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程*与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信息公开二审行政裁定书

2015.12.18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5)一中行终字第2219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程*因信息公开一案,不服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2015)昌行初字第43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2015年12月4日,程*申请合议庭成员何**、饶**回避。经本院院长决定,驳回了程*的回避申请。程*提出了复议申请,本院院长决定驳回其申请,维持原决定。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10月15日,程*向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以下简称昌**分局)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申请其公开:“2014年9月5日昌平区司法局对我拟行政处罚听证会当日:1、你局现场阻挠公民旁听,清场、传唤等行政行为,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是什么;是谁决定的;谁指挥实施的;2、戒严、清场、传唤等行为,共安排了多少人员?组织了多少车辆、直升机?租或借用了多少辆公交车?哪个单位的?共花费多少财政拨款或纳税人税款?3、共传唤了多少要旁听的人;每个派出所被传唤人员的姓名、传唤期间、传唤的依据;各派出所参与传唤的警察等人员姓名、职务;4、传唤期间,哪些被传唤人被采血、采指纹,法律依据;5、传唤我的证人董、王、包法律和事实依据。”2014年11月26日,昌**分局作出昌**分局(2014)第17号-答复告《政府信息答复告知书》,主要内容为:“经查,你申请获取的政府信息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根据《**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工作的意见》第二条‘行政机关一般不承担为申请人汇总、加工或重新制作政府信息,以及向其他机关和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搜集信息的义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相关规定,不属于政府信息。”程*不服上述告知书,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昌**分局向其公开2014年9月5日对其行政处罚听证会:1.昌**分局现场阻挠公民旁听,清场、传唤等行政行为,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是什么;是谁决定的;谁指挥实施的;2.昌**分局戒严、清场、传唤等行为,共安排了多少人员?组织了多少车辆、直升机?租或借用了多少辆公交车?哪个单位的?共花费多少财政拨款或纳税人税款?3.昌**分局共传唤了多少要旁听的人;每个派出所被传唤人员的姓名、传唤期间、传唤的依据;各派出所参与传唤的警察等人员姓名、职务;4.昌**分局传唤期间,哪些被传唤人被采血、采指纹,法律依据;5.昌**分局传唤其证人董、王、包法律和事实依据。

一审法院认为

2015年8月26日,原审法院作出裁定,认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应当符合法定的起诉条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本案中,程*的申请实质上是就相关问题进行咨询,并非《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规定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不属于该条例调整的范围。因此,程*针对昌**分局就其申请所作答复的行为提起的本案诉讼,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起诉条件,故对其起诉,应予驳回。原审法院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了程*的起诉。

上诉人诉称

程*不服,上诉至本院。其上诉称:原审裁定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要求昌**分局公开政府信息并不是要求其答复任何主观意见,而是要求其提供履责过程中制作或获取和保管的政府信息,该信息是已客观形成的。原审法院故意歪曲事实,把上诉人申请公开的客观信息,歪曲成要求其提供主观意见,与事实和常识严重不符。上诉人要求公开的信息关系到上诉人通知证人作证、旁听,对昌**分局合理使用财政支出的公民监督权等权利。昌**分局不予公开侵犯了上诉人多项合法权益,因此,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裁定,改判责令昌**分局向其公开2014年9月5日对其行政处罚听证会:1.昌**分局现场阻挠公民旁听,清场、传唤等行政行为,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是什么;是谁决定的;谁指挥实施的;2.昌**分局戒严、清场、传唤等行为,共安排了多少人员?组织了多少车辆、直升机?租或借用了多少辆公交车?哪个单位的?共花费多少财政拨款或纳税人税款?3.昌**分局共传唤了多少要旁听的人;每个派出所被传唤人员的姓名、传唤期间、传唤的依据;各派出所参与传唤的警察等人员姓名、职务;4.昌**分局传唤期间,哪些被传唤人被采血、采指纹,法律依据;5.昌**分局传唤其证人董、王、包法律和事实依据。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中华人**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规定,提起行政诉讼应当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最**法院关于适用u0026lt;中华人**诉讼法u0026gt;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规定,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本案中,程海的申请实质上是就相关问题进行咨询,并非《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规定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因此,昌**分局针对其上述申请作出答复属于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程海针对该行为提起的本案诉讼,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原审法院裁定驳回程海的起诉正确,本院应予维持。程海的上诉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裁判日期

二○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