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欧友进与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政府行政强制一审行政裁定书

2015.12.03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榕行初字第282号

审理经过

原告欧*进诉被告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政府行政强制拆除及行政赔偿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欧*进诉称,2014年4月福州市仓山区鹭岭新苑征收,原告牙科诊所位于鹭岭225号(联建村),在征收范围之内。原告的牙科诊所于1981年开业至今,产权证、个体开业医执照齐全。被告在征收过程中将征收房屋的行政权力交给福州仓山区统建征收工程处和连*拆房工程队,2014年7月被告将交由连*拆房工程队负责本段拆房,该工程队在拆房过程中,剪断总电源,关掉自来水总阀,诊所断水、断电,征收时为防止尘土飞扬和安全将牙科诊所门口用铁皮围起来,原告予以制止,但征收工程队人员告知这是政府征收谁敢违抗。原告无奈向被告写信信访,但被告未按照《信访条例》规定回复。楼上欧树兴牙科门诊每月总收入5000元左右,楼下欧*进牙科门诊每月收入6000元左右,停业11个月共损失11万元。2015年2月13日,原告周边房屋开始拆除,连*拆房工程队在拆房过程中误将牙科诊所夷为平地,诊所内设备、牙模等共损失47858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六十六条、《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的规定,被告应当赔偿原告损失157858元。请求:1、确认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政府行政强制拆除行为违法;2、判令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政府补偿征收经济损失157858元。

被告辩称

被告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政府辩称,一、答辩人并非本案适格被告。答辩人从未将征收房屋的行政权力交给福州仓山区统建征收工程处和连江拆房工程处,也并非涉讼项目的征收实施单位,从未对涉讼房屋实施拆房行为。二、据答辩人了解,有关单位拆除原告房屋并未违法,原告诉请确认行政行为违法并要求赔偿157858元没有任何依据。1、即使存在拆除在前,签订协议在后的情况,也不意味着相关部门擅自拆除涉讼房屋;有关部门在拆除房屋的时候已经实现征得原告口头同意并就补偿达成一致,房屋拆除之后原告没有立即提出异议,签订了协议并领取了补偿款后才提出异议,说明原告诉称的事实不存在。2、有关征收单位在与原告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时,已在补偿款项上给予原告极大的关照。3、涉讼房屋在被征收时早被原告出租给他人作理发店,原告没有实际经营,因此原告所称的停业损失和诊所设备损失无任何事实依据。4、倘若存在停业和诊所设备的损失,在原告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的时候,各方当事人已就补偿达成一致,原告不服《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的内容,提出赔偿损失的请求,应就撤销《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另行提起诉讼。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原告称房屋于2015年2月13日被拆除,至其起诉(2015年9月2日)已超过六个月的法定起诉期限,诉权已经丧失。请求:裁定驳回起诉。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4年3月7日,福州**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与福州仓山区统建征收工程处签订《房屋征收委托合同》,将仓山区鹭岭社会保障房土地收储项目(仓山镇联建村、上渡街道段)范围内房屋征收补偿工作具体事宜委托福州仓山区统建征收工程处实施。2014年4月10日福州**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作出榕仓征(2014)第006号《福州**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关于鹭岭新苑社会保障房土地收储项目集体土地征收房屋补偿方案的告知书》,告知“具体的房屋补偿工作由福州仓山区统建征收工程处、福州仓山区金山征收工程处实施”。2014年7月3日,福州仓山区统建征收工程处向原告发出《通知》,告知原告将对鹭岭225号房屋进行证据保全。2014年9月9日福州**证处受福州仓山区统建拆迁工程队的委托对鹭岭路225号房屋进行证据保全,并于2014年10月8日出具(2014)证内民字第号《公证书》。2015年5月5日,福州**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征收人)、欧*进(被征收人)和福州仓山区统建征收工程处(征收实施单位)就鹭岭225号房屋的征收补偿一事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第三条约定原告应将房屋交福州**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拆除,第四条约定福州仓山区统建征收工程处作为福州**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委托的征收实施单位参与征收,代为办理相关征收事宜。2015年5月13日,福州市仓山区统建征收工程处向原告支付了征收补偿款共计701770.36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第五款规定:“行政机关委托的组织所作的行政行为,委托的行政机关是被告。”本案中《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福州仓山区统建征收工程处向原告发出的《通知》以及庭审中原告陈述,均表明由福州仓山区统建征收工程处与原告协商征迁协商补偿事宜。榕**(2014)第006号《福州市仓山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关于鹭岭新苑社会保障房土地收储项目集体土地征收房屋补偿方案的告知书》、《房屋征收委托合同》和《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可以看出,福州仓山区统建征收工程处受福州市仓山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的委托对包括原告在内的房屋实施征收行为。被告庭审陈述确认拆除原告涉讼房屋的行为系福州仓山区统建征收工程处实施,与上述证据一致;原告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拆除涉讼房屋系被告所实施,或被告有委托其他组织所为。故原告对拆除房屋的行为提起行政诉讼并要求赔偿,应以实施主体福州仓山区统建征收工程处的委托人福州市仓山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作为被告,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政府不是本案适格被告。

本院在庭审过程中向原告释明,但原告拒绝变更被告。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欧*进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本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