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东莞**有限公司与东莞**障局、东莞市人民政府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15.12.10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东中法行终字第294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东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东莞市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东莞社保局”)、东莞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东莞市政府”)及原审第三人肖**社会保障行政确认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2015)东三法行初字第87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2015年7月30日,冠**公司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撤销东莞市政府作出的东府行复(2015)37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2、本案诉讼费由东**保局、东莞市政府承担。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肖**是冠**公司的员工。2014年12月26日22时22分许,肖**下班回家途经东莞市塘厦镇金岛酒店路段与一辆无牌两轮摩托车发生碰撞,导致肖**头部和右小腿受伤,后被送往东**厦医院治疗,被诊断为“中型颅脑损伤、右小腿挫裂伤”。经交警部门认定肖**在此事故中负事故同等责任。此后,肖**向东**保局就其上述事故申请工伤认定,并提交了相关证据。东**保局受理后,依法通知冠**公司提交相应的材料。为查明案件的事实,东**保局依职权对宋**、宋**进行调查询问,并制作了询问笔录。综合取得的上述证据材料,东**保局认为肖**在本次事故受到伤害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六)项的规定,应当认定工伤的情形,故于2015年3月25日作出案涉认定工伤决定,认定肖**所受伤害属于工伤,并将该文书送达给冠**公司和肖**。冠**公司不服,向东莞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复议机关经复议后,同年7月11日作出了东府行复(2015)37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东**保局作出的案涉认定工伤决定。冠**公司仍不服,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冠**公司虽然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的请求为撤销东莞市政府作出的复议决定,而东莞市政府针对冠**公司不服东**保局作出的工伤认定提出复议申请,作出了维持东**保局的工伤认定,因此,冠**公司实际上是不服东**保局对冠**公司作出的工伤认定。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冠**公司对东**保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不服而提起行政复议,东莞市政府复议后维持了东**保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冠**公司不服而提起诉讼,东**保局、东莞市政府作为被告适格。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肖**是否在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受到伤害。东**保局收到肖**提交《工伤认定申请表》,述称肖**是冠**公司员工,2014年12月26日22时晚班下班,肖**下班后回家途中,22时22分许,途经东莞市塘厦镇金岛酒店路段时被蔡**驾驶的无号牌二轮摩托车碰撞,造成其受伤,后经医院诊断为中型颅脑损伤及右小腿胫前皮肤挫裂伤,要求认定工伤。肖**提供了其工作证、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事故认定现场示意图、工资单、租住证明及房东身份证、新莞人在莞连续居住年限核定表、病历、出院小结、疾病诊断证明书等。东**保局受理后,依法要求冠**公司就肖**申请的事项和理由作出答复意见及提供相关的证据材料,冠**公司就此提供的证据材料有:情况说明、入厂登记表、员工考勤记录表、加班申请表、劳动合同等。为查明案件的事实,东**保局依职权对宋**、宋**进行调查询问,并制作了询问笔录。东**保局综合取得上述证据材料,认为肖**在本次事故受到伤害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六)项的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应当认定工伤,并无不当。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三款:“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冠**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其认为肖**逆行不符合肖**下班回家的合理必要路线,但没有提供证据予以证实。冠**公司上述意见,原审法院不予采纳。至于冠**公司认为肖**在时间上远远超出其回家的合理时间的问题。根据东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塘厦大队的东公交认字(2014)第B01267F《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证实交通事故时间是2014年12月26日22时22分。而冠**公司规定员工当日加班至22时,由冠**公司至交通事故发生地尚有一段距离,需要一段时间,故肖**下班途中,于当日22时22分经过事发地点属合理时间。冠**公司上述意见,原审法院不予采纳。东**保局作出的案涉认定工伤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东莞市政府作为复议机关,其收到冠**公司的复议申请后,严格按照法定程序进行复议,作出复议决定后依法送达当事人,程序合法。因此,冠**公司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原审法院依法予以驳回。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冠**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本案收取诉讼费人民币50元,由冠**公司负担。

上诉人诉称

一审宣判后,冠**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判令:1、撤销原审判决;2、本案诉讼费由东**保局、东莞市政府承担。主要理由有: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肖**下班时间是晚上十点整,从下班回到其家中的时间大约10分钟,而事故发生的时间是在十点半左右,在时间上远远超出其回家的合理时间;肖**回家系逆行回家,不符合其下班回家的合理必经路线。其逆行回家系严重违反了交通法规,东**保局以交警认定事故同等责任从而认定为工伤对冠**公司严重不公平。即便事故认定肖**负同等责任,但是肖**逆行回家的路线不是其回家的合理和必经路线。二、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根据《最**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必须符合以下条件才能视同认定为工伤:第一、上下班途中;第二、合理时间;第三、合理的路线;第四、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机动车事故。这四个要件必须完全具备才能认定为工伤。而本案中肖**逆行的回家路线并不是其下班回家的合理和必经路线。故东**保局认定其受伤为工伤,东莞市政府维持复议决定不符合法律的规定,也没有事实依据。综上,冠**公司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导致判决错误,请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驳回东**保局的原诉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东**保局答辩称: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一审查明肖**是冠**公司的员工,2014年12月26日在下班回家时被一辆无牌摩托车碰撞受伤,肖**在事故中负同等责任。冠**公司承认肖**是其员工,也承认肖**发生交通事故的事实;证据也显示肖**是在下班的途中受到交通事故伤害并导致受伤,冠**公司认为肖**回家路途不是合理路线,但无法举证证明其主张。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冠**公司主张肖**不是在合理回家路径遭遇交通事故受伤无法举证证明,应该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一审法院依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十五条的规定,判决支持东**保局所做的案涉行政行为适用法律正确。综上所述,请二审法院依法驳回冠**公司的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被上诉人东莞市政府辩称:东莞市政府自受理之后严格按照《行政复议法》相关程序作出案涉复议决定,程序合法,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希望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原审第三人肖**没有发表二审陈述意见。

本院查明

经审查,本院对原审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可。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六)项规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据此,即使职工在上下班途中未严格遵守交通规则发生交通事故,但只要不构成负主要责任的,仍应当认定为工伤。肖*基于事故发生的当天晚上加班工作至22时,其下班后骑自行车回家,在22时22分许途经东莞市塘厦镇金岛酒店路段时与蔡**驾驶的无号牌二轮摩托车碰撞导致受伤,经交警部门认定,肖*基负事故的同等责任。肖*基发生事故的时间属于下班的合理时间,虽然交警部门认定肖*基驾驶自行车未靠道路右侧通行是造成事故的原因,但并不影响肖*基事故时位于下班途中的认定。东**保局认定肖*基的案涉事故受伤,属《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六)项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从而决定认定为工伤,并无不当。冠**公司上诉主张不应当认定肖*基的受伤为工伤的理由不充分,依法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冠**公司的上诉请求,本院予以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冠**公司负担(已预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日