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广州市**团有限公司与国家工商**评审委员会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17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5)高行(知)终字第3785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广州市**团有限公司(简称嘉**司)因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级人民法院(简称北京**人民法院)(2014)一中知行初字第3545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10月2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2015年12月11日,上诉人嘉**司的委托代理人黎叶到庭接受了本院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北京**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被异议商标系海逸**限公司(简称海**司)于2007年12月25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申请注册的第6475370号“嘉逸酒店”商标,指定使用服务项目为:住所(饭店、供膳寄宿处)、酒店、汽车旅馆、餐馆、备办宴席、自助餐馆、酒吧、快餐馆、咖啡馆、自助食堂、流动餐馆餐室、酒店、招待所、餐馆膳宿预定、会议室出租。

引证商标系广州市**有限公司于2004年8月31日申请注册的第4245250号“嘉裕”商标,经核准有效期至2018年1月28日,核定使用服务为:住所(旅馆、供膳寄宿处)、备办宴席、咖啡馆、餐厅、旅馆预定、预定临时住宿、酒吧、会议室出租、流动饮食供应、茶馆。

被异议商标经商标局初步审定并公告后,嘉**司在异议期内提出异议,商标局就此于2012年2月7日作出(2012)商标异字第05929号商标异议裁定(简称第05929号异议裁定),裁定对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海**司不服商标局作出的第05929号异议裁定,于2012年3月13日向中华人民共和**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其主要复审理由为:一、海逸酒店指定使用在原第42类酒店等服务上于1999年8月14日即已获准注册了第1304839号“嘉逸酒店”商标。被异议商标与该商标相同,指定使用服务亦完全相同。二、嘉**司旗下以“嘉逸”为名称的酒店共4家,最早成立的一家是2001年3月6日。嘉**司是在海**司取得“嘉逸酒店”商标专用权后开始使用“嘉逸”的,其行为当年即已构成侵权。三、嘉**司在异议程序提交的证据形成于2008年后,不能证明在海**司的商标注册前就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四、海**司是基于在先注册的第1304839号“嘉逸酒店”商标而提出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因此,被异议商标应准予注册。

嘉**司答辩的主要理由为:一、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文字构成一致,指定使用服务类似。二、海**司的第1304839号“嘉逸酒店”商标指定服务为第42类服务,与本案毫无关联,且该商标已因连续三年未使用被撤销。三、嘉**司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在被异议商标申请前,嘉**司将“嘉逸酒店”作为商标与商号进行广泛使用并享有知名度,被异议商标系抢先注册。四、被异议商标的注册与使用将在酒店市场产生不良影响。因此,依据2001年10月27日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和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不应准予被异议商标的注册。嘉**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如下证据:1、嘉**司旗下全资公司列表及其营业执照复印件;2、嘉**司及其旗下公司所获得的荣誉证书。

2013年12月2日,商标评审委员会经审查作出商评字(2013)第123206号《关于第6475370号“嘉逸酒店”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简称第123206号裁定)。商标评审委员会在该裁定中认定:一、嘉**司提交在案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将“嘉逸酒店”作为商标与商号指定在“酒店”等服务上于被异议商标申请日前已经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或知名度,且被异议商标系在海**司原注册商标第1304839号“嘉逸酒店”的基础提出注册申请,故不应认定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二、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能够为相关公众正确区分,具有各自的显著特征,未构成近似商标。三、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不适用于对特定民事权益的保护,且在案证据亦不能证明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可能导致不良影响。综上,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三条和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裁定:被异议商标准予注册。

嘉**司不服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第123206号裁定并提起诉讼,请求撤销该裁定。嘉**司在诉讼中提交了如下证据:1、嘉**司旗下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名称查询及查询结果;2、嘉**司旗下部分企业营业执照及特种行业许可证;3、嘉**司旗下“嘉逸”系列酒店设计、建设、消防等批文文件;4、关于统一广东边防大厦命名为“嘉逸皇冠酒店”的复函;5、嘉**司网页打印件;6、嘉**司旗下“嘉逸”系列酒店所获得的星级认定证书;7、嘉**司旗下“嘉逸”系列酒店所推出的宣传刊报;8、嘉**司旗下“嘉逸”系列酒店所使用的宣传单据及信封;9、嘉**司旗下“嘉逸”系列酒店所开具的部分发票单据;10、嘉**司旗下“嘉逸”系列酒店所使用的台历;11、国内大型体育活动驻点“嘉逸”系列酒店的相关媒体报道。此外,嘉**司明确表示其对第123206号裁定的异议仅限于与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和第三十一条规定相关的认定内容,其余部分不持异议。

一审法院认为

北京**人民法院认为,被异议商标的“标志”由汉字“嘉逸酒店”构成,其本身并无不良含义和负面影响。嘉**司认为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损害其在先商号权,被异议商标系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其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商标的诉讼理由缺乏根据。商标评审委员会在第123206号裁定中将被异议商标系在第1304839号“嘉逸酒店”的基础提出注册申请作为不应认定被异议商标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理由之一确有不当,但这并未影响其复审结论的正确性。综上,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第123206号裁定结论正确,依法应予维持。北京**人民法院依照原《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维持中华人民共和**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3)第123206号关于第6475370号“嘉逸酒店”商标异议复审裁定。

