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戈**与辛**其他行政行为一案再审行政裁定书

2015.12.18最高人民法院(2015)行监字第2089号

审理经过

再审申请人戈**、张**、辛**(以下简称戈**等3人)因诉长春汽车**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开发区管委会)给吉林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司)颁发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一案,不服吉林**民法院于2015年7月7日作出的(2015)吉行立终字第4号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5年11月23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案件现已审查终结。

2007年7月,长春**开发区(现长春**术开发区)建设局(以下简称开发区建设局)为东**司颁发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东**司于2007年8月在施工处张贴《工程公告》,明确告知拆迁范围内的各被拆迁人,已取得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及证号的事实,戈**等3人对《工程公告》予以拍照留存。2015年1月,戈**等3人不服给东**司颁发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的行为,向长春**民法院提起本案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开发区建设局为东**司颁发的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裁定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戈**等3人于2007年8月拍摄东**司在施工处张贴的《工程公告》时,就已经知道开发区建设局为东**司颁发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的事实,故戈**等3人的起诉超过六个月的法定起诉期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开发区建设局为东**司颁发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的时间是2007年7月,戈**等3人对行政许可行为的起诉也已经超过五年的起诉期限。戈**等3人起诉的是开发区建设局为东**司颁发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行为。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行为是为了加强对建筑活动的监督管理,维护建筑市场秩序,保证建筑工程的质量和安全而设立的许可,且开发区建设局为东**司颁发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时,戈**等3人的房屋已经被拆除,颁证行为对戈**等3人的合法财产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一条之规定,裁定对戈**等3人的起诉不予立案。戈**等3人提起上诉。

二审上诉人诉称

二审裁定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适格的行政诉讼原告,必须与被诉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案中,戈**等3人与被诉颁证行为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故戈**等3人不具备提起行政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再审申请人称/抗诉机关称

戈**等3人申请再审称:1、二审裁定以戈**等3人与开**委会颁发的施工许可证没有利害关系为由,裁定驳回上诉,歪曲了法律,剥夺了戈**等3人的诉权。2、申请再审提供的两份新证据,长春市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通过的《长春汽车产业开发区条例》和长**监局于2015年1月27日出具的信息查询答复,证明开发区建设局没有组织机构代码,根本没有颁发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的主体资格。请求:撤销一、二审裁定,发回重审。

本院认为

本院经审查认为,修改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在知道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本案中,戈**等3人于2007年8月已通过东**司在施工处张贴的《工程公告》得知开发区建设局为东**司颁发了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戈**等3人于2015年1月才就颁证行为提起行政诉讼,显然已经超过2年的起诉期限。根据《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的规定,对超过法定期限起诉的,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据此,一、二审裁定不予立案,并无不当。戈**等3人以提供新证据证明开发区建设局没有颁发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的主体资格为由申请再审,因本案已裁定不予立案,故戈**等3人提出的被诉行政行为主体是否越权的实体处理问题,不属本案立案审查范围。该项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戈**等3人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一)、(二)、(三)项规定的情形。依照《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四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再审裁判结果

驳回戈志友、张**、辛**的再审申请。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

法官助理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