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王**与迁安市公安局、唐山市公安局公安行政管理-其他一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11迁安市人民法院(2015)安行初字第52号

审理经过

原告王**不服被告迁安市公安局2015年3月5日作出的迁公(建)行罚决字(2015)019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唐山市公安局2015年6月15日作出的唐**决字(2015)第09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一案,于2015年6月30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当日受理后,于2015年7月2日向二被告送达了起诉书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9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王**、被告迁安市公安局的委托代理人贾**、被告唐山市公安局的委托代理人孔*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迁安市公安局认定,2015年3月4日,建昌营镇后窝子村王**到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严重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2015年3月5日迁安市公安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作出迁*(建)行罚决字(2015)019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王**行政拘留十日。原告王**不服,于2015年4月20日向被告唐山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被告唐山市公安局于2015年6月15日作出唐*复决字(2015)第09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原处罚决定书。

原告诉称

原告王**诉称,第一、2015年3月4日我未在中南海周边地区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事实上我本人根本就没有违法,所以北京市公安局只是对我进行了安置,而非违法处罚,即使迁安市公安局要处罚我,也要有北京市公安局对我的违法行为通知书,否则不能进行处罚,迁安市公安局在未得到“案发地”的任何违法处罚的通知书,就对我进行处罚,所以迁安市公安局对我的处罚是严重的越权执法。第二、我本人未做任何陈述,更没有签过名字,所谓证人、证言,包括迁安市联席办和迁安市信访局等的证明,均不符合北京中南海周边的事件、地点、人物,更不符合法定证据的要素,故不能作为此次事件的证据使用。综上,我认为迁安市公安局对我的行政拘留是错误的,请求依法撤销迁公(建)行罚决字(2015)019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被告辩称

被告迁安市公安局辩称,首先,北京**周边地区非信访接待区,原告在该地区进行信访活动即为违法行为,关于这一点,无论原告怎么辩解,均无法改变;其次,北京市公安局将原告扭送至救助地点已经表明对申请人的违法行为进行了依法处置,而非具体处罚内容,故原告所称“不存的政府信息不存在告知书”属正常情况,原告对此持疑问态度,称因自身无违法行为所以北京市公安局未作出处罚,这是个人误解,如果原告行为合法,北京市公安局是没有理由对其采取临时“安置”措施的;第三,北京市局未对原告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查处,而仅仅是对其违法行为进行了处置,故不存在移交手续,但是原告的违法行为未经处理,迁安市公安局对其进行处理属依据《人民警察法》第六条、第七条之规定行使的法定权利。综上,我局对原告作出的迁公(建)行罚决字(2015)0199号行政处罚决定事实认定清楚,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唐山市公安局辩称,迁安市公安局于2015年3月5日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对王**做出迁*(建)行罚决字(2015)0199号行政处罚决定,王**于2015年4月20日向我局提出行政复议,我局于2015年4月20日向迁安市公安局发送了行政复议提交答复通知书,迁安市公安局于2015年4月27日提交了对王**处罚的证据材料和答复意见书。经审理我局于2015年6月15日做出唐*复决字(2015)第099号行政复议决定,认为迁安市公安局对王**作出迁*(建)行罚决字(2015)0199号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处罚适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决定维持原处罚决定。综上所述,我局作出的唐*复决字(2015)第09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符合法律规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准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迁安市公安局在答辩期内向我院提交了答辩状及如下证据:

报警案件登记表、受案登记表、行政处罚审批表、公安行政处罚告知笔录、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拘留执行回执等,证实被告行政处罚程序合法;2、2015年3月5日对李**的询问笔录,证实2015年3月4日将王**从香河收费站接回迁安;3、2015年3月5日对李*的询问笔录,证实王**在北京并将其接回以及王**的信访史和主要信访事项;4、2015年3月4日对王**的询问笔录,证实王**本人承认2015年3月4日到中南海周边上访以及上访诉求和信访史;5、2015年3月5日对张学*的询问笔录,证实案件的整个过程以及接王**的地点和送达地点;6、2015年3月5日对李**的询问笔录,证实王**的上访诉求和案件的整个过程以及接王**的地点和送达地点;7、2012年、2013年、2014年的三份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王**的信访史和违法前科;8、2015年3月5日迁安市联席办的证明,证实王**于2015年3月4日到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进行非正常上访活动的信息来源。

