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张*与安吉县公安局、安吉县公安局昌硕街道派出所行政强制一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01德清县人民法院(2015)湖德行初字第134号

审理经过

原告张*(以下简称原告)不服被告安吉县公安局、被告安吉县公安局昌**出所(以下简称昌**出所)公安行政强制一案,于2015年6月1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于法定期限内向两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2015年7月2日,两被告向本院提交了答辩状及作出被诉行政行为时的全部证据、依据。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张*及委托代理人沈**,被告安吉县公安局出庭应诉负责人丰**及委托代理人涂锋,被告安吉县公安局昌**出所出庭应诉负责人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张**称,2014年2月8日晚,原告乘坐出租车回老家安吉,因在车上与出租车司机发生争执,原告被迫跳车受伤。后原告即向原安吉县公安局递铺派出所报案。原安吉县公安局递铺派出所受案调查后,以“谎报警情”为由对原告实施传唤和询问。在此期间,原安吉县公安局递铺派出所数名民警将原告推倒在地,并将原告强制抬到传唤室,用警绳将原告绑在醒酒椅上。直至2014年2月9日16时左右,原告母亲和表舅前来将原告接走。后原告及其家属多次向原安吉县公安局递铺派出所讨要说法,无果,故诉请判令:1、依法确认原安吉县公安局递铺派出所作出的传唤决定违法;2、确认留置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违法。

原告为支持其主张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有:

1、原安吉县公安局递铺派出所传唤证(编号:安*(递)行传字(2014)第38号);2、安吉县公安局关于张*投诉情况的答复;3、湖州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决定书(编号:湖公复决字(2014)第028号)。

被告辩称

被告安吉县公安局昌硕派出所辩称,一、我所2014年2月8日对张*作出的传唤事实清楚、证据充分。2014年2月8日18时54分,我所接110指令称:递**云花园大门口,报警人与出租车司机因琐事发生纠纷,请前往查看。接指令后,我所民警出警至现场,经现场询问后,出警民警要求报警人及出租车驾驶员刘**等到递铺派出所配合民警作进一步调查。到达派出所后,张*在询问笔录中陈述:当日其乘回程出租车到安吉后,出租车驾驶员带其在递铺街上绕圈,晚6点50分许在祥云花园门口最后一位乘客下车后,其要下车,驾驶员不肯,并加油门开车,导致其跳车受伤。并称当时有一名军人及在晓墅下车的女子可以作证。我所治安中队副中队长林**随即调集警力对此事开展调查工作。经对出租车驾驶员刘**、证人沈*、程**的询问及电话联系证人喻*,上述证人陈述内容基本相符,且能印证出租车驾驶员刘**所陈述的事实,并不存在张*报案所称的“驾驶员流氓,在递铺街上绕圈不让其下车,导致其跳车受伤”等情况。因此,经我所领导同意后对张*以涉嫌谎报警情进行口头传唤。张*质问民警林**“传唤我什么,我犯了什么罪”并上前拉****,大喊“你打我了,打人了”。民警在将张*从接警大厅带至办案区的过程中,张*倒在地上不起来,随后被民警和协警抬至办案区。张*被带至办案区后,试图自行离开办案区的等候区域,被民警和协警阻止,其后张*被约束在办案区的醒酒椅上约7分钟左右,约束过程并未使用警械。张*从醒酒椅上离开后,民警未再对其采取约束措施。当晚23时许,张*母亲朱**接到民警通知后到达递铺派出所,民警向张*母亲介绍了案件的情况,张*母亲联系来了张*的舅舅,二人表示希望将张*带回家中。考虑到张*的实际情况,民警林**将张*母亲及舅舅带至办案区,张*母亲及舅舅在办案区询问室内对张*进行反复劝说,但张*不愿离开。期间张*母亲称张*患有抑郁症。至2月9日0时50分许,因劝说无果,张*母亲及舅舅离开派出所。至2月9日18时50分,张*离开递铺派出所。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张*的陈述,刘**的陈述,民警林**和邱*的自述材料,证人证言,视听资料以及其他相关证据。二、对张*作出的传唤程序合法、适用法律依据正确,且并未实施原告行政起诉状中所称的留置盘问措施。本案中我所在接到报警后出警至现场,经现场询问后将涉事当事人带回所内,并作为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案件受案调查,符合公安机关接出警工作的要求和《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张*在受案回执上签字时,亦应当知道其报警行为及内容已被公安机关受案调查。受案后经对双方当事人及相关证人的询问查证,发现报警人的报警内容与事实情况明显不符,办案单位认为张*的行为涉嫌谎报警情,对此受案调查,符合《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即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在日常执法执勤中发现的违法行为,应当及时受理。受案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二条之规定,口头传唤违法嫌疑人并将违法嫌疑人带至办案区,进一步开展调查工作,符合公安机关的办理行政案件的流程要求。本案中虽然未对张*使用手铐、警绳等约束性警械,但将其约束在醒酒椅上仍然不够妥当。鉴于此情况,事后我所已加强对民警的教育管理,以更加理性、平和、文明、规范地开展执法工作。因此,我所对张*作出的传唤措施符合法律规定,且期间并未实施原告行政起诉状中所称的留置盘问措施。综上所述,被告认为我所实施的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依据准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安吉县公安局昌硕派出所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作出行政行为的下列证据、依据:

