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上诉人河南光**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荥阳市广武镇人民政府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纠纷案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03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郑行终字第482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河南光**有限公司因诉荥阳市广武镇人民政府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荥阳市人民法院(2015)荥行初字第1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10月2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1月5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河南光**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进法及其委托代理人郑**、申**,被上诉人荥阳市广武镇人民政府委托代理人马*、赵**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认定:2014年5月28日,原告与明**司签订了一份土地租赁合同。该合同约定,明**司将其位于荥阳市广武镇三官庙村五组的一块土地出租给原告使用。该合同还约定,原告在该土地上的一切建筑物及其他附属物由原告投资,其所有权归原告。该合同签订后,在未取得相关合法用地手续以及建设规划许可的情况下,原告在该地块上建设了厂房等设施。2014年9月份,荥阳市国土资源局先后向明**司作出责令改正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停止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2014年11月25日,被告的小城镇建设管理办公室向明**司法定代表人作出拆除通知书一份。其内容为u0026ldquo;广武三官村王*:经查王*未按规定,在城镇规划区内依法取得城镇建设规划许可证及强行超占等有关手续,属违法建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五条规定,责令其立即停止施工,限期2014年11月27日前拆除,等候处理。u0026rdquo;2015年3月13日,原告所建厂房及相关设施被有组织地强制拆除。被告的工作人员当时在场从事了相关拆除活动,原告当时曾借故向被告请求暂缓实施强制措施,被告予以拒绝。涉案建筑被拆除当日,原告因涉案租赁合同纠纷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明**司承担赔偿其建筑物的财产损失等民事责任。原告后在该项民事诉讼中,曾申请对涉案地上建筑的工程造价进行了司法鉴定。2015年3月26日,原告以被告组织强制拆除拆涉案建筑的行政行为违法为由提起行政诉讼,要求被告赔偿其建筑物的财产损失。

另查明,2015年4月16日,荥阳市国土资源局对明润公司作出荥国土资罚决字(2015)017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了该公司的非法占地行为,给予其责令退还土地、限期拆除地上新建建筑物、恢复土地原状及罚款等行政处罚。原告所建厂房等设施属于该行政处罚要求拆除的地上新建建筑物范围。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认为:被告作为乡级人民政府有权对本辖区内未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进行建设的行为进行查处。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执行法》的相关规定实施。

原告的证据证明,被告的工作人员在涉案强制措施实施过程中从事了相关拆除活动,被告不提供证据反驳其作为行政主体实施涉案行政强制措施的事实,也不提供证据证明其从事相关拆除活动行为合法性的依据。涉案建筑被强制拆除时,当地国土资源行政管理部门相关行政处罚尚未作出,被告关于配合该部门执法的辩解缺乏事实依据。因此,应当推定被告是实施涉案行政强制措施的行政主体,且其行政行为没有合法依据。

被告本案行政行为违法,但不具有可撤销内容,原告关于确认被告强制拆除其厂房及相关设施的行政行为违法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原告提供的租赁合同书等证据可以证明原告对其所建设的涉案被拆建筑享有相关权益,被告关于原告无诉讼主体资格的辩解,本院不予采纳。

原告在未取得相关合法用地手续及建设规划许可的情况下即占地建设,其行为系违法行为,原告所建厂房等设施非合法建造,系本应被拆除的违章建筑,原告要求赔偿其违法建设相应财产损失的主张,缺乏法律和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最**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确认被告荥阳市广武镇人民政府于2015年3月13日强制拆除原告河南光**有限公司所建厂房及相关设施的行政行为违法。二、驳回原告河南光**有限公司本案关于行政赔偿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河南光**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上诉的主要理由是: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荥阳市广武镇人民政府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却未支持上诉人申请国家赔偿的诉讼请求。因此提出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荥阳市广武镇人民政府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荥阳市广武镇人民政府作为乡级人民政府,对辖区内的违反建设规划许可行为的查处应当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被上诉人在涉案的建筑强制拆除过程中从事了相关行为,却未提供其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依据,一审判决认定其行政行为违法准确。依据相关法律规定,违法行政行为造成的直接损失应当赔偿,上诉人河南光**有限公司占地建设行为是否违法、所建厂房是否系违章建筑在确定国家赔偿责任大小时有一定意义,但是不能因此一概否认上诉人的国家赔偿请求权。一审判决中关于u0026ldquo;原告在未取得相关合法用地手续及建设规划许可的情况下即占地建设,其行为系违法行为,原告所建厂房等设施非合法建造,系本应拆除的违章建筑,原告要求赔偿其违法建设相应财产损失的主张,缺少法律和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u0026rdquo;部分不当,应予纠正。另外,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本案上诉人除与被上诉人之间的行政纠纷之外,还与荥阳市**技有限公司存在民事纠纷,而相关民事纠纷对相关行政赔偿纠纷的解决有两个意义,一为确定赔偿请求人,二为确定赔偿范围,因此,相关民事争议为本案国家赔偿的前置问题,应当先予解决,待民事诉讼终结之后,尚不能实现的合法民事权益可另行提起行政赔偿诉讼。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诉讼费50元,由上诉人河**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