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刘*与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硚口大队公安行政管理-道路交通管理二审行政裁定书

2015.12.03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鄂武汉中行终字第00543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刘**诉被上诉人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硚口大队(以下简称硚口交通大队)道路行政强制一案,不服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2015)鄂硚口行初字第00072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10月13日,硚口交通大队民警在执勤时发现刘*驾驶的小型客车车牌有伪造嫌疑,且无法出具机动车行驶证。硚口交通大队向刘*出具编号为4201043000483140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依法暂扣了刘*驾驶的车辆,同时告知其行政复议和起诉期限,刘*在4201043000483140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上签字确认。2015年4月30日,刘*向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同年5月6日,该局作出《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并向刘*邮寄送达。同年5月8日,刘*收到《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同年5月26日,刘*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不服复议决定的,可以在收到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中,刘*收到《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的时间为2015年5月8日,提起行政诉讼的时间为5月26日,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五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裁定驳回刘*的起诉。

上诉人诉称

刘**一审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称: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2015)鄂硚口行初字第00072号行政裁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一审行政裁定认定:2015年4月30日,上诉人向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申请行政复议,该局于5月6日作出《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并向上诉人邮寄送达。因这一事实被上诉人没有提供原件,上诉人当庭表示拒绝质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并由当事人互相质证,未经庭审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2.一审行政裁定认定:同年5月8日,上诉人收到《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但被上诉人没有提交上诉人收到该《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的签收证明。庭审中也没有审理上诉人何时收到该不予受理决定,故一审法院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认定了不存在的事实。3.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没有告知复议申请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权利。《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复议决定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法定起诉期限的,适用前款规定。一审法院在没有查清事实的基础上,错误的适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五条和《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4.一审法院并未查清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上诉人申请“撤消硚口交通大队4201043000483140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不是其扣押机动车的行为,诉讼指向的是4201043000483140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将上诉人驾驶证锁定不能换证的请求。5.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4201043000483140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清楚的表明仅暂扣机动车,并未扣留机动车驾驶证。6.2015年4月,上诉人驾驶证到期换证时,因4201043000483140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锁定而不能换证,遂向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提起行政复议,故知晓被上诉人的行政行为是在2015年4月10日,上诉人的起诉没有超过法定期限。上诉人的违法行为未接受处理至今已三年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相关规定,违法行为在两年内未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处罚。请求撤销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2015)鄂硚口行初字第00072号行政裁定;撤销硚口交通大队4201043000483140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锁定上诉人驾驶证的行政行为。

被上诉人辩称

硚**大队辩称:2011年10月13日8时30分许,交通民警在执勤时,发现刘*驾驶鄂A小型客车有异常,经拦下检查后发现该车牌有伪造的嫌疑,刘*也无法出具机动车行驶证。被上诉人向刘*出具编号为4201043000483140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依法暂扣鄂A小型客车,向其告知了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起诉期限,刘*在该凭证上签字确认。2015年5月,刘*提起行政诉讼,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被上诉人作出的4201043000483140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驳回刘*的上诉请求。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硚口交通大队于2011年10月13日作出4201043000483140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告知刘*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起诉期限,刘*在4201043000483140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凭证上签字确认。2015年7月16日上午,刘*在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的谈话笔录中签字确认:2015年5月8日,刘*收到《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同年5月26日,刘*向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据此,2015年5月26日,刘*向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撤销硚口交通大队作出的4201043000483140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或不服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作出的《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提起行政诉讼,均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第一款,《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刘*的起诉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请求依法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