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马**与淄博市临淄区金岭回族镇人民政府拆迁行政强制二审行政裁定书

2015.12.03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淄行终字第33-2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马**因诉淄博市临淄区金岭回族镇人民政府拆迁行政强制一案,不服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2014)临行初字第59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认定,马**在原审中诉称:其系淄博市临淄区金岭回族镇批甲村村民,以养殖肉鸭与种植果树为生,2012年7月份在金岭回族镇披甲村西北小杨树地带(309国道北)建大棚一个,南北长228米,宽10.5米,计2394平方米,平方7间合计120平方米,50米深水井一口。2012年9月12日,淄博市临**管理办公室与淄博市临淄**金岭回族镇中队联合下发公告,要求自2012年9月12日起,对整个披甲西山区域范围内,禁止一切自行建设及种植树木的行为。2013年3月1日,淄博市临**管理办公室与淄博市临淄**金岭回族镇中队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各养殖户在接到通知后10日内自行拆除所建房屋、鸭棚等。逾期不拆除的,将组织力量进行集中拆除。2013年3月19日,淄博市临淄区金岭回族镇人民政府组织人员,将其所建大棚、看护房、仓库强行拆毁。马**认为:其有合理利用土地的权利,淄博市临淄区金岭回族镇人民政府强制拆除和破坏其财产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严重侵犯了其生产经营权和财产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其与该村村民签订土地租赁协议合法有效,受法律保护。其经过合法租赁获得的土地使用权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七十六条中规定的非经批准或者采取欺骗手段骗取批准,非法占有土地的情形。综上所述,淄博市临淄区金岭回族镇人民政府强制拆除其大棚、看护房、仓库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其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特提起行政诉讼,请求:1、确认淄博市临淄区金岭回族镇人民政府2013年3月19日强制拆除原告位于金岭回族镇披甲村西北小杨树地带(309国道以北)面积2394平方米养殖鸭棚一个、120平方米看护房、仓库7间,破坏50米深井一口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2、诉讼费用由淄博市临淄区金岭回族镇人民政府承担。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第(一)项的规定,马**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应当对其起诉符合法定条件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系强制拆除行为,但因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淄博市临淄区金岭回族镇人民政府针对马**的鸭棚、看护房、仓库、深井实施了强制拆除行为,故马**的起诉不符合法定条件。根据《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马**的起诉。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马**不服原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被上诉人淄博市临淄区金岭回族镇人民政府在2013年3月19日强制拆除上诉人所建鸭棚、看护房、仓库的事实清楚,上诉人在原审中已经提交证据,足以证明被上诉人实施了违法强拆行为,原审裁定认定现有证据不能证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上述建筑物实施了强拆行为,认定事实错误。二、原审程序违法:1、上诉人在原审庭审中申请参与强拆的被上诉人工作人员出庭说明情况,对于该申请,原审法院没有作出任何处理;2、原审裁定对于上诉人所提交的证据是否采信,未予说明;3、即使没有证据证实被上诉人实施了强拆行为,法院也应当以判决方式驳回上诉人的起诉,原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人的上诉,程序违法。因此,请求二审法院判决撤销一审裁定,并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请求,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审法院以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上诉人淄博市临淄区金岭回族镇人民政府针对上诉人马**的鸭棚、看护房、仓库、深井实施了强制拆除行为,认定马**的起诉不符合法定条件,进而驳回马**的起诉,认定事实不清。原审法院应进一步查明事实,依法对本案作出处理。据此,依照《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八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撤销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2014)临行初字第59号行政裁定;

二、本案指令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继续审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