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北京**流中心与北京市丰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其他一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18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2015)丰行初字第370号

审理经过

原告北京**流中心(以下简称白盆窑物流中心)不服被告北京市丰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丰台人保局)的工伤认定行为,于2015年9月1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9月14日立案后,于2015年9月17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单**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白盆窑物流中心的委托代理人王**、王**,被告丰台人保局的委托代理人于伟、赵*,第三人单**,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丰台人保局于2015年5月24日作出京丰人社工伤认(1060T029169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2015年2月9日白盆窑物流中心职工禇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经北**医院诊断为心源性猝死,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为视同工伤。

原告诉称

原告白盆窑物流中心诉称,褚是在下班以后(已经办理交班)回家过程中,突发疾病晕倒在院内办公室附近的绿化带旁,且该员工此前做过心脏支架手术,事发当日本人因未带日服常用药,其在晕倒前通知爱人给送药。所以褚并不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不能认定为视同工伤。丰台人保局作出的京丰人社工伤认(1060T029169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事实与实际不符,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撤销。请求人民法院判决撤销丰台人保局作出的京丰人社工伤认(1060T029169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并判令被告依法重新作出认定,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丰台人保局辩称,我局于2015年3月27日受理了原告白盆窑物流中心对褚的工伤认定申请。在申请书中,原告主张2015年2月9日早晨大约7点左右,褚在下班以后(已办理交班)回家过程中,被人发现突发疾病晕倒在院内办公室附近的绿化带旁,经北**医院诊断为心源性猝死,要求认定工伤。申请书“用人单位意见”为同意认定工伤。经我局调查,褚为白盆窑物流中心员工,负责保安工作,工作时间是四班三运转制:7:00—14:00;14:00—22:00,22:00—7:00,其中7:00—14:00由女职工固定上班,男职工不上此班。2015年2月8日22:00至次日7:00是褚的工作时间。2015年2月9日早6:40左右女职工郜**的班,褚于6:50之前突发疾病,后晕倒在单位院内办公室附近的绿化隔离带旁,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的“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情形,属于工伤认定范围。原告在工伤认定过程中,始终未主张褚不属于工伤,亦未向我局提供褚不属于工伤的证据材料。综上,我局所作工伤认定结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向**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1、工伤认定申请表,申请人为单**、白盆窑物流中心,用人单位意见为“同意认定工伤”,证明原告和第三人申请认定工伤的事实;2、褚身份证复印件及照片,证明褚身份情况;3、北**医院诊断证明书、病历、处方单、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大兴区殡仪馆遗体火化证明,内容为褚抢救经过及死亡证明,证明褚突发心源性猝死,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事实;4、褚与单**的结婚证、户口本、单**身份证、公安机关户籍资料证明,证明单**与褚的关系;5、白盆窑物流中心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李**身份证复印件、授权委托书、受委托人熊**身份证复印件,证明企业主体资格及授权委托情况;6、工资集体协商备案受理通知书、集体合同书、集体合同工资专项协议书、北京白**管理公司职工代表大会关于通过《集体合同、集体合同工资专项协议书》草案的决议,证明褚与白盆窑物流中心具有劳动关系;7、单**对熊**的授权委托书,证明单**委托熊**代为领取工伤认定相关法律文书的事实;8、熊、郜、邓、张、杨的书面证言及身份证复印件,9、单**提供的情况说明,证明发病及抢救经过;10、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11、工伤认定申请材料清单及接收凭证,12、对白盆窑物流中心法定代表人李**的调查笔录,13、京丰人社工伤认(1060T029169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14、工伤认定结案报告,15、送达回证,证明被告依法履行受理、调查和送达程序。

第三人单晓甫述称,褚系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突发疾病死亡,符合工伤认定条件,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第三人提供了2015年2月9日褚手机通话详单,证明2月9日6时51分褚给第三人打电话要求送药,6时56分、6时57分分别拨打120急救电话。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和第三人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无异议,但认为上述证据不能证明褚是在工作时间发病。