上诉人诉称

嘉**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和第123206号裁定。嘉**司的主要上诉理由是:被异议商标侵犯了嘉**司在先商标及商号权;被异议商标具有不良影响。

商标评审委员会与海**司服从原审判决。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已查明事实基本清楚,证据采信得当,且有被异议商标及引证商标档案、异议复审申请书、第123206号裁定及当事人陈述、笔录等证据在案佐证,本院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基本予以确认。

另查:嘉**司2001年在广州成立了第一家以“嘉逸”为字号或字号主要组成部分的酒店,至今在广州已经有三家以“嘉逸”为字号或字号主要组成部分的酒店,另在成都也开设了以“嘉逸”为字号或字号主要组成部分的酒店。此外,海**司未提交其实际使用被异议商标有效证据。上述事实有嘉**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嘉**司旗下全资公司列表及其营业执照、嘉**司及其旗下公司所获得的荣誉证书及当事人陈述、笔录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九十三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不溯及既往,但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和利益而作的特别规定除外。”本案商标评审委员会在2014年5月1日前依据2001年10月修订的《商标法》作出第123206号裁定,而2013年8月修订的《商标法》自2014年5月1日起施行,因此本案应适用2001年10月修订的《商标法》进行审理。

根据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否属于“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通常是指申请注册的商标标志本身是否“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一般不包括该标志作为商标使用时可能导致的混淆误认。在审查判断有关标志是否构成具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情形时,应当考虑该标志或者其构成要素是否可能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如果有关标志的注册仅损害特定民事权益,由于《商标法》已经另行规定了救济方式和相应程序,不宜认定其属于具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情形。本案中,被异议商标标志由汉字“嘉逸酒店”构成,其本身并无不良含义和负面影响,嘉**司也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异议商标的标识将对我国的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而被异议商标是否导致消费者的混淆误认不属于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调整范围。因此,嘉**司有关被异议商标依据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不应核准注册的上诉理由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审查判断诉争商标是否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时,对于商标法已有特别规定的在先权利,按照商标法的特别规定予以保护;商标法虽无特别规定,但根据民法通则和其他法律的规定属于应予保护的合法权益的,应当根据该概括性规定给予保护。根据《最**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可以认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企业名称”。这表明符合法定条件的企业字号或商号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保护,其属于受法律保护的民事权益,亦属于《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在先权利”。在判断在后商标的注册是否构成对《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规定的他人现有在先商号权益的损害时,通常应考虑他人在先使用的商号在在后商标申请日之时是否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并为相关公众及在后商标注册人所知悉,他人在先商号所使用并据以产生知名度的商品或服务与在后商标所指定或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务是否相同或相类似,以及他人在先商号与在后商标是否相同或相近似等因素。审查判断诉争商标是否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一般以诉争商标申请日为准。如果在先权利在诉争商标核准注册时已不存在的,则不影响诉争商标的注册。在判断某一商标的注册是否构成《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规定的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时,通常应须考虑他人未注册商标于该商标申请日之前是否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该商标与他人的未注册商标是否相同或者近似,该商标所使用的商品或者服务与他人的未注册商标所使用的商品或者服务是否相同或者类似,该商标的申请人是否具有恶意等因素。如果申请人明知或者应知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而予以抢注,即可认定其采用了不正当手段。在中国境内实际使用并为一定范围的相关公众所知晓的商标,即应认定属于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有证据证明在先商标有一定的持续使用时间、区域、销售量或者广告宣传等的,可以认定其有一定影响。对于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不宜在不相类似商品上给予保护。本案中,嘉**司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日前,嘉**司将“嘉逸”作为商号及商标或其主要组成部分,在与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服务相同或类似服务上经过实际使用已经具有一定影响和知名度,“嘉逸”已经构成嘉**司在先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和知名度的商号和商标,故被异议商标侵犯了嘉**司在先商号权,同时构成对嘉**司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抢注。商标评审委员会及原审法院有关被异议商标未侵犯嘉**司在先商号权及未构成对嘉**司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抢注的认定错误,本院予以纠正。嘉**司有关被异议商标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嘉**司有关被异议商标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上诉主张部分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其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原审判决及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被异议商标未侵犯嘉**司在先商号权及未构成对嘉**司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抢注错误,本院予以纠正。商标评审委员会应当在本院相关认定的基础上重新作出复审裁定。同时,鉴于本案出现了诉讼新证据,故嘉**司应承担全部诉讼费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撤销中华人民**级人民法院(2014)一中知行初字第3545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中华人民共和**标评审委员会于2013年12月2日作出的商评字(2013)第123206号《关于第6475370号“嘉逸酒店”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

三、中华人民共和**标评审委员会重新就第6475370号“嘉逸酒店”商标作出异议复审裁定。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人民币一百元,均由广州市**团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