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徐州世**程有限公司与徐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徐州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12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徐行终字第00240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徐**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友缘公司)因诉被上诉人徐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人社局)、原审第三人赵**工伤认定决定以及被上诉人徐州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市政府)行政复议一案,不服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2015)云行初字第7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10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世友缘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郝**、委托代理人陈**、李*,被上诉人市人社局的出庭应诉负责人杨**、委托代理人鲁方,被上诉人市政府的委托代理人苗*,原审第三人赵**及其委托代理人韦敬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庭审举证质证认定,徐州百**展有限公司杨庄店的工程系原告世**公司承包,韦*和第三人赵**在该工程工地负责拆除脚手架工作。2014年8月27日11时50分左右,赵**在工地拆钢架过程中,从架子上掉落摔伤。8月29日入住徐州**民医院,被诊断为创伤性脾破裂,左侧肋骨骨折。2014年10月27日,赵**向被告徐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并提交了相关材料,市人社局于11月3日予以受理,11月12日向世**公司送达了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该公司于11月26日向市人社局提交了相关材料。市人社局经审查后于2014年12月18日作出**人社工认字(2014)第200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赵**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应予认定为工伤。世**公司在收到该认定决定后表示不服,于2015年2月15日向被告徐州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并提交了相关材料,市政府于2015年2月25日予以立案,2015年3月1日向市人社局送达了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该局于2015年3月10日向市政府提交了相关材料,市政府经审查后,于2015年5月5日作出徐**(2015)第3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市人社局作出**人社工认字(2014)第200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的行政行为,并分别于2015年5月12日、5月8日向世**公司及市人社局送达该行政复议决定书。原告世**公司在收到该行政复议决定书后表示不服,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市人社局作为徐州市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具有统筹区内工伤认定的法定职权。其作出的涉案工伤认定履行了受理、告知举证、审核、决定等程序,符合工伤认定的程序规定。市政府作出的涉案复议决定亦履行了立案、审查、决定等程序,符合行政复议的程序规定。《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根据查明的事实,2014年8月27日11时50分左右,赵**在工地拆钢架过程中,从架子上掉落摔伤,8月29日入住徐州**民医院,被诊断为创伤性脾破裂,左侧肋骨骨折。世**公司认为赵**受伤不是因8月27日摔落所致,但无论在工伤认定过程中还是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该公司均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和《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十四条第二款:“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又无正当理由在限期内不提供证据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可以根据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提供的证据依法作出工伤认定结论。”市人社局据此作出工伤认定结论符合法律规定。关于工伤保险责任是否应由原告承担的问题,根据《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条的规定:“用人单位实行承包经营,使用劳动者的承包人不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由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发包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世**公司认为已将拆除脚手架的工程发包给韦*,赵**系韦*雇佣的工人。本院认为,即使世**公司已将该工程分包给韦*,赵**系韦*雇佣,也不影响该公司应当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第三人赵**符合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受伤的情形。市人社局认定赵**的受伤为工伤,符合法律规定。市政府复议予以维持,符合法律规定。世**公司认为不应当认定为工伤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判决驳回原告徐州世**程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徐州世**程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世**公司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2014年8月22日,上诉人雇佣韦*来工地拆除脚手架。为尽快完工,韦*找来其丈夫即原审第三人赵**、侄子朱**到工地干活,此二人的工资均为200元/天,按日发放。8月27日,钢架拆除并装车完毕,赵**晚上在工地喝酒后于九点左右离开,其工作内容终止,结算工资离开了上诉人工地,不再为上诉人打零工。8月29日下午,赵**因肋骨骨折、脾破裂到医院就医。因赵**受伤入院当日已离开上诉人工地两天之久,在此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上诉人并不知情,其受到的伤害既非工作时间,亦非工作场所,更非因为工作原因。赵**陈述其于8月27日在为上诉人提供劳务时曾摔伤,但当时既没有报警记录,也没有就医记录。被上诉人市人社局在诉讼中所举的证据无法证明赵**在为上诉人提供劳务时即拆除脚手架的过程中不慎受伤的事实,上诉人对赵**非雇佣期间遭受的人身损害不承担责任。被上诉人仅凭赵**及其证人相互矛盾的陈述就认定第三人的伤情是拆除脚手架时导致的,不能让人信服。赵**的询问笔录及其在工伤认定过程中的本人自述内容不一致、不属实且有悖常理,部分内容并非赵**本人的陈述。赵**在行政复议听证会上的自述亦不属实,其提供的证人证言与其询问笔录亦存在矛盾之处。赵**的工作内容具有短期性、一次性的特点,符合劳务关系中提供劳务者与用工方之间的关系,其伤情不应认定为工伤。因此,被诉认定工伤决定及一审判决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二、被诉认定工伤决定程序违法,应予撤销。在该认定工伤决定书中,将上诉人错列为申请人,后经上诉人指出后才予变更。上诉人从2014年11月3日接到被上诉人市人社局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后所查阅的证据至2015年4月23日行政复议听证会上所见到的证据是一致的。但上诉人在法院查阅证据时,市人社局提供的认定工伤的证据与上诉人在工伤认定程序中所见的并不一致,证据被更换。上诉人多次去市人社局和市政府反映该情况未果。一审庭审时,市人社局承认在涉案工伤认定程序中弄错材料,给上诉人查阅的证据为另案证据。故被上诉人市人社局根据错误的证据作出的被诉工伤认定书程序违法,应予撤销。综上,请求法院:1、撤销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2015)云行初字第73号行政判决;2、撤销徐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人社工认字(2014)第2006号认定工伤决定。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市人保局的答辩意见同其一审答辩意见,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维持原判,驳回上诉。

