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李*与绍兴市公安局越城区分局不履行法定职责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18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浙绍行终字第223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绍兴市公安局越城区分局(以下简称越城分局)、李*因不履行治安管理法定职责一案,不服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18日作出的(2015)绍越行初字第11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因与被告单位民警傅*曾发生过感情纠纷,2013年5月至12月间,原告以傅*亲友傅*、张**、张**等人多次到原告单位吵闹,辱骂原告为由向公安机关110指挥中心报案,110指挥中心接报警电话后即派员赶赴现场进行处理。2013年12月4日,原告单位领导也因此事影响单位办公秩序,到塔**出所备案。不久,原告也以个人名义去塔**出所报案,要求追究上述人员的治安责任。2014年9月25日,被告收到原告实名举报傅*违法违纪问题及因傅*引起的一系列事件中所牵涉其他诸多民警不受理报案、办案不公等问题的举报信。2014年11月17日,被告作出了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对原告反映的事项作出回复。原告不服,向绍兴市公安局提出复查请求。2015年2月5日,绍兴市公安局作出了复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答复原告反映傅*父母到原告单位对原告进行辱骂之事,系原告与其母先到傅*单位及住处附近进行辱骂,而后傅*父母到原告单位进行辱骂,由此引发双方一系列矛盾纠纷,该局已责成被告抓紧妥善处置。原告不服,向浙**安厅提出复核请求。2015年5月3日,浙**安厅作出了复核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认为公安机关均不存在办案不公及不作为等问题,维持绍兴市公安局的信访复查答复意见。2015年5月19日,原告就同一事实再次向被告及相关派出所邮寄8封《关于要求报案受理及作出处罚决定的书面申请》的信件,被告于同年6月19日书面函告原告,认为原告在信中控告的事项,已向被告单位的监察、信访部门提出过投诉,监察、信访部门均已作出过答复,原告也已通过信访复查复核程序,由绍兴市公安局、浙**安厅作出书面答复意见书。被告对同一事实和理由不再予以受理答复。原告于2015年6月30日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七条规定:“公安机关对报案、控告、举报或者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主动投案,以及其他行政主管部门、司法机关移送的违反治安管理案件,应当及时受理,并进行登记。”第七十八条规定:“公安机关受理报案、控告、举报、投案后,认为属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应当立即进行调查;认为不属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应当告知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投案人,并说明理由。”第四十二条第(二)项规定:“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故被告具有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进行处罚的法定职责,原告向被告报案要求被告对他人违反治安管理公然诬蔑诽谤原告行为进行查处的请求属被告的履职范围。被告接到原告的报案后应及时受理,进行登记,并予以查处。而被告接到原告的报案后,并未受理、登记。被告辩称,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公安派出所对报案、控告、举报等有受理、制作受案登记表之责,原告认为公安机关不依法受理报案,不作为的主体应为塔**出所,原告起诉对象错误的意见,该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一条“治安管理处罚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决定;其中警告、五百元以下的罚款可以由公安派出所决定”之规定,在原告报案事由结果不明确的情况下,原告起诉对象并未错误。关于本案的争议焦点,110指挥中心的接处警及被告对信访件的处理、复查、复核是否属于被告的履职行为,该院认为,110指挥中心接报警后到现场进行处置,对当事人进行劝解,口头教育及被告单位领导邀各相关单位领导和当事人参加的沟通约谈会不属于对治安案件的查处;至于原告向被告信访部门信访,被告单位、绍兴市公安局、浙江省公安厅分别作出了处理、复查、复核,并均将书面答复告知原告的行为,不属于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履职行为。故被告未及时受理报案,进行登记,并给予处理应当确认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现原告要求被告履行职责,理由正当,依法应予支持。对原告提出要求被告履行治安处罚被控告对象扰乱原告的单位秩序行为,原告申请主体不适格,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二条之规定,判决责令被告绍兴市公安局越城区分局对原告李*提出的要求对傅*、张**、张**等多人公然诬蔑诽谤原告事件的履责申请在三十个工作日内作出行政行为。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负担。

上诉人诉称

越**局上诉称,一审判决事实认定错误,法律适用不当。越**局对李*的控告已作出处理。李*与越**局民警傅*因感情纠纷,当事者本人及双方家长均去过对方单位吵闹,越**局对此均予以制止劝解。2013年8月28日,2013年12月4日,2013年12月9日,李*共报警3次。2014年1月26日,由越**局牵头,组织傅*、李*及其所在单位领导参加沟通约谈会。越**局、李*所在单位均提出今后双方不能影响彼此的正常工作。2014年8月28日,越**局在李*所在单位领导在场的情况下,将李*投诉反映的一系列问题的核查结论反馈给李*。李*于2014年9月25日再次向越**局信访反映傅*父母到其单位闹事等问题,经越**局、绍兴市公安局、浙江省公安厅三级信访处理、复查、复核,均作出书面答复。2015年5月19日,李*再次向越**局、塔**出所、城南派出所共邮寄8封控告信,越**局于2015年6月19日书面回复对同一事实和理由不再予以受理答复。一审法院认为越**局对当事人的劝解、口头教育、约谈及对李*信访的处理、复查、复核,均不属履行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履职行为,由于本案所涉系列事件均系当事人之间感情纠纷引起,虽双方都采取了不当行为,且李*从一开始即从组织角度进行投诉,越**局即从组织角度进行调查,再以治安管理案件受理已无实质意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李*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李*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于二审庭询时辩称,越**局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判决所认定的相应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李*上诉称,1.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一审认定“李*与傅*发生过感情纠纷”系错误,李*提供的证据证实傅*自认是流氓,其以恋爱名义实施性侵的事实。一审未认定傅*、张**、张**等人受傅*指使系错误,李*多次书面向公安机关提出控告傅*等人受傅*指使。2.一审法院遗漏诉讼请求。李*于2015年5月19日向塔**出所书面控告要求对傅*指使傅*、张**、张**等人侮辱污蔑行为受理,并追究傅*等人的法律责任,李*一审时要求依法追究傅*等人的法律责任,而一审判决只责令越城分局对傅*、张**、张**等人的污蔑诽谤行为作出行政行为,遗漏了傅*。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越**局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于二审庭询时辩称,对李*的上诉理由不予认可。

本院查明

经审理,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2015年5月19日,李*通过邮寄方式向越城**派出所书面请求受理、登记傅*、傅*、张**、张**等人于2013年5月-12月间多次扰乱其单位秩序、污蔑诽谤李*一案,并要求追究上述人员的法律责任。对李*的报案,越**局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七条、第七十八条之规定进行受理、登记及行政调查处理。此前,越**局虽通过约谈会、信访答复等方式处理过李*的请求事项,但这些处理方式不能等同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查处方式。一审判决责令越**局限期就李*提出的“要求对傅*、张**、张**等多人污蔑诽谤事件的履责申请”作出行政行为,并非遗漏了傅*。包括傅*在内的被举报人是否参与李*所诉的污蔑诽谤事件,尚需越**局受理、调查后才能认定。因此,越**局、李*的上诉理由依法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绍兴市公安局越城区分局、上诉人李*各负担2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