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杨**与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昌平交通支队沙河大队不服强制扣押财产决定一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01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2015)昌行初字第140号

审理经过

原告杨**因要求确认被告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昌平交通支队沙河大队(以下简称沙**大队)扣押原告车辆的行政行为违法,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6月4日立案后,于2015年6月8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7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杨**及其委托代理人杨**,被告沙**大队的委托代理人张*、唐**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沙**大队副大队长付**作为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4年8月11日,被告**大队对京XXX号牌奥迪轿车采取扣押的行政强制措施,同时出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编号:111404300028145),载明“当事人无**,因你于2014年8月11日15时35分在东小口镇其他道路东小口镇至东小口镇段发生交通事故,因收集交通事故案件证据需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以下简称《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二条第二款,决定采取扣留机动车的行政强制措施。”2015年3月9日,本院对该车采取诉前财产保全,上述行政强制措施终止。

原告诉称

原告杨**诉称,2014年8月11日15时,原告驾驶车辆由南向北正常行驶,当原告驾驶车辆与迎面驶来的一辆厢式货车会车时,厢式货车为了躲避同侧行驶的电动自行车猛然间向原告方向打轮,与原告的车发生了碰撞,造成了原告驾驶的奥迪牌小轿车(京XXX)前左侧保险杠被刮坏,左侧前轮毂刮伤、前轮胎爆胎、左侧的反光镜也被刮掉、左侧车身也被刮蹭了一条长长的划痕。事故发生后,肇事的厢式货车并没有停车保护现场,而是驾车逃逸。原告下车后发现车辆受损严重,只好先将受损车辆开回自己家中。被告认定原告的车辆为肇事车辆,显然缺乏事实依据。被告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对原告的车辆进行超期限扣押属于违法行为。事故发生后,被告以“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为由,非法扣押原告的小轿车长达9个月,给原告的出行造成了巨大影响。被告扣押原告的车辆后,委托北京通达首诚司法鉴定所对该车辆进行鉴定,但是被告迟迟没有出具责任认定书,也没有通知原告领取扣押车辆,被告长期扣押原告车辆的行政行为明显违法。综上,原告提起诉讼,请求确认被告扣押原告车辆的行政行为违法。

原告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1.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2.车辆痕迹检验意见书;3.强制措施凭证。以上证据证明被告扣押原告车辆行为违法。

被告辩称

被告**大队辩称:第一,被告依法扣押肇事奥迪牌轿车(京XXX)的行政行为主体适格、实体合法。2014年8月11日15时35分,在北京市昌平区九台路城铁车辆段路口以南,周**驾驶的“固特尼”牌电动自行车由北向南行驶,适有京XXX号牌奥迪轿车由南向北行驶,该轿车左侧将周**连人带车撞出,造成周**受伤,两车损坏。肇事车辆的反光镜撞坏掉落在现场,驾驶人驾车逃逸。与周**同行的证人记录下肇事车辆奥迪牌轿车车号,并向122报警台报警。接警后,被告办案民警通过各种方法查询到肇事车辆所在地位于昌平区良庄家园小区内,并将肇事车辆查获归案。此案有122接警记录、受理交通事故案件登记表、现场图、现场勘查笔录、照片、现场遗留物证、证人证言、鉴定材料等证据为证,足以认定案件事实。从被告的职能来看,扣押肇事车辆是找到案件侵权责任人的必要工作。被告作为道路交通管理单位,其主要职责是依照法律法规,负责辖区道路交通事故的现场勘查、取证、责任认定、损害赔偿调解以及实施其他道路交通安全管理工作。原告驾驶京XXX车辆与周**驾驶的电动自行车相刮撞,造成周**受伤及两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后,驾车逃逸。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交通警察应当对交通事故现场进行勘验、检查、收集证据;因收集证据的需要,可以扣留事故车辆,但是应当妥善保管以备核查。”因此,本案被告扣押肇事奥迪牌轿车(京XXX)的行为是合法合理的。第二,被告扣押原告肇事奥迪牌轿车(京XXX)的行为程序也是合法的。2014年8月11日16时,依据目击者提供的肇事车辆车牌号,被告办案民警接指挥中心布警后通过公安网查询京XXX车主信息。被告办案民警在公安网上一条一条核对该车违章信息后,终于得到一女士电话,其接电话称该车辆位于昌平区回龙观良庄家园。办案民警随即赶往该地点,于当日22时53分,终于在北京市昌平区良庄家园小区找到了本案的肇事车辆,但原告逃避调查,拒绝配合,为查清案件需要,且履行被告该有的职责和义务,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被告办案民警已依法向原告出具《公安交通行政强制措施凭证》,由被告办案民警在行政强制措施凭证上注明“当事人不在现场”。因此,被告办案民警扣押原告车辆的程序也是合法的。第三,被告扣押原告车辆是查清案件所需,但原告一直拒绝配合被告办案。事故发生后,沙**大队数次通知、传唤原告到沙**大队处理相关事宜,接受调查,领取车辆。原告拒绝配合,一直未到沙河大队接受处理,也未向沙**大队提供本人身份证和车辆驾驶证,造成办案民警无法核实原告身份,致使肇事奥迪轿车一直无法发还。事故受害人周**于2015年2月27日提出责任认定申请,沙**大队依照法定程序于2015年3月3日作出事故责任认定书,并于2015年3月10日配合昌平区人民法院将车辆扣押。综上,被告扣押原告京XXX车辆的行政行为履行了法定职责,符合法律规定,且扣押车辆是根据法律规定所为,也是查清案件所需。原告拒绝配合,逃避调查,导致办案民警无法确认车辆所有人,车辆驾驶人,是导致车辆一直扣押的直接原因。故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大队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122接警记录,证明接报警情况、逃逸车辆车号;2.立案登记表,证明行政立案情况;3.现场照片,证明办案民警在接到报警后及时赶到事故现场进行勘察,拍照记录违法行为时间、地点、现场情况以及现场物证;4.询问笔录,证明沙**大队对受害人周**和证人制作询问笔录;5.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证明被告依法扣押肇事车辆;6.询问通知书,证明2014年12月29日,办案民警张*、杨*到原告杨**家中送达询问通知书,杨**拒签询问通知书并拒绝接受询问;7.传唤证和传唤光盘,证明2015年1月16日沙**大队民警到杨**家对其依法进行行政传唤;8.工作记录,证明事故发生后沙**大队工作人员曾多次联系原告,但原告始终不配合;9.鉴定文书,证明奥迪车是肇事车辆;10.鉴定文书送达告知书及送达回执,证明被告在收到鉴定报告两日内将鉴定报告通过邮寄和直接送达的方式交予当事人,并告知原告有权在三日内提出异议申请,但原告拒绝接收;11.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及送达回证,证明沙**大队在收到受害人请求做出事故认定书的书面申请后十日内出具了交通事故认定书并送达受害人一方;12.呈请发还车辆审批表及送达通知书,证明在鉴定完毕后,沙**大队想依法将车辆发还车主,但车主身份无法核实;13.民事裁定书,证明被告履行法定职责,配合人民法院查封肇事车辆。

