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赵**与徐州**林业局、徐州市铜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批准一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18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2015)铜行初字第22号

审理经过

原告赵**因认为被告徐州市铜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铜山人社局)、徐州市铜山区林业局(以下简称铜山林业局)不履行退休待遇行政审批一案,于2015年2月15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月25日向被告铜山人社局、铜山林业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开庭传票、行政诉讼告知书,于3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赵**及委托代理人王**、王**,被告铜山人社局委托代理人沈**、张**,被告铜山林业局委托代理人庄**、吴**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铜山人社局于2008年6月30日为原告赵**审批企业工人退休养老保险待遇。

原告诉称

原告赵*美诉称,徐州市铜山区张集林场(以下简称张集林场)系全民事业单位,原告系张集林场第一批经批准的正式在编老工人,符合国家、省市县有关事业保险政策的规定。2012年,《中**央、**务院关于分类推进事业单位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转制前离退休人员待遇不变。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制度,中人逐步过渡。”铜政发(1995)179号文件第三条规定:“凡工资基金列入县人事局审批、管理的机关事业各单位均应遵照本办法为其全体人员办理社会养老保险。”被告铜山林业局要求场圃工人办企业,同时又让少数工人办事业,造成退休待遇不公。被告不执行铜政发(1995)179号文件规定,而执行多年后铜山县政府下发的铜政发(2003)22号文件,该文件与原告等退休老工人无关。被告于2008年为原告等老工人办理企业保险时,存在欺骗行为,企业审批表中无公章,不按县政府铜政发(1995)179号文件规定办理,而以县政府办公室下发的铜政办发(2006)112号文件作依据,故是无效的。为此,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销被告为原告办理的企业养老保险待遇,并依法为原告办理事业养老保险待遇,并补发事业保险退休金。

原告赵**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

第一组证据:原告的医疗保险证。证明原告是全民事业单位退休人员。

第二组证据: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离、退休人员增加离、退休费审批表。证明原告是全民事业单位退休人员。

第三组证据:1981年12月28日,原告赵**转为正式固定工人审批表。证明原告不是农工身份,而是正式职工。

第四组证据:铜山县农林场圃1998年12月后退休(退职)工人养老金待遇审批表。证明原告是事业单位在编职工,城镇户口,被告于2008年6月30日根据铜政办发(2006)112号文件精神为原告办理企业退休是错误的。

第五组证据:铜山人社局于2006年6月14日给铜山县政府《关于林业局下属7个国有场圃参加企业养老保险有关问题的请示》,铜**政局于2006年6月16日给铜山县政府《关于<林业局下属7个国有场圃参加企业养老保险有关问题的请示>的审核意见》。证据证明,原告是张集林场在编正式职工,符合办理事业养老保险规定,且已有部分职工办理了事业养老保险。

第六组证据:江苏觉悟律师事务所出具的证明,证明2008年底受赵**等人委托,起诉铜山人社局、林业局依法办理事业养老保险,但法院未予受理;江苏**事务所律师齐**出具的证明,证明2009年10月份受赵**等人委托,就办理事业养老保险向铜山人社局提出人事仲裁申请,但铜山人社局口头答复不予受理;江苏金朝阳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出具的证明,证明2010年11月22日,其为赵**等人代写了行政诉状,要求依法撤销不予办理事业养老保险的答复。该组证明证明,原告的起诉不超过诉讼时效。

第七组证据:徐州市驻省信访工作组于2006年7月6日给铜**业局有关张集林场退休职工反映小部分退休职工按事业办理退休,大部分退休职工按企业办理退休的交办单;徐州市**组办公室于2007年12月10日给铜山县政府《关于原张集林场王**等人信访事项进行听证处理的建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于2012年10月9日给赵**等人告知单;铜**业局于2014年6月10日写给省委教育实践活动督导组《关于张集林场退休工人王**等人要求恢复事业单位退休金待遇信访事项的报告》。证明原告的起诉不超过诉讼时效。

第八组证据:1981年12月22日徐地署劳(1981)字第157号关于国营农林场圃一九七一年以前临时工转正的批复。证明原告系正式工,而不是农工。

被告辩称

被告铜山人社会局辩称,原告赵**于1963年4月工作,退休前系张集林场农工,一直为农工身份,1987年12月要求提前退休,由其子接班,1988年4月按病退退休,由其单位发放退休金。2008年6月1日开始享受企业养老保险退休待遇。铜山县1995年出台《关于<铜山县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暂行办法>的实施细则》第一条第(二)项规定:养老保险的范围和对象是“不含农林小三场农工人员”。2003年,铜山县政府又出台了铜政发(2003)22号《关于完善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工作的规定》,文件规定参保对象“应是经批准的正式在编人员(农林小三场农工除外)。”原告赵**从1988年4月起以企保的标准享受退休待遇,原告在退休时就知道办理保险的情况,其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应驳回原告的起诉。

