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上诉人汤太阳与被上诉人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南京市人民政府治安行政处罚及行政复议一案的行政判决书

2015.12.10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宁行终字第448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汤太阳因诉被上诉人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以下简称鼓**分局)、南京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南京市政府)治安行政处罚及行政复议一案,不服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15)鼓行初字第92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汤太阳,被上诉人鼓**分局行政负责人黄**及委托代理人范**、严欢,被上诉人南京市政府的委托代理人朱*、蔡*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3月28日,汤太阳在北京中南海周边信访,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府右街派出所训诫,明确告知汤太阳,中南海地区不是信访接待场所,不接待信访人员走访,也不允许信访人员滞留与聚集,汤太阳应该到相关信访接待部门反映问题。2015年3月29日,鼓**分局受理汤太阳涉嫌前往北京中南海周边非正常上访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3月29日14时30分至3月30日14时25分,鼓**分局传唤汤太阳到鼓**分局湖南路派出所接受调查询问。汤太阳在接受询问中陈述,2013年7月31日,其位于湖北路63号中楼106室的房子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被鼓楼**公司强制拆除。鼓楼**公司说补偿附近一套60平方米的房子,汤太阳不愿意,要求赔偿附近100米内90平方米的房子五套,并补偿人民币2000万元,鼓楼**公司不肯。为这个事情汤太阳多次到区、市、省里信访部门上访,都没有结果。2015年3月27日、3月28日,汤太阳两次到北京市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带着上访材料准备到中南海上访,被北京警方查获,北京警方给其训诫处理,后被送回南京。南京市驻京信访工作组在关于汤太阳进京非正常上访作出的说明中明确,汤太阳于2015年3月28日到中南海地区非正常上访,被北京市公安部门扣留训诫后送至马家楼分流中心。根据上述查明事实,2015年3月30日,鼓**分局告知汤太阳,其行为已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公安机关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简称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进行处罚,汤太阳可以提出陈述和申辩。汤太阳当场表示不陈述申辩。同日,鼓**分局作出鼓公(湖)行罚决字(2015)1134号《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以下简称113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汤太阳前往中南海周边非正常信访,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对汤太阳给予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鼓**分局作出处罚决定后,通知了汤太阳家属。

汤太阳不服该行政处罚决定,于2015年4月10日向南京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5年4月14日,南京市政府受理该复议申请。南京市政府书面审查了鼓**分局提交的证据,于同年6月5日作出(2015)宁行复第62号《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下简称6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鼓**分局作出的上述处罚决定。

原审法院另查明,2015年2月3日,汤太阳因2015年1月28日、2月2日两次到北京中南海非法上访,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鼓楼公**派出所给予警告处罚。2015年3月8日,汤太阳因2015年3月3日在北京市天安门地区非正常上访,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鼓楼公**派出所给予警告处罚。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条规定:“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妨害社会管理,具有社会危害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由公安机关依照本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第七条第一款规定:“**务院公安部门负责全国的治安管理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负责本行政区域的治安管理工作。”鼓**分局作为南京市鼓楼区公安机关,依法具有对违法行为予以治安管理处罚的法定职责。《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以下简称行政复议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对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工作部门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由申请人选择,可以向该部门的本级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向上一级主管部门申请行政复议。”汤太阳不服鼓**分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向南京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南京市政府应当依法履行行政复议的法定职责。

《信访条例》第十八条规定:“信访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信访事项的,应当到有关机关设立或者指定的接待场所提出。”第二十条规定:“信访人在信访过程中应当遵守法律、法规,不得损害国家、社会、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权利,自觉维护社会公共秩序和信访秩序,不得有下列行为:(一)在国家机关办公场所周围、公共场所非法聚集,围堵、冲击国家机关,拦截公务车辆,或者堵塞、阻断交通的;(二)携带危险物品、管制器具的;(三)侮辱、殴打、威胁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或者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四)在信访接待场所滞留、滋事,或者将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弃留在信访接待场所的;(五)煽动、串联、胁迫、以财物诱使、幕后操纵他人信访或者以信访为名借机敛财的;(六)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国家和公共安全的其他行为。”根据上述规定,信访人员应当前往信访机关设立或指定的接待场所提出信访事项,依法行使自己的权利,不得有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本案中,汤**基于拆迁补偿问题前往北京信访,其应当前往专门的信访接待场所提出信访事项。汤**在接受询问时,自认其前往北京中南海周边信访的事实。南京驻京信访工作组则进一步确认汤**前往北京中南海周边信访的事实,汤**因此被北京公安部门训诫。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一)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二)扰乱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的;……”第二十条规定:“违反治安管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从重处罚:(一)有较严重后果的;(二)教唆、胁迫、诱骗他人违反治安管理的;(三)对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证人打击报复的;(四)六个月内曾受过治安管理处罚的。”汤**的非正常信访行为扰乱了中南海地区的公共场所秩序,且在六个月内,汤**因非法前往北京中南海及天安门地区信访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两次受到治安管理处罚。汤**本次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符合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条规定的从重处罚情形,鼓**分局对汤**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的治安处罚,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处罚结果适当。