上述证据均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和与本案的关联性,本院予以采纳。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白盆窑物流中心系褚的用人单位,褚在该单位从事安保工作,工作时间为四班三运转制,即7:00—14:00,14:00—22:00,22:00—7:00。2015年2月8日22:00至2015年2月9日7:00是褚的工作时间。2月9日7:00左右,褚被发现倒在白盆窑**办公室附近,后经北**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9点被宣布死亡,死亡原因为心源性猝死。

2015年3月27日,白**流中心职工熊受单位委托向丰台人保局提交工伤认定申请表、褚身份证复印件、一寸照片、诊断证明、病历、劳动合同、白**流中心营业执照、社保登记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及身份证复印件、授权委托书及受托人身份证复印件、单晓甫委托书、职工郜、邓、张、杨的书面证言、情况说明等材料,并填写了《工伤认定申请材料清单》。其中,工伤认定申请表申请事项为“申请工伤认定”,申请人签字栏有单晓甫签字并加盖了白**流中心的公章。工伤认定申请表用人单位意见栏内容为“同意认定工伤”,并有经办人熊签字,加盖白**流中心公章。同日,丰台人保局受理该认定申请。

原告提供的职工郜在书面证言中陈述,其于2015年2月9日早6:40左右同褚交接班,7点左右褚妻子单**来门卫值班室给褚送药。2015年5月15日,丰台人保局向白盆窑物流中心法定代表人李**进行调查,李**表示对于工伤认定按照国家规定执行。2015年5月24日,丰台人保局作出京丰人社工伤认(1060T029169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对褚的死亡认定为视同工伤。该认定决定书于2015年7月13日由熊签收。

另查明,2015年2月9日6:51分褚用手机拨打其家里电话要求其妻子单**送药。褚的手机号码通话详单显示,当日6时56分和6时57分,该号码两次拨打120急救电话。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第十七条之规定,丰台人保局作为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具有对本案工伤认定的法定职权。在本案的工伤认定中,丰台人保局依法履行了受理、调查、送达等程序,并在法定期限内作出认定结论,符合法定程序。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褚是否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关于工作时间,各方当事人对2015年2月8日22时至2月9日7时是褚的工作时间无争议,争议焦点在于褚死亡时是否已经交班,以及在已经交班的情况下,是否还能认定为工作时间内发病。对此,本院认为,关于工作交接时间,除郜的陈述外,原告没有提供当天的交接班记录、原告关于值班人员交接班的规章制度等其他充分证据应予以佐证,故原告主张褚是在交班后发病的证据不足。关于工作岗位,原告始终未就褚具体的岗位职责提供证据,一般情况下,夜班安保工作的工作地域范围不限于在值班室内,工作内容也不限于发生在值班室内的相关事项,而是对整个院内的安全保卫综合负责。因此,退一步讲,即使褚与郜办理了值班室门卫的交接班手续,也不影响褚在7点以前对值班室外的相关安保事项负有职责。2月9日6时51分、6时56分、6时57分的通话记录,以及郜关于7点左右单晓甫来单位送药的陈述,能够综合证明褚的发病时间在2月9日7点以前,符合工作时间条件;褚被发现晕倒的地点为单位院内办公室附近,结合前述关于其岗位性质的分析,亦符合工作岗位的基本要件。综上,原告关于褚系在下班回家途中发病的主张,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褚之前是否做过心脏病手术,以及当天是否带有备用药品,均不影响对其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发病的事实认定。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根据审核需要可以对事故伤害进行调查核实,用人单位、职工、工会组织、医疗机构以及有关部门应当予以协助。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本案原告作为工伤认定申请人之一,在申请意见中明确表示同意认定工伤,在被告进行调查过程中始终未对认定工伤提出异议,更未就褚不应认定工伤提供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综上,丰台人保局的工伤认定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原告要求撤销该认定决定的主张依法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北京**流中心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五十元,由原告北京**流中心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五十元,上诉于北京**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