对被告提供的1号证据,原告质证称其没有扰乱迁安市建昌营镇任何地方的秩序,所以建昌**出所没有权报案,在北京没有扰乱北京的秩序,所以北京市的任何部门也没有对其进行处罚;对被告提供的2号证据,原告质证称是李*和王**将我从香河收费站接回,开车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也不认识,并且开车的人也不认识我;对被告提交的3号证据,原告质证称说我多次上访在哺乳期没处理有异议,事实是我没有违法,所以没有处理我,笔录只是证明李*去接我,但是不能证明我有违法行为;对被告提交的4号证据,原告质证称我当时一句话没有说,也没有签字;对被告提交的5号证据,原告质证称张**没有看到我上访,笔录是造假的,2015年3月5日张**不在建昌**出所,并有证人看到他当时在北京;对被告提交的6号证据,原告质证称李**和我是同村人,如果他看到我不可能让北京市公安局给我带走,2015年3月5日我一直在建昌**出所,没有看见李**做笔录;对被告提交的7号证据,原告质证称处罚决定书应该给我,但这三份处罚决定书都没有给我;对于被告提交的8号证据,原告质证称只能证明我在久敬庄,不能证明我在中南海上访。

被告唐山市公安局在答辩期内向我院提交了答辩状及如下证据:

1、行政复议申请书,证实原告王**于2015年4月20日向我单位提起行政复议;2、行政复议案件受理审批表,证实我单位当日受理原告的复议申请;3、唐山市公安局行政复议提交答复通知书,证实我单位于当日通知迁安市公安局提交行政复议答复书及相关证据材料;4、行政复议答复书,证实迁安市公安局于4月27日向我单位提交行政复议答复书;5、行政复议决定审批表,证实我单位于2015年6月12日进行了行政复议审批;6、行政复议决定书,证实我单位于2015年6月15日对王**作出了复议决定书;7、送达回执,证实我单位于2015年6月24日将行政复议决定书送达给原告王**。

对被告唐山市公安局提交的1-7号证据,原告无异议。

原告于庭审后向我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王**的证言一份;2、魏**的证言一份;

对原告提交的1号证据,被告质证称王**的证明材料能够反映出案发当日王**确实在北京中南海地区,不能证明其他问题;对于原告提交的2号证据,被告质证称按照公安卷宗中的记载内容,张**在2015年3月5日并未在北京,对证言所叙述内容的真实性有异议,并且通过卷中其他证人证言能够证实张**2015年3月4日张**确实在北**访。

经过庭审及庭后质证,对被告迁安市公安局提交的1、2、3、4、6、8号证据,因其客观真实,取证程序合法,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予以认定;对被告迁安市公安局提交的5号证据,其证实的内容能够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对其证实的内容,本院予以认定;对被告迁安市公安局提交的7号证据,因其与本案没有直接的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定;对被告唐山市公安局提交的1-7号证据,因其具备真实性,程序合法,原告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对原告提交的1号证据,因已经超过法定的举证期限,本院不予认定;对原告提交的2号证据,无其他证据能够佐证,并且不能否定张**证言的证实内容,本院不予认定。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王**系河北省迁安市建昌营镇后窝子村人,2015年3月4日,王**到中南海周边上访,后在北京市新华门附近被执勤的工作人员拦住送到久敬**务中心。2015年3月4日晚工作人员将王**接回迁安。2015年3月5日,迁安市公安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对王**行政拘留十日(已执行)。王**不服,于2015年4月20日向唐山市公安局提起行政复议,2015年6月15日唐山市公安局做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原处罚决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被告迁安市公安局作为社会治安管理部门,具有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职权。《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规定,行政案件由违法行为地的公安机关管辖,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因王**系河北省迁安市建昌营镇后窝子村人,故被告迁安市公安局对该案有管辖权。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不是信访接待场所,不接待信访人员走访。本案中的证据能够证实王**到北京中南海地区上访,后王**在北京市新华门附近被执勤的工作人员拦住并送到久敬**务中心,故原告称其并不是到中南海地区上访,本院不予采信。被告迁安市公安局在法定处罚种类和幅度内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被告唐山市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符合法定程序。原告称被告迁安市公安局对其处罚适用法律错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重复执法、滥用职权,因其未提供出充足的证据证实,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九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王**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王**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同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五十元,上诉于河北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