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金**与济南市人民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二审行政裁定书

2015.12.17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鲁行终字第214号

审理经过

金**因诉济南市人民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一案,不服济南**民法院(2015)济行初字第88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原审原告金**在原审中诉称,原告在济南**大槐树街合法拥有房屋。因北大槐树棚户区改造工程,原告的房屋被纳入征收范围。由于原告未与征收人达成补偿安置协议,原告一直未搬迁,槐荫**服务中心对原告进行暴力威胁、噪音干扰,使原告无法正常生活。槐荫**服务中心的行为严重违反《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规定。槐荫区人民政府作为房屋征收人,其应对涉案的违法征收拆迁行为承担法律责任。因此,原告于2014年11月6日向被告提出申请,请求被告作为上级人民政府,对槐荫区人民政府的上述违法行为进行行政处理。但是被告至今仍未作出答复。原告认为,被告有对槐荫区人民政府的违法行为进行监督和行政处理的职责,现被告不履行该职责且未对原告作出任何答复,是典型的行政不作为,使原告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护。请求法院:1、依法确认被告未依原告申请,对槐荫区人民政府以暴力威胁、噪音干扰方式强迫搬迁行为,作出行政处理的不作为行为违法;2、判令被告依法履行职责,对槐荫区人民政府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审法院经审查认定,原告金**于2014年11月6日向被告济南市人民政府提出“要求行政处理申请书”,请求济南市人民政府:1、依法确认槐荫区人民政府以暴力威胁、噪音干扰的方式强迫搬迁的行为违法;2、责令槐荫区人民政府立即停止对申请人(即原告)的噪音干扰,保证申请人房屋可以正常居住;3、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对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员作出行政处理。被告济南市人民政府未作出任何答复。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务院颁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六条第一款规定:“上级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对下级人民政府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的监督”;第三十条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及房屋征收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中不履行本条例规定的职责,或者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的,由上级人民政府或者本级人民政府责令改正,通报批评;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第三十一条规定:“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处分;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根据上述法律规定,上级人民政府对下级人民政府的监督行为系基于其内部管理职权,对其下属的国家机关及其公务员或国家机关任命的其他人员的违纪违法行为进行调查,责令其改正,对其作出行政处分或其他处理决定的活动,属于行政机关内部的层级管理和监督行为。本案中,原告金**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向济南市人民政府提出申请,要求被告济南市人民政府查处槐荫区人民政府以暴力威胁、噪音干扰的方式强迫搬迁的行为,属于举报行为。济南市人民政府对槐荫区人民政府是否进行监督、如何监督、监督是否适当,均属于行政机关的内部管理行为,不属于司法权对行政权监督审查的范围。因此,原告金**对被告济南市人民政府不履行内部监督职责提起的诉讼,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1989)第四十一条第(四)项,《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金**的起诉。

上诉人诉称

原审原告金**不服原审法院裁定,上诉请求:1、撤销(2015)济行初字第88号行政裁定书;2、判令原审法院继续审理本案;3、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审法院以济南市人民政府对槐荫区人民政府的监督行为属于内部管理行为、不属于司法权的监督审查范围为由裁定驳回上诉人的起诉,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1、上诉人申请被上诉人对槐荫区人民政府的违法行为进行监督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六条第一款规定:“上级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对下级人民政府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的监督。”第三十条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及房屋征收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中不履行本条例规定的职责,或者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的,由上级人民政府或者本级人民政府责令改正,通报批评;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该条例规定的职责属于法定职责,上诉人提出监督申请于法有据。2、原审法院错误地将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理解为被上诉人对下级人民政府工作人员的奖惩、任免等行为提起诉讼。3、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六款的规定:“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拒绝履行或者不予答复的;”公民有权提起行政诉讼。本案中,被上诉人既未制止和纠正槐荫区人民政府的违法行为,也未对上诉人作出任何答复,上诉人提起行政诉讼,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当然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被上诉人辩称

原审被告济南市人民政府没有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六条第一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之规定,上级人民政府对下级人民政府的监督行为系基于其内部管理职权,对其下属的国家机关及其公务员或国家机关任命的其他人员的违纪违法行为进行调查,责令其改正,对其作出行政处分或其他处理决定的活动,属于行政机关内部的管理和监督行为。本案中,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提出的要求被上诉人查处槐荫区人民政府以暴力威胁、噪音干扰的方式强迫搬迁的行为,属于上述规定的行政机关内部监督管理行为,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根据《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下列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六)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上诉人对被上诉人不履行内部监管职责提起的诉讼,依法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一条第(四)项、《最**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其起诉,适用法律正确。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