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那英华与沛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行政强制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18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徐行终字第00252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那英华因诉沛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强拆违法及行政赔偿一案,不服沛县人民法院(2015)沛行初字第25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1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那英华,被上诉人沛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委托代理人吕**、解淼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经审理查明,原告那英华居住在沛县风光地带小区7号楼2单元301室,其储藏室位于其单元楼一楼。2014年9月份左右,原告在紧邻其储藏室外的空地上搭建了一间三、四平方米的构筑物。2014年10月28日,沛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作出沛执法改字(2014)第1099号《责令改正通知书》,该通知书载明:经查,你(单位)于2014年10月28日,在风光地带7号楼2单元东侧车库,进行搭建简易棚的行为,已违反《江苏省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现责令你(单位)立即自收到本通知书之日起按下列要求改正:1、立即停止上述行为;2、于2014年10月28日18时前自行拆除;3、不拆除,后果自负。逾期未改正的,本机关将依法予以行政处罚。后那英华未在规定的时间内自行拆除。10月30日上午,沛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将那英华搭建的构筑物予以强制拆除。那英华对沛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强制拆除行为不服,遂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十六条“**务院或者经**务院授权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决定一个行政机关行使有关行政机关的行政处罚权。但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权只能由公安机关行使”规定以及《省政府法制办公室关于沛县开展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工作的复函》(苏**(2010)41号)、《市政府关于在沛县开展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工作的批复》(徐**(2010)65号)、《沛县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实施办法》的相关规定,沛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具有在沛县规划行政区域内行使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相应职责。相对集中城市管理行政处罚权包括行使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方面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管理权和行政处罚权,依法强制拆除不符合城市容貌标准、环境卫生标准的建筑物、构筑物或者设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第一款“在城市、镇规划区内进行建筑物、构筑物、道路、管线和其他工程建设的,建设单位或者个人应当向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的镇人民政府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规定,本案中,那英*在没有办理建设规划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在小区公共空地上搭建构筑物,其建设行为不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同时,根据《江苏省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在街道两侧和公共场地堆放物料,搭建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因建设等特殊需要,在街道两侧和公共场地临时堆放物料、搭建临时设施的,应当征得市容环卫管理部门同意,并按照国家规定办理其他审批手续”规定,结合庭审查明的事实,原告在小区内楼前公共空地搭建构筑物,没有办理任何审批手续,也未征得市容环卫管理部门的同意,所以,原告属于未经批准擅自搭建构筑物。被告沛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虽然拥有强制拆除不符合城市容貌标准、环境卫生标准的建筑物、构筑物或者设施的职权,但是强制拆除行为应当遵循法定程序或正当程序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四条明确规定,行政机关认为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违法且需要强制拆除的,应首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既不复议又不诉讼,且不履行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机关应书面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当事人收到催告书后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经催告,当事人无正当理由,逾期仍不履行行政决定,行政机关可以作出强制执行决定,行政强制执行决定书送达当事人后,行政机关应当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本案中,被告拆除原告在小区公共空地搭建的构筑物前,未作出强制拆除的行政处罚、未告知原告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及期限、未履行有效的催告程序,即实施了强制拆除行为,违反上述法律规定。鉴于该行为不具有可撤销内容,原告起诉要求确认被告强制拆除搭建构筑物的行为违法,理由成立,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一款“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权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规定,原告在未办理任何审批手续的前提下,擅自在小区公共空地上搭建构筑物,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江苏省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其对所搭建的构筑物不享有合法权益,被告拆除原告搭建的构筑物并没有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同时,根据《最**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尚未对原告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或者原告的请求没有事实根据或法律根据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规定,原告未提供可以证实其丢失物品的相关有效证据。故,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因强制拆除行为造成其经济损失9950元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遂判决:一、确认被告沛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2014年10月30日强拆原告那英*位于沛县风光地带小区紧邻7号楼搭建构筑物的行政行为违法;二、驳回原告那英*要求被告沛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赔偿其损失9950元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沛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负担。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那英华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小区内上诉人的门前既不是街道两侧,也不是公共场地,也没有影响市容市貌和环境卫生。被上诉人在没有规划部门所作违建认定书和县政府批准文书的情况下实施强拆,严重超越职权,属于实体违法。一审法院也认定被上诉人程序违法。被上诉人的违法行为使上诉人财产受到损失,应该给予赔偿。请求判决被上诉人行政行为违法;赔偿被上诉人损失9950元;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沛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辩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双方当事人向原审法院所举证据均已随案移送至本院,本判决书不再累述。二审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查明

本院经庭审质证、认证认为,原审判决对证据和事实的认定正确,二审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二审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围绕本案争议焦点即被上诉人所作的拆除行为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是否合法;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是否应予以支持;原审判决是否正确等问题进行了法庭辩论。

本院认为,首先,关于被上诉人是否具有实施涉案强拆行为的职权和职责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十六条规定:“**务院或者经**务院授权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决定一个行政机关行使有关行政机关的行政处罚权。但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权只能由公安机关行使”的规定,以及苏**(2010)41号《省政府法制办公室关于沛县开展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工作的复函》、徐**(2010)65号《市政府关于在沛县城市管理领域开展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工作的通知》、《沛县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实施办法》的相关规定,沛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具有在沛县规划行政区域内行使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相应职责,其中包括行使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方面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管理权和行政处罚权,强制拆除不符合城市容貌标准、环境卫生标准的建筑物、构筑物或者设施。

其次,关于被上诉人实施涉案强拆行为的合法性问题。《江苏省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在街道两侧和公共场地堆放物料,搭建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因建设等特殊需要,在街道两侧和公共场地临时堆放物料、搭建临时设施的,应当征得市容环卫管理部门同意,并按照国家规定办理其他审批手续”。本案中,上诉人那英*在小区内楼前公共空地搭建构筑物,没有办理任何审批手续,也未征得市容环卫管理部门的同意,违反了上述规定,属未经批准擅自搭建构筑物,依法应予拆除。同时,被告沛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虽然拥有强制拆除不符合城市容貌标准、环境卫生标准的建筑物、构筑物或者设施的职权,但其拆除原告在小区公共空地搭建的构筑物前,未依法作出强制拆除的行政处罚、未履行有效的催告等程序,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五条等关于行政机关强制执行前,应依法作出行政决定并履行催告等程序规定。故原审判决确认被上诉人强制拆除涉案构筑物的行为违法,是正确的。

其三,关于上诉人提出的赔偿损失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本案中,上诉人在小区空地上搭建构筑物,未取得任何审批手续,属于违章建筑。虽然被上诉人实施的强拆行为程序违法,但上诉人要求赔偿的损失属于非法利益,且上诉人未提供证实其丢失物品的有效证据,故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赔偿请求,亦无不当。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那英华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