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巫**与遂昌县民政局行政登记一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18松阳县人民法院(2015)丽松行初字第58号

审理经过

原告巫*芬不服遂昌县焦滩乡人民政府于1998年10月20日作出的焦字第24号结婚登记行政行为,于2015年10月23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原告于2015年11月17日向本院申请变更被告遂昌县焦滩乡人民政府为遂昌县民政局,本院于2015年11月20日向被告遂昌县民政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巫*芬的委托代理人赖晓法、被告的委托代理人戴晓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遂昌县焦滩乡人民政府于1998年10月20日作出的焦字第24号结婚登记行政行为,认定巫**、“华小洪”结婚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有关规定,准予结婚登记。

原告诉称

原告巫*芬诉称,1998年10月20日,原告和华*龙到遂昌县焦滩乡人民政府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因焦滩乡政府工作人员的工作失责,没叫华*龙说出身份证登记的名字,也没有叫华*龙拿出身份证,因此华*龙讲了小名华小*,身份证号码也随意讲了一个,其实在遂昌县焦滩乡蔡口村根本没有华小*这个人,因此原告认为焦滩乡政府登记原告与华小*婚姻关系明显错误。2015年8月18日原告向法院起诉离婚,法院以原告诉华*龙离婚,而婚姻登记确是华小*,因此,原告起诉不符合民事起诉条件。综上所述,原告认为,遂昌县焦滩乡政府作出结婚证号为焦字第24号,明显错误,因为焦字第24号登记华小*根本没有此人,遂昌县公安局户籍管理部门,也出据证明查无此人。因此完全可以认定,遂昌县焦滩乡人民政府作出的焦字第24号明显错误,为此,请求法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巫*芬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1、结婚登记申请书复印件一份,待证华小*与巫*芬于1998年10月20日登记结婚,华小*的身份证号为;2、遂昌县人民法院协助查询函复印件两份,待证华小*查无此人;3、华*龙户籍信息复印件一份,待证华*龙与华小*的身份证号码不一致;4、(2015)丽**初字第565号遂昌县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复印件一份,待证华小*与华*龙身份证不同,原告诉华*龙离婚不符合起诉条件。

被告辩称

被告遂昌县民政局逾期辩称,根据1994年版《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九条规定,申请结婚登记,当事人应当持户口证明,身份证,所在单位、村民委员会或者居民委员会出具的婚姻状况证明。1998年10月20日,原告巫**与华**去焦滩乡办理结婚登记时,因华**未出示身份证,随口说了自己的小名,婚姻登记员在未审查华**的真实身份的情况下办理了结婚登记,发给了结婚证,导致结婚证上的身份信息有误。本局建议由松**院给予行政撤销。被告遂昌县民政局未向本院提交证据、依据。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上述证据作如下认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4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相关依据。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1998年10月20日,巫**、“华小洪”向原婚姻登记机关遂昌县焦滩乡人民政府申请结婚登记,经审查,遂昌县焦滩乡人民政府在巫**、“华小洪”仅提供了婚姻状况证明和婚前体检证明的情况下,为二人办理了焦字第24号婚姻登记,且“华小洪”登记的身份信息不实。原告巫**向法院起诉,要求依法撤销遂昌县焦滩乡人民政府1998年焦字第24号结婚登记行政行为。

另查明,遂昌县焦滩乡人民政府的婚姻登记职权现已变更由被告遂昌县民政局行使。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被告遂昌县民政局对原婚姻登记机关遂昌县焦滩乡人民政府作出本案被诉婚姻登记行政行为的合法性承担举证责任,被告逾期答辩,且未向本院提交证据。遂昌县焦滩乡人民政府在巫**、“华小洪”未提供法定证明材料的情况下即为二人办理婚姻登记,违反了**政部发布的原《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九条的规定,程序违法。但该婚姻登记行为的作出系基于当时巫**、“华小洪”共同的意思表示,且之后双方长期共同生活,并育有两女,民事婚姻关系确实存在,故被诉婚姻登记行政行为不宜撤销。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确认原婚姻登记机关遂昌县焦滩乡人民政府于1998年10月20日作出焦字第24号婚姻登记的行政行为违法。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遂昌县民政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丽水**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