鼓**分局作出处罚决定过程中,依法传唤汤**对其违法事实进行了询问查证。因汤**的违法行为适用行政拘留处罚,鼓**分局询问查证的时间未超过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二十四小时。在作出处罚决定前,鼓**分局告知了汤**作出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和依法享有的陈述申辩的权利,并听取了汤**的陈述申辩。作出拘留处罚决定后,鼓**分局依法通知了汤**的家属。因此,鼓**分局作出行政处罚的程序亦符合法律规定。

汤太阳不服鼓**分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向南京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南京市政府于2015年4月14日依法受理该复议申请。南京市政府书面审查了鼓**分局提交的证据,于同年6月5日作出6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鼓**分局作出的上述处罚决定,该复议未超过行政复议法规定的60天的复议期限。因此,南京市政府作出的复议决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实体处理亦无不当。

综上,鼓**分局作出113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南京市政府作出6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汤太阳要求撤销上述行政行为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汤太阳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汤太阳负担。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汤太阳上诉称,1、上诉人有权采用走访形式向国家有关机关和部门反映情况、提出意见,有关行政机关不能因此打击报复信访人。2、被上**安分局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上诉人扰乱车站、码头等公共场所秩序,援引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十条第(四)项的规定没有事实根据。3、上诉人在鼓**分局的陈述和签字按印都是在遭受欺骗、威胁、辱骂情形下被胁迫作出的,不是本人的真实意思表示。4、北京警方已对汤太阳的行为进行了训诫,被上诉人不应再进行第二次且顶格处罚。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撤销鼓**分局作出的113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安分局答辩称,2015年3月28日,汤太阳在北京市中南海周边非正常上访,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又因其在六个月内曾受过治安管理处罚,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十条第(四)项之规定,被我局决定行政拘留十日,以上事实有当事人陈述、训诫书等证据为证。我局在处理汤太阳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中,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南京市政府答辩称,2015年3月28日,汤太阳前往中南海周边非正常上访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训诫。3月30日,鼓**分局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作出113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并于当日对汤太阳宣告送达。鼓**分局对汤太阳作出的行政处罚定性准确,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南京市政府认真核实了相关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及关联性,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作出行政复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行政复议程序合法。请求驳回上诉人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查,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条规定,**务院公安部门负责全国的治安管理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治安管理工作。治安案件的管辖由**务院公安部门规定。《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案件由违法行为地的公安机关管辖,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违法行为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但是涉及卖淫、嫖娼、赌博、毒品的案件除外。被上**安分局依法具有对居住在其辖区内的汤太阳涉嫌违法行为予以治安管理处罚的法定职责。

在案证据显示,鼓**分局立案后对汤太阳进行了依法传唤,进行询问,并调取相关证据材料,在作出处罚决定前告知了上诉人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依据和上诉人享有陈**和申辩权,作出处罚后依法通知了上诉人家属。因此,鼓**分局作出行政处罚的程序符合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府右街派出所的《训诫书》、南京市驻京信访工作组出具的关于汤太阳进京非正常上访情况的说明、汤太阳的个人陈述等证据材料能够证明上诉人汤太阳因为拆迁问题前往中南海周边地区非法上访,其行为违反了《信访条例》第十八条、第二十条之规定,且汤太阳在六个月内因非法前往中南海及天安门地区信访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两次受到治安管理处罚。鼓**分局作出的113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上诉人汤太阳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的治安处罚,符合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十条第(四)项的规定。上诉人提出其在受胁迫之下签字,其书面陈述不具有真实性的上诉意见因无相应证据予以佐证,本院不予采纳。由于中南海地区是国家机关办公场所,并非指定的接待场所,上诉人前往信访影响了公共场所秩序和国家机关工作秩序。上诉人认为其没有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八条规定,“行政处罚的种类:(一)警告;(二)罚款;(三)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非法财物;(四)责令停产停业;(五)暂扣或者吊销许可证、暂扣或者吊销执照;(六)行政拘留;(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行政处罚。”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条第一款规定,“治安管理处罚的种类分为:(一)警告;(二)罚款;(三)行政拘留;(四)吊销公安机关发放的许可证。”训诫并不属于行政处罚种类之一,上诉人提出其已受过北京警方的训诫,不应再受处罚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应的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依据行政复议法相关规定,被上诉人南京市政府依法具有受理上诉人提起的行政复议的法定职权,南京市政府在受理后60日内作出6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程序合法,处理并无不当。

综上,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审判决的上诉请求,因缺乏事实和法律根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汤太阳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