4、询问张*笔录;5、询问刘春明笔录;6、询问沈*笔录;7、询问程*乙笔录;8、询问喻*笔录;9、询问陈**笔录;10、制作说明、现场照片;11、询问张*笔录;12、询问陈**笔录;13、询问沈**笔录;14、询问刘春明笔录、辨认笔录;15、询问吉小*笔录;16、到案经过、情况说明;17、视听资料;18、张*病历资料;19、林欢欢病历资料;20、受案登记表、受案回执;21、受案登记表;22、《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最**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条、第四条、《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二条、《最**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

被告安吉县公安局辩称,1、被告安吉县公安局并未作出该行政行为,故被告并非本案适格主体。2、被告昌硕派出所2014年2月8日对原告作出的传唤事实清楚、证据充分。3、被告昌硕派出所作出的传唤程序合法、适用法律依据正确,且并未实施原告诉称的留置盘问措施。综上所述,被告请求依法驳回原告诉请。

被告安吉县公安局在法定期限内提交的证据材料与被告昌硕派出所一致,因其辩称并未作出本案诉争的行政行为,故未在庭审中举证。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在案证据作如下认证:

一、被告昌硕派出所证据:原告对证据4、证据10、证据15、证据18-22无异议;对证据5、证据8、证据12-14三性均不予认可;对证据6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对证据7、证据11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据9关联性有异议;对证据16认为证据三性由合议庭审核;对证据17认为被告应当提供双方发生争执以及原告离开的视频资料。

二、原告在庭审中认为依据被告提交的证据以及被告的陈述已能证明原告被传唤及限制人身自由的事实,故不再重复举证。

三、被告安吉县公安局辩称其并未作出本案诉争的行政行为,故未在庭审中举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昌硕派出所提交的证据4、证据10、证据15、证据18-22,原告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证据5-8仅能够证明刘**与张**乘车发生纠纷的事实,本院予以认定。证据9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定。证据11能够证明被告昌硕派出所认为张*涉嫌“谎报警情”,对张*进行口头传唤、询问的事实,本院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予以认定。因其合法性系本案争议焦点,本院不予认证。证据12-14、证据16-17能够综合证明被告昌硕派出所传唤询问张*的过程,本院予以认定。

另原告在庭审中放弃举证,本院对原告所提交的证据1-3不予认证。

经审理查明,2014年2月8日18时54分,原安吉县公安局递铺派出所接到110指令称“一名叫张**女子在安吉县递铺镇祥云花园门口被人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派出所民警出警至现场,经现场询问后,将报案人张*及涉案当事人刘**等人带回派出所作进一步调查。报案人张*在到达派出所后,填写报案内容。依据原安吉县公安局递铺派出所向张*作出的《接受案件回执单》(编号为安*受回字2014第0043500号)显示,张**报案内容为“其在递铺祥云花园门口被人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后跳车受伤”;案件处理情况为“及时调查处理”。同日19时33分至19时52分,张*在接受第一次询问时称:“晚上6点50分的样子……车子不停的开,到了祥云花园的时候,我要跟另一个乘客一起下车,司机说不让我下车,然后就加油门,然后我就跳车的……车启动之后,我就将车门打开,跳下来……车上还有一个跟司机认识的男的,他跟司机一起在车上不让我下车,还一起在车上骂我。”同日19时49分,涉案当事人刘**在接受询问时称:“我是在湖州**有限公司开出租车的……就是一个女客人坐我的出租车到递铺,之后她说一会儿在车站附近的火锅店下车,一会儿在新浙北那边的火锅店下车……就在祥云花园那边让其他客人先下车了,但是当时那个女的要跳车,我怕出事情,就让那个女的下车了,下车之后那个女的就跑到祥云花园里面的保安室说我耍流氓,还非礼她,之后那个女客人就报警了。”同日20时24分,同车副驾驶员沈*接受询问时称:“我是准备去接班的,当时我是坐在副驾驶室位置的……在车上发生过(争执)的,那个女的说偏不下车,刘**么说随他好了。还对骂了几句。”同日20时01分,同车乘客程*乙接受询问时称:“有的,在去三关的路上就和司机发生争执了。”原安吉县公安局递铺派出所办案民警在对涉案当事人及证人询问调查后,发现调查的事实与报案人张*所称事实不相符合。原安吉县公安局递铺派出所民警即受理调查,在受案登记表中载明:“2014年2月8日20时36分,张*在递铺镇祥云花园报警称其在浙江省安吉县递铺镇祥云花园司机不让其下出租车,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经递铺派出所民警工作中发现:该警情与事实不符。”并以张*“涉嫌谎报警情”为由,口头传唤张*。依据原安吉县公安局递铺派出所其后补办的《传唤证》(编号为安*(递)行传字(2014)第38号),明确以张*“涉嫌谎报案情”为由,传唤其于2014年2月8日20时30分前来接受询问。在张*被传唤期间,办案民警因张*不予配合,将其强制带至办案区,并将其约束在醒酒椅上。张*于同日22时50分接受第二次询问时称:“(报警内容就是)说出租车司机不让我下车,并且在车里面的时候,出租车司机用很难听的话来侮辱我。”在该份询问笔录中明确记载张*于2月8日20时36分到达,于次日18时50分离开。