被告铜山人社局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

第一组证据:赵**的职工登记表、工资审批表、退休审批表、农工审批表等,2008年6月退休申报表。该组证据证明,赵**等人从进入张集林场工作到退休,一直是农工身份,其从退休之日起,已经知道办理了企业养老保险待遇的事实,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

第二组证据:铜山县政府铜政发(1995)第179号《关于印发<铜山县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养老保险暂行办法>的通知》,铜**政局、地税局、人事局于1995年10月17日联合下发的《关于<铜山县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养老保险暂行办法>的实施细则》,铜山县政府铜政发(2003)第22号《关于完善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工作的规定》。该组证据证明,赵**等人系农工身份,根据文件规定不享受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待遇。

第三组证据:国发(1997)26号《**务院关于建立统一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该组证据证明,实行企业化管理的事业单位,按照企业养老保险制度执行,张集林场系实行企业化管理的事业单位,原告应参加企业养老保险。

被告铜山林业局辩称,原告赵**于1963年4月开始在原铜**集林场上班,一直是农工身份,1987年12月要求提前退休,由孩子接班,1988年2月经原铜山县多种经营管理局批准退休,1988年4月按病退退休由其单位发放退休金,2008年6月1日开始从企保享受企业养老保险退休待遇。赵**招工后属于农工,其后身份没有变化,其工资审批、升级都是按照农工的标准,其一直没有参加机关事业养老保险,不属于机关事业养老保险的支付范围。根据铜山县1995年出台的《关于<铜山县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暂行办法>的实施细则》第一条第(二)项规定:养老保险的范围和对象是“不含农林小三场农工人员”。原告不符合相关政策规定,应予驳回。原告赵**于1988年4月后一直以企保的标准享受退休待遇,原告在退休时就知道办理保险的情况,其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应驳回原告的起诉。

被告铜山林业局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

第一组证据:赵**的职工登记表、工资审批表、退休审批表、农工审批表等,2008年6月退休申报表。该组证据证明,赵**等人从进入张集林场工作到退休,一直是农工身份,其从退休之日起,已经知道办理了企业养老保险待遇的事实,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

第二组证据:铜山县政府铜政发(1995)第179号《关于印发<铜山县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养老保险暂行办法>的通知》,铜**政局、地税局、人事局于1995年10月17日联合下发的《关于<铜山县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养老保险暂行办法>的实施细则》,铜山县政府铜政发(2003)第22号《关于完善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工作的规定》。该组证据证明,赵**等人系农工身份,根据文件规定不享受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待遇。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两被告提供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被告提供的证据不全面,原告是全民在编事业单位正式职工,不是农工身份,按照铜政发(1995)第179号文件,原告应办理事业养老保险;被告主张原告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铜政发(1995)第179号文件是县政府文件,而铜**政局、地税局、人事局联合颁发的文件违反县政府文件精神,不能作为依据,应以县政府文件为依据;原告是在铜政发(1995)第179号文件生效后退休的,两被告当时就有义务为原告办理事业养老保险。

被告铜山人社局、林业局对原告所举第一组、第二组、第三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不否认原告是事业单位的职工,但认为原告是农工身份;被告对原告所举第四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铜政办发(2006)112号文件是增加退休人员待遇所下发的文件,不是办理退休的文件;被告对原告所举第五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是向政府打的报告,反映张集林场等单位存在多种人员身份问题;被告对原告所举第六组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证据内容及形式不具有合法性,证人应当出庭作证。被告对原告所举第七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该组证据系信访材料,是通过信访方式达到诉求,与行政诉讼是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与本案无关联性。

根据当事人对证据的质证意见,本院对证据作如下认证:原告对被告所举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被告所举证据合法,与本案具有关联性,可以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被告除对原告所举第六组证据真实性有异议外,对其他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故其他证据可以作为本院认定事实的依据。原告所举第六组证据,系律师事务所及律师出具的证明,该组证据相互印证,并与原告信访证据印证,能够证明原告对诉求的主张,故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根据原被告的陈述和对证据的质证意见,本院确认以下事实:张集林场系经编制管理部门批准、办理机关事业单位法人登记的自收自支全民事业单位,其工资基金列入县人事局审批和管理。原告赵**系该单位职工,于1981年12月28日由临时工转为固定工,工人身份,工种被界定为农工,执行农工工资标准。原告赵**于1987年12月要求提前退休,1988年2月经原铜山县多种经营管理局批准退休,1988年4月按病退退休由其单位发放退休金,2008年6月1日开始享受企业养老保险退休待遇。