庭审质证中,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3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不认可原告的证明目的。

原告对被告提交的全部证据均有异议,主要质证意见为原告的奥迪车并不是肇事车辆,被告对原告的车辆扣押违法。

经庭审质证,本院根据最**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并综合当事人的质证意见及当庭陈述,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作如下确认:原告和被告提交的全部证据,均是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符合提供证据的形式要求,具有内容真实性、来源合法性及与本案的关联性,本院予以采纳。

本院查明

根据上述有效证据及当事人陈述,本院可以认定如下事实:2014年8月11日15时35分,在北京市昌平区九台路城铁车辆段路口迤南处,发生一起机动车与电动自行车相撞的交通事故。事故造成电动自行车驾驶人周**受伤,两车损坏。事故后,发生碰撞的奥迪轿车(京XXX)驾驶人驾车逃离现场。接到目击者报警后,被告**大队出警到现场对事故展开调查。根据目击者提供的肇事车辆车牌号线索,被告查询到肇事车辆位于昌平区良庄家园小区内,故于当日对该车进行了扣押,并出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编号:第111404300028145号)。经查,该奥迪轿车所有人为原告杨**。2015年3月3日,被告对该起交通事故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上述交通事故系奥迪轿车驾驶人的过错所导致,确定奥迪轿车一方承担此事故全部责任,周**无责任。2015年3月9日,经周**申请,本院作出(2015)昌*保字第05022号《民事裁定书》,决定对杨**所有的奥迪轿车(车号:京XXX)采取财产保全措施。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以下简称《行政强制法》)第二条的规定,行政强制措施,是指行政机关在行政管理过程中,为制止违法行为、防止证据损毁、避免危害发生、控制危险扩大等情形,依法对公民的人身自由实施暂时性限制,或者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财物实施暂时性控制的行为。该法第九条规定行政强制措施的种类包括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查封场所、设施或者财物;扣押财物;冻结存款、汇款等。因此,本案被告沙**大队对原告杨**所有的奥迪轿车采取的扣押措施属于《行政强制法》规范的行政强制措施。

《行政强制法》第十条规定,行政强制措施由法律设定。第十七条规定,行政强制措施由法律、法规规定的行政机关在法定职权范围内实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二条第二款规定,交通警察应当对交通事故现场进行勘验、检查,收集证据;因收集证据的需要,可以扣留事故车辆,但是应当妥善保管,以备核查。根据上述法律规定,被告**大队有权对涉嫌交通肇事的奥迪轿车(京XXX)采取扣押的行政强制措施。但行政机关采取行政强制措施需遵守法律规定的时限。《行政强制法》第二十五条规定,查封、扣押的期限不得超过三十日;情况复杂的,经行政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延长,但是延长期限不得超过三十日。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本案中,被告**大队自2014年8月11日至2015年3月9日对涉案奥迪轿车采取了扣押的行政强制措施,已经超过了法律规定的时限,属于程序违法。

综上所述,本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确认被告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昌平交通支队沙河大队超过法定期限对原告杨**所有的京XXX号牌奥迪轿车采取扣押的行政强制措施行为违法。

案件受理费五十元,由被告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昌平交通支队沙河大队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同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五十元,上诉于北京**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