另本院查明,原安吉县公安局递铺派出所已更名为安吉县公安局昌硕派出所。

本院认为,一、《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五十三条规定,需要传唤违法嫌疑人接受调查的,经公安派出所、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办案部门或者出入境边防检查机关负责人批准,使用传唤证传唤。对现场发现的违法嫌疑人,人民警察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口头传唤,并在询问笔录中注明违法嫌疑人到案经过、到案时间和离开时间。故被告昌**出所具有对其辖区内违法嫌疑人行使传唤、调查询问的职能。依据原被告三方的陈述以及所提交的证据,本院认定被告昌**出所对原告作出了传唤决定,并在传唤过程中对原告实施有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故本案适格被告应为昌**出所。对于原告诉请的安吉县公安局,因其并非涉案行政行为的实施主体,原告将其列为共同被告,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驳回原告对安吉县公安局的起诉。

二、对被告昌硕派出所作出的传唤决定是否合法。本院认为,原告本是案件的报案人,其报案的理由依据被告所提供的录音及《接受案件回执单》(编号为安*受回字2014第0043500号)的记载,应为“原告在递铺祥云花园门口被人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且受到言语侮辱,后跳车受伤”。依据被告昌硕派出所对原告本人、涉案当事人刘**及证人沈*、程**、喻*等人所作的询问笔录,均能证实原告与驾驶员刘**之间确有纠纷,且原告在此过程中选择跳车报警。但被告昌硕派出所调查后认为该案并不存在驾驶员刘**耍流氓,不让原告下车的情形,该事实与原告报案所称事实并不相符。被告昌硕派出所以上述询问笔录为事实依据,以涉嫌“谎报警情”为由另案传唤原告接受调查。依据原告于2015年2月8日22时50分接受询问的笔录,明确记载被告系口头传唤原告,且注明了违法嫌疑人到案经过、到案时间和离开时间。该传唤过程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二条之规定。另,对于原告主张传唤时间超出法定期限,本院认为,被告昌硕派出所于2015年2月8日20时30分口头传唤原告,原告到达的时间是20时36分,离开的时间为次日18时50分,口头传唤时间未超出法律规定的24小时,因此,被告昌硕派出所的口头传唤行为符合《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三条关于期限的规定。

三、对于由传唤决定所引起的限制原告人身自由的行为,本院认为,《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办理行政案件时,可以依法采取下列行政强制措施:(二)对违法嫌疑人采取保护性约束措施、继续盘问、强制传唤、强制检测、拘留审查、限制活动范围等强制措施。本案原告在被传唤询问期间情绪激动,被告昌硕派出所将其约束在醒酒椅上,被告对于醒酒椅的使用虽不规范,但将原告约束在醒酒椅上的行为亦属于一种合理的保护性约束措施。对于原告主张其在被强行抬入审讯室之初,被告办案民警对原告进行人身攻击的意见,本院认为被告昌硕派出所提供的录像已经明确显示,虽然原告与被告昌硕派出所办案民警在询问期间发生拉扯,但起因是原告不愿在指定位置就坐,被告办案民警并不存在原告所主张的违法行为。故对原告上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综上,被告昌硕派出所传唤原告的行为事实清楚、程序正当、适用法律正确。原告要求确认被告昌硕派出所限制原告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张*的所有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张*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民法院,并向浙江省**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浙江省**民法院开户银行:湖**业银行营业部;户名:湖**政局非税收入汇缴结算户;账号:103001040019121352001)。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并且未在上诉时依法申请司法救助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