铜山县政府于1995年10月17日下发铜政发(1995)第179号文件第三条规定:“凡工资基金列入县人事局审批管理的机关事业各单位均应遵照本办法规定,为其全体人员办理养老保险。”该文件第二十四条规定:“本办法由县人事局负责解释并组织实施,实施细则由人事部门依照本办法会同有关部门制定。”同日,铜**政局、地税局、人事局联合下发《关于<铜山县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养老保险暂行办法>的实施细则》,该实施细则关于养老保险的范围和对象规定:“实行养老保险的范围为我县各级党政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以及群众团体和事业单位(含集体性质)。实行养老保险的对象为上述中的国家干部、聘用制干部、固定工人、合同制工人以及经劳动部门批准使用的计划内临时工(不含农林小三场农工人员、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精简下放的退职人员和民政系统管理的离退休人员)。”2003年2月10日,铜山县政府下发铜政发(2003)22号文件关于养老保险的范围和对象规定:“参加机关事业社会养老保险统筹的单位,应是经编制管理部门批准、办理机关事业单位法人登记、实行机关事业单位工资制度和会计制度的单位。……事业单位指全额预算、差额预算、自收自支事业(含集体性质)单位以及参照执行机关事业单位工资制度的其他单位。参加机关事业社会养老保险的人员,应是经批准的正式在编人员(农林小三场的农工除外)。”

2006年6月14日、16日,铜山县人社局、财政局分别就林业局下属的7个国有场圃在职职工和已退休职工参加企业养老保险及可能引发的矛盾等问题向铜山县政府进行请示。

2006年7月,张集林场张**等三名退休职工到徐州市驻省信访工作组进行信访,反映在办理养老保险待遇过程中,少数人按事业单位办理养老保险,大部分按企业办理养老保险。徐州市驻省信访工作组将信访事项转交铜**业局处理,要求答复信访人。赵**等人不服铜山县政府、铜**业局于2007年4月5日、11月14日作出的答复,向徐州市政府提出复核申请。2007年12月10日,徐州市**组办公室复核认为,信访人反映的问题涉及县属企事业改革、职工退休待遇问题,应在本级解决;对信访人提出同一单位退休待遇不同,存在企、事业养老标准差距较大问题,铜山财政局、劳动局也提出疑异,答复不能使信访人信服,建议铜山县政府责成有关部门召开听证会,处理赵**等人的信访事项。

2008年6月30日,经原告所在单位的主管部门铜山林业局审核,并经铜山人社局批准,原告赵**开始享受企业养老保险待遇。原告赵**在办理养老保险时,其所在单位张集林场按企业养老保险标准为其缴纳养老保险费用,其本人亦按企业养老保险缴费标准补缴了社会保险费,并在退休工人养老金待遇审批表签名同意。原告赵**等人不服为其等人办理的企业社会养老保险待遇,多次进行信访,并要求行政诉讼,要求享受事业养老保险待遇。张集林场已退休职工赵**等人到国家人社部进行信访,国家人社部于2012年10月9日告知信访人到当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信访部门和当地政府信访部门进行反映。2014年6月10日,铜山林业局就赵**等人信访问题向省委教育实践活动督导组进行汇报,主要内容有:张集林场系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赵**等人系张集林场农工,根据铜山区有关文件规定,林场职工属于农工身份的人员,不享受参加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待遇;关于原铜山县可恋庄苗圃和马庄果园划归徐州市农委后办理事业养老保险问题,答复为铜山区为单独的劳动保障统筹单位,执行的是铜山区劳动保险相关政策;关于同一单位同样职工执行不同养老保险标准问题,答复对5名不是干部身份的退休职工于2000年至2003年之间办理事业保险问题,尚在调查中。2014年6月26日,铜山区**组办公室就赵**信访事项,决定不予受理。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铜山人社局作为本行政区域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主管部门,具有为职工办理退休审批的法定职权和职责。徐州市铜山区是独立的社会保险统筹区,铜山区人民政府有权根据省市有关文件精神,制定适合本行政辖区的养老保险规定。徐州市铜山区张集林场系全民事业单位,原告赵**张集林场的正式职工,工种被界定为农工,铜山区政府下发的铜政发(1995)第179号文件明确规定,由人事局会同有关部门制定实施细则。铜**政局、地税局、人事局联合下发的《关于<铜山县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养老保险暂行办法>的实施细则》及铜山县政府下发的铜政发(2003)22号文件规定,具有农工身份的人员不能办理事业养老保险。被告在为原告办理社会养老保险过程中,张集林场部分退休职工就大部分人员参加企业社会养老保险、小部分人员参加事业社会养老保险问题到有关部门信访反映,张集林场仍根据以上文件规定按企业养老保险标准为原告缴纳了养老保险费用,原告亦按企业养老保险缴费标准补缴的社会保险费用,并在退休工人养老金待遇审批表签名同意。因此,原告赵**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据《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赵**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赵**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