明确表示其并未提交对被异议商标及第5661913号商标的使用证据,故诺**公司的第六项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予以维持。诺**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北京诺**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