被上诉人市政府的答辩意见同其一审答辩意见,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维持原判,驳回上诉。

原审第三人赵*光述称,被诉认定工伤决定书及一审判决均是正确的。

本院查明

二审庭审中,上诉人世**公司提供的证据有:1、孙*的证人证言一份,用以证明原审第三人的证人作伪证。2、中**市市委书记信箱的回信件(系打印件),用以证明市人社局承认曾使用错误的卷宗作为证据,被诉工伤认定程序违法。3、徐州百惠家美时杨庄店改造工程人行扶梯大样图--人行扶梯一层平面图复印件(加盖徐州百**展有限公司印章),用以证明赵**所谓的摔伤现场位置图。4、郝**的证人证言一份,用以证明郝**在杨**出所制作的笔录中提及“我儿子(郝**)知道赵**摔伤的事”的内容不属实。5、郝**制作的涉案行政复议听证程序的录音及书面摘抄内容各一份,用以证明上诉人对原审第三人赵**受伤的事实并不知情。

被上诉人市人社局质证认为,对证据1的真实性有异议,孙*的证言与其在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的询问笔录的内容存在矛盾之处。证据2有异议,系网络打印件,且不能证明上诉人的相关观点。证据3不能证明上诉人的观点,图纸内容不能反映原审第三人赵**摔伤的事实。证据4形成于二审开庭之前几天,不能证明被诉行政行为及一审判决违法。证据5证据形式不合法,且行政复议听证会的笔录已经上诉人签字确认。

被上诉人市政府的质证意见同被上诉人市人社局的质证意见。

原审第三人赵**的质证意见同被上诉人市人社局的质证意见。

本院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质证意见,结合案情认为,上诉人提供的证据1的证人未出庭,亦无其他证据佐证,其证言的证明力低于国家机关根据相应的程序对其制作的相关笔录,不属于二审新证据,且两被上诉人及原审第三人对此均有异议,故本院不予采纳。证据2、证据3不能证明上诉人的相关观点,不属于二审新证据,且两被上诉人及原审第三人对此均有异议,本院不予采纳。证据4的证人与上诉人有利害关系,亦未出庭作证,其证言的证明力低于国家机关根据相应的程序对其制作的相关笔录,不属于二审新证据,且两被上诉人及原审第三人对此均有异议,故本院不予采纳。证据5来源不合法,不能证明上诉人的主张,不属于二审新证据,且两被上诉人及原审第三人对此均有异议,故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首先,《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据此,被上诉人市人社局作为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具有受理辖区内工伤申请并作出工伤认定的法定职权。其次,《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该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2005年版)第十四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又无正当理由在限期内不提供证据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可以根据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提供的证据依法作出工伤认定结论。《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2015年版)第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应当书面通知用人单位举证。用人单位无正当理由在规定时限内不提供证据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可以根据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以及相关部门提供的证据,或者调查核实取得的证据,依法作出工伤认定决定。本案中,从现有的有效证据及庭审调查情况看,原审第三人赵**于2014年8月27日在涉案工地上拆钢架的过程中从架子上掉落摔伤,后被徐州**民医院诊断为创伤性脾破裂、左侧肋骨骨折。上诉**公司虽然对上述事实不予认可,认为赵**受伤不属于工伤,但未能提供有效的证据加以证实,故本院对其相关观点不予认可。再次,《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2005年版)第三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实行承包经营,使用劳动者的承包人不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由具备用人单位资格的发包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2015年版)第三十六条规定,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用人单位将工程或者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发生事故伤害,劳动者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人单位依法应当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可以将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作为用人单位按照规定作出工伤认定决定。本案中,上诉**公司将拆除脚手架的工程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韦*,原审第三人赵**系韦*招用的工人。故根据前述条文的规定,原审第三人的工伤保险责任应当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工程承包单位即上诉人承担。上诉人承担的这种工伤保险责任系工伤认定的特殊情形,不以原审第三人与上诉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或者事实劳动关系为前提。因此,原审第三人赵**符合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受伤的情形,被诉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赵**的受伤为工伤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的相关诉讼观点缺乏相应的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最后,被上诉人市政府在履行了立案、审查、决定等复议程序的基础上作出了维持被诉认定工伤决定的涉案复议决定,符合法律的规定。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徐**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